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 生不如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虎嘿嘿一笑,摸了摸下巴的胡须,坏笑道。“咱们鹰嘴山可是九九八十一道刑罚,这要是挨着试一个遍,只要下手轻点。那也是残了,保管那人会觉得生不如死。”

    林简琴见此。便跟二虎细细的交代了一下。二虎当下便立了保证,很快的把这件事做好。

    两人商量完了之后,二虎又谦恭的说道。“三小姐,我真是糊涂了,您看。这到了咱们的地盘了。就顾着跟您讲话,居然忘了把您请上山好好的招待了。”

    林简琴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道。“那些都是虚的。咱们等有机会了。再一醉方休,好好的大吃大喝一次。只要我交代的事你给好好的做了。”

    “您放一百个心!这件事不会露出破绽的。您都给我们把行程说了,我们再漏了。那还有脸吃这口饭么?”二虎拍着胸脯说道。

    两人又说了一些细节,林简琴便匆匆的离开了。

    走到了半路上,林简琴有些小小的担心。这个事情办得合不合适啊,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最近太累了,还是生个娃子傻三年的后遗症,刚才确实应该多考虑一下才合适。

    可是事已至此,恐怕反悔是来不及了,干脆就这样吧。

    想到这里,林简琴拍了拍身上的杂物草屑,便朝着果园的住处走去。

    应随六在石凳上坐了没多久,便被小家伙儿闹腾着要去白云观了,似乎白云观上那些书真的让小家伙儿上瘾了。

    应随六无奈,给林简琴留下一张字条便带着小家伙儿朝着白云观去了,应随六不想去呢,可是基元那老道士看到了小王爷在一次驾临,真是开心的不得了了。

    林简琴回到了屋子里,见了那纸条,虽然有些小小的生气,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好在这里等着了,毕竟那基元道长认得她,她可不想去了被人家问来问去的。

    坐在屋外的石凳上,林简琴托着腮看着四周熟了的苹果,或者红彤彤或者青绿色或者荧黄色,也是美极了。

    现在虽然洛青丝夫妇的饭馆能赚一些银子,可是真要是大手大脚的花,那银子说的不体面点,还不够塞牙缝的呢,可是要怎么才能来钱快一点啊?林简琴可是不想上鹰嘴山入伙当土匪的,至于林家的产业,林简琴虽然有心夺回来,却不想让应随六帮忙,那在短时间内,也是拿不回来了。

    前两天,银子被陌生人打了,林简琴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是萧洁梅那伙人干的,所以才找了二虎去收拾那臭婆娘,自己闲下来了应该找点别的事,对了,小家伙一直说吉祥如意饭馆有问题,不如明天去看看。

    林简琴一边琢磨着这些事情,一边疆屋里该换洗的床单衣物都放在木盆里,拿着棒槌去了河边。

    喜悦的身子现在应该明显一些了吧,这两天才没见娘,突然有些想念了。

    林简琴的思绪胡乱的分散着,林简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眉头不禁的皱起来。

    以前在畅春园的时候,越思敏和淑涟韵陪着林简琴去养心阁的时候,淑涟韵可是很少抬起眼惊看林原道的。

    淑涟韵每次见到了林原道似乎还有些说不出的畏惧,直到后来,淑涟韵竟然慢慢的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老。

    林简琴的脑子里越来越多的回忆闪过。

    难道云姨有什么事是她林简琴不知道的?

    林简琴那举在手里的棒槌在半空中停留了很久,才砸在了衣服上。

    她想着初次和方离叶其相遇的那段日子,可惜的是方离惨死在了萧洁梅的手里,她忍不住的想到了应宿那个吃里扒外的贱婢,手里的棒槌不自觉的狠狠的砸在了衣服上。

    应宿这贱婢一定会收拾的,只是让她活两天吧。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叶其看着绿锦的眼神,她心里有些犹豫了,不知道绿锦现在过得好不好,也许不管好与不好,都是绿锦自己选的,林简琴倒是真的愿意当个红娘,把绿锦介绍给叶其,告诉绿锦,叶其是个靠得住的男人。

    林简琴又想起了洛姨肚子里的孩子,这也算是秦川叔老来得子了,人生一大幸事,嗯,以后还想着给那个小家伙儿取个好听的名字呢。

    林简琴想到了林府,想到了林无尘,那个曾经很是疼爱她的无尘哥哥,其实就算林无尘不挑明了,林简琴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感觉,她忘记了是谁说的,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明显长于男人的,可是她却从第一眼,就把那个温软如春的男子当成了哥哥。

