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马蹄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急忙松开了手里的利剑,一把将林简琴抱起来,大声的呵斥道。“沈力赤!给我把积羽城最好的郎中找来!”

    这声音里戾气凛冽,让四周的人都不敢喘气了,那沈力赤急忙应声。跪在地上,“小王爷。这会儿医馆都关门了。恐怕……”

    “招不来郎中,你们都给我死!”应随六已经是气急败坏了,他恶狠狠的像是一头怒气冲天的狂狮。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由远及近。

    “小王爷。请您速速回京,老王爷……怕是……怕是不行了。”来着气喘吁吁。

    应随六抱着林简琴听到这个消息,发狂一样的朝着夜空大吼起来。

    沈力赤趁机说道。“小王爷。不如小人替您照顾这位姑娘,您快马加鞭回京,现在朝中各方势力都在剑拔弩张的局势中。对于老王爷这次的病……”

    “闭嘴!我把她留给你照顾!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的血喂我的剑!”应随六说完便将林简琴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愤怒的一把将那骑在马上的人拉了下来,直接跨上马背。双脚一夹马肚子,狠狠的一鞭子轮下来。便消失在夜色中。

    沈力赤虽然听的很认真,但是等应随六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意。暗自说道,“小王爷,小的是无能为力了,毕竟现在真正的主子是老王爷啊。你们父子俩,我都得罪不起,只是我现在却别无选择。”

    当老王爷看到自己的儿子策马离去的情形,很是满意的笑了笑,说道,“慕容桐,你随本王回去吧。”

    “属下这就陪着王爷回行在。”那慕容桐一脸的阴险狡诈的模样。

    老王爷很是有些意思的看了看慕容桐,顿了顿,没有迈步子,而是笑眯眯的问道,“慕容大人,你怎么知道本王要回行在。”

    那慕容桐低眉猥笑,作揖道,“王爷只不过是让小王爷死心,让他伤心,王爷把那丫头处理了,就算小王爷快马加鞭到了京都,无非就是生气一场,毕竟您是他的父王,想必事情缓一下就过去了,总会主动来找您。您那时候也再这里休息的差不多了,父子俩齐上阵,去惊鸿岭绝龙山那,呵呵。”

    慕容桐话说到此,老王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甚是得意,老王爷笑完了,竟然不多言语,朝着行在走去。

    留下慕容桐在那阁楼站了片刻,按照以往,老王爷应该是再多说几句话的啊,可是这次怎么却没有说一个字?

    见老王爷走远,慕容桐也只好满腹狐疑的急忙跟了上去。

    当山崖边只剩下沈力赤和那三个黑衣人的时候,很突然的从旁边的树林中飞跃出数十人,身着青衣面带黑巾,瞬间这两队人马厮杀起来。

    楚殇在树林里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没站出来,恰恰是因为他发现了很远的地方的阁楼中的古怪,当他见到自己的主子掉落悬崖的时候,他早已经将这条命全部的托付了。

    带着仇恨,杀红了眼,楚殇的功夫本来也是与应随六相差无几的,此时更是凶猛,他守在林无尘身边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把林无尘这些年的无奈,委屈,辛酸,痛苦和情爱都看在了眼里,他现在活着能做的事情,就是要救活三小姐,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然后便去阴间追随大公子!

    沈力赤虽然武艺不错,可是终究抵不住强大的楚殇,那三个黑衣人更是抵不过对方数十人的围攻了。

    悬殊甚大,很快便决出了胜负。

    林简琴躺在冰冷的地上,她只觉得浑身很冷,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废墟中的晴雪巷子,看到了最初和喜悦相见的时光,看到了刚刚搬进林府的小心翼翼,看到了在林无尘背着她跑来跑去的情形,看到了那个在鹰嘴山救了她的人……

    她渐渐地没了知觉,似乎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她有些不甘心,为什么飘了起来,她看到了站在果园门口抱着大狼狗银子正在呜呜哭泣的小家伙儿,小家伙儿那泪汪汪的眼睛真是让人心痛,她伸出了手,却无论如何都摸不到,她很是焦急……

    “三小姐……三小姐……”楚殇一边抱着林简琴朝着寿康堂跑一边喊着林简琴,生怕她睡过去,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楚殇的手酸了,腿麻了,他还在拼命的跑,似乎老天爷此时此刻也有些不近人情了,把夜风扇动的那么的猛烈,楚殇喊着林简琴的嘴巴里灌满了沙土灰尘。

