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铲除异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竟然侧过脸,朝着应随六很是狡黠的挤了挤眼睛!

    “叔叔,我觉得你那一抹笑意用邪魅来形容不错。恩,是我再白云观的书上看到的话。”小家伙儿说完,便朝着睡觉的屋子跑进去了。

    应随六先是愣了愣。突然觉得小家伙儿的那一番评价很是顺他的心思,想当年行走林湖替父王铲除异己的时候。没少有人这么说呢。额。现在似乎真有点邋遢,应随六想到这些马上去水桶边又洗了洗脸。

    银子已经迫不及待了,走到应随六身边。用那大扫把一样的尾巴使劲儿的摇着。

    应随六只好赶紧的把那些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的给了银子吃,然后急忙的收拾了一下。

    似乎很快,小家伙儿就穿好了衣服出来了。

    应随六刚刚把锅收拾好了。见小家伙站在门口。便问道,“惊鸿,你怎么快?”

    “是啊。人长的帅。就算穿个布帘子出去。也是帅气的。”小家伙儿很是自信的叹了口气。

    应随六差点笑喷,他应随六也自认是风流倜傥了。可是就算心里自己想着自己帅,也没在别人面前这么直白的说过。这小惊鸿倒是厉害,居然自信的不得了,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风流倜傥算什么,敢在别人面前自己夸自己风流倜傥的才是真的风流倜傥。

    应随六急忙把手里的活做完了,将门窗锁好,干脆带着银子,便朝着城里出发了。

    应随六走到小河边,急忙跑了几步,呼呼的在河边洗起脸来。

    小家伙儿看着愣了愣,歪着小脑袋说道,“叔叔,你总是洗脸?是不是怕不好好洗一下,出去了站在我身边有压力?恩,虽然我比你帅那么一点。”

    应随六差点被水呛着,明明是在洗脸,却不知道怎么就把手掌中的水吸了进去,猛地咳嗽两声,涨红了脸看了看站在一边那个一本正经的小家伙儿,他突然觉得,这孩子怎么比自己小时候还要嚣张?

    这一大一小带着一条大狼狗,朝着城里走去。

    到了城郊,小家伙儿蹙了蹙那秀气的眉头,说道,“叔叔……”

    “恩?”应随六看着小家伙儿那一脸的严肃,还以为他又感觉出了什么事呢。

    “我好想有点感觉。”小家伙儿依旧蹙着眉头说道。

    “感觉到了你娘的气息?”

    “没有。”

    “那你感觉到了什么感觉?”

    “我肚子响了,我好想吃肉!”

    应随六差点被小家伙儿给雷晕,饿了就吃饭,怎么还搞得这么庄严肃穆的。

    “那好,我带你吃些东西,可是不能太久,咱们还要去找你娘。”应随六很是担心林简琴那臭丫头。

    林简琴那臭丫头要是晕过去了,被人欺负这个说不准,可是那臭丫头要是醒过来了,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逃跑,这个过程,就不可避免的跟别人发生冲突了,可是她身材娇弱,甚是让人担忧,虽然有几下防身的功夫,可是越是动手脚,越会让别人对她看得更加的严谨了。

    “恩,你放心好了,我还能感到我娘的气息。”小家伙儿倒是不紧不慢的。

    应随六撇嘴嘟囔道,“我要是像你这样,我母妃还不气死!”

    小家伙儿才懒得理应随六,便拉着他的大手朝着里面那香喷喷的肉包子的香气飘来地走。

    银子却无精打采的了,不知道是刚才吃炸焦了的鸡蛋吃多了,还是米饭吃多了,这会儿闻到了肉包子竟然一点兴趣都没有。

    应随六带着小家伙儿来到了一个肉包子铺里,拉了椅子,让小家伙儿坐好,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老板……”

    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肩膀搭着一条白毛巾身着青色布衫的男子很是热情的出来了,很是客气的鞠了一躬,问道,“您吃点什么?”

    小家伙儿舔了舔嘴唇,很是呆萌的眨了眨眼睛,“给我们来三笼肉包子。”

    应随六嘴角稍稍的扯了一下,他早上也不是很饿的,估计连一笼包子都吃不完,小家伙儿就算喜欢吃肉,一笼包子也足够了,便说道,“惊鸿,这包子咱俩吃是不是有点……”

    “哦哦哦,对,咱们俩吃,店伙计叔叔,那给我们来四笼肉包子!”不等应随六说完,话茬就被小家伙儿给截了。

    可是听完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应随六更是镇静不了了,这是小孩子么?比的上一头猪的食量了。

    店小二愣住了,很是疑惑的问道,“客官,要几笼包子?”

    小家伙儿看着应随六脸上那近乎扭曲的表情,问道,“叔叔,你没带钱么?”

