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排斥之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瞬间觉得,当一个男人在你面前毫无保留的痛哭的时候,也许他已经不把你当做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了吧。

    “无尘哥哥。这……”林简琴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自己不喜欢哭,可是看着一个曾经每日都是温软如玉般暖笑的男人这样哭。内心的排斥之感早就被冲的溃散了。

    林无尘将林简琴拥进怀里,他停止了哭泣。就那么轻轻的抱着她。将头埋在她那瘦弱的肩头,他眯着有些通红肿胀的眼,他似乎觉得这个时候是这一年多来。他最舒畅的时候了吧。

    过了一会儿,林简琴才从那种惊慌无措中缓过神来,轻轻地从林无尘的怀里挣脱。说道。“那,无尘哥哥,惊鸿岭到底是怎么回事?”

    “琳夕下手害了你。我后来便寻了个机会把她处理了。”林无尘说的很是云淡风轻。

    这句话让林简琴心里真有些骇然。他是那么温软如玉的人。他对着家里的人都是笑意满满,他竟然杀了人。杀了人之后还如此的镇静。

    林简琴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了,那一袭白衣裹着的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么?

    林简琴迟疑一会儿。

    “林原道和长风是被人害了的。我想也许某一天,我也会被人给解决了吧,谁让我知道了那些肮脏的事情。”林无尘很是淡淡的苦笑一下。

    林简琴一愣。这皇榜上说的可是林原道父子是因为跟贼人浴血奋战而被贼人杀害的,可是林无尘这句话说得似有蹊跷啊,难道跟老王爷有关?

    可是林简琴从应随六那里得知,当时老王爷可是受伤回的皇都。

    “无尘哥哥……”林简琴还想问个清楚。

    林无尘却在嘴角勾起一抹温软的笑意,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低他一头的林简琴,说道,“琴儿,只要你好好的。不要再多问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少一些才好。”

    林简琴才不会死心,还是想要追问。

    不了林无尘双手拥着林简琴的双肩很深情的说道,“琴儿,你嫁给我吧,我们一起把惊鸿养大,我知道,你心里是对惊鸿岭的事情耿耿于怀,才给小家伙儿取名惊鸿的吧。”

    林简琴一愣,嘴角抽了好几下,万万没想到林无尘这句话说出来的那么简单那么流畅,似乎是酝酿了很久的,才显得那么自然,都没有给她什么准备的时间。

    林简琴惊呆了一下,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不不不,无尘哥哥,我可是从来都当你是哥哥的。”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的培养,我会一直对你好。”林无尘似乎一点都不恼怒林简琴的拒绝。

    林简琴突然间脑子里有无数的瞎头苍蝇在乱撞一般,拎着大小包裹,急急忙忙的落荒而逃。

    “琴儿……”林无尘几步便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林简琴的胳膊,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力道似乎大了,便很轻松的将林简琴用臂膀揽到了墙边,他不怒不火,就那么温软的微笑着看着林简琴。

    林简琴这会儿可是吓得要死了,什么刀山火海的,她倒是不怕,什么阴谋诡计她也不怕,唯独这一招,她可是吃不消。

    林简琴急忙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了一句话,“我有意中人了。”

    林无尘那原本像暖阳一样的笑脸有些僵硬,但是瞬间他又恢复如初了,“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你什么时候来找我,我都会等你。”

    林简琴实在是恐慌了,瞅准了机会,一下子从林无尘的胳膊下面钻了出去,拔腿就跑,真是拼了吃奶的劲儿了,直到跑出去两条胡同,才心惊胆战的停下来看了看身后。

    她努力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祈祷着,以后再也不想单独的遇到林无尘了,她的心里瞬间觉得林无尘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无尘哥哥了。

    林简琴急忙的往吉祥如意饭馆走去,她心里知道,林无尘现在显然是已经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了,他若是想出现,可能随时就会出现的。

    林简琴有些精神恍惚的到了店里,将一大堆的东西呼啦一下放在桌上,便沉沉的坐下了。

    洛青丝觉得林简琴有些不对劲儿,便放下手里的活走了过来,很是关切的问道,“月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似乎没听见洛青丝的询问,她的神经还在刚才那条巷子里。

    洛青丝见林简琴没反应,有些担心,便坐下来拉着林简琴的手,又问了一遍,“月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这才醒过神来,眼神有些慌乱,说道,“没什么事,洛姨,这是我买的甜点,你来吃点。”

