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誓死效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兰生有些醉醺醺的了,那兰瓷却还清醒,八成是怕哥哥再动了心思。不卖这个女人了,所以才留了一手吧。

    兰生醉醺醺的,可是男人毕竟是男人。在兰瓷的带领下,这兄妹俩便将林简琴拉在车子上。朝着春满园走去了。

    林简琴可是攒足了力气。就等着这会儿弄出动静来的,只要在大街上弄点事,她一定能逃的了的。

    林简琴费尽了力气。又是左摇右晃又是撞击车子的,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道,“站住!”

    这声音是熟悉的。可是却不是她期盼的。

    越是期待的。越是得不到,当期待到了极点,却还是得不到。总免不了会心冷。

    林简琴竟然木讷的呆在车上的麻袋里。似乎外面的那些纷扰跟她没什么关系。

    吵骂声。兵刃相见声,声声入耳。却总是少那么一个人的声音。

    林简琴甚至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她听到那个曾经熟悉的脚步声,那个经常走在林府每个角落的脚步声,背着她从畅春园到碧桐园的脚步声。渐渐地近了。

    他的声音依然是温软,他的面容依旧如玉,他很是小心的打开了车子,轻巧却焦急的打开了麻袋上的死结,他有些慌张,因为他半天没听到这车上有声音了,他害怕,他的手悬着,想打开那麻袋,却又害怕打开那麻袋。

    他渴望见到麻袋里那个人,却又害怕见到麻袋里不再呼吸的那个人。

    “侯爷!贼人全部拿下,连同春满园和那个光棍,一共六人!”楚殇的声音依旧那么声如洪钟,誓死效忠,他说完了话,突然觉得今天的林无尘跟以往有些不同。

    林无尘喉结轻轻的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朝着楚殇摆了摆手,楚殇便让下人将那些“歹人”全部带走了。

    林无尘没有去解开那死结,而是很沉重的坐在了麻袋的旁边,他低着头,良久,居然用两只细长的大手拖着脑门,一语不发。

    林简琴呆呆的坐在麻袋里,本来心情有些不好的,为什么来救她的不是应随六那个家伙!若是这次是他来,那么林简琴不介意重新的考虑一下,可是等来的人是林无尘。

    街上原本看热闹的人群也渐渐地散去了,这个时辰了,稀稀落落偶尔经过几个路人。

    “你若安好,我便无恙,你若……”林无尘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简琴虽然心情不是很好,因为那个臭家伙没来,但是现在活着总比被人家卖到了春满楼好,便清了一声嗓子,“无尘哥哥,你这是哭了?可是不好意思,我还没死。”

    林无尘先是大惊,瞬间便大喜,不顾的擦什么眼泪,急忙撕扯那麻袋的死结,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死结真的很难打开,他干脆拔出袖中的匕首,直接把麻袋给划破了。

    “琴儿,你真的还好?”林无尘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三分哭腔三分惊奇四分喜悦。

    林简琴无奈的耸了耸肩,“除了被人捆绑的有些手痛脚麻,一切都好,谢谢你无尘哥哥。”

    林无尘那俊美的嘴角轻轻的勾了勾,有些喜不自胜,拉着林简琴的手兴奋的说道,“只要你好,什么都好,走,我们回家。”

    林无尘说着便要拉着林简琴走。

    林简琴轻轻的从林无尘的手中挣脱,低声问道,“回哪个家?现在的忠诚侯府,不是我的家了。”

    林无尘一愣,刚才那无比兴奋的神情一下子僵住了,他垂下头,轻微的叹息一声,旋即又说道,“那,我送你回家吧,回你洛姨的饭馆。”

    林无尘很讨厌那个男人无时无刻的跟在林简琴和小家伙儿的身后,林无尘讨厌那个果园,甚至心生怨念,想着让楚殇把那果园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可是他又怕林简琴伤心。

    他宁愿自己心里难过的昏天暗地,也不想让他的琴儿难过丝毫。

    林简琴看了看天色,要是这会儿让林无尘送他回果园,又不知道会引起多少误会,她明明怨恨应随六那个家伙没来及时出现,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他看到,林简琴还想到了常叔,她也不想让常叔看到她跟林无尘在一起,更不想让常叔看到林无尘对她的关怀备至。

    “嗯,也好,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无尘哥哥。”林简琴的语调也软了下来。

    月色之下,街面显得有些空旷,不时袭来的夜风有些凉,毕竟这是深秋了,几片有意无意的梧桐树叶子,打着旋的扑向地面,这是它们无法改变的归宿……终归泥土,可是人却不是如此,追求着自己喜欢,即便有时候知道是飞蛾扑火,却还是奋不顾身。

