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可怕的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一把将站在她身后的应随六拉过来。

    就这一下,把萧皓天吓得不敢喘气了,他虽说学艺不精。功夫不怎么样,可是他刚才被那年轻的健壮男子抓住衣领的时候,已经能够预料到。当时若是他反抗了,估计下场会很惨。

    “喏。这是绿锦的弟弟。我是绿锦的弟妹!怎么就不能去?”林简琴瞪着萧皓天说道。

    “他?”萧皓天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那个冰冷的可怕的男子。

    应随六的心里已然是乐开了花了,臭丫头竟然能在这个场合说他们俩……

    “喂!你你寻思什么呢?赶紧的送亲!”林简琴狠狠的敲了一记正在想入非非的应随六。

    应随六觉得脑门吃痛一下,这才发现。人家已经讲好了条件,马上就要出发进忠诚侯府了。

    应随六倒是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但是不同的是。以前的时候。都是晚上去的,即使在林家院子里溜达也只限于畅春园附近,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为了掩人耳目。萧皓天让众人加快了步伐。一定要赶在街上有人之前回到忠诚侯府后院的小门。

    林简琴不再跟萧皓天计较那么多了。因为本来娶妾侍就是偏门进,再何况。这忠诚侯府是林无尘的,不能让那么多人见到萧皓天穿着大红喜袍娶个女人回去啊。

    一行人。进了门之后,直接朝着湘竹园走去,那里原本是林琳夕住的地方。

    林无尘此时已经在畅春园了。他听到了院子里的吹吹打打,不禁的冷笑一下,一路上没什么大动静,进门也没什么大动静,进了院子了倒是折腾起来,这是给娘看还是给谁看,林无尘虽然一眼都不愿看到萧皓天,可是他却有些无奈,因为那是他的亲生父亲。

    楚殇见林无尘很是落寞的一个人喝酒,便让仆人拿了一件斗篷过来,“侯爷,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哼,保重身体?看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我不喝点酒睡着了,怕是心里更堵得慌。”林无尘说完又是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阵,就像那不是酒而是水。

    楚殇很是心疼,他从小就跟着林无尘,前些年的日子虽说也很苦,可是他却知道林无尘一直惊醒着拼搏着,还有欢乐着,自从惊鸿岭一事之后,林无尘的精神一直不好。

    “侯爷,你就算不为自己的身子着想,也应该为了三小姐着想。”楚殇心里明白林无尘的软肋,估计着现在,也只有林简琴是林无尘最放不下的了。

    林无尘顿了顿,迎着夜风的方向看了看,问道,“你去给我准备些清水,我洗漱一把,稍微休息一下。”

    楚殇见此马上兴奋的答应了,转身去亲自准备,他见到主子振奋起来,心里也是无比的欣慰。

    林无尘看着那晓夜之色的淡薄,微微一笑,曾经,在那几棵树下,他还背着琴儿转圈来着,琴儿当时笑的欢喜的不得了。

    是啊,琴儿虽说现在带着那个孩子,可是孩子来路不明,似乎并不像琴儿身边那个男人的,所以,他林无尘还有的是机会,一定要把琴儿抢到自己的怀里来,保护她呵护她。

    “侯爷,洗脸水准备好了。”楚殇端着一盆清水过来。

    林无尘站起身来洗了一下,吩咐道,“你去准备些礼品,算是我送给那个绿锦的,她既然出现在了琴儿的饭店,想必跟琴儿是有着交情的。”

    楚殇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伺候完了林无尘,见林无尘已经在床上歇息了,便马不停蹄的去办林无尘交代的事情了。