    “楚大哥,来来来,我拉来一辆车子,这样你把她放上去,她能舒服一下,也不会动到伤口,你也省些力气,咱们兄弟们都来拉,一定会很快的。”一个随从便拉着车跑边在楚殇的身边大声喊道。

    楚殇听完,马上停下,尽量轻巧的将林简琴平放在板车上,几个男人拉着车朝着寿康堂跑去,还留下了两个人收拾刚才的地方。

    南宫长昔正在如豆的灯光下看书,这几天他偶然研得了一个新方子,能更还的治疗刀伤剑伤,且不留疤痕,只是药性有些烈,他正在查看古籍,看是否能够改良一下。

    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南宫长昔马上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外面的声音上,他轻轻的放下书,顺手从木椅上拿了外套披上,走到了门前。

    也有大晚上来医馆的,基本上都是前面的小童给处理了,南宫长昔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已经有三个徒弟了,晚上有轮班的,他便在后面看书了。

    这时候听到了前面的门开了,很显然,是小童开了门,紧接着便听到一个声音急促又焦虑的声音,“南宫郎中呢?我家三小姐求他救命!”

    南宫长昔听到了那个声音,已经等不及前面的人过来打招呼,他顾不上提鞋,便趿拉着鞋子朝着前面跑过去。

    那声音是以前的林家现在的侯府中林无尘的近身仆人……楚殇,楚殇口中所说的三小姐,当然是林简琴了。

    南宫长昔急匆匆穿过走廊,衣服被夜风吹落他也是顾不得捡了。

    当南宫长昔猛地推开门之后,看到那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的林简琴的时候,他心中一紧,马上吩咐道,“止血药粉!银针!水盆要温水!干净的纱布!快!”

    顿时间,寿康堂内所有的灯都被点燃起来,宛如白昼一般,屋外却夜风嘶吼,圆月也隐于乌云之后。

    这屋子里除了那些药罐子银针等的器械声和小童们伺候着的脚步声,安静的要命。

    南宫长昔的眉头扭成了一团,那白皙秀美的脸色愈加的难看起来。

    “兮东,你速速请师父来!”南宫长昔语气很是紧张。

    楚殇的心一直吊在嗓子眼,眼瞅着南宫长昔的脸色就没有舒展开过,时间慢慢的过去,这会儿南宫长昔突然让那个小童去请老神医,楚殇心中不禁的恐惧起来。

    难道三小姐支持不住了?他痛苦的掐着额头,他不顾一切把三小姐送来,就是想能让大公子安心,可是如今……

    楚殇不禁的眼眶有点潮湿了,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明明大公子已经想好了,要带着三小姐和那个小家伙儿换个地方好好过日子的,怎么今天晚上突然变成了这样?好好的计划,却赶不上这把人伤的体无完肤的变化。

    楚殇将头深深地埋在胸前,他想到山下将大公子的尸首找到,好好的葬了,然后在自己了断却陪同。他何尝不想去为大公子报仇,可是他隐隐的觉得,那远处阁楼之中的人,是他对付不了的,大公子和三小姐是何等聪明的人,居然还掉入了那人的圈套,他凭着这点功夫就想报仇?

    突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脚步很轻,气息很淡,似乎就像是进来了一缕风一般。

    楚殇抬起头来,见那来者一身的米白长袍,眉毛胡须头发皆是花白了,脸上的精神却十分矍铄,那双眸子中透露出一丝清澈的脱俗,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南宫长昔只侧过脸,见了来的老者,急忙说道,“师父,三小姐伤势过重,徒儿学艺不精,适才半夜打扰师父……”

    “昔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为师教导你的,为师岂能不知晓这个道理,来,让为师看一下。”老神医飘然而至,步子轻快,神情自若,走到了林简琴的身边。

    他严肃的查看了林简琴的伤口,又搭了脉,片刻都没有沉思,便从口中念出一串的草药以及剂量。

    南宫长昔站在一旁,很是恭敬的听着,“师父,徒儿记下了,徒儿亲自去煎药。”之后便很快的转身里去。

    老神仙不曾抬头,只平和的说道,“昔儿,医不自医是为何意?师父知道你与这女孩子的交情,但是你要秉着一颗平常心去做事,切不可毛毛躁躁。”

    南宫长昔一怔,但是马上会意了,作揖道,“徒儿记下了。”

    南宫长昔说完便转身去亲自抓药煎药了。

    这会儿的时间似乎非常的煎熬,楚殇来回的踱着步子,又时而坐下掐着太阳穴,又站起来走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