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筹终正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看了看那棺椁,说道,“老太爷其实并不是寿终正寝啊。”

    杜文远浑身一颤。有些恐吓的看着小家伙儿,其实他自己知道,那天老太爷正在院子里浇花。当走到一盆牡丹花的前面的时候,突然胡乱的发疯起来。接着便一头撞在了墙上。

    为了不让家里的人恐慌。杜文远才说老爷子是因为一口气没提上来才过世的,虽然杜家的人知道老太爷一直身子康健,可是杜文远这么说。大家也就只能这么信了。

    小家伙儿看了看那抱着小孩子的中年妇人,淡淡的说道,“杜老爷。您是晚来得子。人生一大幸事,小公子本来也是身强体壮的,只是前两天才突然病得厉害了吧。而且只要来这灵堂里。便更是哭闹不止吧。”

    杜文远听闻之后脸色变得都青了。因为小家伙儿所说的这一切,句句属实!

    杜文远急忙很尊敬的低声请小家伙儿去了接待室。好茶好生待着。

    “咳咳……”应随六其实是提醒小家伙儿一下,可不要玩的太大了。否则真是没法收场了。

    谁知小家伙儿听完了应随六的咳嗽,便跟杜文远说道,“杜老爷。我们给人看命也是要报酬的,您知道的,我们点破了您这桩桩祸事,那是泄露了天机的。”

    杜文远听了小家伙儿的意思之后,马上明白了,急忙说道,“师傅,这样,请您搭手相救,只要能保犬子的平安,我杜文远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啊。”

    小家伙儿急忙摆手,笑着说道,“我要是让你倾家荡产了,岂不是变相的把你推到了另一个灾难之中?这样,您看着给吧。”

    杜文远思忖一下,这小家伙儿说的事情,每件都能说中,应该不会是骗子,可是万事都有个万一,不如这样,先给三百两银子,至少也要先把小儿的病看好了啊。

    “小师傅,这样,请您先把犬子的病给看好了,我便一次付给您三百两银子,这院子的蹊跷,您若是给再看,我再主家三百两!”

    杜文远似乎下了狠心的说道。

    小家伙儿惊呆了,他张了张那嫩的能挤出水来的小嘴巴。

    “怎么?小师傅若是不满意,我再加上一百两!”杜文远这会儿恐怕真的有倾家荡产也要救儿子的命的倾向了,毕竟杜家就那一根独苗,再说了,都是先看病后付银子的。

    小家伙儿有些惊呆的机械的点了点头,他想着能赚上一两百就不错了,还真是低估了这些土豪劣绅的了,没想到如此的有钱!

    杜文远脸上一阵惊喜,急忙问道,“小师傅,那您现在就帮我给犬子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小家伙儿这时候,很是兴奋的从背着的小包袱又拿出来一些东西,别说杜文远了,就是应随六看着都觉得很是惊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恐怕是在哪里见过,却又不确定。

    应随六正犹豫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是在白云观的藏经阁的书上见过!

    应随六现在不得不佩服小家伙儿的能耐了,竟然看过一次,便能自己造出这么逼真的物件来?

    再仔细一看,咦,怎么像是用了很久的呢?不对,不是他做的?

    就在应随六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家伙儿很是恭敬的说道,“师傅,您且稍等片刻,弟子前去为小公子祛除一下煞气,很快就回来。”

    应随六心中万分的惊奇,这小子真是千年不遇的奇才啊,也不知道林简琴那臭丫头生的这小子是谁的,什么样的男人能有如此聪明的儿子啊。

    待应随六缓过神来的时候,小家伙儿已经随着杜文远走远了。

    似乎真的是过了好一段时间,就在应随六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小家伙在杜文远的陪同下回来了。

    杜文远一脸的欢愉,看来他的幼子是恢复了,可是小家伙儿的面色却有些苍白了。

    应随六心中有些畏惧,若是小家伙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林简琴那臭丫头不会善罢甘休,他自己心里也会纠结身亡了,他现在真是喜欢这小家伙,喜欢的不得了了。

    “惊……”应随六只喊了一个字,便听到了对面小家伙儿的咳咳声,当然了,虽然那声音里有些疲惫,但是那声音分明就是不想让应随六开口说话的。

    应随六便又开始装作深沉了,压低了嗓音,问道,“怎么样了?”

