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抽嘴巴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当林简琴想要问问的时候,隔壁的门突然响了,应随六边伸着懒腰边走了出去。

    “你们找谁?”应随六问道。

    那俩人相视一望。有些疑惑的问道,“这里不是住着个女的么?怎么成了男的?”

    应随六有些不耐烦了,冰冷的看了那两人一眼。谁知那两人看了应随六的眼神,竟然不寒而栗。连忙恭敬的说道。“我们二哥让我们来这找个叫三小姐的人,可是这……”

    应随六瞬间明白了那两人找的是谁,可是对于对方的来历却不尽了然。依旧冰冷的问道,“找她做什么?”

    那两人看样子很不愿意说,可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架势。又实在是心慌。便说道,“是有关我们抓的三个女人的事。”

    应随六这一下就愣住了,要是别的什么事。他也好给个建议。可是说道三个女人。他有些不知所措了,便说道。“那你们等会儿,我去问问。”

    当应随六自认为很潇洒的转身的时候。听到背后那两个男子议论到,“果然这三小姐是能人,居然请个保镖都长得这么帅!”

    应随六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他可是堂堂的小王爷,怎么是人家的保镖,但是听在那个人说他帅的时候,也算是平衡了一些。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三小姐怎么住在这么破的屋子里,难不成是这男人出去那种地方,赚银子来供着三小姐花?反正现在长得好的男人也很有市场,很多富家夫人都喜欢,赏钱少不了。”

    当应随六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要气炸了,真想转身一拳把那厮的嘴巴打爆!

    “别瞎说,万一人家是富家子弟,就喜欢住在野外,图个清静呢?”另一个人又接着说道。

    应随六的嘴角已经抽了好几次了,脚步加快一些,要是再听下去,他恐怕真的忍不住要杀人了,杀人倒没什么,万一这俩人被杀死之后,林简琴那臭丫头没得到的信息比较重要就惨了。

    林简琴在窗前已经把应随六刚才的窘态全部看在了眼里,已经笑得趴在了床上,这么大的动作,全然吵醒了小家伙儿。

    “娘,你在笑什么啊?”小家伙儿揉着惺忪的睡眼,迷惑不解的看着像是疯了一样的大笑的林简琴。

    林简琴简直没办法站直了身子了。

    应随六走到这母子俩的窗外,突然间听到里面笑声阵阵,顿时觉得纳闷起来,便问道,“惊鸿,你跟你娘都睡醒了?”

    小家伙儿爬起来,扒着窗子,很是无奈的忽闪着大眼睛,说道,“我也不知道娘在笑什么呢。”

    应随六便没想那么多,说道,“喂,外面有两个男子,说找你问一下处理三个女人的事。”

    应随六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觉得自己这句话怎么说的这么别扭啊,可是已然是没机会再改口了,因为林简琴在里面说话了。

    “老的留着,小的等我去了再说。”林简琴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说道。

    应随六实在不明白林简琴这话的意思,但是还是照着样子说给了那来的两个男子,那二人听完了之后,便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了。

    既然醒了,而且今天还有事情要办,林简琴便起来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做了点早饭,照常给两个人分了工,就匆匆的出门了。

    饭桌上应随六也尝试着问了问林简琴那来的两个人的事,可是林简琴就是不回答,应随六也只好作罢。

    等林简琴走远之后,应随六看着林简琴背影消失的地方叹了一声气。

    小家伙儿也叹了声气,说道,“要不是今天忙着赚银子,我早就跟过去了。”

    应随六接着说道,“要不是为了保护你,跟你一同去看什么风水,我早就跟过去了。”

    果园旁,一大一小,青色长袍的背影,突然有点美感。

    两人正看着远方呢,突然不远处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马车辘轳的声音。

    应随六和小家伙儿齐刷刷的转过身,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马车。

    车辕上坐着的马夫是个男人,离近了些,这才看得出,是杜家的管家。

    大老远的,还没等小家伙儿和应随六说话呢,那男子便很激动的喊道,“小师傅……您吃过早饭了么?”

