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真本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见钱到手了,便说道,“我还有些事要做。也就不多逗留了。”

    杜文远又是很恭敬的亲自把李守业和小家伙送出了门外。

    在杜文远的注视下,这一大一小两人走出了好远,直到背后没有那注视的目光了。两人这才放下了端着的架子。

    小家伙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将那头上的道士帽子摘掉。

    应随六笑嘻嘻的将面具和假发除去。笑着说道,“惊鸿,没看出来啊。你还会装神弄鬼的啊。”

    小家伙儿一下就恼了,“谁装神弄鬼了,这都是真本事!”

    “可是这天地之间哪里有什么鬼神?”应随六笑着问道。看着小家伙儿那有些焦急的摸样。他却很想逗逗小家伙儿了。

    “我何时说过那是鬼神?”小家伙儿似乎要跟应随六叫板了。

    “你说的什么往生咒啊,煞气啊什么之类的,不是鬼神之谈又是什么?”应随六拿捏着分寸。既想着知道小家伙儿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又要考虑不要惹恼了这小家伙儿。他是最会告状的。

    “不读书的人真可怕,你去白云观那么多次。藏经阁那么多书,你没看过?那本术法你没看过?人活着人死了都是有磁场的好吗?煞气就是一种通俗的称呼而已。算了,我跟你说不明白,你还是自己看吧。”小家伙儿看着应随六的眼神。有一种鄙夷的神态。

    应随六嘴角轻轻的扯了扯,但是依旧笑着说道,“你说的他们家有事果然跟风水有关系?”

    “当然了。”小家伙儿实在是懒得再多说一句话了。

    应随六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同时,他的心里很确定,眼前这个孩童绝非一般的人,小孩子居然能过目不忘,把一些大人都看不明白的东西,钻研的如此的透彻,还能学以致用,简直就是天才。

    “那好吧,咱们回去吧,你好像很累了,而且你还带着这么多的银票,额,不然我帮你拿着吧。”应随六思索片刻之后说道。

    小家伙儿翻了翻大眼睛,悻悻的说道,“我怕你拐跑了我娘,当然,我也怕你拐跑了我的银票,我觉得,只有拿在自己的手里才放心。”

    应随六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看着小家伙儿那眼神,简直就跟林简琴审视他的时候的神情如出一辙!

    “那好,你拿着银票,我背着你,这样你放心么?”应随六重新问道,其实他真的很担心小家伙儿的身体。

    现在的小家伙儿看上去确实有些虚弱,就在小家伙儿刚才跟着杜文远从灵堂出来的时候,小家伙儿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后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现在可是深秋了。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儿上。”小家伙儿那鬼机灵的大眼睛忽闪着。

    应随六真是被这个小屁孩给说的毫无诚信可言了,但是还是心疼小家伙儿,小家伙儿这种为了娘的好日子拼命的娃娃,也是少的很,应随六扪心自问,他也是六七岁了才懂得想着为父王分忧的。

    应随六背着小家伙儿走起路来,可是比他们两个走路要快很多了。

    没有多长的时间,便到了城郊。

    “叔叔,咱们买些新鲜的菜肴吧,还有买条鱼回去。”小家伙儿舔了舔嘴唇。

    对于小孩子来说,贪吃是本性,看着不远处的菜市,小家伙儿摇了摇应随六的肩膀。

    应随六笑着说道,“也好,赚了银子就该改善一下啊,可是买鱼就算了,咱们去门前的河流里摸几条就行了。”

    小家伙儿撇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了?又不是让你花银子,再说了,我才不吃那小鱼,我要买一条大的。”

    应随六嘴角一抽,没钱难倒英雄汉一点也不假,他不是不想去父王那要钱,只怕林简琴是不肯收,这么过下来,自己竟然也成了小家伙儿口中所说的“抠门儿”了。

    “那行,咱们俩买些回去。”应随六只好按照小家伙儿的意思,两人朝着菜市走去。

    真是不亦乐乎,两个人似乎看了什么都觉得新奇,以至于,见了什么都想买,好在应随六的提醒,最后两人买了个箩筐,才将那些新买的菜放到了筐子里拿回去。

    两人一路上倒是和谐的很,在路人的眼中就是大小风流倜傥男子两枚,路人的眼中皆是羡慕。

    “啧啧啧,看看人家那对父子多么养眼。你看你跟咱们儿子,啧啧啧,像是从土里扒拉出来的。”一个头戴花巾的女子,眼睛看到了应随六和小家伙儿,简直就移不开了,一直在夸赞别人,嫌弃自己家的男人和孩子。

    那男子撇嘴说道,“人家不光种子好,人家地也好,才能生出漂亮的娃,这事能怨我一个人?”

