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急不可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也淡淡的笑了笑,顺手摘了一朵开得正好的桂花,走到了林简琴面前。很是温柔的将那一朵桂花插在了林简琴耳边的发髻中。

    “刚刚好。”林无尘似乎很欣赏他的杰作,“走吧。我想奶奶也不喜欢看见我。”林无尘朝着林简琴笑了笑,伸出了白皙宽阔却纤细的大手。

    林简琴很是不自在的躲开了那伸过来的大手。嘴角勾起一抹窘迫。

    林无尘又笑了笑,有些自嘲。便缩回了大手。两人出了养心阁。

    等在湘竹园的应随六已经是急不可耐了,他脚底板像是踩在了烧红的铁板上,来回的走着。就差冲出去要人了。

    突然林简琴映入了他的眼帘,他一个箭步冲出来,“臭丫头。怎么去了这么久!”

    这语气里听起来是在斥责。可是更多的是担心。

    林无尘的眼神此时此刻好像没有那么善意了,只有当林简琴看他的时候,他才会微微一笑。

    应随六的眼神更是带着焦躁不安和担忧。一把将林简琴拉到了自己身后。“不就是说几句话么。怎么这么长时间啊?你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正在这时候司仪官来了。

    林简琴抬头看了看日头。也是,到了拜堂的时候了

    林简琴便不再这两个男人间站着。回了屋子,去照顾绿锦了。

    林无尘和应随六两人眼神相遇的那一刻,似乎是熔岩炙浆和万年玄冰相遇。

    两人各自冷哼一声。扭身离去。

    林无尘离开了湘竹园,因为他不想看到萧皓天的那副嘴脸,应随六则是紧跟着林简琴去了。

    他不放心让臭丫头独来独往,昨晚上可是答应了小家伙儿,帮他看好娘亲的。

    有了林简琴等人在这里,萧皓天也算是老实,他似乎开始怀疑应随六的身份了。

    林简琴怕的是萧洁梅来捣乱,可是一直到宴席最后也没见萧洁梅过来,林简琴心里有些不安,可是到了宴席完后,她也不得不离开了。

    当林简琴离开侯府之前,偷偷的塞给了绿锦一张信纸,叮嘱了几句,正打算离开呢,发现外面的来往的宾客很是多,便想着从侧门出去,不喜欢跟人寒暄,也免得跟那些人见的多了。

    这时候林无尘站在了门口,身边站着楚殇,林无尘的手里拿着一个包袱,他在人群中搜寻林简琴的身影。

    应随六似乎早就看到了林无尘的身影,便一味地拉着林简琴去别的地方走。

    林简琴恶狠狠的剜了一眼应随六,“你这是要干嘛?用力那么大,我的衣服都被你扯坏了!”

    应随六嘿嘿一笑,急忙道歉说道,“我不是故意的了,别生气,咱们从这边走。”

    就在这时,远处的林无尘朝着这边挥了挥手叫道,“琴儿……”

    林简琴站在了原地,扭头看了看一脸愤愤的应随六,这才明白,原来这家伙一直拉着她走,就是想着避开林无尘!

    “啊……”

    “刺客!”

    “保护侯爷!”

    瞬间院子里乱了,吱呀怪叫的声音不绝于耳,林简琴早已经被应随六拉到了树后,应随六只命令是的说了一句别动,便将手摸在腰间,朝着那边跑去。

    林无尘已经被楚殇保护起来。

    这时候林简琴见两名黑衣蒙面人站在墙角下,手握利剑,目露凶光,再相视一望之后,便狠狠的冲向了林无尘!

    林简琴心里一惊,脑子里翻滚起来!

    是谁趁着这个机会来杀人的?难道是应随六?不,若是那样,他就不会去救人了,可是除了他还有谁?

    林简琴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杀斗,那两名黑衣人功夫极好,楚殇本来也是高手,可是一个人对那两个人,显然是处于弱势,应随六也跟着加入了那乱斗之中。

    林简琴突然觉得有些奇怪,那两个黑衣人似乎从不跟应随六对打,即便是应随六使出狠招,那黑衣人宁愿被伤,也不主动攻击,林简琴的脑子里镇静不下来了,难道这是一场苦肉计?

    楚殇在有了应随六的帮助下,则收放自如了,很快便逼得那黑衣人无处可藏。

    就在那两名黑衣人被楚殇和应随六制服的瞬间,那俩人竟然自杀了!

    林简琴心中大骇,这到底是什么人?很明显是朝着林无尘来的,可是为什么那二人又对应随六处处忍让?

    就在林简琴还思索的时候,那边的纷争似乎瞬间就完结了。

    林无尘很是严肃的两手握拳道,“谢谢!”

