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正牌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绿锦很是手足无措,越思敏却很是心慌害怕,眼神中是掺杂了痛恨和恐惧。叶其则是怒气冲冲的紧握双拳,坐在位置上的应随六只是循着门外传来的声音淡淡的扫了一眼,似乎那叫嚣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林简琴却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那一身玫红锦缎长裙的萧洁梅。

    萧洁梅一愣。但是马上奸笑一声。“呦呵,今天倒是齐全,老娘看着不顺眼的都到齐了啊。”

    绿锦似乎很快的意识到了什么。很是小心的问道,“你是……”

    “哼,小狐狸精。这会儿知道害怕了?你猜对了。我就是你要嫁的那个男人的正牌女人。”萧洁梅似乎很是得意。

    绿锦惊恐不已,她不仅仅看到了气焰嚣张的萧洁梅,更看到了萧洁梅身后的阵仗。

    林简琴不紧不慢的坐下去。很悠闲的夹了一口菜。鄙夷的看了看萧洁梅。又缓缓地将菜放进了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萧洁梅一把将绿锦推倒在地。本来想着狠狠的教训一下绿锦,却发现林简琴很是傲慢。这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

    萧洁梅恶狠狠的剜了一眼越思敏,越思敏顿时浑身不寒而栗。

    林简琴却仍旧慢吞吞的吃着饭菜,好像那边发生的事情。跟她无关。

    应随六也很悠闲的吃着饭菜,很是恭敬的将一盘肉菜挪到了越思敏的面前,带着笑意的说道,“月姨,吃这个,她做的菜就是好吃。”

    萧洁梅看着那桌上的人堆她的无视,很是怒火冲天,笑道,“死丫头,你倒是命大,怎么在惊鸿岭没有死了?”

    林简琴很是鄙夷的撩拨了萧洁梅一眼,冷笑一声,“你这老女人还没死,我怎么敢死?”

    “你!你说谁老!”萧洁梅倒是没有争执别的,可是听到别人叫她老女人,心里的怒火就遏制不住了。

    林简琴自嘲一般的笑了笑,那不屑的眼神看了看萧洁梅,说道,“褶子一大把,像极了秋后霜打了的菊花,啧啧啧,真是像,胭脂水粉搽多了,嗯,有点像是白的和粉的花儿窜了种。”

    气的萧洁梅暴跳如雷,说着便要上前与林简琴撕扯。

    叶其一下子冲过去,挡在了林简琴面前。

    叶其可是正当壮年的小伙子,只轻轻地推搡了一下萧洁梅,那女人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萧洁梅眼见着自己受了气,嚎叫道,“你们都是死人么?给我打!”

    说着,萧洁梅身后带着的那帮家奴便一拥而上。

    就在眨眼间,那些人都像是个木头桩子一样的栽倒在了地上。

    小家伙儿突然兴奋的拍手叫道,“好功夫!”

    应随六那带着邪魅的嘴角勾了勾,给小家伙儿使了个眼色,小家伙儿便跑着去将饭店的门上了门闩。

    洛秦川看在眼里,却怕小家伙被那个母夜叉一样的女人抓住,便急忙去抱开了小家伙儿。

    萧洁梅愣住了,转身看着自己带来的人瞬间被制服,眼睛里露出了骇然之色。

    应随六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很是高傲的擦了擦手,不屑于看萧洁梅一眼,冷冰冰的说道,“你要是想让这些人都马上变成死人,竟可能的折腾。”

    这句话一出,萧洁梅浑身打了个寒颤,原本是潋滟从下人们的口中得知了绿锦的住处,她萧洁梅就来长威风了,想着让绿锦收敛一下,没想到来到了绿锦斜对面的家里,遇到了林简琴等人。

    林简琴这会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碗饭菜直接扣在了萧洁梅的头上,顿时,那些什么金银珠玉的首饰和红的绿的菜白的米饭都搀和在了一起。

    萧洁梅敢怒不敢言,满眼的怒火瞪着林简琴。

    林简琴蹲在萧洁梅的面前,萧洁梅就那么在地上趴着,她被叶其推倒之后就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直到林简琴走到她的面前把那碗饭菜砸过去的时候,她除了愤怒就是愤怒。

    “寿康堂后院的那一把火是你放的?”林简琴用食指扣着萧洁梅的下巴,实在不忍心看她那张老脸。

    萧洁梅恶狠狠的盯着林简琴,一字一句的说道,“真后悔当初让尘儿扰乱了我的计划,我若是早点放火,你现在早就是冤魂死鬼了!”

