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喂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越说越愤怒,“后来我们陪着我爹护送饷银,你便投靠了萧洁梅。是不是已经有了把握在我回去之前将我畅春园的人全部给处理了?哦,对了,方离就是因为你才走了的吧。真不知道他往日对你的照顾的那份心都是喂了狗了么?“

    应宿哭着摇头,她急忙爬过来。抱住了林简琴的腿。苦苦哀求道,“三小姐,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林简琴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竟然一脚就将应宿踢出去好远,她又冷笑一声,转身朝着旁边的耳室走去。片刻之间便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烧的通红的烙铁。

    应宿浑身哆嗦着爬着往后退,她眼神中的恐惧惊怕,让她那双眼睛瞪得很大。似乎瞬间就有可能把眼珠子掉出来一样。

    林简琴一步步的逼近。冷笑着说道。“你身上也不少的人命了吧,你这样的人不配活着。死了也不配投胎,只配去十八层地狱!“

    林简琴说完。便咬牙切齿的将那烙铁往应宿的脸上逼过去。

    这时候鹰嘴山上一阵凄惨无比的尖叫,扰的树枝上休憩的鸟儿都四散的飞开了。

    正在林间安静吃草的兔子,也瞪大了眼睛。惊悚的四下观望一下,一眨眼的溜开了。

    站在院子里站岗放哨或者练武的人们,倒是听过凄厉的喊叫,但那也限于男人的喊叫,如此凄惨让人后背发麻的女人的叫声还是第一次,他们不禁然的有些乱了心神。

    二虎看着昏死过去的应宿那张脸早已经辨别不出原本的长相了,心中对林简琴的印象又有所改观了,前几次只知道她足智多谋聪颖过人,能说得动黑龙大哥;从林简琴最后给了鹰嘴山的那些辛苦银子,也看得出她的顾全大局;从这次林简琴主动送银票,看得出她胸中有数不会亏待朋友。

    可是从林简琴亲手“招待”应宿这件事,二虎却又得出,林简琴这个看似空灵柔弱的美人儿对那些背叛过她的人,可谓不择手段的让对方痛苦至死。

    二虎的心里肃然对林简琴又有些畏惧感了,他可不想惹上这么个看似美丽却十分狠毒的女人。

    林简琴见应宿昏死过去,丝毫没有动容,只径直朝着旁边不远处走去,拎了一桶凉水朝着昏死的应宿泼过去,要知道山里的泉水是很凉的。

    应宿被冷水泼醒,嘴唇惨白,嘴里流出了嫣红的血,很是扎眼。

    林简琴眯起那水盈盈的双眸,那卷翘长长的睫毛将她眼里所有的神色都掩藏起来,她转身去了刑具房,搬出了刑具箱子。

    常叔坐在一边也是看的心惊胆颤了,他替林原道处理过不少碍事的挑事的人,可是每次都是派人去办,眼睁睁或者亲手去收拾那些人,却真的也没见过,他做的最狠辣的无非也就是挑断了人家的脚筋,让人家生不如死,可是现在看来,比起林简琴这位三小姐,他真的是有些咂舌了。

    鹰嘴山的凄惨尖叫声似乎一直都在叫,直到后来那声音变得嘶哑了,变得小了,却依然的森然渗人。

    林简琴喝了不少的酒,又很是怒火中烧的收拾了应宿,收拾应宿也算是给娘和云姨报仇了。

    常叔看到了今天林简琴的所作所为,似乎很是中意林家的新主子,不免的多喝了几杯。

    到最后的时候,林简琴真是有些醉醺醺的了,眼瞅着时间不早了,林简琴虽然醉了,可是心里还在想着果园的小家伙儿,她放心不下,坚持要回去。

    二虎便叫了人来护送,林简琴却笑着说道,“我们身无分文的,劫匪也没什么贪图的。”

    二虎差点就把那句,“不劫财劫色啊,”给说出来,但是他缓了缓精神,接着说道,“三小姐,我让弟兄送你回去吧。”

    林简琴再一次的拒绝了,其实她还是有其他事的,不想着让鹰嘴山的人搀和进来。

    常叔,见林简琴三番五次的拒绝,便也摆手说道,“有我保护我家三小姐,二虎兄弟尽可放心。”

    二虎许是喝多了,脑袋有些紧绷了,见对方一直拒绝,便笑着说道,“那行,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等林简琴和常叔离开之后,二虎还是派了两个人跟了上去,他吩咐道,一定要远远的跟着,那老爷子可是有功夫的。