    两人无语,安静的走着,任凭那有些凉意的夜风从他们之间调皮的穿过。

    走了一小会儿,林无尘将自己的斗篷解了下来,要给林简琴披上,却不想被林简琴拦住了,“无尘哥哥,你自己穿着吧,你身子一向不好。”

    林简琴当然记得在林府的时候林无尘时不时的病一场的经历了。

    “我是男人,你是小女子,总归我比你抗冻些的。”林无尘虽然身子弱,可毕竟是男子,劲儿当然比林简琴要大许多,不顾林简琴的反对,林无尘还是把斗篷给林简琴系上了。

    两人又陷入了无语,林简琴好像很少这样觉得尴尬,抿了抿嘴唇,问道,“无尘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我丢了。”

    “哈哈,你这丫头,亏你也问得出口,自己不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子,害的我担心,你不用问了,我自有办法。”林无尘的语调里似乎有着一丝淡淡的狡黠,一如林简琴很早之前让他把畅春园里的桃树砍掉的时候那种语调。

    林简琴扁了扁嘴巴,“不说就不说,卖关子!哦,你娘……”

    林简琴突然觉得,不会是林无尘派人暗地里跟踪她吧,那鹰嘴山的事,岂不是林无尘都知道?

    “她没事,我是很担心她,可是我还是很犹豫,有时候很是苦恼的想,若是我没有这个娘,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形。”林无尘的话似乎很是纠结,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林简琴没有搭话,既然人家不说,她也不好再多说,谁愿意把自己的私事跟别的人抖搂出来?

    两人继续边走边聊,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可是那月亮却被蒙了一层云纱。

    城郊的一家茶楼上,灯光有些昏暗。

    “小王爷,我们这次来是想跟你说,皇上似乎已经要对老王爷动手了。”

    应随六突然一颤,很是担心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回小王爷,半个月前的。”那黑衣人语调很低,恐怕三步之外便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应随六心中大惊,照这个情况,父王岂不是很危险?

    他一拳击打在石桌上,那石桌竟然瞬间出现了裂痕,他脸色阴冷,目光阴鸷,嘴角不经意间扯出一丝凌厉。

    夜风袭来,吹的他额前的碎发徐徐飘动。

    茶楼上更是静谧的能听得到人的心跳。

    “沈力赤,你随我去一趟白云观,然后我们马上回京!”应随六声音已经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感情了,除了冰冷似乎别无杂质。

    “小王爷,去白云观?”那沈力赤似乎有些疑惑,当时老王爷嘱咐道这件事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听到这件事小王爷会跟自己急忙的回京啊?

    眼下发生了这种情况,沈力赤有些不知打所措,可是老王爷交代的事情就是让他一直保护在小王爷身边,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事,其他都不用顾忌,只要小王爷安全。

    于是沈力赤也只好遵从,跟着应随六朝着白云观的方向走。

    此时站在黑暗中某高楼楼阁的老王爷,脸色平静的看着远处,他很是轻松的捋着胡须,意味深长的轻声道,“音儿,父王也是迫不得已啊,为了父王的千秋大业,也为了你的好前程,希望你不要怪父王自作主张。”

    夜风似乎这会儿变得有些大了,林简琴身上披着的斗篷被吹得呼呼作响。

    林无尘很是担心的问道,“琴儿,你冷不冷?”

    “额,不,不冷。”林简琴此时的脑子里在转着,不知道小家伙儿怎么样了,那小东西虽然天资聪颖可是每晚睡觉都离不开她,即便是困的不得了了,眯上了眼睛,也会睡一小会儿就醒过来。

    “琴儿,你在坚持一会儿,咱们再转过几条巷子就到了。”林无尘说着,又把外套脱了下来,不顾林简琴的反对,硬是给她穿上。

    “无尘哥哥,别这样,我不想欠着你这么多的人情,你与其知道在我身上花费心思得不到回报,为什么不另觅佳人?”林简琴其实先前几次也都是明明白白的跟林无尘说过的,只是林无尘却一直不死心。

    熟料林无尘竟然又是勾起那一抹温暖的笑意,软软的说道,“琴儿,你欠我的越多,我心里才越踏实。”

    林简琴很是无奈的看了林无尘一眼,心中下定决心,这次回去了要么搬家走得远远的,要么跟应随六那家伙好好的谈谈,总是这么拖拉着,恐怕林无尘是不死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