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同常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常叔很是不放心的说道,“你去就去,别带着小公子了。他还小呢,去了也帮不上忙,还的拖累你。”

    应随六想了想。又看了看常叔的神色,他才不放心呢。不管之前林简琴在林家是什么情况。可是现在林简琴那臭丫头把儿子托付给他应随六,他就得照顾好小家伙儿。

    “常叔,还是按照我说的。您先歇会儿,我们马上就回来了。”应随六冷冷的说完,不等常叔说话。便拎着小家伙儿朝着山下走去。

    银子在前面带路。应随六背着小家伙儿跟着。

    只剩下常叔在半山腰上自责了。

    走出好远之后,小家伙儿确定他们说话没人能听到了,便很是佩服的说道。“叔叔。你刚才说话好厉害啊。嗯,难怪我总是觉得你身上有一种不同常人的气息呢。”

    应随六听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心中甚是高兴,要不是林简琴还没找到。他早就笑嘻嘻的了。

    应随六只侧了侧脸没有回答,他觉得,似乎这样更能在小家伙儿面前显得他的凌厉吧。

    当应随六正在焦急的时候。突然看到银子竟然在前方停住了,原来那是一条穿梭在山上的小路,这羊肠小道只有一尺多宽,也就是容得一个人来回的走,再或者牵着个牲口之类的吧。

    银子站在那路边汪汪汪的朝着天空叫起来。

    应随六闻声,便三两步跨过去,左右的看了看,却也没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正在纳闷的时候,见到银子正站在一堆碎石的旁边。

    应随六急忙上前,见到那碎石的一角处有不少的血迹,心里顿时开始发毛了。

    小家伙儿看到了应随六的脸色,朝着那边看过去,看到那石头角上的血迹的时候,那水汪汪黑玛瑙一样的大眼睛氤氲起了一层水雾,接着便撇着小嘴儿嚎啕大哭起来,“叔叔,我要我娘……”

    应随六真是有些悲痛欲绝的心思了,面部的表情极其的抽搐,眼前的情形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见到了那石头上的血迹,而且是银子闻着味道过来的,显然那是林简琴的血迹;林简琴显然是被撞伤了,若是还清醒的,她应该是想办法和常叔联系,若是昏迷了,人却不在这里!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银子突然朝着远处的路口又汪汪汪的叫起来。

    小家伙儿一直啼哭不已,弄的应随六也有些心神不安了。

    小家伙儿抹着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挣扎着要从应随六的背上下来。

    应随六不知道他出于何意,便让小家伙儿下来了,只见小家伙儿站在那石头那,鼓足了精神,就那么瞪着眼前的石头一眨不眨的看着。

    应随六都觉得这个时间瞪眼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眼都酸涩了,可是小家伙儿依然在那站着看什么。

    良久,应随六想着还是趁着天色没有太晚,去找林简琴那臭丫头吧,便上前轻声说道,“惊鸿,叔叔带你去找你娘,你不要悲伤了,说不定你娘这会儿已经回果园了。”

    不说则已,一说倒是让小家伙从愣神儿中缓过来,那忽闪着的黑玛瑙一样的大眼睛又泪汪汪的了,他哭着说道,“叔叔,我娘根本没回去,而是被什么人带走了。”

    应随六大惊,他虽说不愿意相信,可是前几次小家伙儿那种望气说话的本事也是让他开了眼界的了,“你看到了什么?”

    “这距离太远了,看是看不到的,只是我能感觉到,我娘的气息不在这附近,也不再果园里,好像是被一个什么牲畜类的东西带走了。”小家伙儿边说边哭。

    应随六还想着召集他在积羽城的手下来办这件事呢,可是现在听完了小家伙儿这么说,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只要小家伙儿能感觉的到林简琴那臭丫头的气息,便一定能找到人。

    毕竟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着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对了,惊鸿,你就是照着白云观的那些破书学得?”应随六很是纳闷好奇的问道,他倒是信奉堪舆风水,至于这望气,他真是不怎么愿意相信。

    小家伙儿歪着脑袋看着他,好像看个什么怪物似的,那粉扑扑的小脸蛋儿上海挂着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呢,说道,“哼,难怪我娘不喜欢你,你就是个白痴笨蛋!”

