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鸡毛蒜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的事,倒也是些邻里邻居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当洛中原说起员外家发生的事情。让洛秦川心里有些惊讶了。

    员外家在洛姬村数十载,很少在外走动的,不知道为何。最近来了很多穿衣统一的人,那些人着装干练。神色庄严。那个领头的还是一副威严凛凛的样子。

    “秦川哥,你知道么?员外家的人那些来的骑着马坐着车或者排队来的人,都是尊敬的很。一直到后来那些人实在太多,征用了很多咱们村里的民房,不过。给我的酬劳也不少。我和颂雪就是给人家腾空了房子,拿着银子出来的。”

    洛秦川很是诧异,接着问道。“那些人拿着刀枪剑戟?那些人都带着盔甲?”

    洛中原一边点头一边捧起一个大碗就喝茶水。

    洛秦川陷入了沉思。面色的神态有些凝重。

    “对了。秦川哥,你知道么?那些人穿的衣服。走的步子整齐的,就连咱们镇上的官兵都不如呢。”洛中原抹了一把嘴角的茶水。接着说道。

    洛秦川的心里琢磨着,原本就一直对员外家有些猜测,只是谁都不耽误谁的日子。也就没有仔细的去看过,照现在的意思,想必洛姬村已经驻扎了不少的官家的兵勇了。

    洛秦川没有说的太多,只是听了洛中原的话,让他不要跟别人多说,后来又知道了洛中原夫妇俩的来意,便将他们留下来,临时在饭馆的旁边租了个民房。

    这一大圈的人都在忙碌着,林简琴却还浑浑噩噩的晕着呢。

    外面一男一女在对话。

    “里面那妞真是不错,干脆,我自己留下了。”一个有些猥琐的男子的声音。

    “哥,你还是别想了,王光棍儿把那女人卖给你,你可是花了十五两银子呢!现在她还不知道死活呢,怎么还不醒过来啊。”一个听上去年纪也不大的女子的声音,显然,这语气里多少的对刚才的男子有些鄙夷。

    “兰瓷,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哥啊?你哥都二十好几的人,还没娶个媳妇儿呢。咱爹留下的银子,都被花得差不多了,你也不说嫁人,还天天的跟我争吃的喝的。”那男子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哥,我不是说了么?那些提亲的都是穷光蛋,你让我跟穷光蛋怎么过日子啊?再说了,你要是能走正道,别天天花天酒地的,爹留下的银子也光不了,你天天流连春满园,有哪一家姑娘敢嫁给你?”那叫做兰瓷的女子厉声说道。

    “得得得,你别跟我这么多屁话,这个家我说了算,这妞我自己留下,就当是我兰家的媳妇儿。你也赶紧的找个人家嫁了,我还能得点彩礼呢。”那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不行!我同意你拿十五两银子买了那个女人,是因为你说可以把她卖到春满园,赚一笔银子的!”兰瓷大声叫嚣道。

    “嘿?你这是反了啊?我让你在兰家白吃白喝,你现在还蹬着鼻子上脸了啊?”那男子有点要掳袖子教训人的前兆了。

    熟料那女子竟然,迅速的用头顶过来,“你打啊你打啊,你当着爹的在天之灵你打啊,你打死我,让爹看看你是怎么对待你的亲妹子的,那个女人必须卖到春满楼!”

    那男的竟然一时间对泼妇一点手段也没了,干瞪眼,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

    林简琴这会儿显然已经醒过来了,听到了外面的这些对话,心里先想了想,自己不是在鹰嘴山么?喝了些酒,再然后……

    再一想,脑子有些疼了,林简琴拼命的镇静一下,不然要是真的被人家卖了,这可真是不小的麻烦,她可不想回去了果园,跟那个姓流的解释半天。

    嘿?老娘凭什么跟他解释啊?林简琴突然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为什么第一想要解释的,居然是跟他啊?呸呸呸,一定是哪一根筋搭错了,不行,要是被儿子问起来也不好说。

    总不能说,娘是喝多了酒,然后浑然不知,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然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智慧终于脱险?

    思索一下,林简琴觉得还是要先逃跑再说,等得了机会,一定把这一对小杂碎给捏死,喂了大狼狗银子!撕碎了这一对小杂碎的脸皮肉皮,让他们生不如死尝尝被狗啃狗咬的滋味,知道一下老娘的厉害!

