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在所不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姐姐,你放心好了,其实我不说。你以后也会知道些事情,我本来就是从那府里出来的人,所以。还是有些老仆人是相熟的,我会提醒他们对你关照的。有什么事。你让他们出来这边,我就知道了。”林简琴说的很是随意。

    绿锦稍稍一愣,当下便跪在了地上。对林简琴三叩九拜的行大礼,这一下让洛青丝可是吓到了,急忙拉住了绿锦。林简琴虽然嘴上说着不用。可是因为手上的剪刀和纸张,也没去拦着。

    绿锦哭着说道,“您二位对绿锦的大恩大德。我来生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不。这辈子。只要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您二位尽管开口。上刀山下油锅,我在所不惜。”

    林简琴嘴角撇了撇。笑着说道,“姐姐,你别客气了。咱们也是举手之劳,当然,你也看到了,我和萧洁梅的过节很深,我还在担心会不会因为今天的这件事让你在侯府里难堪。”

    绿锦急忙摇头,说道,“不不不,千万别这么说,那女人刁蛮跋扈嚣张,恐怕就算你们不招惹她,她想办法也会招惹你们的。”

    屋里的三个女人边聊边说着明天早上的事情。

    应随六站在屋外的墙壁前,摸着下巴,微微扬起额头,看着那天上悬挂的一轮圆月,心里想着,若是这件事真的大了,怕是要他做点什么准备了,不出事当然最好,出了事一定要有防备。

    应随六想到这些,便纵身一跃,脚下轻轻点了一下房屋的瓦片,在月夜中朝着州府衙门而去。

    第二天卯时刚到,积羽城忠诚侯府的后门便出来了一群人,身着喜庆的红衣,手里拿着些锣鼓钵铙的,前面有个男子骑在马上,很低调的朝着身后的人群说道,“都给我小声的吹,差不多就行了,动作要快,接上人,马上返回来。”

    是啊,这可是忠诚侯府,谁不知道这侯爷是年方二十英俊潇洒的林无尘,要是萧皓天堂而皇之的把女人娶回侯府,少不了会有人传闲话了。

    众人在接到了命令之后,很守规矩。

    侯府里的相思阁虽然掌着灯,可是识相的人,都会躲得远远的,里面的那位现在正在生气发火。

    潋滟站在门外,剜了一眼站在她不远处的应宿,心里暗自骂道,小贱蹄子,不就是为了夫人立了功才过来的么?现在越来越会拍马屁了,当真是忘了你在畅春园的时候我是怎么帮你在夫人面前说好话的了。

    应宿是个聪明的人,连林简琴都没能看透了这应宿的来路和心思,她确实是个狡猾的人了,她都能感觉的出不远处那一双毫无善意的眼睛,要是可以的话,那人的眼神恨不得马上杀掉她了。

    应宿面无表情,她善于的就是伪装,任凭你怎么嬉笑怒骂,我只要这一张平静的脸,哼,我的目的就是在这府里最厉害的人面前有一席之地。

    “应宿,夫人心情不好,怎么也不见你进去安抚一下?你不是习惯装清纯讲道理么?”潋滟冷嘲热讽的说道。

    应宿很是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二夫人是何等聪明的人,哪里需要我这笨嘴拙舌的人劝慰,还是潋滟姐姐在夫人身边呆的时间长了,更能了解夫人的心思。”

    潋滟又是冷笑一声,剜了一眼说道,“你也知道我在夫人身边呆的时间长?”

    应宿何尝听不出潋滟的言外之意?又是恭敬的笑着说道,“潋滟姐姐办事稳重聪慧过人,是夫人的贴心人。”

    潋滟听完更是高傲的笑了笑,说道,“我好以为某些人眼睛长在了头顶上,根本看不清天高地厚呢。”

    应宿轻轻的勾了一下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应宿心里一直记着那恨意呢,当年是云越救了她的,后来云越的死让应宿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夜夜噩梦,她从那时候起,恨毒了这府里的所有人,因为云越的死,都是这些人给逼迫的,她一直在忍着,等待着那一天。

    潋滟傲气的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一边毕恭毕敬站着的应宿。

    这时候林无尘从外面走来,朝着屋里看了一眼,那眼神里多的是冷淡,还有些无奈和担忧。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不想着管这件事,可是他眼神中掠过的神情又让人觉得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他顿了顿,还是朝着这边走过来。

    外面的仆人侍女给他行了礼,他像是穿堂而过的清风,只掠过,很快便走到了门前。

    应宿福了福身子,施礼,“侯爷……”

    潋滟见此急忙上前说道,“侯爷,您来的正好,夫人现在心情很不好,正在里面……”

    林无尘没心思听她说完,便推开门,进去了。

    萧洁梅正趴在床上呜呜的哭,听了门响,便头也不抬的骂道,“出去!都给我出去!”

