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三岁开始练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对天发誓,要是欺骗我的梅儿,我就……”

    不等萧皓天说完。萧洁梅已经伸出手掌捂住了他的嘴巴,萧洁梅这辈子虽然是跟了两个人,可是心里最爱的还是那个快寻花问柳的义兄。当初若不是另有原因,才不会嫁给林原道。

    “不许你胡说!”萧洁梅媚眼一抛。又是嗲嗲的一声。

    萧皓天嘿嘿一笑。眼神中透漏着无尽的欲望,一把将萧洁梅抱了起来,朝着床榻走去。

    萧洁梅看着萧皓天那满脸的兴奋。心里想到,娶了她又能怎么样?孩子可以留下,可是大人却未必那么容易了。想当初。林原道也是个沾花惹草的,可是老太太不是照样给料理的很干净,她就等着那小狐狸精进了门在收拾也不迟。

    相思阁的灯很快在娇滴滴的女人的轻吟声中熄灭了。

    那夜空中的月儿很圆。不带什么情感的看着地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绿锦坐在灯前。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只为了能早点把那锦帕赶制出来,没有娘家人。只能是自己亲手来做了。

    月儿依旧很圆,却已西沉。

    林简琴身边的小家伙儿熟睡了。平静规律的呼吸着。

    林简琴看着窗外的圆月,似乎想起了在畅春园的时候,他神出鬼没一般的就出现在窗前了。这会儿离得近了,却没有那种情愫了,林简琴想到这些的时候脸上 露出了一丝苦笑。

    “怎么?臭丫头,你是在想我?”那有些油嘴滑舌却又让人怦然心动的带着些许冰凉的声音从窗外传过来,声音很低,好像怕惊扰了熟睡的小家伙儿一样。

    林简琴嘴里想骂他,可是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喜欢。

    “你是不是从小就练就这一身爬别人窗户的本事?”林简琴嘴里还是奚落着窗外的那个家伙,可是心里有些小小的开心。

    应随六站在窗前,映在窗子上那如刀雕般完美的脸型让人突然有种幻觉,有种要窒息的幻觉。

    “对啊,就是因为要跟你说悄悄话,从三岁就开始练习了。”应随六稍稍有些冰冷的语气里又带着一丝邪魅的诱惑。

    林简琴嘴角一抽,说道,“人家的王爷都是学着替皇上担忧,处理朝政防范外敌,倘若有需要那就要披战衣上战场,你倒好,学爬窗子?”

    “人各有所好,他喜欢林山,只小王纸喜欢美人啊。”应随六那倒影在窗子上的影子,下巴稍稍的抬起,竟然能让人看得见他喉结在翕动。

    林简琴沉默片刻,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圆月当空,他们隔着一扇窗,彼此沉默,心却跳得厉害。

    “你还不赶快回屋睡觉?现在夜风很凉。”林简琴突然说道,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责备。

    窗外的人,扬了扬头,那完美的下巴的影子倒影在窗子上,温软的语气,说道,“这是关心还是怕我连累了你再伺候我?”

    林简琴愣了愣,反问一句,“有什么不同?”

    那倒影在窗子上的影子,嘴巴勾起无可挑剔的完美的弧度,“关心我,是因为我在你的心里有了位置,怕我连累你,是因为你想躲着我。”

    林简琴听完有些愣神,她不否认当初真的是怕他着了凉,可是要让她林简琴亲口说出关心俩字来,估计就有些难了,她沉默了一下。

    窗外又传来了那带着诱惑的邪魅的声音,“你沉默了,代表你是第一种可能,不要否认了,好,我听你的话,马上回去睡觉,你也早一点休息,我知道,后天你会有很多事情。”

    林简琴顿时被窗外的那一席话说的不知道怎么分辨了,正想着开口要骂人的时候,窗外的影子已经走开了,林简琴从那影子里看得出,他心情愉快。

    小家伙儿翻了个身,小腿儿一下子搭在了林简琴的胯骨上,也不知道小家伙儿吃的东西怎么就吸收的那么好,全长了身上和劲头,这一腿下来,真是让林简琴觉得腰上有些吃痛。

    林简琴咬了咬牙,想着把小家伙儿给弄醒,心里不平衡的说道,老娘在这费劲的琢磨这么些事,你这臭小子还在这时候上来一脚,突然看着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又伸出粉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两只小手捧着林简琴的下巴说道,“娘,都聊完了就早点睡吧。”

    林简琴嘴角一抽,要不是她背对着窗子,小家伙儿能将她脸上那绯红看个清楚,这小子不是睡着了么?怎么突然说这么句话?难道没睡着?

