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 感情复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勾了勾嘴角,说道,“不会的。娘还有很多事要做,一定会很快的好起来。”

    小家伙儿那水盈盈的黑眸子,看着林简琴。伸出嫩嫩的肉呼呼的小手,抚摸着林简琴瘦削的脸颊。“娘。你要找大个子叔叔么?”

    林简琴迟疑一下,说道,“找。只是不会那么快的找。”

    小家伙儿似乎瞬间上了瘾,接着问道,“那。那个喜欢温软笑着的舅舅呢?他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

    林简琴又迟疑一下。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小家伙儿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嗯,他是你的舅舅怎么能是坏人。”林简琴无奈的笑着说道。

    大人们之间的感情,很是复杂。恐怕跟小孩子说。也不太好。

    “那要是大个子叔叔和爱笑的舅舅打起架来。娘亲怎么办?”小家伙儿似乎不是很满意林简琴前面的两个回答,居然问了一个连林简琴都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林简琴嘴角有些不自然的扯了一下。说道,“儿子。你又调皮了,舅舅和叔叔怎么会打架?行了,你可是哭着喊着要把那些书弄来。现在果园是回不去了,你没事就去看书打发日子吧,娘要睡一会儿。”

    小家伙儿很不甘心的撇了撇小嘴儿,说道,“逃避……”然后转过身,很不高兴的扭着小屁股朝着旁边的小床走过去,床尾堆满了书,都是他喜欢的。

    外面山坡上的野草也开始枯黄了,一阵风吹过,虽然有骄阳当空,可是却感觉不到什么炙热,大狼狗银子还在那安静的闭着眼趴着。

    小家伙儿看着书,看到了堪舆的篇章,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马上转身跑到了林简琴身边,可是看着林简琴已然闭上了眼睛,他便十分乖巧的轻轻的在林简琴的耳边吹了吹。

    一股温暖的热流在耳边回荡,林简琴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不想让小家伙儿问那些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罢了。

    小家伙儿见林简琴还是不肯睁眼,便细声细语的说道,“娘,我给城里的杜家看风水,帮了他们家的大忙,那杜老爷还是说送我们一套宅子呢,等娘的身子好一些,咱们去那里住着吧。”

    林简琴仍旧不做声,小家伙儿顿时嘟起了小嘴儿,他知道,一定是娘心情不好了,便不再继续缠着林简琴,又跑回了自己的床上,安静的看书去了。

    他似乎非常喜欢那书中的东西,整整半天,连尿尿都省去了,一直在抱着那书看。

    林简琴睡了好久,终于觉得有些精气神儿了,她不敢乱动,只能转悠一下眼珠儿了。

    “儿子,过来,娘有话要说。”林简琴朝着趴在一边看书的小家伙儿说道。

    小家伙儿这会儿正入迷了,再加上林简琴说话的声音语气比较低,小家伙儿似乎没听到。

    趴在洞口的大狼狗银子好像是听到了,那本来耷拉着的一对大耳朵突然直立起来,原来眯着的眼睛也瞪得溜圆,扭过狗头看了看山洞里面。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还在一动不动的盯着手里捧着的书,真是无奈了,她要是大一点动静的话,吸点凉气就会觉得小腹绞痛,是以打算攒足了力气在说话。

    没想到银子居然摇着那蓬松毛茸茸的大尾巴颠颠的进来了,跑到小家伙儿的身边,嘴里吱嗡着,还用前爪蹭小家伙儿的胳膊。

    小家伙儿居然入神到没有听到银子的吱嗡声!

    银子好像是焦虑了,它吐着大舌头,吱嗡着围着小家伙儿转了两圈,见小家伙儿还是无动于衷,突然间趴到小家伙的面前,那大舌头哧溜哧溜的舔了两下小家伙儿的面门,这下可是齐全了,从脑门到下巴……

    小家伙儿嘴角一抽,很是嫌弃的看着眼前的银子,银子好像瞬间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火了,急忙从小家伙儿面前跳开,蹲在地上,用一种很可怜的眼神看着小家伙儿,又吱嗡两声,便走到了林简琴的榻前。

    小家伙儿扭过头,这才发现娘正好看着他呢,急忙的站起来,问道,“娘,你什么时候睡醒的?我去洗洗脸,马上回来。”

    林简琴眼神会意了一下。

    银子这才满意的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又乖乖的跑到山洞口趴着去了。

    小家伙儿噔噔的跑到了洞口不远处洗了脸回来,很是高兴的端坐在林简琴的榻前,先前他就很想跟娘说说杜家送的宅子的事。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过来了,这才轻声说道,“那杜家在城里?”

