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风景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其实就是逗一下小家伙儿,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家伙儿了,听了他那奶声奶气的妥协。居然心中大喜,但是仍旧板着脸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儿上,咱们出发吧。可是我想知道为什么要我换衣服。”

    小家伙儿背着小手。迈了两步,很是有模有样的说道,“这样才叫步调一致。说咱们是同门也有人信,恩,算是有敬业精神。提高整体的业务面貌。”

    应随六听了一遍。愣是觉得小家伙儿那叽里呱啦的一套像是在说梦话,但是他明白一点,那就是让人看上去好办事吧。不过他还在心里偷着乐呢。穿上了这套衣裳。八成又会有人指指点点说他们俩是父子俩了,他很喜欢看林简琴那生气的娇羞模样。

    两人没再多说。三下五除二的换好了衣服,又心有灵犀的朝着河边走去。洗了一把脸,很是兴奋的进城里了。

    这一路上,两个人各自的哼着小曲儿。各自的想着乐呵的事情。

    大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小的古灵精怪调皮可爱,穿了亲子装,一路上招惹了不少路人的眼光。

    也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可是小家伙儿和应随六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心事中,并没有对路人的指指点点有半点的兴致。

    应随六想着近日回京城的探子马上要回来了,现在父王手握重兵,恐怕皇上有些防备之心,不知道父王最近可好,其实应随六在上次听说了父王惊鸿岭遇劫一事,便有些担心了。

    应随六的眉头有些皱了,若是父王真的有需要,他想回去了,可是要用什么办法说服林简琴那臭丫头跟着他一起回去呢?

    “喂!叔叔,你想什么呢?一点都不敬业啊,出来的时候都说好了,今天是给我帮忙的啊。”小家伙儿突然站住,跟应随六面对面的,站在应随六面前,抱着双臂,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应随六有些愧疚的笑了笑,说道,“也没想太多啊,就是想着,你要真的赚了钱,会在哪里给你娘买房子,叔叔告诉你,其实皇都才是最繁华的地方,要什么有什么……”

    “等等,有漂亮的女人么?”小家伙儿突然伸出手,撑在自己的小脸的正前方,打断了应随六的话。

    应随六似乎没有明白小家伙儿的问题,“有啊,很多。”

    小家伙儿撇嘴道,“那算了,你想去你去吧,”说完便转身迈着小步子,“我就知道你心性不稳,现在喜欢我娘,换个地方,漂亮的女人多了,你估计就变心了,我还是好好的努力赚钱吧,男人靠不住,儿子才靠得住,我得好好的跟我娘说。”

    应随六差点直接晕倒了,这小奶娃子在想什么呢?

    应随六一个箭步上去,拉住了小家伙儿的肩膀,嘿嘿一笑,“惊鸿,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跟你娘说的好,她要是生气了怎么办?我想,遭殃的不会是我一个人,你觉得呢?”

    小家伙蹙了蹙眉毛,摸了摸那肉呼呼的小下巴,“恩,说的有点道理,只是我对你有些不信任了,要是你想说服我娘去皇都,我一定站出来阻止。”

    “惊鸿,咱们来个协议好不好?”应随六实在不甘心被一个小屁孩这么牵着鼻子走。

    “算了吧,我那么多的正事需要忙,哪里有时间听你唠叨,走吧,马上就到了。”小家伙儿居然摆出一副训斥别人的架势,指了指前面的不远处。

    应随六顺着小家伙指的方向看过去,恩,那座院子确实不小,装潢也算是相当的气派了。

    “去他们家做什么?”应随六再定眼看去,那院子的门口居然挂着用白布护住的灯笼,两边站着的家仆也是一身白衣!

    小家伙儿很是严肃的说道,“其实不是我来要他们花钱的,是来帮他们忙的。”

    应随六看了看面前那个端着架子的小家伙儿,实在无法理解,明明就是想赚人家的钱,还满口的仁义道德。

    “走啦,叔叔,待会儿麻烦您带上这个面罩和这个胡须。”小家伙竟然一时间从背着的小包袱里面拿出了道具!

    应随六本来还以为他是贪玩,拿了一些玩具,没想到竟然是假面具和假胡须!

    本来想问个究竟的,可是想着,本来就是陪着小家伙儿玩的,要是小家伙儿出了意外,他再施以援手,那么小家伙儿必然会找机会报答,恩,到时候就会让他规劝一下林简琴那臭丫头,一起回皇都。

    想到这里,应随六便按照小家伙儿的说法,把自己装扮起来。

    “叔叔,待会儿你就当我师傅,不管人家说什么,你就端出一副高人的架子就行了。”小家伙儿嘱咐道。

    应随六巴不得不搀和呢,要是到时候惹事了,哼哼,就有他出手的机会了,想着林简琴在他面前千恩万谢,千娇百媚的的时候,应随六竟然忍不住偷乐起来。

    小家伙猛地一转身,凌厉的带着稚气的小眼神看了看那傻兮兮笑的应随六,“不要把人丢在别人家!”

