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牙根痒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听完也是有些担心了,真是漏屋偏遭连夜雨,这边的是还没处理完。那边又有的忙了。

    “那赶紧的,咱们先去你之前感应到的那个方向!”应随六说完,一把将小家伙儿拎起来抱在怀里就往前走去。

    大步流星般的穿过一条街。突然对面一个熟悉的人走过来,是常叔。

    “咦?大个子。你带着小公子什么时候来的?”常叔先声问道。

    “哦。我是按照惊鸿说的罗盘上的信息找到这里的,怎么,你找到她没?”应随六期待的焦急的眼神一直看着常叔。

    只见常叔的面色有些惋惜。他叹气说道,“我也是打听了好多人家才打听到这里的,谁知道……唉!”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赶紧的说!”应随六的声音又有些冷了起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心里早就闷着一肚子火气了,要是这会儿逮住那将林简琴弄走的人,一定问个明白。

    “三小姐是被一个光棍儿给用驴子拖回来了的。那天煞的是不能放过的。可是老夫刚去了一趟。发现那家人家没人了!”常叔蹲在地上唉声叹气的。

    “邻居就没有看到臭丫头去了哪里?”应随六焦急了。

    “邻居说昨晚上还见到了,只是昨天夜里听到了搬家一样动静。还有那光棍骂人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就收拾东西跑了躲起来了!”常叔气的牙根痒痒了。

    应随六这才意识到。怪不得小家伙儿说先前能感觉到林简琴那臭丫头的气息,刚才却突然感觉不到了。

    应随六急疯了,一下子拉过了小家伙儿。这一举动似乎有点来得太快,以至于小家伙儿看着应随六那阴冷的脸差点哭出来。

    “别别别,惊鸿你别哭,我只是担心你娘,你现在感觉一下,你娘在哪里?”应随六把紧张的有力的大手似乎在捏着小家伙儿一样。

    小家伙儿面目有些惨痛的说道,“叔叔你弄疼我了,你捏着我,我怎么出气?怎么感应我娘的气息?”

    “哦哦哦,”应随六急忙弹开双手,“叔叔不碰你,你好好的感应一下。”

    疾病乱投医不是空传的,平日里哪里肯相信这些什么感应啊算卦啊堪舆之类的说法的应随六,竟然手足无措,只能求助于小家伙儿所说的感应。

    小家伙儿眼泪婆娑的看着手里的罗盘说道,“叔叔,你用力抓我,我不小心把这上面的指针弄弯了。”

    应随六差点面瘫了,怎么能发生这种事?

    常叔急忙上前说道,“小兄弟,先不管这些了,你们不是带着大狼狗来了么?咱们先找找看。”

    应随六真是被自己气昏了头了,竟然忘了这个茬了。

    应随六急忙将腰间那个流水图案的荷包拿给银子嗅了嗅,接着说道,“银子,快找找,看看那臭丫头在哪里!”

    银子无辜的眼神看着应随六,吱嗡一声。

    小家伙儿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很是无奈的说道,“叔叔,那东西就算是我娘送你的,你每天都带在身上,都是你的气味,哪里有半分我娘的味道?你让银子找你?难怪它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你。”

    应随六被小家伙儿的一顿说辞弄的尴尬极了,不好意思的急忙从怀里拿出了一件林简琴的锦帕,说道,“来来来,这个没错了。”

    这老老少少,小小狗狗的,朝着一处散布的宅院走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风,这件事竟然把林简琴失踪的这件事吹到了吉祥如意饭馆里。

    洛青丝夫妇哪里还坐得住,早早的关了门,便要去找林简琴去,可是两人出了门,又急了,去哪里找啊?

    这两人突然想起了侯府,那里的人多,要是找的人多了不就很快能找到了么?于是乎,夫妻俩急匆匆的朝着侯府去了。

    “青丝妹子,你走慢点,小心肚子!”洛秦川虽然心疼,也知道洛青丝心里的焦急,但是他更知道,月丫头在青丝妹子的心里的位置。

    “秦川哥,咱们得快点,不然的话,耽误了时间,月丫头有了危险就坏了,咱们赶紧跟越大姐说说,让她求求侯府的人帮忙找一找。”洛青丝脸色焦急,脚下的步子更是一阵风一样的。

    洛秦川很是心疼,实在怕出了什么事,便在街上随便的雇佣了一辆马车,急匆匆的朝着侯府赶去。

    城里面已经忙疯了,城外面却是另一番景象。

    杜家的管家带着人来到了果园发现空无一人,前两天还有只狗呢,今天倒是干净也清静,什么都没有,门窗紧锁。

    “管家,咱们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老爷还让咱们给张罗送宅子的事情呢啊?”那个跟随着管家来的小厮问道。