    “恩,城里,但是宅子还是很僻静的,他说是有两套,咱们随便选,娘,这里虽然不会被人发现,可是环境不好,我看着你的身体一直不好,怕会在这里更不好。”小家伙儿嘟着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林简琴思忖片刻,说道,“你当真那姓杜的回如此做?”

    小家伙儿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娘,你为何不信?哼,他要是敢说了不算,算了不说,我就去他们家祖坟放上两颗钉子,让他们家断子绝孙。”

    林简琴别的地方不能动,动的只能是五官棉布表情了。

    果然是亲生的,连人生信仰都如此的一般无二,她讲究的不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断子绝孙的信条?恩,只是小家伙儿还太小,有些事情可能不能明确的判断是不是该让人家受罚。

    “儿子,可不能随便这么说,即便你天资聪颖真的学会了一些东西,不能拿去害人啊。”林简琴真怕这个聪明又有主意的小家伙儿会闯出什么祸害来。

    小家伙儿扁了扁嘴巴,说道,“娘,你放心了,我若是行为不端,老天爷就收拾我了,这学的东西虽然厉害,可是必须要遵循天规,若是违反了,那是要遭天谴的,额,这么说有点严重,就是说我做事情有悖天伦,那样会遭到反噬的,所以,您放心好了。”

    林简琴听着小家伙儿这振振有词的说法,心里却是有些纳闷了,虽然在穿越前林简琴也跟着老爸遇到过不少这样的林湖高手,可是像小家伙儿这么明白的说出来,还真没听过,难不成那些家伙是坑蒙拐骗的?可惜了老爸的几千万。

    想了这么多都是些没用的,林简琴急忙的拉回了思绪,说道,“若是这样,我们到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从今以后,娘就要换一副面貌生活在这里,直到一切水落石出了。”

    “娘,我会支持你!要把忠诚侯府拿过来,要跟大个子叔叔说清楚,也要让舅舅明白!让那个挑拨离间的老男人死翘翘。”小家伙儿一边很可爱的气势汹汹的说道,一边摆着小手指头,说完一件事便弯曲一根手指在手心儿里。

    林简琴一直盯着看小家伙儿的神色,有些稚气还有些小男子汉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自己亲生的,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而且越看越喜欢看小家伙儿的各种表情和神色。

    小家伙儿说完,便急着说道,“娘,那我改天就去找杜家的人说。”

    “不急,等娘的伤势稍微的好一点再说,不然真的有甚么事,娘也帮不上你,现在可不能让你有什么闪失。”林简琴已经在心里有了计划。

    小家伙儿看着娘亲眼神中的柔情似水,很是呆呆萌萌的说道,“娘你美极了。”

    林简琴突然有点尴尬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不嫌家贫,孩不嫌母丑?不管是哪一个,儿子觉得她很美,她倒是很享受这种有些小奉承的安慰。

    外面的天气似乎越来越冷了,外面的风出进了山洞,让母子俩觉得浑身不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是银子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像一头雄狮一般的笔直的趴在山洞前,昂首挺胸,眯着眼睛,很是高傲的看着远处。

    越思敏每天都是在内疚和思念中度过,她有些软弱,却也有些执拗,她相信,一定能等到琴儿好好的回来,涟韵也说过了,琴儿的事有些蹊跷。

    喜悦已经在暗地里让小侯爷去查这件事了。

    洛青丝夫妇俩心中也是愧意的厉害,毕竟小惊鸿是从他们俩这里走失的,洛秦川每天都注意那些走南闯北的客人们交谈,只想能听到些关于月丫头母子俩的事情。

    南宫长昔每次去侯爷府给喜悦搭脉安胎,每每都会问起越思敏的境况,他虽然知道这稍微的有些残忍,可是长远来看,这也许是对三小姐家人最为好的一个办法了。

    林无尘在畅春园里,眼神很是呆滞看着那半家院子的落叶了的桃树,他脑子里不禁的想起了过去的一幕幕。

    他冷笑一声,真不知道现在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在琴儿没有出现之前,他是励志要拿到林家的产业,可是如今呢?

    他突然狂躁起来,拼命的捶打着自己那近乎麻木不知的双腿,虽然每次郎中和楚殇都安慰他,说是也有可能,可是他好像心里很明白,这辈子怕是站不起来,就算是琴儿活着了,他又怎么还可以背的起她那瘦削的柔软无骨的小身子。

    “侯爷……使不得啊……”楚殇一下子扑过来,跪在地上,死死地握着林无尘的双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