    常叔跟在林简琴后面,这俩人一路上也是踉踉跄跄的。

    后面那俩兄弟远远的瞧着前面的人,翻过了这座山就到了果园了,便转身回去了。

    林简琴不知道那二虎为了迎接她拿出了黑龙珍藏的好酒,这酒喝了真是上头,本来想着路上在办点别的事,可是走了没多一会儿,脑袋便有些不听使唤了。

    林简琴和常叔醉醺醺的穿过了柳树林子,翻过了山头,林简琴看着山下便是果园了,然后指着远处笑着说道,“常叔,看,咱们马上到家了。”

    林简琴便笑着指着远处,便扭头跟常叔说话,谁知脚下一滑,竟然骨碌下去了,这可是下山坡,还没等常叔伸手拉着林简琴,林简琴已经像是个磟碡一样的滚下去了,草木被压断击撞的声音,还有林简琴的喊声。

    常叔的酒马上醒了一大半,急忙的拉着树枝野草什么的往山下秃噜,这可不是小路,下山坡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更糟糕的是,常叔的视线范围内已经找不到林简琴的踪影了。

    常叔一个劲儿喊着三小姐,却始终没有听到林简琴的回应,他心里想着,八成是三小姐撞到树干或者石头上撞晕了。

    常叔一边自责一边寻找,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就在常叔心急火燎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远处有人在喊什么。

    常叔停下脚步,这样不动脚就不会发出很大的声响,他屏住呼吸努力的听着,这才辨别得出,呼喊的人是那个跟三小姐住隔壁的冷漠年轻男人,还有三小姐的儿子惊鸿小公子!

    常叔听到这有些兴奋了,多两个人找,便能早一点的找到三小姐,于是他在林子里大声的呼喊起来。

    小家伙儿正在将两只粉嫩嫩胖乎乎的小手拢成半喇叭状喊话呢,突然听到了有人应答,便站住了,转身扬起头儿很是疑惑的问道,“叔叔,你听到了么?那人的声音很是熟悉。”

    应随六也听到了林子里的呼喊声,蹙了蹙眉头,说道,“听到了,可是他不是出去办事了么?难道回来了?”

    “你说的是谁?”小家伙儿那机灵的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看着应随六问道,“哦,是那个爷爷?”

    小家伙儿反应迅速,让应随六也有些惊讶,但是应随六还是点了点头。

    小家伙儿偏着脑袋问道,“他怎么会跟娘在一起?”

    “恐怕没那么简单了,要是跟你娘在一起,你娘听到了你的声音,应该会应答的。”应随六此时的心情显然有些紧张起来。

    小家伙儿本来在白云观玩的好好的,可是突然间觉得哪里有些不舒服,非得跟应随六说要回家,恰巧应随六的右眼皮也一直在跳,便辞别了基元道长,带着小家伙儿下山了。

    小家伙儿在果园里停了片刻,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什么事,应随六心里也是如此的七上八下,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要去找找林简琴,于是,便带着银子一起出了门。

    银子一路上都在闻着路上林简琴留下的味道,竟然朝着鹰嘴山的方向走去。

    小家伙儿不知道鹰嘴山的事,可是应随六却是知道的,他当年也算是在那里受过委屈,要不是他想低调着不让父王知道他的踪迹,早就让人灭了鹰嘴山了,所以这件事一直拖着,今天没想到,林简琴那臭丫头竟然去鹰嘴山了。

    应随六知道林简琴讨厌别人问东问西的,所以,林简琴一般出门做什么,只说个大概什么时辰回来,却从来不说出去做什么。

    小家伙儿一路跟在银子的尾巴后面,撅着小嘴儿嘟囔着,“娘竟然一个人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

    后来干脆,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就开始喊起来,一个稚气奶奶的声音喊娘,一个冰冷焦急冷酷男人声在喊臭丫头。

    直到后来听到了林子里常叔的声音,这俩人才着急的朝着那边山坡上跑去,应随六实在是焦虑,干脆一把将小家伙儿夹在了腋下朝着上面跑。

    小家伙儿倒是好奇起来,突然觉得美美的,看着风景吹着吹,银子就不用说了,四条腿的总是比两条腿要快点,一阵风似的朝着前面冲过去。

    跟常叔见面之后,常叔简单的说了说情况,焦急的说道,“老夫就是怕三小姐是被石头什么撞到了晕过去了,唉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没能保护好三小姐。”

    应随六也是满脸的焦急,更是很不满意的看了看常叔,这不是他的仆人,否则他早就骂的狗血喷头,让这老家伙自己看着办自己了。

    小家伙儿虽然也是焦急的很,但是他却走到了银子身边,银子跑了一会儿正吐着红红的大长舌头歇息呢,小家伙儿温柔的用他的小手抚摸着银子的头上的毛,很是温柔的低语几声。

    银子居然很懂事一样的,嗅着地上的草地,慢慢的朝着山坡下走去。

    应随六看了一眼身边的俩人真是老弱病残占了一半了,说道,“常叔,您还是好好的在这呆着,我带着惊鸿去跟着银子下去看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