    “请师父放心,小徒已经将杜小公子身上的煞气祛除完了,现如今他已经欢快起来了。”小家伙儿虽然脸色不是很好,但是仍然坚持着笑了笑。

    应随六看到小家伙那有些憔悴的力不从心的笑,突然有些心疼,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受了伤害一样的难受。

    旁边那满脸微笑的杜文远也马上朝着身边跟随的管家说道,“你速速去账房取四百两银子过来。”

    那管家很是麻利的答应了,急忙要转身,可是刚走了几步便止住了脚步,返回来了。

    小家伙儿一愣,难道这是要反悔?现在说没银子了?哼,老子能把你家娃娃的煞气祛除,就能把那煞气再引回来,再说了,就算不把煞气引回来,你们家后面那个人工湖也会祝我一臂之力,让你们家的独苗再一次恶病缠身。

    应随六也愣了愣,心想到,“难道这老小子想耍什么把戏?哼,要是让惊鸿如此的费劲心神,到时候来个死不认账,本王可不是吃素的,想当年也是杀人不眨眼,只是想着遇到了心仪之人,才想着少杀生福泽的。”

    那管家走过来,脸上有些小心谨慎的说道,“老爷,这要是四百两银子,可是不好拿啊。”

    杜文远一听,又看了看身旁的那俩人,一老一小,小的不过三四岁的摸样,老的已然是白发苍苍,让他们拿着四百两银子,还真是个难事了。

    小家伙儿本来还疲惫于片刻的休息,一听这话,急了,马上瞪大了眼睛,“银子太多不好拿,可以换成金条或者银票啊。”

    应随六嘴角一抽,本来还想着涨涨威风呢,却被小家伙儿一句话给解决了。

    “对对,管家,你按照小师傅的话去办,速速的去办理!”杜文远马上招呼那管家。

    那管家听了命令之后马上转身去办了,杜文远又带着应随六和小家伙儿去了茶室呆了片刻,让他们“师徒”二人休息片刻。

    两三杯茶下了肚,小家伙儿似乎精神比刚才好了一些,应随六坐在一边看着小家伙儿那喝茶的架势,真是不敢苟同,跟去河水边喝山泉差不到哪里,唉,其实想想也是,都沦落到耍把式赚钱了,还顾得上那么许多的繁文缛节了。

    管家很快的把银票拿了来,毕恭毕敬的把银票举到杜文远的面前,然后加了一句说道,“刚才看到了夫人,正抱着小公子在吃东西,小公子胃口大开,吃了一小碗的米饭。”

    杜文远脸上的激动不溢于言表,但是马上说道,“病初愈,万万不可以吃的太多。快去跟夫人说!”

    管家马上转身离开了。

    杜文远这才转过脸,万分感谢的说道,“不瞒小师傅说,小儿在家父病逝之前就生病了,请了好些个郎中都没看好的,我真是焦躁难安啊,寝食难安的,就连把一代名医南宫长昔郎中请来还是没能治好小儿的病啊!”

    应随六在那很认真的听了这一个月来,杜家的各种遭遇,深深的感觉到,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可是看着小家伙儿能把那么多人都解决不了的事解决了,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看着小家伙儿平时吃的那么多长的那快,只当他是个缺少营养受过苦的孩子,可是现在想来,这孩子难道是神之子?

    小家伙儿见到银票的那一瞬间,似乎已经把什么严肃认真端架子之类的词语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了,上前把银票拿在手里,一脸傲娇的说道,“杜老爷,我明天再来给你把院子里的风水说一下,当然了,我这里有一本往生咒,明天也一起念给你家老太爷。”

    杜文远又是千恩万谢的了,他可是因为这件事不知道找过多少人了,却没有一个能解决的,他每日提心吊胆,生怕小儿子有什么不测,那可是杜家的唯一的香火,现如今不管这小家伙是坑好还是骗好,只要能把小儿子的病治好,只要能让杜家不要厄运连连,杜文远也是豁出去了。

    “好好好,这样,小师傅,您家住在哪里,我明天派人去贵府接您。”杜文远很是恭敬的说道。

    小家伙有些惊呆,难道这以后就该顺风顺水有酒有肉了?

    “额,小师傅?”杜文远脸上的神情不禁的紧张起来,因为他看着小家伙儿的脸色似乎有些迟疑,难道是不想让他接?这也没什么,可是万一明天这小神仙不来了,那不就坏事了么?

    小家伙儿扭过身子,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应随六,应随六那家伙居然闭着眼睛装高冷,小家伙儿那可爱的嘴角轻轻的抽搐一下,又很严肃的说道,“我在白云观山下的果园里,三五间低矮的房子,哦,房前还有一只狼狗。”

    杜文远听的很仔细,生怕漏掉什么重要的信息。

    “好好好,我明天就派人去接小师傅。”杜文远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除了一个劲儿的给小家伙儿和应随六端茶倒水,便是笑盈盈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