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欠人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淡淡一笑,说道,“琴儿要是再少半根毫毛。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会把这里一把火烧了。”

    林简琴实在无奈了,为什么冤家总是聚头?急忙说道。“去看老太太吧。”

    林无尘不知道,这府里。除了他碧桐园和畅春园的人没换。其他的都已经被萧皓天换成了自己人了。

    出了湘竹园,这一路上来来往往的很多的下人,林无尘又伸出手拉了林简琴的小手。任凭林简琴使劲的挣脱,他攥的越发的紧了,生怕那只小手突然消失一样。朝着另一处僻静的小路走过去。

    路边的桂树上花团锦簇的了。一阵阵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有种错觉,若是换了晚上。真的以为是在月宫里了。

    林无尘的心情瞬间有些兴奋。他突然间觉得又回到了从前。微微笑着,那细长的眼眸看了一眼身边那犹如小白兔一样的有些细微紧张的女孩。他的心里似乎吃了蜜一样,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有人说最难得的是得不到的。殊不知,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也是最难得的。

    林简琴感觉到了林无尘的变化,一路上不肯说一句话。她那只手很想抽出来,无奈对方攥的太紧了,她为了去见老太太,也只好忍下来。

    她倒是想着有应随六那个权力呢,可惜她不想欠任何人的情意,本来在这世界上就是,借了银子好还,欠了情意,估计一辈子都还不清。

    不知道林无尘是不是故意的,走了一会儿,他便放缓了步子,他时不时的扭头看看身边的那个丫头,看着她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他总有一种幻觉,若是每天都有这样的日子该多好。

    林简琴却加快了步子,稀落落的花树下干活的下人看了这一幕,好像是林无尘成了秀秀捏捏的女子,被一个气质昂扬的男子拉着走。

    林无尘嘴角的那抹笑一直都那么勾着,他多么想,笑成永恒,因为那样,他可以每天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他心里的琴儿。

    到了养心阁了,林简琴有些讳忌,便想着把手从林无尘的大手中抽出来,可是林无尘好像很不介意那些下人的目光,竟然微笑着拉着林简琴的小手进了养心阁,就在进老太太房间的那一刻,他仍旧不肯松手。

    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也曾经想着用死来了结这家门不幸的丑事,可是自从得知了林简琴和常叔,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给她送的多么低等的饭菜,只要能吃,她便吃,为的就是一定要活着看到那些牛鬼蛇神,被她的林家骨血踩在脚下,杀个精光。

    老太太看到林简琴的那一刻,眼神里闪着兴奋的眼光,可是看到了林简琴身边的林无尘,她又恢复了那冷脸冷面,在看到林无尘攥着林简琴的手的时候,她更是心凉了,难道林家真的没有未来了?

    林简琴扭过脸,仰起头看着林无尘,软软的说道,“无尘哥哥,我想单独和老太太说话。”

    林无尘虽然迟疑一下,还是很痛快的说道,“好,我在外面等你。”

    林无尘出去之后,老太太依旧是懒得理林简琴,这时候从幕帐子后面走出来了梅姑姑。

    “老太太,老奴说句公道话,三小姐今天可是来送亲的,就是借着这个机会要把您接出去住,她的心思希望您能理解。”梅姑姑憔悴的说道。

    老太太又打量了一下林简琴,这时候不是从前,她除了能依赖林简琴还能依赖谁?她不想自己的儿孙死的不明不白,就算家里的分歧再大,那也是林家的事,容不得外人来指手画脚,甚至占了地盘,那是多大的屈辱啊。

    “琴儿,你和他?”老太太试探着问道,倘若林简琴为了荣华富贵不要林家三小姐的身份,她也就只能用死来去向林家的列祖列宗谢罪了。

    林简琴抿了抿嘴,一脸的严肃,说道,“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我现在只想弄明白惊鸿岭的事,弄明白我孩子的爹是谁,还有,我是林家的人,我当然不容许外姓人在林家作威作福。”

    林简琴只三言两语,便让老太太的心放松了很多。

    老太太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份希望。

    “奶奶,不如您跟着我们出去,我带您去喜悦家住些日子,等我把属于我林家的东西拿回来,您在回来住,毕竟现在的这些人有点狗仗人势。”林简琴看着老太太虽然精神矍铄,可是身形却比以前消瘦很多。

    老太太笑了笑,“林家有你这个好丫头,也是祖上有德行了,你为了林家如此殚精竭虑,我老太婆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舒服躲起来?”

