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心疼主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殇在一旁看着醉醺醺的林无尘,有些无奈,他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主子无时无刻不活在抑郁当中,时常盯着一个过去的物件便是很久,若是没有人。更甚者能看到主子泪流满面。

    林无尘已经好久不喝酒了,即便是心情再不好。他都不喝酒。在他的心里,就是惊鸿岭的那杯酒,断送了他的琴儿。

    楚殇看着趴在桌子上。两眼迷离的脸上带着笑意的林无尘,瞬间很是心疼主子了。

    林无尘本来身子就虚弱,可是从惊鸿岭回来的这一年里他身体和精神更是不如从前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以前什么都看得开,当他在林家跟着林原道一起一家老小迎接林简琴母女俩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住下了一个人。任凭怎么赶。都赶不走了。

    “侯爷。别喝了。小心伤身。”楚殇还是看不下去了,走到了林无尘的身边轻轻的劝慰。

    林无尘迷离的眼神看了看楚殇。便哈哈大笑着说道,“楚殇。你知道我现在多么高兴么?嘿嘿,你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楚殇示意旁边的仆人去拿些汤水过来。林无尘的身子太弱,这会儿总是有吐的迹象了。

    就在楚殇跟仆人说话的时候,林无尘突然大哭起来。

    楚殇有些惊讶,可是看着林无尘那又是哭又是笑的模样,他无奈的叹息摇头,以前的大公子哪里是这么脆弱?

    就算是大夫人百般的刁难,千万的算计,大公子从来都是笑着应对;以前老爷多少次的考验大公子,大公子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是自从这畅春园又重新住了主人,大公子的魂都丢了。

    “楚殇?你为何那个表情?哦,对,你没有爱过人,你是不能体会我现在的感觉的。”林无尘目光呆滞的看着楚殇,一手用力的拄着桌沿,一手指着楚殇问道。

    见楚殇没有言语,林无尘兀自的又哭起来,说道,“我曾经以为林家的家业才是我毕生的所求,只有挣得了这里的地位和钱财,我这一生才算是无憾,可是自从认识了她,我慢慢的觉得,那劳什子的地位钱财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又从她在惊鸿岭消失,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不能没有她了。”

    林无尘说完便死死的趴在了桌子上。

    楚殇急忙从仆人的手里拿了斗篷,给林无尘披上,现在已经是八月十四了,晚上的凉风已经有些侵人体肤了。

    林无尘闭着双眼,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琴儿,念叨了好久好久。

    楚殇看着林无尘睡过去了,眼神中却透漏着一丝的痛苦,他知道大公子的一切事情,他不光知道大公子为了日后家里的钱财不落到萧皓天的手里,而对林家的产业和钱柜账房进行了调整,还知道大公子为了这一切所付出的心血和汗水。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就在几个多月前,突然改变了,大公子竟然将自己名下的所有产业都转在了林简琴的名下!楚殇曾经试着询问,可是每一次都被林无尘那阴沉的目光拒绝。

    楚殇比别人更了解大公子,他不是那种天生的暖阳笑意乐见每个人的,大公子那一切都是为了不招惹是非而带着的面具,只有每一天在关紧了门窗,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公子坐在铜镜前,才能说几句自己的心里话。

    夜风越来越凉了,楚殇着下人很小心翼翼的把林无尘扶进了屋里,扶到了林简琴曾经睡过的软床上,因为大公子说过,那里才能闻得到她的气息,才是离着她最近的地方,才能勉强睡着的地方。

    正当楚殇从屋里走出来,吩咐近身伺候的人妖小心照顾的时候,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便急忙走了出来。

    现如今,在忠诚侯府里还能随意走动的,也只有萧洁梅了。

    楚殇急忙上前给萧洁梅叩拜行礼。

    萧洁梅很是担心的朝着里面张望了一下,很担忧的问道,“尘儿如何了?怎么喝那么多酒?楚殇,你今天跟着他去了哪里?”

    楚殇跪在地上,回答道,“夫人,今天侯爷转手了一个钱柜,换了不少的银子,很是高兴,所以才多喝了几杯。请夫人放心。”

    萧洁梅还是很不放心,接着问道,“当真?尘儿是有分寸的人,他从前也很少喝酒,上次护送军饷回来之后更是滴酒不沾,今天怎么就喝起来了?我听着有人说,他喝了不少,又是哭又是笑的。”

    楚殇脸色稍稍变了一下,看在这畅春园里又长舌头的了,但是马上说道,“属下有几个脑袋敢欺骗夫人,还是请夫人放心,好好的休息,现在夜风很凉,希望夫人注意自己的身子。”

    萧洁梅听着里面也没什么动静,便嘟囔道,“碧桐园多么好的地方,偏偏要到这个晦气的地方来歇着。”