    林简琴的指甲用了几分力道,萧洁梅的眼神中透露出几分痛苦之色。

    “哼哼,我娘的毒也是你下的?”林简琴的心里早已经炸开了,可是她似乎在酝酿着,眼下的平静也许是爆发前的平静。

    “是又怎么样?要不是喜悦那死丫头魅惑了小侯爷,让侯爷府的人过去,哼,越思敏那贱人早就是死尸了!”萧洁梅说的是咬牙切齿,“谁让她生了你?谁让她回了林家跟我争夺林家的产业?”

    林简琴冷冷一笑,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萧洁梅的脸上,那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屋里。

    萧洁梅脸上眼神里都满是复杂的表情,抑或是愤怒抑或是不敢相信。

    林简琴蹲在萧洁梅面前,很是欣赏的看着萧洁梅那张老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紫,冷冷的笑道,“我若是就这么杀了你,好像太便宜你了。”

    萧洁梅质疑的眼神看着眼前那个曾经聪慧却也只能背后机灵的丫头,如今却像一个女王霸主那样的俯视她,她心中的滋味难以言明。

    “哼?你敢杀了我?尘儿会放过你?”萧洁梅似乎用着努力在伪装自己此时此刻的坚强和颜面。

    林简琴依旧冷冷的高傲的看着她眼皮子底下的那个女人,她要让自己冷静一下,不能因为萧洁梅对娘和云姨所做的事情而冲动,因为她要的是林家!

    林简琴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对着萧洁梅笑着说道,“你好好的过你的日子。”

    萧洁梅有些无力的站了起来,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那蜿蜒而下的血迹,那嫣红映入道旁人的眼里,简直像一条极具讽刺的血蛇,没想到以前那个小丫头竟然敢这么对她。

    萧洁梅又看了看还在不紧不慢的吃着饭的应随六,冷笑一下,说道,“怪不得厉害了,原来是找了个靠山,哼,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能得意多久。”

    萧洁梅的心里在琢磨着,刚才自己的人在一瞬间便被对方制服,下手的就是那个安静的吃饭的青衣男子,从侧面看上去倒是冷峻,很显然,那男子是有着极强的功夫的。

    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娘……”林无尘的声音里有一些急躁。

    “梅儿……”萧皓天的声音里有一些担心,恐怕他担心的不仅仅是萧洁梅吧。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

    连萧洁梅都没有看到应随六是什么时候给那些下人们解开穴道的,她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林无尘一看林简琴也在,那柔情似水的眼神便从刚才的焦急变得柔和,“琴儿,你也在这里?”

    林简琴很是礼貌的笑了笑,她实在不愿意跟林无尘四目相对,仿佛昨日在巷子里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应随六原本很安静的吃饭,可是他看到了林简琴的眼神的时候,似乎觉得不对劲了,他以前的时候也是见过林无尘对林简琴的亲昵,原本以为那只是哥哥妹妹之间的亲情,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危险的信息。

    是以,应随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众人没有什么察觉的情况下,应随六已然站到了林简琴的身边了,小家伙儿看着这个情形,在洛秦川的怀里也呆不住了,执意要去林简琴的怀里。

    “娘,你……怎么来了这里?”林无尘这一句话看似在问话,可是却好像不想着萧洁梅回答什么。

    林简琴只不说话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对林无尘微微一笑之后便是一直冷着脸了。

    萧皓天急忙跑过来,很是焦虑的看着萧洁梅那红肿的脸和落魄的模样,说道,“尘儿!你娘都被人家弄成了这个样子,你怎么还傻站着?人呢?”

    萧皓天一边发怒一边朝着身后招呼人。

    岂料林无尘只朝着楚殇看了一眼,那些带来的家仆们没有一个人听萧皓天的号令。

    绿锦看着萧皓天那么给萧洁梅整理着衣服,很是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老爷……”

    萧皓天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怒瞪着双眼,上去就是一巴掌,那声音响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男人似乎那巴掌不是扇在人的脸上,而是一块肉皮上。

    绿锦的脸瞬间便红肿起来,那杏核眼噙满了委屈的泪水。

    萧皓天指着绿锦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我还想着要娶你进门,你……”

    谁料萧洁梅突然很平静的说道,“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没她的事。”

    林无尘也很是疑惑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纵使萧洁梅不说话,林无尘隐隐的觉得这件事一定跟林简琴有关。

    萧洁梅扭头便走,林无尘又看了看林简琴,快步走过来,就站在林简琴的面前,小声地问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应随六很是挑衅的阴冷的看了一眼林无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