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打情骂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不语,可是手也不放开。

    林简琴一咬牙,瞬间已经把头埋下去。接着,屋里的人边听到了应随六的一阵低吼,那是疼的钻心的疼。她咬了他。

    林无尘的脸上有些轻轻的抽动,他看着眼前的这个情形恨不能自己是被琴儿咬的那个。他觉得琴儿只有对自己人才会想哭便哭想笑便笑想打骂便打骂。而对他,林简琴一向是礼敬。

    应随六瞪大了那清澈乌黑的眸子,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那个空灵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瘦削女子。看着她那盈盈水瞳不沾染半分俗气的样子,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简琴贝齿轻咬,凌厉的看了应随六一眼。便绕开了他。朝着门外的林无尘走去。

    见到了林无尘,林简琴脸上的凌厉马上散去了,却是一副不温不火的软笑。这让林无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无尘哥哥。你找我什么事?”林简琴的生意听上去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可是她的眼神却没有了从前的那般轻柔。

    林无尘不禁的勾了勾嘴角,朝着屋里看了一眼。问道,“不耽误你们吧?”

    林简琴诧异的眼神扭过身子看了看屋里的人。又转回去看着林无尘笑了笑说道,“不耽误。”

    “那你跟我出来一下吧,我有事跟你说。”林无尘也温软的说道。连他自己都有些恍惚,似乎瞬间回到了两年前,初见的情形。

    林无尘突然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沉浸在了回忆里,一时不想从回忆中走出来。

    “无尘哥哥?”林简琴很是疑惑的喊了一句,这才将林无尘从回忆里拉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林简琴的两只手分别被林无尘和应随六抓住了。

    林简琴顿时觉得自己的两只手腕被两个方向的力道钳制住,她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便觉得那手腕的疼有些让她忍受不住。

    林简琴咬着嘴唇瞥了一眼,林无尘和应随六的眼里似乎都有一股熊熊火焰,仿佛煞那间便可以将这周围燃烧殆尽。

    应随六本就冰冷的眸子和脸面,此时除了眼中的怒火,更像是有千万只即将离线的利箭,那冷峻的嘴角勾起一抹霸道。

    林无尘那温软如春阳的眸子突然间变得像极了嗜血红眼的狼的眼睛,他那薄薄的嘴唇用力的抿在一起,看了应随六一眼,嘴角也勾起一抹挑衅的冷笑。

    “放开……!”应随六这两个字似乎带着寒气袭人的凛冽。

    “你……放开!”林无尘的这三个字似乎是淬了剧毒的利箭。

    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可怜了夹在中间的林简琴。

    “啊……你们都给我松手!疼!”林简琴大叫一声。

    那两个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同时愣了一下,手里不禁的松了几分力道。

    “不许去!”应随六睥睨的眼神落在了眼前那个瘦削的丫头身上。

    “琴儿,我有话要跟你说。”林无尘的语气似乎在瞬间变得温暖如春,似乎刚才那个跟应随六对峙的不是他。

    林简琴嘴角一抽,仰起头看了看应随六,说道,“无尘哥哥就是找我说句话!你放手!”

    “不!你一个人去太危险!”应随六迅速的脱口而出,林简琴一愣,跟应随六在一起吃喝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他拒绝什么。

    “你再说一遍?老娘给你吃给你穿给你住,你就这么跟老娘说话?老娘的话你当耳旁风?信不信我再咬你?”林简琴的小暴脾气上来了,对着应随六连挠带抓的一阵乱打。

    应随六面瘫片刻,但是仍旧坚持不肯放林简琴走。

    林无尘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人,他的笑里甚至有一些酸涩,他宁愿希望林简琴又是抓又是挠的那个对象是他,而不是他。

    应随六又是面瘫一瞬,一改刚才的冷峻霸道,磕磕巴巴的慌乱的眼神说道,“你给我吃给我穿,哦,”应随六看了看站在林简琴身后那个儒雅的玉树临风的林无尘,很重的口气说道,“还给我睡……”这个睡字似乎拉的很长,然后得意的看了一眼林无尘。

    林无尘的嘴角依旧勾着一抹淡淡的温暖的笑,可是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里狠狠的痛了一下,比起惊鸿岭上惨遭野人伏击还要痛,那一次我身体在痛,脑子在害怕,这一次,他全身都痛的不能呼吸,心脏差点停止,他有些凌乱,只是努力的笑。

    林简琴翻了一眼,应随六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呢,便觉得脚尖钻心的疼,林简琴的绣花鞋已然踩在应随六的脚面上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琴儿,不光我不会伤害,我也不允许别人伤害她。”林无尘微笑着说道,可是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到他的笑是有多么的勉强。

    林简琴一下从应随六的大手掌中扯出手腕,好好的揉捏了一下,便转过身,跟林无尘说道,“无尘哥哥,你说吧。”

    “去那边的柳树下吧。”林无尘指了指不远处河边的一棵三人环抱粗的垂柳。

    林简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跟着林无尘朝着那边走去,她的手捏住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

    林无尘只嘴角一抹苦笑,原本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片刻,有些不知所措的伸缩一下,又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身侧。

    应随六站在那里,一眼不敢放松的看着远处。

    小家伙在洛秦川的怀里,眨着大眼睛看着远处,突然贴在洛秦川的耳朵边上,问道,“姥爷,你觉得我娘会喜欢哪个男人?”

