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对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走着走着,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人来,嗖的一下。将林简琴随身携带的荷包抢走了!

    林简琴尖叫一声,敢抢她的荷包,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她撇开林无尘风一样的追了出去。

    林无尘岂能坐视不管,便急忙跟了上去。

    林简琴是有些小功夫的。跑起来也不是很费力。林无尘虽然是年轻男子,可是他身子生来就弱,又不会功夫。没跑多远便气喘吁吁的了,他真后悔没让楚殇留下来。

    那小偷似乎在吊林简琴的胃口,等林简琴将要追上的时候。他便快一些。等林简琴被落下的远了,他便慢一些。

    林简琴岂能放过这种宵小之辈,紧追不舍。林无尘却觉察到了有些不对劲。可是他见林简琴一直紧追不舍。又不放心林简琴,也只好追上去。

    林简琴心中问候了那小偷祖宗十八辈了。因为那荷包里装着一个重要的东西。

    不知道怎么的,那小偷跑了一小段就到了积羽城的后山。积羽城两面靠山,一面被水。

    突然那小偷站在不远处停住了脚步,这月光之下。倒是能看清那小偷的动作,只是看不清对方的脸色。

    林简琴顿时觉得收拾那小子的机会来了,熟知此时林简琴发现自己的背后竟然又出来了三哥黑衣人!

    瞬间空气有些紧张了,那夜空中的圆月似乎也有些畏惧,躲在了一片阴云之后。

    林简琴心中一怔,难道自己上了什么圈套?

    林无尘心中更是隐隐的觉得有些恐怖了,他先前就觉察到了这小偷的异常,只是出于对林简琴的保护才跟了来,眼下真是应验了,这小偷原来还有帮凶。

    林无尘心里深处不知道为何,觉得眼前的这个情形很是紧张,这些小偷似乎跟一般的劫匪不是很相似,他们特别的有组织有纪律,行动相当统一。

    林无尘急忙站到了林简琴身边,一把将林简琴拉到身后,还是客气的说道,“兄弟们要是想得财,你要你们说个数,我会马上让人送过来,只要你们不要动手伤害我二人。”

    那群黑衣人突然很是行动统一的在瞬间离去。

    这孤寂的山崖边上,夜风凛凛,月亮也躲了起来,空气有些微妙。

    突然从远方跑过两个人来,一前一后。

    林简琴一惊,因为他看得出那跑在前面的人的身影:应随六!

    他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林简琴这会儿才缓过神儿,难道刚才那个劫匪是故意为之,而这后面有什么惊天的秘密?

    就在林简琴深思的时候,林无尘纳闷的时候,应随六带着沈力赤跑了过来。

    应随六刚想询问沈力赤为什么带他来这里,突然发现眼前站着的人竟然是林简琴那臭丫头,更让人气愤的事林简琴的身边居然站着林无尘,看着那两人的面色神情,似乎很是默契,又好像是在追个什么人一样。

    一股无明业火,从脚趾头腾的一下子冲击着脑门,应随六强装镇静,问道,“你不是被人拐卖了吗?怎么跟他在一起?”

    这句话听起来冰冷没感情,可是林简琴却想发火了,你应随六不说来救我,还反过来问我为什么跟人家在一起?

    “他救了我,我不跟他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林简琴也是很冒火,她本来想着,应随六那家伙在果园里跟自己相处的这些日子,较之以前心性改了许多,日常也是开玩笑的,可是怎么今天过来了,却如此的不讲人情!

    应随六听完这句话,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喉结颤动一下,他隐忍着,可是手却不禁的握住了腰间那累死腰带的软剑。

    林简琴看在了眼里更加的生气了,她实在不愿意看见,她日思夜盼的人过来了竟然如此对待她,竟然还要动刀动枪的了。

    “怎么?你还想杀人?”林简琴气愤的说道。

    应随六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就算他救了你,你们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在这里做什么?”

    林简琴简直想要跳脚骂娘了,恨不得一脚踢过去,踢出应随六的肠子来!

    “天气冷!无尘哥哥心疼我,怎么样?你嫉妒了?那你为什么迟迟不出现?还有,我儿子呢?这深更半夜的,你为什么没有信守承诺保护我儿子,跟那个人出来?难道你也在做什么不见光的事?”林简琴大声叫嚣的质问道。

    “好好好,都怪我,怪我瞎了眼了,你都这样对我,我还跟一个傻子一样的天真的认为,我应该放下一切等你?哈哈,好啊,我这就给你让地,让你们好好的快活!”应随六说完便要扭头就走。

    林简琴气坏了,大声骂道,“应随六,不许你诬蔑我的清白!”