    林简琴本来想发火的,没想到小家伙儿竟然使出了这么个杀手锏。

    林简琴低声恩了一下,便将小家伙儿往怀里搂了一下,躺在枕头上眯上了眼睛。

    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现过去的一幕幕,可是后来竟然不知道怎么的,林无尘的笑脸也出现在了脑海中。

    她似乎睡着了,脑子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把以前进入到了林府发生的那些事情全部过了一遍。

    她时而面带微笑,时而眉头紧皱。

    愉快的,欢乐的,兴奋的,愁苦的,烦躁的经历正在她的梦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没有经历和记忆哪里有那些梦?林简琴白天从来都不会认为原来自己的记忆里有那么多的过去。

    应随六却是一夜酣甜,他曾经那么近的看着她,却在一不小心的时候差点彻底的失去她,再一次相见,却又是老天在开玩笑,竟然不认得她,他醒了终于醒了,他发誓要在脑子里把那个臭丫头刻上最深的印记,哪怕是下辈子都不能再忘记再错过。

    林无尘酩酊大醉,直到躺在她曾经睡过的床榻上,嘴里依旧喊着她的名字,伸手去抓,抓不到的痛苦,让他那清秀俊美的眉角早早的爬上了可怕的愁绪的皱纹。

    天上的圆月似乎很是平淡的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她似乎像是看惯了这人世间的百种情长,只是那么静静的默默的,似乎又在说,该你们守候的,我帮不上忙,谁都帮不上忙,还是要你们自己去守候吧。

    第二天早上,林简琴依旧是吆喝着那一大一小的起床吃饭吩咐事情,虽然今天很是轻松,因为今天过节了,每家人大多是在家里吃团圆饭了,也就很少有人出来吃了,想着待会儿去吉祥如意饭馆,跟洛姨一家吃顿饭,因为之前商量好了的,越思敏今天也会去吉祥如意饭馆的。

    “叔叔,我昨天刷碗的丝瓜瓜瓤你看见了么?”小家伙儿跑到了应随六面前,看着正在认真的刷锅的应随六问道。

    应随六愣了愣,说道,“没有啊?你刷完了没有放回原处?”

    小家伙儿瞄了一眼应随六手里拿着的瓜瓤,说道,“咦?你拿着这个是我的吧?”

    应随六嘴角一抽,说道,“怎么可能,我的是放在上面的碗柜,你的放在下面的碗柜,我这是在上面拿的。”

    “你明明就是拿的我的,还不承认?”小家伙儿两脚叉开,立定在应随六面前,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那大眼睛瞪着应随六。

    “不是吧,咱们可不许玩耍赖,你回去好好找找。”应随六说完便又继续刷锅。

    小家伙儿突然间趁着应随六换水的时候一把抢了过来,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明明是我的。”

    应随六有些按耐不住了,心想着,这小子,想要就直接说,为什么还非得诬陷他?

    林简琴从屋子里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便边梳理头发边走边问,“你们怎么了?”

    应随六一愣,心想不好,难道是小家伙儿憋着什么坏,急忙说道,“惊鸿,你想怎么样?”

    小家伙儿呆萌看了看应随六,很纯真无辜的说道,“我就是不想让我娘带着你去饭馆。”

    还没等应随六想好对策,小家伙儿瞬间表情忧桑的样子,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瞬间小手在嘴角摸了两下,点在眼角上,委屈的说道,“叔叔,你不该抢我的瓜瓤,就为了在娘的面前表现?”

    林简琴严肃的看着眼前那两个人,大的一脸的惶恐,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措不及手,难道是演技太好?

    小的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袖子还挽着呢,小嘴儿撅起来像个小喇叭,嘴里嘟囔着自己被欺负。

    林简琴清了清嗓子,说道,“惊鸿,你要是再没事找茬,小心我把你扔到城西贫民巷子的叫花子堆里。”

    小家伙儿那满脸的委屈瞬间僵住,不对劲儿啊,按照以往,娘应该是大发雷霆,骂一顿那个看起来冷酷高傲帅气的有点过头的叔叔,今天怎么问都不问一句,就教训起他这个儿子来了?

    小家伙儿瞬间收起那份委屈,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很不服气的看着林简琴,问道,“娘,我是你亲生的么?”

    林简琴嘴角一抽,骂道,“就是因为亲生的,我才只威胁你一句,要是捡来的,直接让银子把你叼走!”

    小家伙儿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满脸的尴尬,那黑玛瑙一样的大眼睛看了看林简琴,气势软下来,说道,“娘,我是亲生的,你为什么偏向他?”

    小家伙儿一边说一边指着身后的应随六。

    此时的应随六一脸的幸灾乐祸,刚才差点都要委屈的哭了,突然听到了林简琴那一声公证的说法,顿时觉得头顶的乌云密布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又是一片艳阳万里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