    林无尘面无表情,也没吭声,只找了个位置坐下,兀自倒了一杯茶水。

    萧洁梅听不到什么回应,却听到了有人在喝水的声音,便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她绕过屏风走到了前面,这才发现是应随六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尘儿!娘求你,你认了你舅舅吧,他是你亲爹!”萧洁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走过来,“你认了他,萧家就有了后,他就不能再娶小狐狸精了。”

    女人是个很奇怪的物种,有的时候无比聪明,有的时候却糊涂透顶。

    林无尘不做声,可是他握着茶杯的手指明显紧了些,青筋暴露,这一年多,林无尘消瘦了很多。

    “尘儿,娘不能容忍有别的女人跟我抢男人!尘儿,你帮帮娘好不好?”萧洁梅本来就是近四十的人了,虽说以前保养的好,可是近来的这些事让她心律交瘁的,皱纹增添了不少。

    林无尘很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说道,“我爹死了,死在了惊鸿岭!”

    萧洁梅一愣,她有些郁郁。

    “我现在不赶尽杀绝的撵走萧皓天,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也是给了你面子,这次要不是别的原因,我怎么可能让他把别的女人娶进我的府里?再说了,你容不下你的男人身边有别的女人,那我爹呢?他知道你跟萧皓天苟且之事么?”林无尘低吼道,杯子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萧洁梅一下子用丝绢捂住了嘴,只剩下啜泣了。

    林无尘的性子越来越忍耐不住了,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这个女人他娶进来,你最好不要打主意。”

    林无尘说完便扬长而去。

    萧洁梅目瞪口呆,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怎么会替一个陌生的女人说话,难不成是哪个死丫头的缘故?萧洁梅忍不住的想起了昨天被林简琴羞辱的那一幕。

    她咬牙切齿道,真的不收拾一下这个死丫头,她果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以后也要注意了,死丫头身边什么时候出现了那么个冷冰冰的英俊逼人的年轻男子?看着年龄跟尘儿相差无几。

    萧洁梅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既然哥哥是要为了萧家的香火考虑,那就让那小狐狸精进门,在眼皮子底下了,更能好好的收拾,看看她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潋滟走了进来,见萧洁梅的神色好了些,便说道,“夫人,咱们今天要不要去湘竹园?”

    萧洁梅奸笑一声,“俪香阁赏给了下人们,湘竹园这会儿就收拾出来给那小狐狸精吧,离着下人们近一点,也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时刻不要忘了尊卑。”

    潋滟急忙笑着说道,“夫人想的果然周全。”

    “今天我就不出去了,省的看到了那小狐狸精心情不爽,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没请什么客人,娶个妾侍,也没什么。”萧洁梅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很不是滋味。

    潋滟也很识相,说道,“那奴婢给夫人打一些玫瑰花瓣水,夫人稍稍的洗漱一下,休息吧。”

    说完之后,见萧洁梅没什么反对,潋滟便退了出去。

    出了门,那唯唯诺诺的神情马上就变得趾高气扬的了,说道,“应宿,去,给夫人准备一盆玫瑰花瓣洗脸水。”

    应宿只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潋滟,便答应了,转身去办了。

    相思阁暂时安静下来了。

    吉祥如意饭馆倒是离着忠诚侯府不算近的,可是也禁不住萧皓天那些人一路小跑着过去,到了绿锦门口,那些人本来想着一拥而进的把绿锦抬走的,这时候林简琴却在旁边说道,“要么,咱们就耗着等天亮,要么就按照规矩来。”

    那些人有点意思要用强的,可是看着外面一身喜袍的萧皓天被一个一袭黑衣身材健壮的男子掐着喉咙,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照着一切的礼仪规矩,绿锦终于上了花轿。

    萧皓天是个见风使舵,奸诈狡猾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骗的萧洁梅的老爹团团转,把镖局交给他这个只懂得皮毛功夫的人,不然萧洁梅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对他情有独钟了。

    “大侠,这样总可以了吧?”萧皓天很是心惊胆颤的问道,他知道,脑袋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要是死了,什么都没机会了。

    林简琴看了看那群人,便说道,“我今天要跟着送亲。”

    萧皓天一愣,原本以为把绿锦接回去也就没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冒出这个茬来。

    “琴儿,这个,这个不合规矩吧?你跟绿锦又不是亲戚。”萧皓天满脸堆笑,可是让人却看不出他半点的好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