    想到这里,她不禁的想起了应随六,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确实想着要感谢他的,因为他救了她和她周围的人的性命,第二次见他,纯粹就是因为觉得他那个人好玩,所以才故意的耍弄一下,可是似乎天意,当她在山脚下把他支开,然后待他半夜出现在她的窗前的时候,她居然心跳的厉害。

    林简琴的脸色越发的像极了三月的桃花,一片绯红,可是她想起当林原道带着林无尘林长风还有林琳夕出发的时候,他却不露面,直到惊鸿岭遇险的那一刻,他仍旧没有出现,以至于后面在洛姬村相见,竟然装作路人。

    林简琴的心里便气的难受,哼,就算是自己心里有他,这次也不会轻易的敞开心扉了,万一人家再一次玩失踪,玩失忆,让她这个痴傻穿越女怎么办?

    想到这里,林简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一下子把棒槌抡在了衣服上,咬牙切齿的看着石头,又突然站起来,上蹿下跳,拼命的踩。

    这时候站在远处路口的应随六和小家伙儿都是一张疑惑的脸。

    “叔叔,我娘在干什么?”小家伙儿满脸的疑惑和不可思议。

    “好像在踩什么东西。”应随六也好奇的张望着。

    “叔叔,把我举好一点,我看我娘好像很生气。”小家伙儿继续疑惑的语气。

    “嗯,看着是气的不轻,我觉得这会儿我们还是不过去比较安全。”应随六有点小小的畏惧了。

    “哼,胆小鬼!堂堂大男人居然怕女人。”小家伙儿语气里满是不屑。

    “哼,你是胆子大,那你自己过去吧。”应随六无奈的撇嘴说道。

    小家伙儿突然从应随六的肩头滑下来,眨了眨大眼睛,很无辜的看了看应随六,说道,“我还是不去了,其实,跟你一样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也不错。”

    应随六听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差点面瘫了,真不知道这小子的脑袋里都想的是些什么。

    “叔叔,看着你这纠结的表情,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很有道理?”小家伙儿一手拉着应随六的手指,一边歪着小脑袋问道,那呆萌的神情简直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应随六强迫自己安静一下,嘴角扯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说道,“既然你愿意跟我走,那咱们先去屋子里,把煮饭的柴禾准备好吧。”

    小家伙儿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走了没有十步,便又歪着小脑袋说道,“叔叔,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娘刚才踩的是什么?”

    应随六一愣,其实他只是隐约的看到林简琴在狠命的踩铺在石头上的衣裳,具体的就没看清了,只怨那长的太茂盛的野草挡住了视线。

    “她不是在洗衣服么?当然踩的是衣服。”应随六愣愣的看了看小家伙儿。

    小家伙的脸上掠过一丝坏笑,抿着小嘴儿,说道,“踩得是衣服,还是你的衣服。”

    小家伙儿说完,满脸的得意,可是应随六的脸却扭曲的像长歪了的黄瓜了。

    两人都沉默了,似乎各自有各自的心事了,直到了门前见到趴在草席上的银子呜呜,俩人才开始准备干活了。

    应随六负责把木头桩子劈成小块儿,小家伙儿则把小块的木头拿到了小矮屋的灶膛前面。

    两人似乎很有默契,没有多一会儿,小矮屋的灶膛前便堆了不少的柴禾了。

    应随六的心里想着手下探子带来的消息,又想着林简琴为何那么大的怨气,前者倒是能想出一些眉目,可是后者,他想破了头皮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总结了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

    “惊鸿,你娘为什么生气?”应随六突然歪着脑袋问在一边跟银子玩耍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若有所思的样子顿了顿,说道,“生气需要理由么?”

    应随六的眼前瞬间冒出无数的黑线,这真是谁的儿子像谁啊,这话是怎么冒出来的呢?跟林简琴那臭丫头真是一样的莫名其妙。

    林简琴这会儿无精打采的端着木盆回来了,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端着木盆走到了晾衣绳的前面,抖搂一下洗好的衣裳,踮着脚往绳子上搭衣服。

    应随六站在屋里,看到了这个情形,三步并作两步,便出了门,一把将林简琴手里的衣裳拿了过来,很轻松的将衣服搭好,然后向着站在他身边一脸惊讶的林简琴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林简琴嘴角一抽,顿时一丝狡黠的眼神掠过,还没等应随六想着林简琴要耍什么花招,他的脚尖已经疼的足以让他浑身的毛孔站立起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