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没仇没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林简琴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嘶喊声,那是潋滟的声音,林简琴听一声便知道了。

    林简琴又想着。若是放萧洁梅回去,不知道老太太还能挺多久。

    正在这时候突然一个鹰嘴山的哨兵进来了,想要跟二虎说几句话。可是那哨兵的眼色看了看林简琴。似乎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虎思忖片刻,便说道。“三小姐不是外人。你有话就这么说吧。“

    那个人也只好站好了,认认真真的回答道,“刚才有个五十多岁六十来岁的男子。精神倒是很好,似乎还有些功夫在身的,他说寻三小姐。可是我们的兄弟拦住他背他打伤了。他竟然也不说自己到底是谁。“

    二虎心里一颤,难道又出了什么别的事?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千万别再鹰嘴山发生什么意外,难道是三小姐的仇家?

    林简琴也愣住了。她似乎也没结仇啊。怎么会有这个年纪的男子?难道是洛姬村的员外赶来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那样对方不会单枪匹马的来啊?难道是……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常叔。便马上问道,“那老头精瘦。左臂有些小毛病,左腿走路还有些残疾?“

    林简琴知道常叔的武功虽高。可是上次在墓穴当中跟应随六对打被应随六伤了右臂和左腿,直到常叔出去办事的那天,这些还没好利索。这么算起来也不过一个月,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会儿常叔的伤应该还是没有好利索的。

    那哨兵点头说是。

    二虎急忙将眼光聚集在林简琴的身上,问道,“三小姐?那是你的仇家?用不用我们把他解决了?“

    林简琴连忙摆手,抬腿便往外走,边说道,“都是自己人,千万别伤了。“

    二虎瞬间明白了什么,马上让那哨兵前去传话,千万不要伤了自己人。

    这时候被拖出来的潋滟已经到了院子里,她以为那些人要把她弄到刑具房便大声的嘶喊,没想到无意间的一撇,竟然看到远处步履匆匆的林简琴,此时此刻,她无奈的苦笑一下,放弃了挣扎,也许这会儿她只有那一条路可以选了。

    潋滟侧过脸看了看牢房,半天才乞求身边的那两个拖着她的男人道,“大兄弟,能不能不要再让我我家夫人受苦了?求求你们了,你们若是对夫人手下留情,侯爷府的人定然会给你们很多银子的,求求你们了。“

    那两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狠狠的将潋滟扔到了地上,转身便走。

    “大兄弟,真的,你们只要现在去侯爷府找人,告诉他们夫人在这里,你们就能领到很多的银子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家夫人吧,她最近身子一直不好……“潋滟抱着窗子苦苦哀求,却也没能得到那两个男子的回应。

    那俩男子走远了,期中一个回头看了看,便有些狐疑的问道,“肥牛儿,你说那女人说的是真的么?要是咱们去侯爷府报信,真的能有银子?“

    那被称为肥牛的健壮男子,冷笑一声,说道,“黑瞎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老娘让人家给绑了,那仇家来的人给你报信,你能给人家银子花?“

    “额……“叫做黑瞎子的男人站在原地停顿了片刻,嘴角不自禁的轻轻抽搐了一下,是啊,他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能想到这种问题?

    院子里似乎又只能听的到那些正在训练的人们的呼哈嘿的喊声了。

    林简琴一路焦急的走到了外面,这才看见常叔被十几二十个人团团围住,任凭常叔武功再高,可是也禁不住岁月不饶人,他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身体还受了伤,跟这么多的年轻人来车轮战,要是林简琴在晚来一会儿,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常叔……“

    林简琴朝着那边挥手叫道。

    二虎也急忙朝着那边喊道,“都给我住手!“

    常叔见是林简琴过来了,这才防备着,见那些年轻人收起了拳脚,自己也收起来。

    “常叔,你怎么来这了?“林简琴疑惑的问道,又有些担心的上前查看常叔是否受伤。

    常叔自从出了林府,整个人的性情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大了还是知道林家就剩下林简琴这么个独苗苗的缘故,竟然很是温和起来。

    “三小姐,你怎么孤身一人上了土匪窝?难道你忘了当年林家被山贼绑架的事了?再说了,我回去了怎么没见到惊鸿小公子啊?真是急死我了,他那么小……“常叔急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林简琴咯咯的笑起来。

