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插科打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不置可否,她低头不语,因为这件事。她还想再仔细的考虑一番。

    林无尘在看到林简琴的沉默之后,亦是冰冷的看了一眼应随六。

    林无尘很快便追了出去,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娘。楚殇见此也很快的带着人跟了上去。

    萧皓天见众人都离开了,有些不知所措。又看看哭得十分委屈的绿锦。他唉了一声,又走到绿锦的面前,说道。“锦儿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明天不不不今天。我让人多给你置办一些家用。等你嫁过去,我一定好好对你还不好?”

    绿锦现在的心都凉了吧,只顾着抽泣。不肯理会萧皓天。

    萧皓天回头见外面的人都走远了。纠结的唉声叹气一番又急忙追了过去。

    萧洁梅和洛青丝不约而同的走到绿锦的身边安慰她。

    林简琴瞟了一眼身边的应随六。看着他那高冷的霸道,想着他刚才让人畏惧的手段。很难想象这个男人曾经在昨天晚上的圆月下,与她在窗前插科打诨。

    叶其站在一边。很想上前去安慰绿锦,可是也只能干着急,他是个男人。跟人家没什么关系,凭什么去安慰人家呢?

    吉祥如意饭馆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咱们不是热热闹闹的吃团圆饭呢么?来来来,咱们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继续。”洛秦川看着大家都若有所思的,亦或者忧郁亦或者伤心惆怅亦或者怒气冲天,便急忙说道。

    林简琴也从沉思中缓过来,说道,“对对对,咱们吃饭吧。不管什么事,咱们的日子还得过,饭还得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做别的事情。”

    小家伙儿马上有模有样的用木勺敲了敲桌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民以食为天,咱们吃饱了饭,攒足了力气,打扁坏人!”

    屋子里的氛围突然缓和了很多,大家看着那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儿一本正经的模样,觉得他有些滑稽却又非常的可爱。

    绿锦的心事重重,虽然吃了饭,可是眉头却一直紧锁,她似乎在想着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吃完了饭,稍微的坐了一小会儿,绿锦便借故离开了。

    洛青丝起身要去送,显然是有些担心,却被林简琴拉住了衣袖。

    “洛姨,有些事情需要冷静下来想清楚,主意还是她自己拿吧。”林简琴淡淡的说道。

    洛青丝嘴唇翕动一下,只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绿锦那孤单忧郁的背影,便没再跟出去。

    毕竟除了绿锦吃了亏,林简琴也算是没吃了亏,可是萧洁梅居然那么嚣张毫无遮拦的承认她做了那么多的恶毒之事,也让林简琴心里很是憋闷。

    她眉宇之间悄然浮上一丝杀机。

    “月丫头,你……”洛青丝看着坐在板凳上的林简琴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的窗子看着,便想询问几句是不是在思索绿锦的事。

    越思敏这会儿走过来,和洛青丝四目相视,洛青丝似乎明白了就转身走开,去后厨帮着洛秦川收拾那些个剩饭剩菜去了。

    越思敏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却没有问林简琴想着什么,直接拉着林简琴的手,眼睛却没有看林简琴,很是温和的问道,“琴儿,那个男子是谁?”

    林简琴一直在思索着要不要在明天给忠诚侯府致命的一击,所以竟然也没听到越思敏的问话。

    “琴儿?”越思敏又拍了拍林简琴的手背。

    林简琴这才缓过神儿,见越思敏满眼的疑惑,说道,“娘,您是不是也恨透了萧洁梅?”

    越思敏本来是想着问女儿那个出手让人畏惧的年轻男子是谁,却没想到被女儿反问了一句。

    越思敏咬了咬嘴唇,垂下眉翦,半天才说道,“谈不上恨吧,只是不喜欢。”

    “只有不喜欢?”林简琴听了越思敏半天才说出来的几个字有些小小的生气,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了,只是说个不喜欢!

    “有些讨厌还有些……”越思敏有些磕巴了,“还有些畏惧吧。”

    林简琴实在不懂,自己的娘怎么能如此的懦弱,“难道您就不想在她的面前挺直了腰板?难道您就不想好好的惩治她?她可是要害你性命的人!”

    林简琴实在是按耐不住心里的怒火了。

    越思敏苦笑一下,“同样是女人啊,也许她有她的不如意吧。”

    林简琴简直都要疯了,苦笑道,“是啊,同样是女人,可是她总是想着怎么对你除之而后快,你却一味地忍让和退缩。”

    越思敏又陷入了沉默,半天才说道,“毕竟……毕竟我和她都是你爹的女人。”

    林简琴真的要被气哭了,脸上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反问道,“她要是想要你的命呢?要是想要我和惊鸿的命呢?”