    洛青丝还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简琴,她不太相信林简琴没事,但是林简琴不肯说,她也不想多问了。

    林简琴一直到晚上回去的时候,还是总愣神。

    洛青丝夫妇看在了眼里,这会儿洛秦川的脚伤好了些,便要送进去回去,说是不放心。

    正巧这会儿应随六带着小家伙来了,那一大一小的人站在门口,颇有一番夺人眼球的架势。

    “不麻烦您了,我们来了,来接臭丫头回去。”应随六说话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在里面,他似乎在人面前很少表露自己的情感。

    林简琴看了看应随六,又看了看站在应随六身边的小家伙,便招了招手。

    小家伙儿扑进林简琴的怀里,打量一番,问道,“娘,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急忙说道,“今天没怎么,我给你买了好吃的,而且过两天,咱们就可以见姥姥和喜悦姨娘,咱们去吃喜酒。”

    林简琴嘴里虽然说着这两天的打算,可是总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自己家有现成的额,吃人家的喜酒做什么?”应随六在一边嘟囔道。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应随六,没说什么话。

    小家伙儿听说有好玩的事情,乐的跳得很高,“娘,咱们回去吧,太晚了,路上可是不安全。”

    林简琴点了点头,跟洛青丝夫妇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便抱着小家伙儿往回走了。

    应随六跟在那娘俩的后面,刚出了饭馆,迎面来了两个叫饭花子。

    那叫饭花子马上鞠躬作揖的说道,“真是一对璧人啊,祝愿少爷夫人百年好合再添贵子!”

    应随六马上乐呵了,高兴的不得了,立刻去腰间摸银子要打赏。

    林简琴一脚踹过来,正好踢到应随六的膝盖上,应随六瞬间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寒颤起来,哪里还顾得掏银子,急忙捂着膝盖,龇牙咧嘴的。

    那俩叫饭花子见此情形,想着这一家人,看来是有管家婆了,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应随六真是有些懊恼,可是又不敢发作,只好很无奈的跟着那娘俩。

    到了果园里,林简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在应随六要拉开门的那一刻,林简琴问道,“咱们住了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也没见几个果农来过这里?”

    应随六嘴角一抽,平时看着林简琴也是精明的很,聪明的很,怎么这会儿脑子被磕坏了么?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娘,颇有应随六口气的样子说道,“娘,这果园都给你买下来了,你还想要什么?怎么就没明白呢?”

    林简琴突然想拍死怀里这个吃里扒外的小家伙儿。

    应随六的面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有几分得意,果然,好吃好喝好玩的待着小家伙儿,终于见了成效了。

    林简琴一把将小家伙儿放在地上,气呼呼的说道,“没良心的,今晚上别跟我睡!看谁好跟谁!”说完便推门进了屋子。

    小家伙儿站在门槛外面,斟酌一下,看了看隔壁同样站着的应随六,狡黠一笑,便朝着屋里说道,“娘……世界上娘是最好的。”

    那奶声奶气撒娇的小动静儿真是任凭多么厚的冰也被融化了。

    应随六嘿嘿一乐,突然觉得这小子有点像他小时候啊,只是不同的是,他是跟父王撒娇。

    夜静悄悄的,林间掠过一丝夜风,只有林间的那些树叶在攀谈着。

    悬于高空的圆月,似乎很是喜欢看着下面的这一幕,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几间木屋看着。

    这里一片的静谧,可是忠诚侯府的畅春园里并不是那么安静了。

    林无尘白天被林简琴从树后逼出来,终于把这些年来积攒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更有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兴奋,在今天他看到了林简琴那慌张的眼神,看到了林简琴那酡红的两颊,看着林简琴那清秀的高冷的身子落荒而逃,他有一种胜利感。

    他让楚殇买了不少的酒,竟然在畅春园喝的酩酊大醉,总是笑个不停。

    在他的心里原本是死灰一片,只剩下争夺林家的产业,放置到他认为安全的地方,他费劲了心思,他睡觉都不得安宁,生怕再出什么差错,到了他手里的产业又会不翼而飞,于是他除了绞尽脑汁的算计着怎么才能把那些家产安置好,因为只要他一停下来,脑子里就会不禁的想起从前那个可爱活泼俏皮又有些刁蛮的琴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