    楚殇依旧跪在地上,只认真的听着。

    “对了,楚殇,八月十六的话,估计喜悦那死丫头会回来探望,就算她不想来,侯爷府的人也会按照礼数过来探望老太太的,你可给我打起精神来。若是除了什么差池,没你的好果子吃!”萧洁梅比之前更是嚣张跋扈了,对下人非打即骂。

    “属下遵命!”楚殇麻利的回答道。

    萧洁梅又张望了一下,这才带着潋滟等人离开了畅春园,因为她的心里还惦记着相思阁的萧皓天呢,今天阳半夏又做了个新的菜式,她若不是听了潋滟说林无尘酩酊大醉,才不会这会儿过来。

    萧洁梅本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这一段时间,用了阳半夏给做的膳食,显然是更加热衷于此事,而且让她更加惊喜的是萧皓天也很热衷此事。

    萧洁梅想到这里便急匆匆的返回了相思阁,路过养心阁的时候,她得意的看了看,养心阁院子里那昏暗的灯光,很是得意的说道,“以前我可是在你面前唯唯诺诺,这老话怎么说的来着,风水轮流转,到如今,我说给你饭吃你就能吃,我说不给,你就得乖乖的饿着,哼!”

    潋滟看着主子的得意,也不忘适时的添油加醋两句。

    后面的应宿也很是会拍马屁,急忙也添加两句。

    潋滟狠狠的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正在给萧洁梅拍马屁的应宿。

    应宿这会儿意识到,看来是拍马屁惹了别的人不高兴,这潋滟一定是怕她得了萧洁梅的信任和重用,在相思阁里抢了潋滟的风头。

    应宿很是识相,马上便退回了丫鬟们的队伍里。

    在养心阁里的老太太已经从里面看到了门外的情形,她当然气,气自己的儿子被狐狸精迷了心窍,娶回来这么个祸害!现如今要把林家给霍霍了。老太太知道那些人们留着她的用意,于是乎想着绝食来抗争。

    老太太本来也没打算活多长时间的,儿子孙子瞬间都没了,最不能忍受的事是林家居然改了姓了!

    正当老太太绝望透顶的时候,阳半夏把遇到了林简琴,还有跟林简琴的一番对话,跟老太太说了一个遍,老太太自此便开始要努力的活着,她要把那个狐狸精和小畜生抢走的一切拿回来,只要林简琴愿意,老太太决定便把林家的产业交给林简琴,毕竟林简琴是林家的血脉!

    老太太看着洋洋得意而去的萧洁梅,心里骂道,小婊子,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萧洁梅一行人很快便回到了相思阁,这时候萧皓天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屋里,打量着萧洁梅屋里的一个丫头。

    萧皓天一听到外面有萧洁梅的声音,这才放的尊重了一些。

    “梅儿,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出去?我可是等你好久了。”那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却让萧洁梅很是受用。

    萧洁梅很是欢心的迎上去,扭捏的笑了笑,然后朝着潋滟挥了挥手。

    潋滟将众人屏退,然后又去叫阳半夏把准备好的参汤端了过来。

    一阵鱼水之欢后,萧皓天便搂着萧洁梅轻声说道,“梅儿,我跟你商量个事。”

    萧洁梅那犀利的眼神看了看萧皓天的神色,便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说那个小狐狸精,咱们就没得说了。”

    萧皓天马上摆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说道,“梅儿,你也要体谅一下哥哥是不是?尘儿虽然是咱们亲生的,可是对外来说他就是林原道的儿子,我萧家总不能绝后吧,喏,正好绿锦怀了孩子……”

    “好啊你,上次你不是说了不再去招惹那小狐狸精么?怎么又怀了孩子!啊!你给我说个清楚,要是说不清楚,我马上把你赶出去!”萧洁梅可是不顾什么情面,身上的衣服还凌乱着,便站在地上指着门口大声骂道。

    萧皓天有些紧张,急忙从床上站起来,满脸虚伪的笑着,哄道,“哎呀,小宝贝,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再说了,我把她娶进来就是为了要那个孩子,我心里最爱的那个还是你。”

    萧洁梅还是冷着一张脸,撩拨了一下裙裾,哼哧一下,坐在了圆凳上,甩给萧皓天一个背影。

    萧皓天又满脸堆着虚伪笑意的走过去,将两只粗大的手放在了萧洁梅的肩膀上,软着口吻说道,“梅儿,我跟你保证,只要她给我生完了孩子,要是男孩,我就当是为了孩子给她口饭吃让她住在着,但是绝不会对她好,若是生个丫头,我连大的带小的,都给赶出去,这个你总该满意吧。”

    萧洁梅那丹凤眼往上一瞟,满眼的凌厉,但是看到萧皓天那满脸地笑又撒娇一样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