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病态的眼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看着小家伙的唇语,嘴角一抽,要是谁生这个儿子。也真是够操心的。

    三个人在城郊买了些日常用的吃的,便朝着果园奔去。

    林简琴走到了门口,看见银子在石桌边上趴着呢。那双眼睛有些病态,林简琴觉得有些担心。难道是银子这两天被饿病了?

    林简琴走到了银子面前温柔的叫了两声银子。银子情绪低落的哼哼两声,那两个大眼睛也是无神打彩的。

    林简琴蹲下身子,把小家伙儿放在了地上。伸手去看银子,这时候才发现,银子的脖子下面竟然有粘粘的东西。林简琴心里咯噔一下。收回手一看,有些震惊,那是殷红的血。

    林简琴噌的一下站起来。急忙开门去屋里取了小包出来。那是她平时准备的一些治疗跌打损伤或者止血的药。快步的走出来。

    银子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它睁开眼睛都让人看着都是那痛苦的眼神,它有些憔悴。任凭林简琴给它上药,又给它包扎。

    林简琴还发现银子的左边的前爪也受了伤,那是被利器所伤。林简琴将那药粉撒在银子的爪子上,它低吟着吼叫,却一直闭着眼睛,那痛苦的声音让林简琴心痛不已。

    就出去了这么两天,看来这里是来过人了,来者不善啊,银子可是非常威猛的大狼狗,前爪站起来,有人高了,一般的盗贼甭说上前,就看到威猛的银子,也退避三舍了,银子从小就被林简琴带着,别人喂的东西它都不吃,可见来的那个人是带着功夫的。

    林简琴想到这里,突然转过头看了看房屋,几间房子窗户门一应具好,看来银子是拼了命的保护这里了,林简琴坐在地上,把银子抱过来,虽然压得林简琴的腿都麻木了,可是她却不肯放开在她怀里享受着的银子。

    应随六在看到了林简琴的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脸上阴沉起来,他的地盘竟然有人如此的放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林简琴的心里却想起了那个女人,哼,原来她没有出现在萧皓天和绿锦的喜宴上,是在谋划着别的事情啊,想给老娘添堵心,哼,老娘让你也堵心一下才算是出口恶气,敢对银子下此狠手,好,我也让你尝尝心痛的滋味,这才一年多,就忘了以前的教训了。

    应随六站在一旁,很久才说道,“臭丫头,你已经猜到了是谁?告诉我!”

    林简琴听到那声音便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语气分明是要杀人啊,可是现在还不能让萧洁梅死,要是她死了,就不能顺利的将萧家全部赶出去了。

    林简琴安静了一下,扭头看着一脸阴鸷的应随六,很无辜清纯的眨了眨那水盈盈的双眸,“你想多了,我没猜到是谁,是心疼银子。”

    应随六嘴角抽动一下,他虽然愤怒中烧,可是又拿着眼前这个丫头无能为力。

    应随六握紧了拳头,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他该好好的琢磨一下探子们报来的信息了,为什么林无尘那小子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了林简琴的名下。

    林简琴有些吃力的将银子挪到一边,进门去拿了一张席子出来,给银子又在席子上扑了软垫,这才把银子报上去。

    第二天早上,林简琴照常给那一大一小做了早饭,吩咐了几句便要出门。

    小家伙儿一把拉住了林简琴,很委屈的摸样说道,“娘,你现在都不疼我了,你放心把我放在家里跟着那个冷叔叔?”

    林简琴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她只是想着尽快的去报仇,没想到稍稍的冷落了小家伙儿,就被小家伙儿盯上了。

    林简琴一把抱起小家伙儿,狠狠的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娘怎么会不疼你?”

    “那你放心把我放在家里?”小家伙儿歪着小脑袋问道。

    林简琴狡黠一笑,说道,“你说娘是该替你担心还是替他担心?”,林简琴的眼神朝着隔壁的屋子扫了一眼。

    小家伙嘟起了小嘴儿,说道,“娘,哼,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你居然担心我欺负叔叔!”

    林简琴亲昵的刮了一下小家伙儿的小鼻子,说道,“坏小子,娘告诉你,你是别人送的,娘在街上买鱼的时候,人家买一赠一送的。”

    小家伙儿那滴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林简琴看了片刻,哇的一声哭起来,那眼神里尽是委屈的样子。

    林简琴笑的岔气了才好好的安慰道,“别哭了,是娘不好,惊鸿是娘亲生的。”

    门外这娘俩是又哭又笑的,弄的屋里的林无尘也好奇起来,扒着窗户看了好一会儿,竟然忍不住的笑起来。

    林简琴闻声,马上止住笑声,撇了撇那窗户,说道,“我可是把儿子交给你,要是……”