    畅春园里的灯熄了两盏,相思阁的灯也熄灭了两盏,只是湘竹园的灯却依旧通明。

    到了湘竹园里,萧皓天好像片刻间,脊梁骨就直起来了,很是硬气的吩咐了别人事情,便要亲自接绿锦进屋了。

    萧皓天的义父义母也就是萧洁梅的亲生父母已经过世,所以绿锦也和萧皓天的拜堂也就简单了很多。

    虽然过程简单了一些,可是绿锦看了这婚礼的程序一点也不少,心里又舒服了很多,也算是萧皓天的心里还是有她。

    林简琴和应随六一直在不远处的看着,其实这才是让萧皓天恐惧的地方。

    天亮了,萧家原来的一些亲戚还是被请来了吃喜酒的,当然,这些人也需要从后门进,可是就算这样,那些人还是趋之若鹜的,侯爷府的门,不管是哪一扇门那都是尊贵无比的。

    事情多的时候,总是不觉得时间过。

    应随六一晚上都没休息好,外面的那些人忙碌着,他这么冒名顶替的娘家“小舅子”却很舒服的在雅间歇着,就等着良辰吉时开席了。

    林简琴却一直觉得今天的事还有很多,她一直惊醒着。

    就在外面乱成了一锅粥的时候,阳半夏让几个人抬着饭食朝着这边的几张桌子走过来,吩咐了那些人需要怎么摆放这些饭菜后,阳半夏借故去找林简琴汇合了。

    “三小姐,老奴一切都是按照三小姐的主意做的,那老太太今天是不是就可以……”阳半夏说话的时候很是小心谨慎,生怕隔墙有耳。

    林简琴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只是我不能给老太太多好的房子住,生怕她受不得委屈。”

    阳半夏思忖片刻说道,“三小姐,喜悦小姐怎么也是名义上林家的女儿,您看……”

    林简琴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要是把老太太救出去,那么下一步便是找机会揭穿萧家的阴谋诡计了,这样虽然对林无尘很不妥,可是林无尘毕竟不是林家的人,他的心里一定是复杂的感情,而且林简琴一直都在怀疑,林原道的死是不是林无尘做的,否则为什么每次问到这个问题,林无尘一直在掩饰。

    “可是,老太太怕是不愿意去的吧,在她的心里怎么可能畏首畏尾的去藏在别人家躲避?”林简琴很是了解老太太的性格,老太太要强了一辈子,自认为她是至高无上的,眼下却要她去住在一个义孙女的家里避难,恐怕她会觉得很没面子。

    阳半夏的脸色也低沉起来,“三小姐,可是除了这个办法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我在侯爷那里无意中知道你住在一个果园里,你那里……”

    林简琴一愣,林无尘知道她住在果园?

    林简琴的心里又有些凌乱了,越来越觉得林无尘的心思深如海,可是如今也先顾不得这些,林简琴环视四周,问道,“不然,我去见见老太太?”

    阳半夏有些为难,说道,“三小姐,若是让夫人看见了,恐怕……”

    正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林简琴和阳半夏大惊!

    因为近来的人是林无尘,林无尘的脸上依旧是如三月春阳的温暖,那薄薄的嘴唇很是柔美,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琴儿,你想看咱们的奶奶,跟一个下人说有什么用?找我,无尘哥哥带你去。”

    林无尘进来的时候,应随六突然从床上惊醒过来,这个家伙居然因为太困,和外面的嘈杂声音没有听到有外人进来。

    林简琴看了阳半夏一眼,她的心里翻腾起来,这不会是个局吧?常叔现在远去其它的地方,在集中林家的财产,常叔临走的时候便是嘱咐了林简琴要保护好老太太。

    阳半夏看了林无尘,浑身也冒了一身的冷汗,难道是侯爷已经发现了她?

    应随六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按照他的方式那就是,拿着老王爷的手谕,直接把忠诚侯府给了林简琴,一切了事。

    可是林简琴却不想占他的便宜,再者说了,这里的那些人可是都不是吃白饭的,很多的事情必须弄明白了才好,不然,人散了,一些事,一辈子都明白不了了。

    林无尘似乎无视了这屋里的所有人,他的眼里只有林简琴,他微笑着伸出大手,细长的指尖在碰触到林简琴那柔软无骨的小手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应随六瞬间从床上跳起来,宽大的手掌瞬间将林无尘的手打开。

    林简琴思忖片刻,询问到,“无尘哥哥,你真的会带着我去看奶奶?”

    林简琴那黑玛瑙般水盈的双眸透着无限的清纯。

    林无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应随六很霸道的拉住了林简琴的手腕,低声说道,“你不能去,他太危险,你看不出来么?”

    林简琴扭过头看着那一脸严肃,甚至有些杀气的眼神,眨了眨那无辜天真的眸子,说道,“你放心,在这里,也只有他带着我去看奶奶,才是最好的。”

    应随六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林简琴那虽然柔和似水却又无比坚定的眼神,他有些无奈了,真恨不得,一下将这里杀个片甲不留,任凭他的臭丫头横着走。

    应随六的眼神里还是无尽的担心,但是看着林简琴的坚定,他又不想让林简琴丢了面子,只好咬了咬牙说道,“林无尘,要是臭丫头少了半根毫毛,我把你这忠诚侯府翻过来,一个人都甭想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