    小家伙儿没应声,只是抬头看了看应随六。

    “别看我,你娘说了,我刷锅你刷碗的。”

    小家伙儿嘴角一扯,咕哝道,“小气。”

    应随六也不多辩解,直接大步朝着小矮屋走去,小家伙儿急忙跟上。

    那车夫还以为是小家伙儿没听到,便又喊了一声。

    小家伙儿这才应了声,那管家坐在了石凳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是欢乐无穷了。

    小家伙儿在左,应随六在右,两人不约而同的拿起瓜瓤,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开始刷自己的东西。

    刷完之后,又不约而同的洗了洗手,就连擦手的毛巾都是挨着放着的……只是高低不同。

    “没想到小师傅不仅道行高深,在家里也是一把好手啊。”那杜家的管家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因为从他来了,小家伙儿应声的那一句,眼前的那一大一小没说任何的话。

    小家伙儿淡淡的看了管家一点,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走吧。”

    应随六转身去锁好了门窗,也跟着上了马车。

    “咦,小师傅,你今天不需要带着你师父吗?咱们还用不用去白云观里?”管家一下勒住了马缰绳突然问道。

    应随六默不作声,只看了看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马上进入了状态,很是严肃的说道,“师父年老体弱,我还是带着我的护卫去你那吧。”

    应随六似乎被刺激了,早上那俩混蛋就说他是林简琴那臭丫头的保镖,这会儿小家伙儿竟然说他堂堂的小王爷是一个小屁孩的护卫!

    那管家因为驾着车,所以也只能忍住没回头,不然他真的要看看,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请个护卫,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这一路上,应随六心里是说不清的不舒服,可是又不能让一个小孩子自己出去啊。

    似乎琢磨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好像没多一会儿,马车便到了杜家的宅子了。

    杜文远已经等在门外了,见马车近了,便迎了上来,

    “小师傅一路辛苦啊。”杜文远很是热情的迎接道,他看了看小家伙儿的身后的男子,似曾相识,可是又不能辨别,便低声问道,“这位是?”

    “我是他的护卫,小屁孩在外,怎么也有不方便的时候。”应随六可是顾不得那些什么文明礼貌之类的鬼话了,要是再让小家伙儿开口,不知道他那张小嘴儿又能说出什么话来。

    小家伙儿听了身后的大个子叔叔这么说,便一脸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就凭着我这护卫的气场,我的身手也不是吹出来的。”

    应随六恨不得咬腮帮子了,果然啊,林简琴那臭丫头就是古灵精怪,让人爱让人很,有时候真是气的人牙根痒痒,小家伙儿果然是得了母亲的真传。

    杜文远当然除了奉承的话,别的也说不出什么来了,他现在焦急的事是让小家伙儿给把杜家这突如其来的厄运给赶走。

    小家伙儿和应随六随着杜文远进了院子,又喝了几杯茶,这才缓缓地说道,“这片宅子本来是不错的,有生吉之气,只是你自己坏了这院子的风水了。”

    杜文远一愣,他也没做什么大的动静,怎么就坏了风水?

    杜文远素来不喜好结交什么混杂的人,完全是靠着祖上传下来的布庄做些生意,问心无愧,也算是良心商人。

    “你后院那个水池子是什么情况?”小家伙儿放下手里的茶杯突然问道。

    杜文远心中一惊,他平时结交的人也很少,就算有三五知己上门,他往常也是在前面待客,从来没让外人去过后院啊,这面前的小师傅怎么会知道他后院的事,更何况,那后院的人工湖也是前两个月心新做的。

    其实是因为老太爷一时兴起,非要养鱼,还说什么水是为财,家里要有假山湖水才会聚财的,但是这件事,恐怕也没多少人知道啊。

    小家伙儿垂着眼皮,并不去看杜文远脸上的惊讶,接着说道,“就是你后院的那个劳什子的破水池子坏了整个院子的风水,把你这院落后面那靠着的一条小路上的煞气都引入储存在家里了,你老爹死了,儿子只是病了这还是因为你平日做的好事多,才不会更严重,不然,你家破人亡都有可能了。”

    杜文远当下就懵了,眼前这个小孩子怎么会如此的厉害!

    “那条小路虽然走的人少,但是小路弯弯绕绕的能通到一个乱葬岗的,煞气极其浓重。”小家伙儿很是意味深长的喝了一口茶水。

    杜文远当下就惊呆了,那条小路是他娶亲之前就有的了,以前还通过那路去山上玩呢!

    “小神仙!求您救我全家!”杜文远膝下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那本来就憔悴多日的眼眶闪着泪珠子。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其实有时候是未到紧急时。

    小家伙儿急忙探下身子去将杜文远扶起来,虽然他有心在杜文远的面前耍一把威风,可是让那么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给自己跪下,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应随六却站着有点无动于衷,在他看来,若是林简琴和小家伙儿已然是他的人了,皇家贵胄,受得起平常人的这一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