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非奸即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事,你在府里侍候好了老太太才是最重要的。喏,这是一个食补的方子。你一份,这另外的一份给萧皓天新娶进门的绿锦,就说是我给的就行了。”林简琴又吩咐道。

    “三小姐。恐怕这几天老奴不能经常的出来了,因为夫人被劫了的事情。侯爷搬回了府里。”阳半夏低头说道。

    林简琴点了点头。又叮嘱几句,便跟阳半夏先后离开了茶楼。

    办完了这些事,林简琴便朝着果园走去了。心里想这事,一直想,当她发现没有买明天早上的蔬菜的时候。已经到了果园不远处了。真是恨自己的脑袋,只要想着别的,总是把另外的事忘记。

    林简琴唉声叹气的走到了屋子前。心想着。先凑合一顿吧。还有之前的一些剩下的。

    “娘,你回来了?累不累啊?儿子给您倒茶。”小家伙儿居然捧着茶壶走出来。满脸的稚气可爱。

    林简琴瞄了一眼,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小家伙儿马上委屈了,也不知道眼泪怎么来的那么快,闪亮的泪珠在眼里打着转。“在娘的眼里,我就是个调皮捣蛋的?我是怕娘辛苦啊。”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这么说,又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从小家伙儿的手里接过了茶水。

    小家伙儿突然觉得,今天他也是这么说叔叔的啊,难道当时叔叔的心情也跟他现在一样?哦,不,怎么能一样?叔叔那是陌生人,娘可是亲娘。

    “你在想什么呢?”林简琴见小家伙儿有点愣神,便问道。

    小家伙儿微微一笑,那洁白的牙齿很是漂亮,“没想什么。”

    不过小家伙儿又故作神秘的说道,“娘,我赚钱了,我要给你买大鱼大肉吃。”

    林简琴一愣,笑嘻嘻的说道,“惊鸿,你跟娘开玩笑,也要拿点现实的,这个玩笑不好玩。”

    小家伙儿嘴巴一撅,说道,“真是门缝儿里看人,把我看扁了。喏……”

    小家伙儿说着便从随身携带的那个小荷包里掏出了皱皱巴巴的银票,他生怕应随六摸到,将银票叠的方正小小的。

    林简琴定眼一看,果然是银票,马上惊呼,“儿子,快说,这是不是偷来的啊?快跟娘说,还是你叔叔偷的?”

    小家伙儿很不屑的将林简琴搭在他肩膀上的双手拨拉开,撇嘴道,“真的是我赚的,叔叔也没偷!”

    林简琴还是不信,甭说小家伙儿了,她也算是自认聪明了,还想着把果园的这些果子摘了卖一笔钱呢,那也没这么多啊。

    “那你们的钱怎么来的?对了,他呢?”林简琴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应随六的影子。

    小家伙儿很是悠闲的摆足了架子,端坐在石凳上,又把林简琴放在石桌上的水杯捧起了,轻轻的嘬了一口,这次啊缓缓地说道,“我可是靠着本事赚来的。”

    林简琴真是好奇极了,要求小家伙儿马上说出来。

    小家伙儿只得从头到尾的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你去白云观看的书,就是这样的?”林简琴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奇异的人,就算她穿越前,跟着老爸行走林湖黑白两道遇到了不少的奇人异事,这种情况也是少之又少,问题是那些所谓的大师都是五十开外的老头子,小家伙儿这年龄也有点太玄乎了啊。

    小家伙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在小的事情上,他可以跟娘开玩笑,可是这种事情,他还是很规矩的,在林简琴的面前绝对的实话实说。

    “那你就是照着那书上所说的给人家看病看风水的额?”林简琴接着问道,她从内心深处坚信,是有那么一种人,可是窥视天机,可是这件事要是发生在自己这个才一岁的呆萌儿子身上,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小家伙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真的能看到你所说的那户人家的院子里有什么不寻常的?”林简琴似乎不问个究竟,真是有些不甘心了。

    “对啊,我能看得出那院子中的阴阳两气的滚动缠绕,他那院子里不是闹鬼啊,就是因为被人坏了风水才会变成了凶宅的。”小家伙儿很是严肃的回答道。

    林简琴没再说话,而是满脸严肃的思索了很久,以至于小家伙儿实在坐不住,带着银子去了河边看着银子下水捕鱼吃。

    林简琴坐了好久,她似乎想起了之前小家伙儿见到洛秦川的时候的哭啼,后来果真洛秦川是在死人墓穴中呆过,这才让林简琴有机会找到了常叔。

    林简琴的眉头紧锁,她突然想起了以前小家伙儿在吉祥如意饭馆的各种异常,难道这里面也有什么别的事情。

    林简琴站起身子,突然觉得腿有些如针扎的麻,缓了缓,这才朝着河边喊道,“儿子……过来……”

    小家伙儿自然是听到了喊声,恰恰正在回来的路上的应随六也听到了林简琴那如银铃般如仙乐般甜美的声音,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满足的微笑,他盼着父王不要有什么事,这样他才能慢慢的将林简琴那不知道为什么排斥他的心,暖好了。

    小家伙儿连跑带笑的到了林简琴的眼前,“娘,你是不是要做好吃的?找我帮忙?”