    管家看了看周围,扯了扯嘴角,脸上也显现出一丝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不然咱们先回去吧,其实老爷那两套宅子送他们哪一套都是怪可惜的,这些人哪里配住那么好的宅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上了马车,又回去了。

    洛青丝夫妇到了侯府,跟门外的侍卫说了两句,那侍卫又没见过这两人,说什么也不让进,很明显是把洛青丝夫妇当做坑蒙拐骗的了。

    洛青丝气得跳脚,可是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后来洛秦川在洛青丝耳边低语几句,便拉媳妇儿走开了。

    两人很快去旁边的菜市选了两担子新鲜的蔬菜,找到了侯府的侧门,装作是送菜的,虽然几经盘查,但是最终终于进去了。

    好在洛秦川是个心眼活的人,三五下的功夫便找到了越思敏的地方,越思敏正跟叶其还有两个仆人一起种花。

    越思敏一边给花培土一边说道,“叶其,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右眼皮,从昨天就开始一直跳个不停的。”

    “夫人,没事,您肯定是累着了,我就说了这些小事,我们来做就行,您还亲力亲为的,能不累么?”叶其倒是会哄人开心。

    “你们是谁?”站在门口的两个侍卫很是厉害的呵斥道。

    洛秦川顾不上理会这两个门口守门的,直接朝着里喊道,“越大姐,月丫头丢了。”

    话不多,信息可是全足了。

    那门口的侍卫正要将洛秦川夫妇拖走,越思敏瞬间转过身子,阻拦道,“让他们进来。”

    说着这句话,越思敏已经起身去迎接了。

    越思敏的脸色马上变了,她刚才听到的可是琴儿丢了!

    “青丝妹妹,你们快进来!”两三千一边拉着洛青丝的手一边搀着洛青丝,洛秦川也从那侍卫的手里挣脱,过来搀扶洛青丝。

    洛青丝抿了抿嘴唇,她怕说的太快,越思敏又接受不了,在前几次的接触,洛青丝已经心中有数,月丫头是个刚烈的性子但是聪慧过人,只是她的娘亲却有些软弱没有什么主心骨,容易随波逐流任人欺凌。

    “大姐,你先别太着急,我们也只是听说的。”洛青丝为了安抚越思敏的焦虑,斟酌着说道。

    越思敏那满脸的焦虑还是忍不住的说道,“青丝妹妹,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找涟韵妹妹商量一下。”

    越思敏说完便慌里慌张的往外走,以至于肩头的丝巾飘落踩在脚下,都浑然不知。

    “夫人……”一个在旁边伺候的侍女急忙拉住越思敏,“小心。”

    越思敏差点被那丝巾拌一个跟头。

    这女子眉眼上跟叶其倒是有些像,长相算不上俊美,却很是秀气,有着一股子青春洋溢的年轻美。

    “叶离,你进屋去倒点水给夫人。”叶其急忙跨过来说道,毕竟夫人的房屋还是要女仆去比较好。

    那被叫做叶离的女孩应了声,手脚倒是麻利,很快便端了水杯出来。

    洛青丝急忙说道,“大姐,您先别急,要听完了我说的再去找人也不迟,不然,就算找了帮手,人家问人在哪里丢的,你岂不是还要回来问我?”

    越思敏听了嘴里一直叨念着是是是,可是手却不听使唤的一直在使劲儿的搓着,两腿都放不安稳。

    “青丝妹妹,你快说,说了我去找涟韵妹妹。”越思敏焦急的说道。

    叶离那丫头突然眨了眨那水灵的眼睛,朝着门外跑去。

    大家都在注意着越思敏和洛秦川夫妇,压根儿很少有人注意到跑出去的叶离。

    “是这样的,今天一大清早的就有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来询问,听他的描述我越来越觉得那是月丫头,哦哦,就是您说的琴儿,我们都叫习惯了,一直改不过来。”洛青丝接着说道,“然后我和秦川哥愣住了,再一番询问,那老头儿要找的人,就是月丫头,说是从山上滚下来撞晕了脑袋,被陌生人给拉走了。”

    越思敏心里咯噔的一下,那互掐着的两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掐出血痕来了。

    “妹妹,然后呢?还有什么线索没有啊?”越思敏一下子拉住了洛青丝,满脸的紧张,目光落到了洛青丝那凸起的肚子上,她的手又马上的松了几分力道。

    “然后那老头走了,说是一定要找到月丫头,我和秦川哥,赶紧的关了饭馆的门,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后来那门口的侍卫不让进,我们又买了些菜装作是给侯府送菜的,这才蒙混进来,也亏得秦川哥脑袋灵活,换做是我一个人,早就在这里面转晕了。”洛青丝说道。

    越思敏紧张的要命,她满眼的恐慌,尤其是那句撞到了石头上撞晕了,她担心林简琴的生死,那句被人拉了走,她担心遇到的是不是好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