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保持礼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这时候,淑涟韵风风火火的带着仆人们来了,叶其的小脸儿显然是由于跑得太快而变得红扑扑的。她喘着粗气,可是在主子们面前,她又尽量的压着自己的气息。是以保持侯府下人应该有的礼节。

    “月姐姐!”

    “云妹妹!”

    越思敏见了淑涟韵那满脸绷着的焦虑突然一发不可收拾的倾泻出来,“琴儿不好了!出事了!怎么办?”

    淑涟韵原本就是个遇事冷静的人。她似乎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听了越思敏的话,急忙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帕子,轻轻的为越思敏擦拭了眼泪。安慰道,“月姐姐你别担心,我这就找喜悦。让她跟侯爷说说。多派些人去找。”

    “多谢妹妹!”越思敏已经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了,紧紧的攥着淑涟韵的手,“琴儿之前遭遇过。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真要是再有什么闪失。我真是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淑涟韵将越思敏揽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姐姐你别担心,侯爷对喜悦的宠爱你是知道的。这也应该不算是什么大事的。你别担心,我马上叫人跟喜悦去说。”

    淑涟韵说完,便招呼了身边的一个丫鬟。那丫鬟领命之后就跑着离开了。

    几番劝说,越思敏终于是止住了哭泣,担心是免不了的了,她硬是要出去找,无奈被洛青丝给拦住了,讲了好些的道理,这才留住。

    过了一会儿,这院子里也算是平息了一些。

    淑涟韵一眼便看到了洛青丝的凸起的肚子,笑着问道,“这是有了?”

    洛青丝脸上掠过一丝羞赧之色,点了点头。

    “这肚子看着比常人要大好多啊?”淑涟韵在知道了洛青丝的身孕的月数,掩着嘴微微的笑了笑。

    洛青丝低着头,脸色更加的红润了。

    在得知了洛青丝这是头一胎之后,淑涟韵很是担心的说道,“今天正好南宫郎中来给喜悦搭脉,也帮你一道看看。”

    洛秦川的眼中则闪过一丝感激,洛青丝也点头默许。

    越思敏原本担心的很,在众人将话题扯开之后她也算是被化解了些许的焦虑。

    几个人正在聊天的时候,有侍女带着南宫长昔过来了,喜悦竟然也跟着过来了。

    淑涟韵急忙上前去扶着女儿,喜悦的肚子已经有七个月了,眼瞅着越来越笨重了,前几天腿脚都浮肿了很多,现在走路没有多远,便要被人搀着,很是辛苦。

    “喜悦,你好好的躺着,怎么又过来了呢?”淑涟韵的语气里带着责备也带着心疼。

    越思敏也急忙过去搀扶,在她的心里,喜悦跟琴儿一样的重要,她也盼着喜悦的孩子早点生下来,自己以后也要忙活着跟淑涟韵看孩子,只是两人倒是顾及呢,这孩子要是生了啊,恐怕更想看的,是老侯爷和他的夫人两位了。

    喜悦却没有理会淑涟韵和越思敏的这个花茶,急忙问道,“琴儿到底是怎么了?”

    洛青丝又把听到的那点事细细的说了一遍。

    喜悦严肃的沉思一会儿,这才说道,“恩,他已经派人去找了,月姨你放宽心,琴儿在林家里对付那些奸诈狡猾的什么林静影萧洁梅之流都不在话下,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越思敏除了点头,也没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南宫长昔已经正在给洛青丝搭脉了,许久之后,这院子里突然静谧下来。

    过了一会儿,南宫长昔面带微笑,温软的说道,“洛大嫂,几个月不见,您风采依旧,放心好了,这腹中的胎儿很是稳健。”

    不待洛青丝说话,洛秦川便笑着说道,“多谢南宫郎中,您是我们家的贵人,以前没少麻烦您,如今又麻烦您了。”

    南宫长昔眯起那细长的眼睛,淡淡的笑了笑,“不客气。”

    说完话,却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喜悦。

    淑涟韵急忙说道,“南宫郎中星币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如我派人送您回去吧。”

    淑涟韵是个聪明的人,她心中早就知道这南宫郎中对自己的女儿有一种别样的关心,她也能看得出这南宫长昔是仁义之人,不会做出半分让人为难或者觉得过分的事,可是她知道在深宅大院里,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站在背后等着看笑话。

    为了保护女儿将来的生活安稳,她也只能尽量的让那个男人不要想得太多。

    洛青丝却疑问道,“南宫郎中,您还没有成亲?”

    洛青丝的这句问话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思,她只是关心一下,毕竟从来了积羽城之后,南宫长昔给予了不少的帮助,她们两口子总觉得是亏欠了不少的人情。

    洛秦川似乎也没有看出什么别的意思,便附和道,“南宫神医,可不要太挑剔哦,像我一样挑剔那么久,好在我还娶到了心爱的女人,你可是有把握?”