    “嘿,你这话说的,谁能知道是不是你种子出了问题?”那女子虽然很是羞涩,可是还是娇嗔的骂了回去。

    那男子迟疑一下,盯着那女子看到,“难不成宗儿不是我亲生的?”

    那女子一听这个,马上翻脸了,手里拎着的一小捆大葱朝着男人的身上就甩过去。

    “我让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我让你胡咧咧……”

    “哎呀,你这个瓜婆娘,敢打自己家男人!你家的狗能吐出象牙来?哎呀……轻点……”

    路远处传来的打情骂俏声,传进了小家伙和应随六的耳朵里,两人相视一望。

    “叔叔,所谓的好地种子是何意?”小家伙儿的脸上的神色极其的严肃,“人怎么会种在地里?”

    应随六虽然现在还是个大男孩而非大男人,但是宫里的是是非非和乌烟瘴气他哪里不懂,脸色稍稍羞红,却衬得他那白皙的脸色极为出众,像极了暖阳下的美玉。

    “这个……惊鸿,其实……我也没明白。”说完这句话,应随六的眸子只瞟了一眼小家伙儿。

    很显然,小家伙儿是不相信的,当然了,应随六说谎话的技术也是稍稍的差了点。

    突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

    就这么沉默着,回到了果园里。

    林简琴还没回来,应随六便说道,“惊鸿,你还想看什么书,不如我去白云观给你借来。”

    小家伙儿仰起脑袋,问道,“需要我付给你钱么?”

    应随六嘴角一抽,这小家伙儿这是要钻进钱眼子里么?连忙说道,“不用钱,我白白替你去拿。”

    小家伙儿又低下头,咕哝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站在一旁洗涮青菜的应随六直接就面瘫了,这都什么孩子啊,日后要是见到了这孩子的爹爹,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生出这么个奇特的种子,哦,不,是生出这么个奇特的儿子。

    “算了,你要是不需要,我就不操心了,我真是懒得跑那么远给你借书!”应随六无奈的说道,便端着木盆去了河边。

    他自己都不知道,突然间就这么勤奋了,居然会洗菜,看着那盆里被摘的菜放得整齐有序,洗的干干净净,竟然傻傻的笑了笑。

    一转身,突然间吓了一跳,小家伙儿就站在旁边呢。

    “你怎么不出声?你娘是趁着别人不注意,站在别人前面踩脚尖,你就是偷偷站在别人面前吓人,呵呵,真是像。”应随六无奈了,虽然由于深思被小家伙儿惊了一下,可是怎么想都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啊。

    “叔叔,你确定你给我借书,没有别的意思?”小家伙儿盯着应随六的脸问道。

    应随六反问道,“你觉得我有什么意思?”

    小家伙儿想了想,说道,“你若是不贪图我的银子,我就请你帮我的忙,不过不看书真的很无聊。”

    应随六纳闷的一下,问道,“你从小跟着你娘学认字?”

    问了这句话之后应随六突然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惊鸿才是多大的孩子,虽然看上去已经四五岁的样子,可是明明才一岁。

    “不,没人教我啊,我认得字,生来就认得。”小家伙儿很严肃的说道,接着补充道,“不要用看怪物的眼光看我,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应随六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说道,“不说了,待会儿我去一趟白云观,你自己在家害怕么?”

    小姐或冷笑一下,“害怕?害怕是什么?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青天白日的,我为什么要害怕。”

    应随六干脆不语,心里想着,还不是见你是小屁孩才会这么问,反倒是被歧视了,得了,以后把你当大人看,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害怕。

    应随六说完便跟小家伙儿说了点别的,又将洗好的菜放到了石桌上,这才朝着山上走去,他有功夫在身,所以一个人的情况下,很快便到了白云观了。

    林简琴在吉祥如意饭馆里帮忙忙活着,到了午后不是很忙了,便又去了一趟茶馆,见了阳半夏一次,询问了忠诚侯府的情况。

    “三小姐,说来也奇怪,忠诚侯府也算是戒备森严的,不知道怎么的,夫人就被人劫走了。”阳半夏很是纳闷的说道,“不过也好,这会儿就没那么多的事了,就连带着夫人身边的潋滟和应宿等人,在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林简琴心里暗自说道,看来这二虎办事还是挺靠谱的啊,她就用了个小计策,引了萧洁梅出门,二虎便一举成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