    “得了吧,你也别接着说了,只要我不被虐的难过,我都阿弥陀佛了,”应随六满脸的无奈,他最近是越来越知道小家伙调皮的功力了,心里暗自叫苦,没想到堂堂的小王爷竟然栽倒了一个小毛孩子的手里。

    林简琴又叮嘱了几句,便打算离开了。

    应随六问她去哪里,她只是狡黠的笑了笑,不语。

    无奈,应随六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石凳上,看着小家伙儿在那玩的欢乐。

    林简琴出了果园,径直朝着鹰嘴山走去,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怎么跟黑龙说这件事。

    黑龙虽然是劫匪,可是却不同于一般人,要是只给一些钱,恐怕也不会触动对方,一定要有个缘由的。

    林简琴边琢磨边走着,路边的秋海棠开的正艳,芬芳馥郁的,可是林简琴的心思却没有再这里。

    走了也不知道多久,林简琴有些累了,眼瞅着前面有溪流,便想着上前去喝点溪水。

    突然从旁边的草窝子里跳出一个人来。

    林简琴吓得一哆嗦,这青天白日的,竟然碰到劫道的了。

    还没等林简琴说话呢,对面那人却惊呼道,“咦?这不是林家的三小姐么?”

    林简琴一愣,闻声看去,嘴角抽了抽,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眼前的汉子竟然是二虎……鹰嘴山黑龙的小弟。

    “哥!林家有钱啊,咱们下手不?“那旁边的人马上问道。

    二虎嘴角一抽,一个大嘴巴就朝着那说话的家伙呼过去了,“闭嘴!”

    教训完了跟班,二虎急忙朝着林简琴笑了笑,有些尴尬的说道,“三小姐,我这新收的小弟不懂规矩,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林简琴咯咯的笑了笑,笑声格外的清脆,让二虎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二虎大哥,请问黑龙大哥在寨子里么?”林简琴终于止住笑声,询问道。

    二虎一愣,急忙问道,“三小姐,您找大哥什么事?这几天他……”二虎说着便转过脸看了看身后那捂着嘴巴,疼的呲牙咧嘴的跟班一眼,那家伙很识相的走开了,“我大哥这几天有些事,出了趟远门,三小姐您看您是什么事?不知道我能不能帮的上忙?”

    二虎很是了解当年的那回事,事后若不是林简琴从中斡旋,恐怕林原道早就拦不住他的两个夫人要报官了,真要是报了官,虽说鹰嘴山不一定被灭了,但是但凡血拼就会有伤亡啊。林简琴说动了林原道,这才算是了了事,而且黑龙还得了不少的“抚恤金”。

    所以从那之后,黑龙在几个堂口老大的面前都重复了好多次,见到了林简琴就得像是见了他黑龙那么尊重才行。

    林简琴狐疑片刻,她不是不愿意信,只是想着这种事还是小心点才好。

    二虎似乎看出了林简琴的顾虑,便很是郑重的说道,“三小姐,我们鹰嘴山也是受过您的恩惠的,盗亦有道这话您总该听过吧,我们土匪也是有土匪的规矩,您的事情若是着急,不妨说给我听听,若是不急,那就等大哥回来再说,我再给您在鹰嘴山上摆席。”

    林简琴看了看那二虎,当初她被绑去了鹰嘴山也跟二虎算是有过小小的接触,心里思忖片刻,便道,“二虎大哥,让人生不如死您有主意没?”

    二虎愣了一下,有些不解,但是马上便追问道,“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招惹了您?现在您林家可是忠诚侯府啊。”

    林简琴心里稍稍的紧张了一下,看来这二虎已经知道了林家发生的变化,便微微地笑了笑说道,“侯府里,也是有人吃人的情况的。”

    二虎听完,稍稍的思考一下,便说道,“三小姐,我们大哥说了,不管是什么天王老子,只要三小姐您说了话,我们鹰嘴山的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简琴本来以为眼前的这个黝黑壮汉会找个别的借口推脱了,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的说话,倒是让林简琴有些不放心了。

    “二虎大哥,您这么说,我心里真是一万个欢喜,小女子何德何能让您如此相待?”林简琴勾了勾嘴角,生怕这里面有什么变故,可是这二虎从刚才到现在对她也算是礼敬有加。

    二虎竟然憨憨一笑,“林湖上可是传遍了,您不是一般的人,不对,您可不是凡人,若是日后兄弟们犯了什么错,还的请您手下留情呢。”

    林简琴一愣,嘴角一抽,疑惑的问道,“哪里的林湖这么说?我不是凡人是什么?”

    只见那二虎又是嘿嘿一笑,不再多说,只是保住双拳朝着天空行了个礼。

    林简琴真是有点迷糊了,不知道这都玩的什么把戏,算了,先不管那么多了,便追问一句,“我这件事做出来只是教训一下某些人,但并不是要了她的命,我要让她知道活着不是那么舒服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