    这句话当然是开玩笑的语气,可是在淑涟韵听来,似乎有些不妥。

    喜悦的心思在成亲之后一心都扑到了小侯爷和腹中胎儿身上,只是觉得南宫长昔对侯爷府有恩,毕竟小侯爷的病是在旁人看来无可救药的,南宫长昔却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小侯爷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只有喜悦知道,南宫长昔曾经为了一味引药,只身爬到了积羽城后的断仙崖,差点送了性命的采回了草药,不眠不休趁着草药灵气还在,熬制了那一副让小侯爷顽疾痊愈的药。

    侯爷府虽然给予了丰厚的报酬,可是在南宫长昔的眼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他希望看到的是喜悦那有些憨厚又俏皮可爱的笑意。

    南宫长昔听了洛秦川的话,轻轻的勾了勾嘴角,他异常白皙的皮肤让那一抹笑竟然有了三分的病态美,“谢谢大哥的教诲和关心,其实喜欢一个人不等于要得到这个人,有缘那是最好不过,若是我福薄,只要她好,只要我能能看到,我就很满足。”

    洛秦川有些迷糊,疑惑的问道,“喜欢就要去争取啊,大男人,自己喜欢的女人,必然是要娶她为妻啊。”

    南宫长昔只是淡淡一笑,稍稍的抬了抬那平滑白皙的下巴,看了看天空中那若卷若舒的白云,没再说话。

    淑涟韵可是多少的明白了南宫长昔的意思,急忙说道,“额,大兄弟啊,你看青丝妹妹是个有身子的,不能总是着急上火到处跑,你还是带她回家,这边已经找了人去寻找琴儿,有了消息,我马上让人通知你们。”

    越思敏虽然没懂淑涟韵的意思,但是她也是实实在在的替洛青丝担心,洛青丝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她在心里也是万分的感谢,于是说道,“妹妹,你先回去养着,虽说现在五个月了,胎像稳固,但是还是要小心些,毕竟你这也是头一遭。”

    在众人的嘱咐下,洛秦川带着洛青丝离开了侯爷府。

    送走了洛青丝夫妇,淑涟韵跟越思敏说了几句话,便回了自己的住处,她坐在石凳上,看着那花池里的秋菊,心生感叹,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林原道死了,那些往事是不是再也不用提了。

    她眼前的那一幕幕不断的涌现出来,她舍不得和越思敏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她舍不得林简琴从小对她一口一个云姨的亲昵,她舍不得的太多,她也想揭穿萧洁梅的伎俩,她也想让月姐姐和琴儿回到那个林家现在的忠诚侯府,可是她的主子却始终不给个交代,她有时候想想,真的不如把这一切都说破揭穿,然后找个山好水好的地方死掉。

    院子里的人都被淑涟韵轰出去了,她一个人安静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后来干脆脱了鞋在石子路上走来走去,她很久没有这样接地气的活着了,想着有时候活着总是身不由己的日子真是痛苦。

    同样是一片天,有些人活的欢乐,有的人却活的愁苦,多半是他活着的角色所赐吧。

    洛秦川夫妇俩回到了饭馆,远远地看着有人影在那边晃动。

    “秦川哥,我怎么看着那人的背影那么熟悉啊?”

    “恩,我瞧着也有些熟悉,可是看不出是谁。”

    “诶?秦川哥,我不是眼花了吧?我怎么看着像是颂雪啊?”

    “啊?”洛秦川眯着眼睛努力的看着,“啊!是啊,是中原和颂雪!”

    洛青丝一听这个真是兴奋的不得了,竟然顾不上自己的大肚子,朝着那边就要撒腿跑,亏得洛秦川一把拉住了她。

    洛秦川也是满心欢喜,他乡遇故知,这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嗨!中原?”洛秦川举起手朝着那边找了个招呼,他可是在两个月前给洛中原写了一封信,告诉洛中原这边的情况,没想到这么快,那两口子竟然来投奔了。

    洛中原和颂雪两口子见着朋友从远处走过来,也是满心欢喜的迎上去。

    洛秦川和洛中原相见便紧紧的拥抱了一下,在互相的拍着对方肩膀的那一刻,瞬间又仿佛回到了从前在一起的日子。

    颂雪更是欣喜地看着洛青丝的大肚子,合不拢嘴说道,“青丝,你这肚子真争气啊,哈哈,真是好福气,看来老天爷还是涨了眼睛的,不白白的让你和秦川大哥受苦那么多年。”

    洛秦川急忙将店门打开,这四个人便热火朝天的聊起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