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 漫山遍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缓缓地抬起头,看着远处那漫山遍野,黄绿相间的一望无垠的树林。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常叔,咱们还是去看看。到底他在我的名下存了多少银子,我要想办法还给他。我们要通过别的办法再拿回来!因为属于林家的东西。不是谁想拿走就拿走的。“

    常叔听完林简琴的这一番话,心中似乎满意了很多,他心中默念。老爷,你在九泉之下安心,保佑老奴帮着三小姐重振林家!

    “好。三小姐。下面需要怎么办,您只要吩咐老奴就行了。“常叔很是庄严的说道。

    林简琴从面向山间的那一面转过身,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平静了一些。嘴角又勾了一勾。说道。“常叔,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估摸着二虎的饭席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先吃了饭再说,有件好事还在等着我做,你要是有兴趣。也留下来看看。“

    常叔愣了愣,一张很是好奇的脸色,看了看林简琴,“三小姐,您可否提前透漏一下?“

    林简琴神秘一笑,说道,“提前说了,可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常叔背着手,仰天大声笑了起来,他当真是觉得这个三小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正在这时候二虎也从远处朝着这边走来了。

    林简琴马上迎了上去,两人说了几句话,便一同朝着吃饭的地方走去了。

    饭桌上,林简琴倒是不拘束,直接跟二虎和常叔划拳喝起了酒,当常叔劝说的时候,林简琴居然笑着说道,“常叔,有酒有肉你为何不痛快?当你连米粒都见不着吃不到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样的日子是多么好了。“

    常叔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三小姐何出此言?“

    林简琴只是笑了笑,她心里可是没醉,当年在洛姬村的那段苦日子,恐怕这辈子也是忘不掉了。

    “你见我在果园活的可好?“林简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说完马上又举起了一碗酒,一饮而尽。

    常叔听了这句话,也有些失落,林简琴在进林府之前,十几年都是在贫民巷子的过活,那些日子的苦想都是想不到的,相比之下,在果园的日子也算是清苦,可是比起贫民巷子,也算好了。

    常叔竟然觉得有些可怜眼前这个女孩子了,她在林原道不需要的时候被丢弃在贫民巷子十几年,在林静影有了阴谋诡计的时候,又被一句话给叫了回来,在林原道需要的时候出谋划策帮林家度过了不少的危机,而现在却又被当做林家唯一的血脉来振兴林家。

    常叔心里有些愧疚,他在想若是老爷还活着,不知道他看了这些事情之后会作何感想。

    认得心里事多的时候,便容易喝醉酒。

    没有多一会儿,常叔和二虎也有些醉醺醺的了。

    林简琴嘿嘿的笑了笑,舌头有些发直了,说道,“常叔,还没请你看好戏呢。“

    林简琴说完这些,便跟二虎低语了几句。

    二虎可能是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竟然当场诧异的大声问道,“就这么放了?便宜了她?“

    林简琴嘿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老娘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她还是死不悔改,那下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常叔被眼前的两个人弄的迷迷糊糊,“你们俩在说什么事?“

    “三小姐,你确定这么做?你不怕……“二虎的舌头也有些发直,可是他从内心里佩服这个女人,貌若天仙却有情有义毫无冷冰冰的违和感,却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应该更狠一点才行。

    林简琴嘻嘻的笑着摆了摆手,“照做!“

    二虎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身后站着的人,说道,“去,把那个老的给我放了。“

    那人领了命令就走出去了。

    常叔眼神有些迷离,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自从林家出事之后再也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喝过酒了,这次竟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简琴熏染了,喝了很多的酒,似乎一点都不符合他那谨慎缜密的行事风格了。

    有时候,一个人对周围的人,影响力就是那么潜移默化的。

    “常叔,我给你看个人。“林简琴笑着说道。

    二虎朝着边上的人摆了摆手,那人有些畏惧的说道,“报告二将军,那个,那个先前被拉出来的女子已经咬舌自尽了!“

    二虎愣住了,林简琴也惊讶了一下,常叔看到眼前二人的神情,似乎瞬间酒醒了七分。

    林简琴沉默片刻,问道,“她死之前说了什么没有?“

    那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说的……跟黑瞎子和肥牛儿说,要是能去侯府报信会给银子,然后还求咱们把那个年老的女人放了。“