    “不不不,带了带了,伙计,给我们来四笼肉包子。”应随六急忙说道。

    小家伙儿很是满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光吃干的怎么行?再来两碗混沌吧。”

    店小二又把眼神投向了应随六。

    应随六急忙摆了摆手,示意店小二赶紧的下去准备吧。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小家伙儿很是满足的摸着小肚子,晃悠着走出来。

    “惊鸿,咱们赶紧的去找你娘吧。”应随六已经开始焦急了,他可是不怕一万怕万一,万一再错过了那个臭丫头,他真的不敢想自己以后还要怎么活下去。

    小家伙儿说道,“恩,好,我们去城西吧。”小家伙儿似乎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应随六也没多问,便带着小家伙儿急匆匆的朝着城西去了。

    走着走着,应随六突然觉得脖子里冰冰凉的感觉,扭头一看,背上的小家伙儿竟然在把玩一个罗盘!

    应随六惊讶的问道,“惊鸿,你这罗盘在哪里弄的?”

    因为这罗盘看上去可不是新制的,木料的底盘已经在长久的用手摩挲中变得油光水滑的了。

    小家伙儿狡黠一笑,说道,“基元老道送给我的。”

    应随六满脸的疑惑不解,为什么基元那老道要送给小家伙儿这么贵重的东西,这罗盘可是讲究传承的,必须是直系弟子以后要接老道衣钵的弟子才能得到的啊。

    难道是那老道看着小家伙儿跟他应随六亲近,所以这才不惜相赠宝物,在他和父王的心里落点好处?

    想到这里,应随六又扭过头看了看自己肩膀正在得意的小家伙儿,审视的目光看着他问道,“基元怎么跟你说的?”

    小家伙儿瞪大了那人畜无害的水盈盈的大眼睛,思忖片刻,这才很卖关子的说道,“叔叔,我说了当时的情况你会生气么?”

    应随六很是纳闷,他就算生气也是生基元老道的,毕竟小孩子怎么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心,想必是那老道想着跟皇宫贵胄攀关系,早些年,基元道长一直想着要个御赐的匾额,只是碍于皇上的一个堂表弟说了句不好听的话,是以那匾额就没了。

    这些年,基元道长也旁敲侧击的跟应随六提起过这件事,只是应随六一直没正面的搭腔。

    “我怎么会生气?”应随六反问道。

    “你真的不生气?”

    “不生气。”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得发个毒誓,我才肯说。”小家伙儿似乎更加的一本正经起来了。

    应随六更是诧异了,难道是那基元老家伙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好,我发誓……”应随六只好拉下脸,发了几句誓言。

    小家伙儿这才清了清喉咙,很是妆模作样的看了看四周,把小嘴巴凑在了应随六的耳边。

    “我其实就说了一句话。”小家伙儿的眼神里尽是坏的让人心里发憷的笑意了。

    “什么话?”应随六已经尽量的让自己的气息和心情平静了,可是看着小家伙儿那满脸的笑意,真是有一种不想的预兆。

    “额,我说我是你儿子!”

    应随六听完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小家伙儿吓得尖叫一声,亏得应随六的大手一下子拖住了小家伙儿的小屁股,又幸亏应随六是有功夫在身的额,不然这一下肯定是摔的死死的了,两人都的摔的肉皮擦破。

    应随六愣愣的站在原地,脸色有些发白,嘴唇哆嗦一会儿,这才幡然醒悟,看着后背上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居然没有一丝的不舒适,还在玩着罗盘。

    应随六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将小家伙放在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好了,双手掐腰,问道,“你果真这么说?”

    小家伙儿扬起小脸儿很是严肃的说道,“一字不差,我怕说多了或者说少了,你会多想。”

    应随六被气得嘴歪眼斜的了,小家伙儿居然还泰然自若的说什么会多想,应随六的心中千万匹的受惊了的马跑过,一阵的烟雾瘴气,甭说多了少了,就这几个字,他已经想了很多了,以后民间一定会有什么流言蜚语了。

    小家伙儿看着应随六那很是愤怒却又一直在忍着的样子,小眼神中竟然表现出一种心疼,说道,“叔叔,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可是我很喜欢这个东西,还有,你要是忍不住你就哭出来吧,我娘说了,想哭就哭,哭吧哭吧不是错。”

    应随六听完真的要喷血而亡了,这孩子到底是谁的种!?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你只跟基元一个人这么说的?”应随六现在想的不是要怎么发脾气,而是想到了善后的事情,若是基元那老家伙随便胡说,最怕的事他假借什么云游的名声去了皇城,跟父王一说,那就全完了。

    小家伙儿边拨弄着罗盘边点了点头。

    正在应随六沉思的时候,小家伙儿突然说道,“完了,我娘的气息刚刚还在那个方向,怎么突然间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