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皮外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长昔端着药碗将汤药给林简琴喂食下去之后,林简琴那惨白的脸色才有了一丝血色。她微弱的气息一直在游离。

    老神医闭目养神坐在榻前,就那么一直的坐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寿康堂外面来了两个男子。他们一见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的楚殇,便急忙的跑过来。

    “楚大哥。我们今天早上去山崖下面找了。”其中一个人说道。

    楚殇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绷不住了。一把拉住了那人的手腕,“怎样?”

    “侯爷吉人自有天相,只是摔晕了过去。受了些皮外伤。”那个人似乎说的有些吞吞吐吐。

    旁边的另外一个人,也不敢碰触楚殇的焦急的目光。

    楚殇此刻哪里还有精力去分析这句话的真假,那憔悴的脸上马上露出喜气。不自觉的笑起来。

    平静了一会儿。楚殇急忙说道,“快回去跟大公子说,三小姐也是有惊无险。让他好好养伤!过几天我就带大小姐回去。”

    那二人听完楚殇的话。便转身离去了。

    楚殇站在寿康堂的门外高兴了好久。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似乎对积羽城没有什么影响,太阳照常从东方冉冉升起。秋高气爽景色怡人,早市上的人流依然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小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吉祥如意饭馆虽然也开了门,可是里面的人却满脸的愁容。

    小家伙儿愣愣的蹲在门槛上,望穿秋水了。托着腮,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小嘴儿嘟着,很不高兴的念叨着,“娘怎么还不回来啊?”

    洛青丝走过来,很是心疼的抚摸着小家伙儿的脑袋说道,“惊鸿,不急,你娘很快就回来了,那个老爷爷和大个子叔叔不是都去找你娘了么?”

    小家伙儿扭过头,仰着小脸儿很是认真的说道,“可是,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感觉不到我娘的气息,而且,那个大个子叔叔的气息也全没有了。”

    洛青丝听完先是愣了愣,她也是个敏感的女人,她从小就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她自从上次知晓了小家伙儿对秦川哥的那种感应后,便一直觉得这个小奶娃子有很多的奇特之处,她心里确实有些紧张了。

    洛秦川从里面走出来,满面愁容,眉头紧锁,从腰间拿出烟袋锅子,又缓缓地将烟丝装好了,心有所思的点燃了,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他嘴里吐出来的不仅仅是烟圈更多的是愁闷。

    “来,惊鸿,姥爷这里来,你娘一定是在外面给你买好吃的,你不是很想吃香满楼的酱牛肉么?你娘前两天还悄悄地跟姥爷说起这件事呢,来姥爷这里睡一会儿,昨晚上我们的小惊鸿真是闹了一晚上,这会儿怎么还不困呢?”洛秦川故作轻松的说道,可是他那忧郁的眼神却暴露了心思。

    小家伙儿愣了一下,还是走到了洛秦川的怀里,眨着大眼睛,眼神里突然有一丝恐惧,他的眼神中从未出现过如此的神情,“姥爷,我娘真的没事么?”

    洛秦川勉强的扯了嘴角笑着说道,“没事的,你自己不是也说过么?你娘长命百岁,后半辈子的福气还没享受,怎么会有事?”

    小家伙突然觉得洛秦川说的也对,虽然他不知道那白云观藏经阁的《术法》写的是否正确,可是自己按照那上面来修炼,果真就能感应到每个人的气息,街上那些人很是平淡气息,就连姥姥姥爷的气息也要比街上那些人浓郁一些,娘的身边更是有一丝丝的紫气,而那个大个子叔叔身边则总是笼罩着浓厚的紫气。

    小家伙儿那有些小可怜的眼神却是让人看了心疼,他偎依在洛秦川的怀里,洛秦川急忙的把烟袋锅子熄灭了,两手抱着小家伙儿,很是亲切的说道,“惊鸿真乖,来,睡一会儿吧,没准睡醒了你娘就回来了。”

    洛青丝的眼中也是闪烁着无奈和愁苦,月丫头是个多么好的人,怎么总是如此不顺畅,难道这都是天注定的?九死一生,方能得到归宿?