    二虎一听这个,马上愤怒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喝斥道,“肥牛儿和黑瞎子呢?“

    这时候早已经有人在门外等候了,将黑瞎子和肥牛儿带了进来。

    肥牛儿倒是没什么表情,脸色正常,就那么跪着,只是那黑瞎子的脸色似乎挂着不少的恐慌。

    当二虎知道了当时这二人的对话之后,便大声喝斥道,“黑瞎子啊黑瞎子,老子看你是真瞎啊,图银子竟然到了这个份儿上,不如这样,你去阎王爷那里报到,老子给你多少纸钱。让你投胎之前也花不完。“

    黑瞎子已经寒颤的哆嗦成一个团子了,可是他却没有说半句求饶的话,他自知犯了大忌,便一直在等着二虎的那句处置。

    “黑瞎子,你来山上也有半年多了,这件事,我想看看你自己怎么给我个交代,你放心,你要是能像个男人一样给我满意的交代,你的老娘我替你养着!“二虎说完,便背过了身子。

    那黑瞎子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又跪下磕了个头,便噌的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倒地声。

    二虎背对着大家,仰起头,呆了好久才吸了口气镇定了一下精神,转过身来,勉强的笑道,“咱们继续。“

    “二虎,是因为我的事,让你损失了个兄弟。“林简琴有些歉意的说道。

    “就算没有三小姐的这件事,在别的事上,也许他也会出问题,早发现比晚发现要好,来吧,咱们继续。“二虎很是平静的说道。

    林简琴顿了顿,朝着刚才给二虎汇报潋滟咬舌自尽的那个人说道,“她没再说别的?“

    因为林简琴知道,潋滟跟了萧洁梅时日最长,萧洁梅很多下流的事情,她都是一清二楚的,若是潋滟肯开口,也许林简琴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安排下面的计划了。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只说了这两件事情。“

    林简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常叔说道,“潋滟虽然助纣为虐罪恶滔天,可是她忠于主子,誓死都在为主子办事,常叔,她也是我们林家的下人,我觉得应该将她的尸首完整的送回老家,再给些发送银子贴补。“

    常叔点了点头,“三小姐说的是。“

    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林简琴突然问道,“剩下的那个呢?“

    那男子马上回答道,“那女子还在监牢,等二将军的示意。“

    二虎一听,便摆了摆手说道,“带上来吧。“

    很快应宿便被带来了,她满脸的惶恐,似乎像极了以前刚刚进畅春园时候的样子,那可怜兮兮的柔弱确实让人有些错觉。

    林简琴很是鄙夷和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如此的柔弱,怎么能会给我娘和云姨下毒?还有,我听说你是二娘的人?呵呵,你倒是见风使舵,倒的快,先前我还以为云越性子暴戾不是什么好的,现在相比较而言,还是你最适合用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几个字。“

    应宿马上眼泪婆娑的说道,“三小姐,奴婢也是身不得以啊,奴婢的家人也需要生活啊,所以……“

    “啪……“响亮的一记耳光抽在了应宿的脸上,她住了说话,脸上也显现出红红的五根手印。

    应宿又是哭泣起来,哀求道,“三小姐,求您可怜我,我以后会好好的伺候您和三夫人,还有……“

    “啪……“又一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这静悄悄的屋里。

    应宿两只血肉模糊的手捂着两边的脸颊嘤嘤的哭着,跪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哭,若是别的不相干的人看见了,免不得为她的可怜动容。

    林简琴冷笑一声,“其实当初你和云越到畅春园的时候,你已经听了萧洁梅的吩咐了吧?云越虽然早就是大娘的人,但是真正动手的人是你吧,然后你再嫁祸云越?哼,还说什么姐妹情谊?是啊,你的心里有姐妹情谊,只是你更热衷于往上爬,你不是早就打算爬上我爹的床么?“

    应宿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骇然,她摇头否认。

    林简琴接着冷笑道,“其实你想做的事是挑起我娘和大娘的争斗?是萧洁梅让你用计把我们娘俩赶出去的吧?“

    应宿慌张了,但是依旧摇头。

    林简琴继续说道,“后来我给老太太做生辰糕点的时候经常去大厨房拿些东西,你也没少从中作乱吧?还有,那晚本应该林琳夕出嫁,你故意的把我的想法说给别人听,难道是在给某些人报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