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混吃混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几天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似乎形成了默契,只要林简琴吃完了饭,问一句。“知道待会儿该做什么吗?”

    两人不管是嚼着饭菜还是说着话,都会立刻马上异口同声的说,“知道。”

    大的洗锅。小的洗碗。

    应随六曾经也尝试着让小家伙儿歇着自己来做,可是小家伙儿似乎天生的倔强性子。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尤其是林简琴吩咐的。

    应随六本来每次都是带着小家伙儿在白云观一整天的混吃混喝,可是就那么过了两天,总觉得人家小孩子都在学点什么。自己每天只顾着看风景似乎有些不妥,便也开始看了点自己感兴趣的书籍。

    眼瞅着已经八月十四了,市面上已经开始有卖月饼的了。林简琴跟店里说了一声。便自己跑了出来,她是很喜欢吃甜食的,以前在林家实在是闲着没事。现在一天到头的忙碌。以前自己做点甜食是消遣。现在想着自己做点都没那个力气了。

    当浑身疲倦到了极点,别说吃东西。就想看都不想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的就想吃了。恰好,洛青丝也想着吃,大家伙还说呢。人家都是怀了孩子想吃酸的辣的,这洛青丝倒好,想吃甜的,最近没事便去厨房拿点糖吃着。

    林简琴走在了街上,眼睛已经目不暇接了,不知道是不是节日即将来临的缘故,街上突然多了不少的小商贩,都是卖月饼的甜点的,或者礼品的。

    林简琴看的不亦乐乎,想着,今天晚上娘和叶其也是说好了要过来的,不如多买几样,给娘也拿一些回去。

    走着走着,林简琴突然觉得那个熟悉的身影又跟在她后面,这个情况已经有三四天了,每天晚上她从饭馆里走出来,那身影也会跟着她,只是待她出城之后,那身影便消失了,这会儿那身影又出现了。

    林简琴曾经试探着询问是不是应随六,可是那家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小家伙儿给否定了,两人一整天都在藏经阁里,哪里有分身术下山来?

    林简琴很是奇怪,若是有别人跟踪,要么劫人劫财,可是这个人一直就是那么跟着,没有什么别的动作,难道是有什么别的企图。

    现在是闹市,林简琴买了不少的甜点拿在手里,朝着饭馆走去,想着不如走个僻静的巷子,看看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林简琴是个胆大心细的,提前找好了可以逃脱的地方,想好了脱身的主意,便朝着那僻静的巷子走去。

    林简琴走到了半截巷子,佯装掉了东西,便弯身去捡,瞥见了那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的人的鞋子和下半身的袍子……一双皂色鞋子,一袭白色长袍!

    林简琴心里一惊,虽然那人很快的将身子缩了回去,藏在了一颗树后,但是林简琴的第六感觉,这个人是她相识的。

    其实林简琴早就想着,既然刚从洛姬村赶回来的时候在忠诚侯府漏了面,他若是活着,迟早是要来找上门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简琴竟然在原地坐下了,将那一堆东西抱在怀里,就那么严肃的盯着远处那个两个人合抱才能围过来的大柳树。

    不光他要问问林简琴那些日子是怎么过的,恐怕林简琴也要问问那天在惊鸿岭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边不再有动静,只是那柳树不断摇摆的枝桠似乎在说着,树欲静而风不止的。

    林简琴就那么坐着看着不远处,她还想问问,为什么他的娘对越思敏做出了那么禽兽的事情。

    那树后的人不知道是不想动还是不敢动,迟迟没有出来。

    林简琴的耐心似乎在那一瞬间消磨的没了,便清了清嗓子,一如往昔一样的叫了一声,“无尘哥哥……”

    那树后依旧是没有声响,林简琴闭上眼睛,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说道,“你若是不肯出来,又何必跟着我这三四天?你要是没有话对我说,那也就算了。也是,现在你可是堂堂的侯爷,我就是被你们赶出来的人,自然是高攀你了。”

    “琴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林无尘似乎是急于辩解什么,说着便从那大柳树后面出来了。

    “不是那样又是怎么样?”林简琴冷冷的看着那个本来就消瘦,如今却更加消瘦的白衣人。

    林无尘那暖阳般的笑意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踪影,那秀气的眉头之间有着一股淡淡的愁绪。