    越思敏一惊,双目中有一种恐惧,马上摆手道,“不不不,不行,我不会让她害你和惊鸿!”

    林简琴有气无力的看着越思敏,说道,“娘?您是不是被她欺负惯了,欺负怕了?现在给你机会你都不会去杀了她是么?”

    “琴儿,不能乱说杀人是要被抓的。”越思敏表现有些让林简琴要忍受不住了,可是她突然发现越思敏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越思敏说着说着便浑身发抖起来,脸上更是惊恐万分。

    林简琴瞬间明白,原来娘不是不想,是已经被萧洁梅吓出毛病来了。

    林简琴马上站起来,抱住了越思敏,很温和的安慰道,“娘娘娘,你别想了,是女儿不好,我不该那么问你的,你别怕,有我在,我现在会保护你们。”

    洛青丝见状,急忙帮忙,把越思敏扶着进了小屋里,这小屋很是狭窄,只进去了两个人,便没有大人能站的地方了。

    小家伙儿守在门外看了看,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应随六,便凑了过去,扯了扯应随六的袖子说道,“叔叔,你能不能教我功夫?”

    应随六本来是想着脱口而出的,可是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便版蹲下身子,说道,“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小家伙儿眨了眨眼睛,撇了撇嘴吧说道,“你喜欢我娘的事,我会帮你的,但是你得真心教我功夫,不然以后我娘被人欺负,我帮不上忙会内疚。”

    应随六嘴角一抽,心里想到,“你这臭小子,保护你娘那是老子的事。”

    小家伙看了看应随六的面色表情说道,“叔叔,就算是你武功再好,你也有老的时候把,你好好的教我,要是我高兴了,等你和我娘老了,我保护你们俩,怎么样?”

    应随六差点面瘫了,怎么自己的那点心思每次都被这小家伙儿猜个透底呢?

    “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一定好好教你,可是你要知道,练功服很辛苦的,你要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应随六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家伙儿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说道,“为了保护娘,我什么辛苦都能忍得了。”

    应随六真是不得不佩服林简琴那臭丫头了,竟然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整整的一下午,饭馆里的气氛都是有些闷闷的。

    越思敏一直在屋里躺着,林简琴深知,这次萧洁梅来闹事,真是把娘吓着了,她只是知道娘在萧洁梅的手里死里逃生经历了生死困苦,可是没想到娘的精神上已经到了差点崩溃的地步了,这让她对萧洁梅的恨意又多了一层。

    就在下午洛青丝等人准备晚上的饭菜的时候,林无尘来了。

    洛青丝倒是对这个一袭白衣谦谦君子一样的年轻男子没什么排斥,但是知道他是萧洁梅那个泼妇的儿子之后,在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

    “你要找月丫头?”洛青丝站在门口,神色稍稍的有些慌张,还有些戒备的看着林无尘。

    林无尘一愣,但是马上便明白了洛青丝的意思,他那优雅的嘴角又勾起一抹笑意,此时是秋日,但是他的那抹笑意却如三月暖阳。

    “我只想问问,这里面那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子是……”林无尘问完了这句话,很是仔细的听着洛青丝的回答。

    洛青丝看了看林无尘那严肃的神情,思忖片刻,说道,“你且等一下,我还是叫月丫头来,你自己问好了。”

    林无尘又是礼貌的笑了笑。

    林简琴在屋里伺候越思敏,见洛青丝进来叫她,便跟着出来了,没想到应随六伸出强壮的臂膀拦在了林简琴的面前。

    “你不要见他了,我去见。”应随六此时的语气让林简琴有些震撼,她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他那冰冷的如同万年玄冰一样的声音了。

    林简琴还是扬起小脸儿看了看一脸冰冷的应随六,他那阴鸷的眸子轻轻的眯起,似乎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眼神。

    “我的事,还是我自己去吧。”林简琴说完便要绕过应随六的胳膊。

    孰料应随六像是一堵墙一样的又站在了林简琴绕开的身子面前。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想你见他。”语调虽然不高,可是却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林简琴剜了一眼应随六,说道,“以前就是一副冰块的德行,现在还是如此?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吃这一套?”

    林简琴说着便绕开了应随六,继续朝门口走去。

    应随六只一步便追上了林简琴,一只手攥紧了林简琴的胳膊。

    林简琴有些想骂人了,胳膊被攥的生疼,她很是恼怒的转过身子看着冷冰冰的应随六说道,“别一副死人样!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不然我有你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