    见林简琴这么笑,常叔有些愣住了,竟然像是哑了一样,瞪着眼看了林简琴好久才问道,“三小姐,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虎见机说道,“三小姐,您和这位老爷子还是屋里请吧,虽然现在还是秋天,可是山上风大风硬,吹久了,你们这身子骨可受不了。“

    林简琴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二虎,真是辛苦你了。“说完便转身跟常叔说道,”常叔,咱们还是进去说吧,对了,你这么着急的找我,就是因为不见了惊鸿?“

    二虎见那主仆二人聊得火热,便吩咐了旁人,说道,“这会儿也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赶紧的去准备一下吧,对了,一定要丰盛点。“

    常叔叹了口气说道,“唉,老奴跑了这一趟,这才发现,那些什么忠诚的人都是些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他们居然说,只认得府上的印鉴!那印鉴早就被萧洁梅和她的儿子从老太太那里夺走了!“

    林简琴蹙了蹙眉毛,虽然常叔出门之前信心十足的,可是林简琴已经隐隐的感觉到,林无尘是多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在这么一段时间内没有把林家的产业弄到手?只是存了一些侥幸,想着常叔也是林家的老仆人了,想必那些人也会认可,没想到事情居然糟糕到了如此地步。

    “常叔,没事的,我们会有办法的。“林简琴只是安慰一下常叔,具体说道办法,她倒是想着把萧皓天和萧洁梅一干人等能在不知不觉中除掉,只是她对林无尘却下不去手,可是只要不除掉林无尘,那么就算把侯府的所有萧家的人赶走,也是空谈。

    常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是他侧了侧眼神,看了看旁边的二虎,似乎还有些话要说。

    林简琴虽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却又不好意思让二虎走开,毕竟刚才二虎的属下来报外面有事,二虎的那番说辞,让林简琴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这个二虎的面前可以随便的说话。

    熟知二虎竟然察觉到了这一点,便笑着拱手说道,“三小姐,现在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我去厨房看看,让他们给准备的丰盛些,您和这位老爷子慢慢聊,后面远处我会让弟兄跟着保护安全。“

    林简琴听闻二虎这么说,便很是感激的笑了笑,“好,真是辛苦你了。“

    二虎走远了,常叔这才在林简琴的耳边低语道,“可是我查到了林无尘居然把一笔巨款放在你的名下在钱柜开户。“

    林简琴一愣,半天都没缓过神儿来。

    常叔见林简琴愣住了,叹了口气又有些怀疑的看了看林简琴的面色。

    常叔是死忠于林家的,可是他发现这件事之后又去探访了一下,这才知道,林无尘很少回侯府,即便是回去了,大多都是在畅春园过夜的。于是常叔不得不想,难道之前那些变故有林简琴在参与?

    林简琴这会儿思绪有点乱,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林无尘会把银子放在她林简琴的名下?

    林简琴突然想起了那日在城里大柳树巷,林无尘截住她的情形,难道那时候林无尘说的话都是真的?

    林简琴心里纠结起来,本来她就是那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有恩必报的人,萧洁梅那个恶毒的女人早就该死,可是她却是林无尘的娘,而林无尘偏偏又对她林简琴那么好!

    以前的时候林无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跟林简琴的亲近也算是兄妹的情意,他却不知不觉的陷入其中,在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虽然有万分的沮丧无奈和痛苦,却还有那么一点让他高兴,那就是,他能跟他心里的琴儿在一起,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得到她,因为他现在活着的意义也只有她了。

    “三小姐……那你说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常叔虽然怀疑,可是他更想着让林简琴意识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林家的传承!

    林简琴脑子里混乱的很,她兀自朝着一块大石头走过去,有些失神的坐在了石头上,两眼有些呆滞空洞,她原本想好好的对付一下那个恶毒的早就该千刀万剐的女人,可是事到如今却……

    林简琴一直在拒绝,可是无奈林无尘知道对方在拒绝,似乎却从不死心!

    常叔见林简琴不说话,便也跟着走到了大石头旁边,林简琴坐着,他站着。

    他一直在观察林简琴的脸色和神情。

    常叔心中慢慢的有些释然,看着林简琴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跟林无尘有什么瓜葛,如果真要是计划好了,应该是稍微的佯装一下就可以了,余下的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可是林简琴到现在还这么凌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跟着林简琴和常叔的那些鹰嘴山的弟兄都有些腿脚麻木了,常叔也不得已的在原地稍稍的走动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