    应随六则有些忧心冲冲的,他心不在焉的挥了挥手,便扭身朝着这边走过来。

    林无尘跟进上来,说道,“我送你们。”

    还没等林简琴说话,应随六则冷冰冰的说道,“不用了,你还是好好的查看一下府上的防卫吧。”

    应随六说完便硬拉着林简琴朝着来时所停放马车的地方走去。

    走出了一段路之后,林简琴有些生气的质问道,“那黑衣人是你的人?”

    应随六愣了愣,歪着脑袋问道,“我说不是,你信么?”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问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因为你看不下无尘哥哥?”

    应随六依旧歪着脑袋,很无辜的眼神,说道,“他们不是我的人,但是总觉得武功的路数有些熟悉。”

    “不是你的人,为何对你躲躲闪闪?他们的功夫对楚殇那是招招致命,可是对你却虚晃几下,不是躲闪就是防备。”林简琴那双水盈盈的眼睛,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我能说我也很纳闷么?可是他们真的不是我的人,我是谁你清楚,怎么可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杀林无尘?”应随六有些沉不住气了。

    林简琴冷哼一下,便甩袖而去。

    应随六急忙跟上去,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两个人的招式,确实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细想不起来。

    林简琴不等应随六过来,自己已经上了马车,吩咐马夫回饭馆了。

    应随六不想让林简琴误会,一直跟在车后面解释,可是林简琴却觉得应随六一直在自己掩饰什么。

    到了要出侯爷府的时候,应随六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可是他又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渐渐地他陷入了沉思,不小心就被落下来。

    林简琴虽然很是生气,可是她又想了,依照应随六的功夫,何须找别人来帮忙,只要找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亲自去一趟忠诚侯府,一切事都了解了,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什么别的人在捣鬼?

    林简琴想到这些的时候撩开了马车帘子,看了看,应随六还在低着头沉思什么,离着队伍远了些,林简琴大嚷一声,“喂!冰块!”

    应随六瞬间听到了林简琴的喊声,一夹马肚子,那马儿便跑到了马车旁边。

    “你相信我了?”应随六有些焦急,可是却隐忍着问道。

    “那你说那些人的功夫路数像是谁?”林简琴没有回答应随六的问题,却反问了一句。

    “好像是我父王的一个侍卫,可是又不像……”应随六很纠结的皱了皱眉头。

    应随六的这句话让林简琴陷入了沉思。

    林无尘站在侯府最高的凉亭中,眯着双眼看着那远远离去的队伍,他心里翻林倒海起来,看着琴儿远去,他的心,瞬间的空落落的了。

    他不想就这样的坐以待毙,不想这样空落落下去,他想夺回他想要的。

    应随六骑在高大的枣红马上,已然察觉了远处背后的那一缕寒冷的目光,却没有回头,只冷笑一下,哼,本小王看中的,还能容的别人抢去?真是笑话。

    一队人马很快的回到了吉祥如意饭馆,洛青丝夫妇早就已经准备好给帮工的人的礼钱,很快的分发完成后,那些人便散了。

    洛青丝有些诧异,将林简琴拉到了角落里问道,“月丫头,你不是想让你家的老太太搬出来么?怎么没见到人?”

    林简琴无奈的摊了摊双手,“她老人家不知道是临时变了主意,还是阳半夏自己的主意没有跟老太太商量好,现在她老人家决定还在那里坚持坐镇。”

    洛青丝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洛秦川抱着小家伙儿从门外进来。

    小家伙一见自己的娘回来了,又是上窜下跳又是张牙舞爪的叫唤,“娘,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林简琴撇了撇嘴,说道,“你是想我了?”

    小家伙儿嘿嘿一笑,吧唧一下,在林简琴的脸上印了大大的香吻,带着奶味儿,“当然了,我是最想娘的,娘,你们还顺利么?”

    林简琴点了点头,问道,“在这没有给你姥姥姥爷捣乱吧?”

    小家伙头摇得像是拨浪鼓,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说道,“惊鸿这么听话的孩子,怎么可能惹他们生气?他们喜欢我还来不及呢,不信,你自己去问。”

    林简琴咯咯笑起来,这小家伙儿真是不随她,小小的年纪竟然这么油嘴滑舌的,嗯,也好,长大了不愁他骗不到媳妇儿了。

    这里没什么事了,林简琴便说着要回去果园了,这两天真是累坏了。

    洛青丝夫妇也没有挽留,毕竟这边的饭馆没有太大的地方,也放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就叮嘱了几句,便送走了林简琴母子。

    坐在外面台阶上的应随六正靠着木廊柱打盹儿呢,突然听到旁边有道别的声音,马上一个激灵起来,揉了揉眼睛,跟上去了。

    小家伙趴在林简琴的肩头,朝着后面有些狼狈的跟上来的应随六做了个鬼脸,只张嘴不发音道,“再慢点,我娘就跟别人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