    今天还是有客人来吃饭,可是客人却觉得老板和老板娘都不怎么在心,倒是那跑堂的还不错。

    洛中原和颂雪只是知道一些,并不完全知道,两人见洛秦川夫妇俩不说,也就没有多问,只是看到那二人愁眉苦脸的有些担心。

    今天店里的生意很一般,洛青丝夫妇俩的心思一直在等林简琴的消息上,一直到太阳落山,也没见到有什么人来。

    小家伙儿居然一睡就是整整的一天,一直到晚上还没睡醒。

    洛青丝虽然有点担心,可是看着小家伙儿睡得安静,也不愿意把他叫醒,总是怕他醒了再闹着找娘,洛青丝就真的没办法了。

    街上的灯笼摇摆在夜风中,今天的风比昨晚上小了很多,很是柔和,只是毕竟是秋末了,还是有些寒意的。

    洛秦川蹲在门口看着外面街上渐渐变得稀落的人群,他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个时候的寿康堂的后院里,一天都在林简琴榻前观察的南宫长昔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因为林简琴的气息已经稳定了,只是伤口却还不能动。

    南宫长昔看着那虚弱的精致的脸,有些淡淡的愁苦挂在眉梢,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跟别人总是有些不一样的,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便是,她有着男人的宽阔胸襟和睿智,又不失女人的阴柔之美,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样貌如此精美心灵也是一般无二。

    南宫长昔淡淡的勾了勾嘴角,他很愿意帮助喜悦的朋友,一如他帮助喜悦一样。

    南宫长昔突然觉得自己手边上的薄被稍稍的动了一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是林简琴的食指在动。

    南宫长昔顿时喜上眉梢,照常理,他看惯了生死,见的多了也麻木了,可是今天却异常的高兴,当然,这仅仅表现在心里,如此,林简琴好过来,他也可以跟喜悦说起这件事了。

    林简琴虚弱疲惫的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嘴唇翕动一下。

    南宫长昔急忙俯下身子,将耳朵凑过去,并安慰林简琴说道,“三小姐,你已经好了,只是需要静养,你现在不要着急说话。”

    林简琴很是痛苦的表情摇了摇头。

    南宫长昔这才把耳朵凑过去了。

    林简琴那几句话,让南宫长昔听的有些心痛……他不知道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能有如此的思维和决绝。

    “三小姐,你当真要这样做?”南宫长昔真是严肃的问道。

    林简琴有些吃力的点了一下头。

    南宫长昔犹豫片刻,便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跟喜悦说这件事么?”

    林简琴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跟你娘说?”

    林简琴又是摇了摇头。

    南宫长昔有些哑然,“难道这件事……”

    “我既然选择这么做,就要做的真实一点,至少让别人看上去是这样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如今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若是我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必然还会招惹祸害,我只怕那些人不肯放过我的亲人。”林简琴说的有些吃力,顿了顿接着说道。

    “为了保护他们,我必须要这么做。”林简琴下定了决心。

    南宫长昔沉思良久,点了点头。

    突然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林简琴给南宫长昔使了个眼色,便又闭上了眼睛。

    她躺在那偌大的床上,白的被,白的褥,还有她惨白的脸色,让人看着有一种心痛。

    “南宫郎中,三小姐怎么样了?”楚殇很是担心的问道,他这一天回去侯府料理一些事情,这才赶回来。

    南宫长昔那细长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来,似乎别人看不到他的神情,他只轻轻的摇了摇头,便背着手,轻轻地走出了门外。

    楚殇马上整个人都呆住在原地了,他失神良久,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林简琴的榻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那眼中的泪水已经禁不住的流淌出来。

    男人的呜咽在这安静的寿康堂里穿梭,飘荡在街上,让人不禁的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三小姐,你知道么?现在的你,就是大公子活下去的希望啊,你知道大公子对你的情谊么?”楚殇竟然不顾及男人的颜面,痛哭流涕,不怕外面的小童笑话。

    那小童也是很识趣,见状便转身关上门出去了。

    林简琴依旧平静的闭着眼睛,她已经打算结束这些,重新开始了,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三小姐,当年在惊鸿岭上那件事,您知道么?大公子听闻二小姐把您害了,他疯了一样的找您,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您知道么?大公子在失去你那一刻,他竟然不顾及什么手足之情把二小姐抛尸在惊鸿岭的河沟中,您知道么?大公子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逃回来就是为了再积攒力量找机会把您找回来,他说过活要人死要见尸!”楚殇的脸上已经是热泪纵横了。

    林简琴听在心里有些酸涩,她知道被人爱是一种幸福,可是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爱着,也是一种负担,她不想总是从人家那里索取,因为她觉得那样会遭报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