    “琴儿,我现在……”林无尘的脚步有些沉重,缓缓地朝着林简琴走了过来。

    他一如往昔是那么的爱着白色的长袍,一尘不染。

    阳光照在他憔悴的脸上,似乎在白衣的映衬下,更显得消瘦。

    林简琴扬起脸,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林无尘抿了抿嘴唇,那脆弱的眸子似乎在躲闪着什么,沉思片刻,林无尘也坐了下来,他依旧是小心翼翼的将袍子拢到一起,挨着林简琴坐得很近。

    “无尘哥哥,我这段时间来过的还算好,当初在惊鸿岭,你给我喝的酒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简琴不等着林无尘再多思索,直接问了那句要命的话。

    “那酒是有毒的。”林无尘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前,声音有些颤抖。

    林简琴虽然早就想到这个,可是当这句话从应随六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难以接受,眼中豆大的晶莹剔透的泪珠啪嗒一下打在了手里捧着的甜品盒子上。

    林简琴不想再多问,其实这个问题她之前在洛姬村的窝棚躺着睡不着的时候已经想了很多遍,若是林无尘真的这么回答,她一定要问个为什么,可是这件事到了眼前了,她似乎觉得多问些什么已经没了意义。

    林简琴苦笑一下,她还想着也许有别的什么事情,或者不得已,这会儿人家却这么明白的说了出来。

    她有些伤心,有些人你总是看不透他,看到了他对你种种的好,有一天发现他对你做了一件错的的事,你却无法接受,因为在你心里,他是那个不可能做那种事情让你伤心的人。

    林简琴挣扎着要站起来,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如此,她真的要按照原计划进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就算是以前的情谊,怕也是虚假的了。

    “琴儿!你听我说!”林无尘有些惊恐的拉住了林简琴那瘦削的手腕儿。

    林简琴扭过头,满眼的寒光射过去,看的林无尘更是心中难受,那种眼光是绝情的,带着恨意和愁意的。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在林家那些日子,也算是对得起你和你娘了,以后希望咱们不要见面,就算是见面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我是个记仇的人。”林简琴用尽了力气从林无尘的手中甩开胳膊。

    可是林无尘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是不想让林简琴挣脱。

    “琴儿!你误会了,那酒中确实有毒,可是那毒是琳夕下的!不是我!她想着借我的手除掉你!她……”林无尘有些激动,他内心千言万语,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对林简琴倾诉了,这件事在他的心里憋了很久。

    他那时候真的以为林简琴已经死了,他恨意滔天,他对林琳夕下了手,后来他为了娘为了摆脱朝廷的人才巧计逃脱,回了积羽城,可是从那之后他的心也死了。

    他很少回林府,即便回去,也是看看萧洁梅,便去畅春园呆着。

    “她怎么样?”

    林简琴恶狠狠的看着林无尘,她现在已经无法相信林无尘端着毒酒给她喝,居然还说是林琳夕下手的,在她的心里,林无尘也是参与了这件事吧。

    “她……喜欢我,”林无尘的声音低了下来,可是林无尘的精神瞬间又激动起来,死死地拉着林简琴的双手说道,“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

    林简琴心里有些惊讶,她可是一点都没有这么想过,在她看来,林无尘那温软的笑意是对家里的每个人都有的,她丝毫看不出林无尘对林琳夕有什么讨厌的表现。

    林简琴心里有些震惊,她低着头,不再去看林无尘,林无尘那双瞪着的眼睛,此时看上去很是让人惧怕。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你怎么可能喜欢……我?”林简琴心里早就听说了林府的传言,那个关于林无尘的身世的传言,可是她若是不听到林无尘亲自说,想必也是不能放心的。

    “我……不是林原道的亲生儿子。”林无尘似乎在做出很大的努力之后才说出了这句话。

    林简琴愣住了,她无法想象,一个受众人尊敬,又受长辈万般疼爱的人,在活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后,被突然告诉不是他爹的亲生儿子,这将会是一个多么残忍的事情。

    林无尘说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已经崩溃了,他似乎没有在跟别人说过这件事了,他积压在内心深处的抑郁在这一瞬间全部的崩溃,喷涌而出了。

    他顾不得什么面子和形象,已经嚎啕大哭起来。

    林简琴迟疑了一下,她很想弄明白惊鸿岭的那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还想为母亲报仇,当然了,这后面的事,不用在林无尘的面前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