    应随六嘴角不禁的扯了一下,脸上有些尴尬,心里想到,这和问小家伙儿看书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大动干戈,若是林简琴真的找不到,他就算翻遍了积羽城,掘地三尺也得找出来。

    “惊鸿,咱们先去接上那个老爷子,回到了果园再从长计议,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你娘被路人救走了。我们明天就去城里找你娘,因为这条小路下山后就是积羽城的入口处。”应随六很是安静的说道,生怕小家伙儿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小家伙儿这才用审视的目光看了看应随六,说道,“嗯,我猜着也是,不然银子不会在这里大叫,应该早就追上去了。”

    两人说着倒是默契,小家伙儿说着话便爬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应随六也在同时把身子凑过去,蹲在了小家伙儿的面前。

    两人带着大狼狗银子,先去找了常叔,这老中小三个人带着一条狗大狼狗朝着果园走去,一路上,大家都不言语,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到了果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常叔除了唉声叹气就是自责,连坐都坐不住,总是盼着天早点亮,后来实在是等不下去,便只身去了积羽城城里,按照应随六所说的那条路的大概位置走去了。

    应随六怕小家伙儿有意外,便一直跟小家伙儿在一起,在林简琴的屋子里呆着,他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对了,在畅春园的时候就是这种味道,一种说不出来的淡雅的香味。

    小家伙儿看着应随六那入迷的样子,便疑惑的问道,“叔叔,你在看什么?”

    应随六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心神,说道,“没什么,只觉得让你和你娘在这屋子里呆着,真是苦了你们。”

    小家伙儿嘴角轻轻的往上一勾,眼中无限的自信,说道,“我娘也是大富大贵之人,就算活不到百岁,那也必须是高寿之人,而且中年便富贵满堂,晚年更是荣华富贵相之不尽。”

    应随六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对小家伙儿的这句话说什么,毕竟他连国师的话都不信,还有什么基元之类的道士所说的话,他相信的只有眼前。

    顿了顿,应随六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你娘会不会被坏人欺负。唉,我今天应该死活赖着跟着她的。”

    小家伙儿听完了应随六的话,瞪大了那黑水晶一样的大眼睛,很是调皮的笑着说道,“坏人欺负我娘?我娘不欺负坏人就不错了。”

    应随六脸上突然有些不自在的神情,很是惊诧,“哪里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娘的?哼,叔叔真怀疑你是你娘捡回来的。”

    “呜呜……”小家伙儿居然没有任何前兆的哇哇大哭起来,而且让人想笑的是,他张着大嘴,哭声震天,眼睛里没有半点泪水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应随六。

    流水顿时无奈了,手忙脚乱,无从说起,不知道该怎么哄这个调皮的有些极品的孩子了。

    “别别别哭,我不再说你是捡的了,我是捡的,叔叔是捡来的好不好?”应随六真是凌乱了,他什么时候遇到过哄小孩子这种差事?

    小家伙儿听了应随六的话,马上乖乖的闭上了小嘴儿,那粉嫩的唇瓣,红嘟嘟的小嘴儿像极了刚熟的樱桃,眨着荧亮的大眼睛看着应随六。

    应随六脑门又冒了一层汗,心里想着,这会儿可不能说话了,在说什么让人家哭了,万一真的如小家伙儿所说,林简琴那臭丫头突然出现在门口了,看到她的儿子被逗哭了还不得找他应随六拼命啊。

    小家伙儿突然盘着小腿儿闭着双眼,神情很是闲适的坐着。

    应随六不知道这小家伙儿又在搞什么,但是又不想问,便那么盯着。

    大约呆了一炷香的时间,小家伙儿这才睁开眼,应随六一惊,为什么小家伙儿只静坐了一会儿,神色竟然这么差了,眼神里尽是疲惫的神态。

    小家伙儿哭丧着脸说道,“还是我无能,学的东西不能灵活的运用,我只能感到我娘的气息是稳定的,可是为什么却感觉不到我娘的具体位置呢?按照术法上写的,应该是能感觉到我娘的所在位置啊。”

    应随六大惊,这才反应过来,小家伙儿难道刚才闭目不是养神,而是在动用所学的东西寻找林简琴那臭丫头的气息!

    “惊鸿,别着急,你也说了,你娘不会被坏人欺负的,等天亮了,咱们俩就去找你娘,你感觉到你娘的大概位置之后,叔叔就去找人,好不好?”

    应随六急忙说道,说句心里话,他这会儿看着小家伙儿的憔悴突然有些心疼了。

    小家伙儿从刚才那镇静的深邃明亮的眼神瞬间便的呆萌起来,稚气的奶声说道,“叔叔,你今天陪我睡觉觉吧,娘不在身边。”

    应随六乐此不疲,要知道,这小娃子从小就没爹啊,要是跟他混好了,离不开他,哼哼,在林简琴臭丫头的心里便又能拿到一个机会。

    看着小家伙儿闭上眼睛,那水嫩的小脸儿蛋,细长浓密的睫毛,应随六突然怎么觉得看着这长相那么熟悉啊,在哪里见过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