    “可是,我跟阳半夏已经商讨过了。”林简琴有些纳闷,这种地方,躲还来不及,老太太这会儿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待下去。

    “我这个老婆子活着是为了什么?林家的颜面!我躲起来算什么?那是辱没了祖宗的颜面,琴儿丫头,你在外面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奶奶在家里等着你回来,等你把外面那群乌烟瘴气的人赶光了。”老太太很是硬气的说道。

    林简琴想了想,没再劝慰老太太,她虽然不是很能理解老太太,因为在她林简琴的眼里,能屈能伸也是大丈夫,更何况她不是大丈夫不是君子,就算是耍小手段那又如何?

    “那好,您老人家保重身体,我一定尽量的多努力,让那一天早点到来。”林简琴很郑重的说道。

    老太太朝着门外张望一下,使了个眼色,压抑了声音问道,“他没在门外。”

    林简琴淡淡一笑,“他不会。”

    老太太很猜忌的看了一眼林简琴,“他的娘是那种货色,他能好到哪里去?”

    “奶奶,您错了,生他的是他的娘,可是养他的是林家的人,这一点在他心里永远都不会忘,正因为如此,他不再府里的时候,是没有人能带我来看您的。”林简琴信誓旦旦的说道。

    老太太虽然还有疑惑,将信将疑,可是当梅姑姑给老太太使眼色,说是门外没人的时候,老太太用一种很深沉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丫头,她不过才十几岁,竟然能有如此敏锐的眼光,能看透别人的心思。

    “好,琴儿丫头,你今天是给谁送亲?”老太太突然想起了梅姑姑的话。

    梅姑姑是怕老太太焦虑生气,而自己又没有办法说服老太太,所以才一直没说。

    “萧皓天娶了个妾室叫做绿锦,绿锦是我们的人,我以后恐怕要少不了的麻烦她了,但是她是个好人。”林简琴说的有些纠结,她不想伤害无辜的人,可偏偏又免不了的会牵扯到无辜的人。

    老太太攥着拐杖的手还是禁不住的颤抖了一会儿,她的儿子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被一些乌七八糟的人鸠占鹊巢,还弄出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来。

    “奶奶,您要保重身体,其实在府里安排几个我们自己的人还是很好的,我已经替萧皓天安排好了归宿,很快的事,您坐等好戏吧。”林简琴心里有些把握的,那将近一个月的食补,已经是伤了萧皓天的根基了。

    老太太突然间想起来,说道,“琴儿丫头,改天让我看看你的孩子?”老太太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马上说道,“不不不,不要带过来,找人画一张画像就好,对,画一张画像。”

    林简琴愣了愣一下,但是马上笑着说道,”这个好说,改天我会让半夏把画像拿回来的。”

    林简琴正打算跟老太太告别的,突然老太太很是好奇的问道,“琴儿,孩子的爹是哪一家的公子?”

    林简琴有些不自在的嘴角一抽,她都不知道孩子他爹是人是兽是死是活,怎么会知道是哪一家的公子?

    “奶奶,孩子的父亲是小门小户,家里惊鸿岭附近,这次回来,他人没回来。”

    要是换个人,林简琴早就气爆了,可是现在眼前是林家的大长辈老太太,她只好这么说。

    老太太那期待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在她的眼里,若是孙女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有些事情会很容易的。

    可是老太太马上又笑着说道,“哦哦,那,你要是没什么事,早点去忙吧,在我这里呆的久了,恐怕会遭人猜忌的。”

    林简琴微微一笑,从养心阁出来了,心里若有所思,刚从里面出来,便看到了院子里站着看花的林无尘。

    他一袭白衣,在柔和的秋阳下凉爽的秋风里显得很是飘逸,他那温软如玉般的容颜让人有些错觉,果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玉人?他动作轻柔,似乎生怕自己稍不小心变会弄疼了那盛开的桂花。

    林简琴看着他,迟疑一下,才喊道,“无尘哥哥……”

    林无尘这才缓过神儿,他觉得刚才看着那洁白的花就像是回到了两年前,他带着琴儿在花园里玩耍一样。

    林无尘扭过身子,很文雅的笑了笑,“聊完了?”

    林简琴狡黠一笑,没有回答林无尘的话,而是问道,“你不好奇我都说了些什么?”

    林无尘稍稍低了低头,软软一笑,“你若是想让我知道的,就会说给我听,你不想让我知道的,我就算好奇也不是徒增烦恼?”

    林简琴的心又软了一下,像是被什么瞬间的挤压了一样,她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林无尘恐怕是最在乎他的娘了吧,不管萧洁梅多么的蛮横无理嚣张霸道,终究是林无尘的娘,可是林简琴的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心要除去萧洁梅萧皓天一干人了,不知道日后这件事发生了,这个温软的年轻男子心里会有多么痛。

    林简琴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