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精神很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失声痛哭起来,嘶哑的怒吼声,充斥在一片萧肃的院子里。

    楚殇呜咽着跪在地上不敢松手。已经四天了,林无尘的精神差到了极点,他除了默默的流泪就是呆滞的看着那一片桃树。今天或许是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痛,哭喊起来。

    相思阁里的萧洁梅也是唉声叹气的了。她生平最在乎的两个人。一个在湘竹园跟那个小狐狸精花天酒地,一个在畅春园痛不欲生。

    “夫人,不如咱们去看看侯爷?”萧洁梅旁边的丝侬轻声说道。这相思阁没了潋滟和应宿,很快便有拔尖儿的人被提拔上来了。

    萧洁梅摁了摁太阳穴,满脸的愁苦。说道。“绿锦那小贱人的胎怎么样了?你们给我打起精神来盯好了!”

    “夫人请放心,奴婢们时刻都在警醒着。”丝侬很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萧洁梅闭着眼睛,眉头却紧皱。良久。问道。“养心阁的怎么样了?”

    “夫人,一切照旧。”丝侬又很是小心的回答道。她的长处便是时时刻刻的机警小心,且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张扬。心思细腻却不是毒辣,这也是她比潋滟和应宿好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林无尘几天前才给萧洁梅推荐了这个奴婢。

    相思阁里陷入了沉静,外面的小丫鬟们更是大气不敢喘,最近府里发生了太多的变故,以至于这些主子们越来越难伺候,一个不注意,不是挨板子就是挨巴掌的。

    “都给我仔细的看好了,老太太活着还有大用处呢。”萧洁梅摸着食指上那硕大的翡翠戒指冷冷的说道。

    她有些迷茫了,以前的时候,觉得林原道处处防着她,觉得林静影时时刻刻的跟她明争暗斗,现在她一家独大了,怎么突然间觉得日子比以前更辛苦了呢?

    丝侬看了看萧洁梅的神色,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个斗篷,给萧洁梅披上。

    萧洁梅站起来,在屋子里踱了两步,突然说道,“去看看尘儿。”

    一干人等,尾随着萧洁梅朝着畅春园走去,石子路上显得格外的清冷,偶尔从树上飘落的黄叶被风吹到了脚下,踩上去沙沙作响。

    畅春园里的桃树占了半个院子,怕别人扰了林无尘的休养,已经四天没人来打扫那些铺满了地面的黄叶子了。

    厚厚的,远远看去,像是一层毯子。

    萧洁梅走进了畅春园,看着坐在木椅上,眼神呆滞的林无尘,便有些心疼,可是已经几天了,任凭她来过多少次说过多少话,林无尘总是不语。

    萧洁梅走到了林无尘的身边,轻轻的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那里曾经是畅春园的主子下人们一起吃饭的地方,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了。

    “夫人,属下让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吧。”丝侬小心翼翼的说道。

    旁边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丫鬟居然急忙说道,“其实这厚厚的叶子看上去也挺好,踩上去软软的,沙沙作响,到也不显得这里空寂。”

    她的初衷是好的,留着那些叶子也算是林无尘的一个念想,可是她说出来的话,似乎触怒了萧洁梅。

    “贱婢!以后少在府上提起跑跳踩这样的字眼!拖出去!乱棍打死!”萧洁梅阴冷的说道。

    那小丫鬟这才知道自己一心想着为主子办点事,想着出头露脸,没想到一下子触及到了主子的伤心处,林无尘这辈子也许就站不起来了,怎么还喜欢听那些个跟站起来有关系的字眼儿?

    门外凄厉的惨叫声,在这寂静的侯府里显得异常的突兀。

    林无尘依旧不言不语,眼睛就那么盯着前方看着。

    萧洁梅叹了一口气,嘱咐了两句楚殇,便带着人离开了,她心在有种不祥的预感,若是尘儿就这么消沉下去,将来的日子怎么办?绿锦那狐狸精会不会再出什么别的馊主意?这侯府可是有的事了。

    老太太在养心阁里这几天心情大好,虽然她不怎么说话,可是梅姑姑从她老人家的眼神中就能揣摩出一二,阳半夏一直没有敢把林简琴的死去的事情告诉老太太。

    老太太现在活着,完全就是靠着心中那一点信念,她觉得只要有林家的血脉在,林家一定还能东山再起。

    现在府里的人都把所有的精力关注到了林无尘的身上,自然在一些小事……比方阳半夏时常出入,就不是那么的严格了。

    老太太正坐在院子的台阶上看着天空中飞过的大雁,突然门前跑过两个形色匆忙的人,她便让梅姑姑设法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行色匆匆的两个人直接朝着畅春园奔过去了。

    林无尘还在木椅上发愣,突然间闯进两个人来,扑通的跪在了他的身边,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回应。

    楚殇呵斥道,“大胆狗奴才,怎么能如此的慌张无礼?”

