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烟熏火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道是在宫里看到的一幅画像,还是在铜镜里看到的一个人,还是?

    想着想着应随六也有些累了。便眯起了眼睛。

    等外面天蒙蒙亮的时候,应随六便要起来了,往日都是听着林简琴这边的门开了。细碎的步子走到小矮屋的声音,他才会起床。今天总是有些空落落的了。刚想动身,突然发现小家伙儿竟然像一只趴着的熊一样的趴在他的肚子上,若是站在旁边看。俩人的造型有些像十字架。

    应随六轻轻的将小家伙儿的小腿儿移开,想着让他再多睡一会儿,自己去给小家伙儿好歹弄点吃的。

    应随六走进了小矮屋的时候。平时觉得进来刷锅还挺熟悉的。可是这说起做饭来,真是有点傻眼了,完全不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他就想啊。平时看着林简琴那臭丫头做饭也是很简单的啊。怎么到了自己头上就这么难了呢?

    嗯,蒸米饭吧。应随六把米淘了好多次,他一边洗米一边想。林简琴那臭丫头到底是洗几次来着,怎么越想越觉得想不起来呢,不是每天早上都看得见么?

    无奈。只好洗了足足的七次,这才放进了锅里,接着便要点火了,嗯,烟熏火燎啊,人家拉着风箱很轻松的,而且从烟囱出去的炊烟都是有节奏感的,怎么到了他这里,这浓烟就是不往外走,呛的人要死要活,鼻涕眼泪的一股脑的往外涌啊。

    应随六使劲儿的咳嗽着,一会儿跑出来喘两口气,再跑回去添柴禾,然后再跑出来……如此往复的次数恐怕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终于不知道在多久之后,他算是闻到了饭香,嗯,虽然很是波折,但是总是见了点成绩,这也让他心里有底了,不然被小家伙儿嘲笑一番,真是无地自容了。

    他干脆拿了大扫把在小矮屋的门口呼啦呼啦的扇风,还好,那些烟散去了。

    应随六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他不知道做顿饭竟然能这么辛苦,似乎比起帮父王打理王府的事情都难啊。

    不能只是吃米饭啊,应随六看着那案板上和橱子里的青菜,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还是很无奈,不是说很好做的么?为什么东西摆在眼前,竟然觉得没有一个东西是好做的呢?

    最后他的眼光落在了两颗鸡蛋上,嗯,惊鸿那孩子很是喜欢吃炒鸡蛋饼的,就这么下定决心了,给小惊鸿摊个鸡蛋饼吧。

    拿了个干净的碗端端正正的放在了案板上,应随六拿着那个鸡蛋比量了好几下,这个要怎么弄破呢?要是砸破了,那蛋壳不就跟鸡蛋搅合到一起了么?真是后悔,平时也没看林简琴那臭丫头都是怎么弄破鸡蛋的,还有,以前在王府的时候怎么就没去厨房溜达一圈,他应随六那是绝顶聪明的,只要看一次就记住了,可惜没见过!

    在那比划了好半天,终究还是下不去手,应随六急得满头大汗了,当他的眼神落在了旁边的竹筷上的时候,一个主意瞬间就从脑中闪过。

    于是乎,应随六拿起一根稍微纤细的竹筷,瞬间发力,一下竟然将鸡蛋戳穿了,看着那清亮的蛋清从鸡蛋壳里流出来,应随六瞬间有一种成就感,不知道现在要是让林简琴那臭丫头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作何感想。

    应随六居然站的笔挺,很是得意的拿起了第二个鸡蛋,依法炮制,果然第二个鸡蛋又弄到了碗里。

    他看着那碗里的蛋黄蛋清,很是满足,估计他的父王看到这个场景,一准会被气晕过去,老王爷当年带着应随六去剿灭外围侵略,凯旋还朝的时候,皇上亲自迎接,也没见应随六露出如此欢喜的表情啊。

    见到鸡蛋的清和黄都弄到了碗里,应随六便开始烧油了,于是他又着急了,看着那冒着黑烟的油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放啊?

    干脆闭着眼,一扬手,那碗里的蛋黄蛋清的都倒进了锅里,只听见刺啦刺啦炸的声音。

    他这才敢睁开眼睛去看,完了,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是炸鸡蛋么?怎么有一股子焦糊的味儿,为什么鸡蛋冒烟了?

    就在这时候,惊鸿光着小屁股,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屋里走了出来,边走边说,“叔叔?叔叔?我怎么问道一股烧焦鸡蛋皮的味道啊?是不是娘回来了?”

    应随六被外面小家伙儿的问话弄的更是手忙脚乱了,不行,可不能让小家伙儿看到现在的球样,于是他急忙拿了一个锅盖,把锅盖上,便一步跨到了门槛边上,努力的扯出一丝笑意,说道,“惊鸿醒了?”