    应随六嘴角一抽,赶紧的把思绪转回来。

    这一小一大,并排着走到了那户富人家的宅院门前。

    小家伙儿很是恭敬的施了一个礼,妆模作样的说道,“主家可是才失了高堂?”

    那家奴凶巴巴的看了看这两个人,相视一望,“骗子?现在的骗子也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啊,滚远点,我们老太爷仙逝,这附近,人尽皆知!”

    应随六有些汗颜了,都不好意思抬头去看那家奴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了,倒不是他畏惧跟人家打架,真要是打起来,恐怕对方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会被灭了,只是这丢人的被人骂是骗子,他可是生平第一次啊。

    小家伙儿却丝毫不恼羞,继续很郑重的说道,“主家的小公子病了好些时日了吧?”

    那家仆顿时愣住了,这件事他们倒是知道,可是也只有奶妈出去过两次请郎中啊,更何况,最近家里一直忙碌,小公子的病便托了下来。

    小家伙儿见那俩家仆有些发愣,便一本正经的把这家主人杜老爷的姓名出生年月时日等等连带着两房妻妾也都说得一清二楚。

    那俩家奴吓坏了,难道这家伙真的是个得道的?毕竟他们知道杜老爷的生辰却不知道确切的时辰啊,夫人姨奶奶的生辰就更不清楚了,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人,便急匆匆的朝着后院走去了。

    应随六一时惊讶了很久,心里想着,这小家伙儿功课倒是做的很足啊,竟然连人家祖宗八辈的生辰八字都查过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种算是家里的秘密了,一般人很忌讳把自己的生辰八字随意乱说的,生怕被坏了德行的人破财运的。

    小家伙儿往身后瞟了一眼,看到应随六脸上的那些惊讶和疑惑,很是得意的抿起了小嘴巴,然后又站直了身子。

    很快里面便有一个身着宝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出来,那宝蓝色长袍的外面带着白色罩衫,头上的璞巾也是白色的,那男人的脸色很是憔悴,眼眶红肿。

    那家仆带着那男子走过来之后,便小声的在中年男子耳边低语几句。

    穿着孝布罩衫的中年男子很是吃惊的看了看,那个只有三尺多高的小孩童,很是疑惑的问道,“刚才说出鄙人和夫人生辰八字的是这位小师傅?”

    小家伙儿好好的将身上那衣服整了整,轻轻的服了一下头上的道士帽子,说道,“杜老爷,我是白云观的俗家弟子,奉了师父的命做些善事,结果经过此地,发现这院中有些蹊跷,所以才来叨扰。”

    那杜老爷马上肃然起敬了,白云观虽说没有明面上说是皇家道观,可是去那里的人,非富即贵,反正他这样的身价的人,去了是见不到传说中的基元道长的。

    “不不不,小师傅的到来,让杜家上下蓬荜生辉,只是老父亲仙逝之际,不能敲锣打鼓的迎接小师傅,也算是失礼了。”杜老爷很是谦恭的说道。

    他虽说不是笃信佛道之类的,可是对于白云观还是如雷贯耳的,是以想着多问几个问题来考验一下应随六和小家伙。

    没想到正在杜文远开口之前,小家伙儿竟然一阵口若悬河,把杜文远心中所想全部说了出来。

    这让杜文远顿时更加的敬畏眼前的这个小孩子,而小孩子身后那个“老者”似乎不怎么关心此事,甚至两次催促小家伙儿不要多管闲事。

    如此一紧张,那杜文远更相信小家伙的道行极深了,便有些忐忑的问道,“小师傅进门之前说我这宅子有蹊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小家伙儿带着应随六朝着停放老太爷棺木的地方走过去。

    应随六走到那棺椁的黑幕之前确实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阴冷,再看看那旁边跪在两侧的杜家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走到那棺椁前的时候杜文远深深的朝着灵位鞠了一躬。

    这时候只见一个年纪与杜文远相仿的中年妇人抱着一个小孩子过来,那小孩子更是两眼深陷,面容枯黄憔悴,在那边还好,只要靠近了这棺椁,便嘶哑的哭个没完。

    应随六这会儿其实已经好奇的不得了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开口,只能半眯着眼睛妆模作样的陪着小家伙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