    那二人吓得头抵着地,哆嗦着说道,“柜上的掌柜让小的来报给侯爷,侯爷先前转出去的银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都回来了!”

    林无尘突然扭过脸,声音嘶哑的问道,“你说什么?”

    那小厮也不敢抬头,只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林无尘的眼神突然激动起来,“琴儿还在?”

    楚殇轻轻说道,“侯爷,就算快的转账,也得消耗一些时日的,这厮说的是三天前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这些银子是在那晚的事情之前,她就把银子转到您的名下了。”

    楚殇说着这些的时候朝着那跪在地上的两个人摆了摆手,那二人便急忙离开了。

    林无尘那激动的眼神突然又黯淡下来,喃喃的说道,“为什么她知道了这件事,却还是不明白我的心意,为什么她知道了这件事,却一定要把银钱再返回来。”

    “侯爷,这天下之大,好女人有很多,就算积羽城没有,别的地方呢?”楚殇见林无尘终于开口说话了,便想着一定要好好的劝说他才行。

    林无尘苦笑一下,眼里的泪水淌出来,说道,“在我的眼里,全天下的女人都不及她分毫。”

    楚殇心中一紧,若是用关爱说不透,也许刺激一下侯爷,能让他坚强起来也好,“侯爷,三小姐死了,可是您每天都在这里伤心欲绝有什么用?难道您不想为三小姐报仇?”

    这句话楚殇不是没说过,只是林无尘已经陷入了一种什么话都听不到的死境界中,现如今听了这句话,林无尘似乎像是被惊醒一样,那麻木呆滞的眼神中,似乎瞬间充满了恨意,是啊,不能让琴儿白白的死去,要让姓水的全家陪葬!

    王侯将相又如何?动了他林无尘所爱之女人,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楚殇,你去让人给我做点吃的来。”林无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楚殇先是一愣,接着便是满心的欢喜,朝着门口守卫的人大喊一声,便命人急忙去做了。

    楚殇则亲自给林无尘换衣服洗漱,好好的给林无尘收拾一下。

    萧洁梅听到此事,更是亲自去厨房给林无尘准备吃的喝的,再三叮嘱要下人们给准备补品。

    萧洁梅刚刚从大厨房出来,便碰到了从绿锦院子里服侍的花溪急匆匆的往外跑。

    “花溪!你慌里慌张的像是什么样子!怎么了?”萧洁梅厉声问道。

    花溪急忙停下脚步,低头顺眉的回答道,“老爷……”

    “老爷怎么了?你是不是吃了哑药?吞吞吐吐!”萧洁梅刚才还沉浸在欢喜之中,听了花溪的这个话之后心中又不安稳了。

    “老爷晕过去了,小夫人让奴婢去找郎中。”花溪捏搓着裙裾,很是害怕的说道。

    萧洁梅暴跳如雷,骂道,“都是这个死妖精,这回把老爷弄病倒了,她心满意足了?你快点去!丝侬,你也一起去!快点请郎中!”

    萧洁梅说着这些已经火急火燎的朝着湘竹园去了。

    绿锦刚给萧皓天吃了从洛青丝那里学来的手艺做的菜肴,萧皓天吃完之后便觉得有些不舒服了。

    “贱妇!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萧洁梅嚣张跋扈的闯到了绿锦的住处,破口大骂到,“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破落户的骚摸样!狐媚子一样的天天缠着他?你自己有了身孕你不知道?夜夜留他在这里?给老娘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绿锦也很是委屈,她可是没给萧皓天吃什么不好的东西,只是萧皓天每次吃了她做的饭菜便有些情不自禁。

    这些事曾经被下人们传到了萧洁梅的耳中,萧洁梅最多也就是骂一顿,因为萧皓天似乎对这绿锦上了瘾,一天天的也不肯离开。

    萧洁梅也使了些手段,让阳半夏也给她做了些滋阴壮阳的好菜,当然,她也算是享受了不少的鱼水之欢,只是萧皓天似乎更喜欢在绿锦这里留宿。

    绿锦只跪在地上不多说话,她知道自己身份低贱,又没有娘家人可以撑腰,只能先忍气吞声,等萧皓天醒了,在见机行事,告状看笑话。

    有时候就是如此的纠结,既然选择了豪门深宅,就不得不接受这里的肮脏龌龊的奸计横行,绿锦除了迂回反击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可选,因为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只想着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吃好的穿好的享福,还是会被人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