    外面的兄妹俩还在争吵,只是林简琴可没工夫听他们吵那些没滋味的脏话,嗯,要是被那臭男人留下来做什么媳妇儿就惨了,她会些功夫,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自己喝的烂醉,还很不幸的滚落山坡,更倒霉的遇到什么王光棍儿,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被王光棍而卖给了这内心龌龊的兄妹俩。

    她有些功夫,人家要是不给松绑松绳子,一直捆着到洞房呢?她鬼主意多,万一人家就是铁了心的不理会,怎么办?不行,还的是出去透透风,只要到了有人的地方,这事似乎就会好办一些了。

    于是乎,林简琴使劲儿的左右摇晃着,让那兄妹俩意识到她的存在……她醒了。

    “嘿?看见没?哥,你还想着让她给你当媳妇儿?现在人家恨不得从麻袋里窜出来跟你拼命呢!干脆,趁着她这会儿长得水灵,赶紧的卖到春满园去!”兰瓷再一次强调到。

    “兰瓷,我可是警告你啊,你要是再说这件事,我就把你赶出去!泵想着在老兰家白吃白喝混日子!再说了,你就知道她不愿意?没见着她是被谁卖的么?王光棍儿那家徒四壁的,咱们家怎么说也算是富贵人家,哥哥我几句话就能让那美人儿动心!你瞧着!”男子说着摆弄朝着麻袋走过去。

    “哼,得了吧,你那一套,也就是春满园的破鞋们吃,这个怎么看着也像是良家女子,肯吃你那一套?”兰瓷很不屑的抱着双肩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心里却盘算着,等哥哥说不动吃了亏,就同意卖了那女的了,这比上次那个女的好看多了,上次那个还能卖三十两银子呢,这个怎么着也得要价五十两!

    心里打定了主意,兰瓷便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儿,抱着胳膊,做好了一幅看戏的高姿态。

    那男子走到了麻袋旁边,拍了拍一直在麻袋里挣着的林简琴,说道,“美人儿,你先别动,哥哥跟你说,哥哥兰生,长相英俊潇洒,在春满园……哦,不,在这附近都有着貌赛潘安的美誉,在这一带哥哥也是有名的富户,你若是以后跟了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而且,我让你做正房!”

    兰生见麻袋里的美人儿不在挣歪,脸上便露出一股很得意的表情,朝着身后的兰瓷奸诈一笑,又转过头,对着麻袋说道,“美人儿,你若是听明白了我刚才说的话,你不再大吼大叫的,哥哥就给你把袋子打开,其实哥哥也不想委屈了你,只是怕你大吵大闹的气坏了身子……”

    那兰生自诩口吐莲花,说了好一会儿,见袋子里没什么动静了,便做状要打开袋子。

    兰瓷却觉得,这件事不一定那么简单,她可是见过昏了之后的林简琴,凭着女人对女人的了解,她总感觉这超凡脱俗异常美丽的女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就在兰生打开麻袋,将林简琴嘴上的布团子拿开的一瞬间,一口黏黏糊糊的不明温热物体飞将过来,不偏不倚,正中兰生的眉心。

    那温热的粘稠物,竟然慢慢的往下流淌……

    在兰生惊魂未定,兰瓷惊讶万分的时候,一阵咒语一样的话扑面而来,“老娘诅咒你出门车撞死喝水呛死吃饭噎死喘气抽死祖坟被人挖十八辈子娶不到媳妇儿第十九辈子娶了媳妇儿你媳妇儿一辈子是处女……”

    兰瓷哪里还顾得上跟哥哥置气?趁着那泼妇的手脚还没被解开,急忙拿起哥哥手里的那布团子,堵住了林简琴的嘴。

    兰生却还处于惊呆骇然的状态,直到兰瓷把那布团子堵在了林简琴的嘴上,兰生似乎才缓过神儿。

    兰瓷拿了帕子,很是嫌弃的撇着嘴,离得远远的伸手拿着帕子,把兰生脑门流淌下来的唾沫抹掉,手跟碰了钉子似的,急忙甩开,帕子也不要了。

    兰生缓过神来,气得浑身打哆嗦,他倒是见过泼妇,但是没见过这么泼辣的泼妇。

    兰瓷却笑得花枝乱颤的,一只胳膊抱着肩膀,一只手指着兰生,笑得完全停不下来。

    “哥哥,我说什么来着,你还想着自己留着,这下还留着不?”兰瓷的笑声里充满了嘲讽。

    兰生的脸一红一白的,像是没撒匀了颜料的布,一手拎起桌子上花瓷瓶里的鸡毛掸子就要打。

    却被兰瓷拦住了,“别别别,哥哥,咱们要是打坏了,那不就不值钱了?这样,她不是厉害么?春满园的红妈妈可是有的是办法对她,保管服服帖帖的,得了,哥哥,咱们出去吃点饭,待会儿趁着天黑,把这女的给红妈妈送过去。”

    兰生恨恨的说道,“你给老子等着,等红妈妈把你驯服了,看老子怎么在床上收拾你!”

    兰瓷一边掩着嘴笑一边拉着兰生朝着外面走去。

    这两人真不知道是吃饭去了还是做什么不见光的事情去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