    站在林简琴身边的林无尘愣住了,流姓可是国姓,这男子难道是?林无尘早就对应随六的身份有过质疑,可是林简琴却一直都没有透漏过半分,以至于他平时也只是猜测罢了。

    应随六背对着气得发颤的林简琴,冷冷的说道,“清白?清白是要证据的,难道让我回去找个嬷嬷给你验身?哼哼。”

    又是一阵冷笑,一阵带着嘲讽的冷笑。

    林简琴心里难受的要死了,似乎瞬间她的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

    应随六旁边的沈力赤突然说道,“小王爷,那女人身边的男人还要留着?”

    似乎这句话戳到了应随六的痛心之处,应随六的眼中掠过一丝寒光,是啊,要不是这个男人从中作梗这一切也许不会这么麻烦,哼,没准林简琴那丫头根本就没晕,而是被那个林无尘给带走了!

    应随六握着腰间腰带的手青筋暴露,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这时候站在远处的高楼楼阁中的老王爷,捋着胡须很是享受的看着远处的一切,说道,“林原道是死了,可是他这个是又不是的儿子太过聪明了,留下,绝对是祸害,再说了,音儿是要把公主娶过来的人,怎么能跟那个女人厮混?”

    老王爷旁边的幕僚很是拍马屁的说道,“王爷高见,那女子不知检点,既然已经有了孩子,居然还妖媚蛊惑小王爷,是她该死。”

    “哈哈,是啊,这次的事情,你立了一大功,这一石三鸟的计策也只有你慕容桐想得出来了,不过,本王喜欢。”老王爷很是悠然的捋着胡须,“这样我就把惊鸿岭那件事的知晓人全部处理了,还让音儿舍弃这边的烂桃花,最主要的是,本王也能名正言顺的把公主娶过来,哼哼,本王的千秋大业,马上就开始了。”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哦不,奴才该死,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那个身子肥胖的有些臃肿的男子说道。

    老王爷只笑而不语。

    山崖前的几个人还在各自说着各自认为正确的理由,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其实有的时候总是这样,按照自己的思路一条路走到黑,总会多一些不必要的累累伤痕。

    换个方位思考一下,也许这三个人就不会被人利用了吧。

    应随六沉默良久之后,紧闭双眼,仰起头,任凭夜风冰冷的冲击着他的脸,背着林简琴,冰冷的说道,“你若是坦白一切,我就原谅你。”

    林简琴听完不屑的冷笑一声,她素日是聪慧的可是真的被感情烦恼的时候,脑子也是不够用了,她很是生气的说道,“我不需要坦白,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林无尘拉了拉林简琴的手腕,似乎有些用力,他知道,这个时刻如果不抓紧了,恐怕没有机会再把他的琴儿拉回到他的身边了,那么他这一生也就真的生无可恋了。

    “琴儿,你不需要跟他坦白,跟无尘哥哥回家吧!”林无尘竟然稍稍一用力,就把被应随六气的浑身哆嗦的林简琴拉进了他的怀里。

    林简琴顿时惊恐万分,瞪大了那水盈盈的眼睛,眼中的神色复杂难明。

    应随六再也受不了别的男人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做戏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被别人抢走?他似乎来不及也不想,去想片刻,瞬间转身,像一支离弦的箭朝着林无尘闪过去。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得不到的女人,谁都甭想得到,他要把所有喜欢他喜欢的女人的人全部杀光!

    林简琴已然感觉到了那迅速逼过来的空中的冰冷凌厉的杀气,在一瞬间,她从林无尘的怀中翻起,一下子将林无尘推了出去。

    “噗……”一声沉闷的响动,划破了天际;“额……”一声惊讶的叹息附和而来。

    林简琴瞪大了眼睛,看着胸前那穿过的薄如蝉翼的利剑,她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那一脸冷峻的应随六,她苦笑一下,此时的应随六正如他们第一次相见时候的神情,冰冷高傲。

    林无尘被林简琴推开之后却不慎退步到了山崖边缘,他一个没站稳,滑落下去,他虽然有些惊讶有些无奈,可是他又是欣慰的,因为他的琴儿愿意为了救他而去挨那一剑,他很是欣慰的闭上了眼睛,任凭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凌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黄泉路上有相伴,来世再续前世缘。

    林简琴看着眼前的那个男人越来越模糊了,她突然觉得浑身好冷,可是她的心更冷。

    应随六看到自己手里的利剑就那么安静的插在林简琴那瘦削柔弱的小腹里,他恐慌了畏惧了后悔了,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心在滴血,不是这样的,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