    小家伙儿本来还迷迷糊糊的呢,可是在他的小手揉着眼睛的时候,看了应随六那么一眼,然后马上就惊呆了,小手嗖的一下就垂下去了,直勾勾的盯着应随六。

    应随六那往常很是冰冷的眼神,突然变得慌张起来,左右躲闪,其实他是在检查自己有什么不妥。

    “惊鸿,为什么这么看着叔叔啊?”应随六在检查无果之后,只能在嘴角扯出一丝尴尬的笑意问道。

    小家伙儿很是呆萌的看着应随六,半天才说道,“叔叔,为什么娘摸得胭脂是白的粉的,你今天这个是黑的呢?”

    小家伙儿歪着脑袋问道。

    应随六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满脸的不自在了,急忙转身去了水桶旁,照了照,他自己都惊呆的张大了嘴巴。

    这还是那个白皙英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小王爷么?像极了从灰土堆里爬出来的。

    应随六也顾不上别的了,急忙撩拨一些水洗脸。

    小家伙儿光着小脚丫儿,摆着内八字,小手指扣着小嘴儿,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应随六终于洗干净了脸,这才想起锅里的炒鸡蛋来,不料,还没等他说话呢,小家伙儿开口道,“叔叔,我怎么闻着那焦糊的臭鸡蛋的味道是从锅里来的?”

    这时候银子竟然也过来凑热闹了,摇着那粗大蓬松毛茸茸的大尾巴,那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着往里看,鼻子也不停的嗅着。

    应随六很是尴尬,“那个,惊鸿啊,先回去把衣服和鞋子穿上,不然太凉了。”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似懂非懂的说道,“先不穿了,穿上衣服多闷啊。”

    应随六的嘴角已经很不自然的有些抽搐了,他的眼神也在不停的闪烁着,有些慌乱。

    银子竟然来了好奇心,竟然瞪着那双机灵的狗眼往屋子里边看边用鼻子吃吃吃的嗅着。

    应随六都快急哭了,很是乞求道,“惊鸿,乖,带着银子去晚一会儿,待会儿我给你弄好吃的。”

    小家伙儿扁了扁小嘴儿说道,“好吧,一定要快点哦,我去穿鞋子。”

    小家伙儿终于转身了,银子也跟着出去了。

    应随六一步便窜到了锅台边上,迅速的拿起锅盖。

    顿时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从来不知道鸡蛋炸糊了烧焦了是这么难闻的味道。

    小家伙儿显然已经走出去了,可是听到小矮屋里的动静,竟然又折回来了,很是好奇的往里面探了探脑袋,一双翦水大眼瞪的圆圆的,很是疑惑的问道,“叔叔,你怎么了?”

    应随六的心思都放在了那焦糊的鸡蛋上,哪里还想得到小家伙儿折回来?被小家伙儿这一句话下了一哆嗦,手里的锅盖很是响亮刺耳的掉下去……

    应随六那俊美的脸在此刻像是挂满了无限沧桑和无奈的老人,他觉得在小孩子面前居然能如此的丢面子,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银子居然细碎的吱嗡两声,摇了摇那毛茸茸软软的大尾巴,朝着屋里迈出一只爪子,可是看着应随六的表情,它似乎又很是忌惮,又收回了那只爪子,于是接着便在小家伙儿的身上蹭了蹭。

    应随六一手拿着木铲,一手无助的摊手,一脸无奈尴尬的苦笑。

    小家伙儿很是认真的说道,“叔叔,银子好像很喜欢你炸焦了的鸡蛋。”

    应随六的半边脸都快耷拉到地上了,听完了小家伙儿的话,应随六有点小小歉意的说道,“惊鸿,叔叔带你去城里,找你娘的路上顺便给你买点早饭吃吧。”

    小家伙儿突然嘻嘻的坏笑起来,说道,“不吃才好呢,娘在家,我不敢不吃呢,这会儿娘不在家,我不吃就没人管了,只是我想吃香满楼的酱牛肉,等找到了娘,叔叔你带我去吃好么?我娘太抠门,总是要说攒钱……”

    听完了小家伙儿的一席话,应随六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好了,很随意的耸了耸肩,说道,“没问题,到时候叔叔请客,你想吃多少咱们就吃多少,恩,你去穿上衣裳,咱们则就去城里。”

    应随六说着便将手里的木铲很是厌恶的扔在了案板上,他发誓,这辈子就算是饿死,也不再进厨房了。

    就在应随六要迈出小矮屋的门槛的那一瞬,突然听到银子在小矮屋的饭锅前吱嗡呢。

    应随六转过头一看,额头不禁的又冒汗了,估计煮的米饭也都干锅了。

    小家伙儿竟然很是狡黠的笑着跟应随六说道,“叔叔,你负责把炸焦了的鸡蛋和干锅的米饭都给了银子,然后刷锅,我去床衣服,带上咱们的水壶,然后咱们就出发!”

    应随六听到这个建议后,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灵气十足长相俊美又俏皮可爱的小男孩怎么那么让他喜欢啊?马上勾起嘴角,说道,“好!就这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