    林简琴依旧是满脸的严肃,说道,“儿子,你是不是也觉得吉祥如意饭馆有蹊跷?还是说那里的风水有问题?”

    小家伙儿抿了抿小嘴儿,好像是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情,便张口说道,“恩,之前我的感应还不那么的强烈,直到上次去跟姥爷玩,发现那种气息越来越浓厚了,只是这件事似乎很危险,娘,我不想说。”

    林简琴有些焦急了,有点像训斥眼前的小家伙儿了,“跟你娘还有神么不能说的?别说你小小年纪看上了睡觉的漂亮丫头。”

    小家伙儿很是认真的想了想,“在没有做出一番事业之前,我才不会考虑娶亲呢。”

    林简琴本来严肃的想着训斥小家伙儿,结果被他那稚气的可爱的有些小严肃的神情逗乐了。

    林简琴蹲下身子,继续问道,“好儿子,跟娘说说,怎么就会危险了?不就是一间屋子么?”

    小家伙儿眯起了眼睛,似乎把眼缝变小,别人就看不穿他的心思一样。

    “娘,这关乎到国家的运势,所以这种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对了,这件事我也不想跟叔叔说,我总是感觉,他不是一般的人。”小家伙儿的语气里似乎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林简琴愣了愣,她只不过是问问那小小的饭馆,怎么就跟国家运势搀和到一起了。

    正在林简琴想着继续逼问的时候,应随六从不远处背着一个箩筐走过来。

    “你回来了?”他淡淡的声音,似乎很是温软,像极了跟很亲近的人说话那样放松又那么关心。

    林简琴愣了愣,想起小家伙儿刚才的话,便决定找个机会再询问个明白,便站了起来,疑惑的问道,“你买了什么?”

    “惊鸿没有跟你说,我是去白云观替他借书了么?”应随六说着便朝着这边走过来。

    林简琴不再提刚才的那件事,抿了抿嘴,说道,“那好,你们俩歇会儿,我去做饭。”

    “恩,我买了菜,都洗好了。”

    “娘,烧鱼哦。”

    短短的三句话,好像是这天下最美的音符了,其实有时候幸福是什么?幸福来的很简单,就只这三句话。

    林简琴俏皮的翻了个眼皮,刮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鼻梁,“贪吃鬼。”

    应随六则把筐子里的书都拿了出来,一本一本的翻给小家伙儿看,小家伙儿似乎如鱼得水,看的眼睛都不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林简琴在小矮屋里做着饭,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有着一阵阵的香气扑出来了。

    天色渐暗,果园的石桌上,美味佳肴,欢声笑语,涤荡在夜空中,那盈盈点点的灯光,让着果园显得更加的神秘飘渺。

    这一夜,似乎积羽城弥漫着无尽的宁静,只是鹰嘴山上的监牢里惨叫连连,给静谧的夜,增添了一点波澜。

    二虎亲自上阵,让萧洁梅吃尽了苦头,现在的萧洁梅恐怕想着,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吧。

    潋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只是应宿还在乞求,只要这些人能放过她,让她做什么都行。

    二虎懒得理这种软骨头,于是想着让人请林简琴过来,看看怎么处置应宿。

    折腾了许久,二虎这才洗了一把脸,睡去了。

    三个女人关在监牢里,恐怕守卫的那些男人是坐不住了,一个个的用言语来羞辱那监牢中关着的人,萧洁梅没了力气,潋滟昏死过去,应宿还在不知廉耻的求饶。

    再者说了,萧洁梅虽然是风韵犹存,可是也算是徐娘半老了,潋滟和应宿却正值好年华,让那些整天跟着大哥混,身边没女人的小喽啰们有些想入非非了。

    鹰嘴山上的某一处角落,不时的发出惨叫声,二虎只朝着兄弟们抛了个模棱两可的眼神,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了。

    第二天一早的,林简琴还没睡醒呢,便听到了外面银子在呜呜,那声音又不像是见了什么坏人,似乎在警告来者,不要擅自闯入为好。

    林简琴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扒着窗子往外看了一眼,本来还以为是过路人,没想到看到两个行为有些猥琐的年轻男子朝着这边张望,可是对方看着眼前半趴着的大狼狗银子,又不敢轻易的上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