    洛秦川愣了愣,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儿,反问道,“你觉得呢?”

    小家伙儿若有所思的紧了紧眉头,意味深长的说道,“现在还真不好说。”

    洛秦川嘴角一抽,看着小家伙儿那一本正经的摸样,说道,“惊鸿,你考虑这些个事做什么?”

    洛秦川很是疑惑小家伙儿那古灵精怪的想法,有些不解。

    小家伙儿更是严肃认真了,说道,“我考虑这个事情当然是很重要的,不光关系到我娘,还关系到我以后的人生啊。”

    洛秦川差点喷笑出来,接着问道,“看着你这么谨慎,姥爷还真是想不明白了。”

    “姥爷,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不管选哪个,我是不是就多了个爹?所以当然关系到我以后啊!”小家伙儿明显是有些不屑的看着抱着他的粗壮汉子洛秦川了。

    洛秦川实在是忍不住,在这么紧张的时候听到小家伙儿一番阔论,抱着他回到饭馆屋里便笑起来。

    小家伙儿兀自的叹了口气,看着洛秦川那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有些怒其不争的说道,“姥爷,难道我想的不对?”

    洛秦川这才住了气,喝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恩,也对,你比你娘想的还远。”

    “当然了,那两个男人长得都很帅,不同的帅,白衣叔叔温软如玉,青衣叔叔冷峻霸气,各有千秋,这方面算是都符合我的标准,可是……”小家伙儿摸着小下巴,皱着小眉头,又陷入了沉思。

    洛秦川张望了一下门外,见应随六还在门口台阶上站着,便又把精力转移过来,问道,“惊鸿,你刚才说的那些,姥爷觉得也是对的,恩,那俩小伙子确实长得各有千秋。比我好看。”

    小家伙儿突然看了看洛秦川撇嘴道,“姥爷,您老人家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好不好?您的脸比如像我的这把木剑,人家那脸相当于干将莫邪宝剑。”

    洛秦川顿时面瘫片刻,轻轻的揪着小家伙儿的耳朵,说道,“你姥爷长得就那么差?”

    “哎呀哎呀,慢点,我长的也好看,明明是把巨阙剑……天下第一,要是让您给我把耳朵揪下来,就成了轩辕宝剑之类的了,虽说也是宝剑,可是差远了。”小家伙儿一边说一边用小手去捂着自己的耳朵。

    洛秦川笑得前仰后合的,虽然小家伙儿说的有些吹牛皮了,可是洛秦川却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儿绝非池中物,说的天下第一也未能可知。

    小家伙儿还在思考着外面那两个男人,会偶尔的抬起头来询问洛秦川的意见。

    “姥爷,你说,是不是哪个更有钱会更好些?”

    “姥爷,你说,他们要是有权利是不是会更好些?”

    ……

    洛秦川却把注意力放在门外。

    应随六来回的踱着步子,眼睛却一直盯着远处。

    林简琴跟林无尘在那说着话,林简琴是背对着这边的,所以不管是应随六还是洛秦川都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应随六和洛秦川能看到的,也只是林无尘那时而严肃时而微微一笑的脸。

    应随六如坐针毡,恨不得冲过去,可是想起林简琴那咬耳朵踩脚尖的事,还有她那犀利的眼神,应随六只好忍着。

    林简琴看着林无尘那温柔的眼神,她知道林无尘并没有什么错,错的是他的娘,就是因为如此,林简琴才一直没有把致命的那一副方子给阳半夏和绿锦。

    林无尘看着那个曾经让他背着玩耍赖皮的林简琴,那个银铃一般笑着叫他无尘哥哥的林简琴,他本是无心男女之事,可是自从见了她,他便从此上了瘾。

    “琴儿,你回侯府住吧。”林简琴满眼的期待,他不小心错过了上次,这次再也不想错过。

    林简琴挑了挑眉,咯咯的笑了笑,“我回去不是找死?很早就得罪了二娘,更何况,她压根就不喜欢我,尤其不喜欢我娘。”

    “不会的,你只要回了侯府,我便搬回去住着,保护你。”林无尘的款款深情涤荡在醉人的柔和秋风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