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胎像不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以为你不吭声,装柔弱,老娘就会放过你?来人啊……”萧洁梅朝着后面的人喊了一嗓子。“把她拖到石阶上!要窄的石阶!让她好好的给我跪上两个时辰,好好的反思!”

    仆人们只能照办,虽然有可能会在萧皓天醒了之后被责骂。可是夫人说的话也不得不听啊。

    绿锦这会儿急忙说道,“夫人不要啊。郎中说过的。我胎像不稳,不能……”

    不等绿锦话说完,她已经被拖出去了。

    这帮奴才们也是见风使舵的主儿。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小夫人若是生个男婴出来,那么她的地位就会大增。可是要是个女婴。没准连月子都出不去就被赶出去了,大夫人是得罪不起的,于是乎。他们浆染找了个只有巴掌宽的石阶。把绿锦拖了上去。

    绿锦满脸是泪了。其实在她嫁过来之前,在吉祥如意饭馆挨的那一巴掌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在这里受气是免不了的了,可是她还是想试试。想试试这大宅院的日子,不为别的,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是受苦长大的,不想着让孩子也像她一样的活着。

    这会儿外面起风了,地上的落叶裹着沙土肆意的在院子里飞高走低,那些奴婢们自然躲在了屋子里,只是绿锦却不敢动,即便她跑开,还是会被人摁住,她只盼着萧皓天早一点醒过来,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面子上,能让她好好的歇息。

    郎中被请来了,花溪和丝侬前面领着郎中疾跑慢跑,总算是到了湘竹园,萧洁梅早已经是急的忍不了了,见郎中来了,急忙迎上去,“快给他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那老郎中脸色很是凝重,问道,“之前,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时候啊?”

    萧洁梅愣了愣,似乎有过,可是每次萧皓天总是搪塞,说是这种病不好问郎中的,然后只说吃些好的补品,只要补一补,身子便好了,萧洁梅想到萧皓天的难言之隐,男人的这种事情要是费力,那无疑是很没面子,更是说不出口,一般都是养着,后来她只是找阳半夏给做些补品吃了。

    想到这些,萧洁梅还是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因为她怕萧皓天醒过来会跟她吵架,毕竟这种不男人的男人的事情,是一个男人把自己认为还年轻的标准,要是被人家知道不行,那就会很没面子。

    老郎中是多年的行医经验,即便萧洁梅不说,他也猜出了十有八九,这躺着的男人形容枯槁,身子早就被掏空了,若是情况好,也许能有一年半载的日子,若是不好,怕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了。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再找郎中,无异于杯水车薪,根本没什么效果了。

    萧洁梅支支吾吾不肯说,可是看着郎中的面色又不是很好,便紧张的问道,“老郎中,您看这病情该如何治?您只管开方子,多好的药我都能买的来。”

    老郎中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请了御医来,用了御药房的药,也未必能行了,唉,不知道节制,太过放纵了。”

    老郎中摇着头说道,脸上满是无奈。

    萧洁梅心慌了,急忙拉着老郎中说道,“怎么会这么严重?两个月前还是好好的啊?郎中您再给想想办法,花多少银子我都能付得起。”

    萧洁梅又急忙的把先前一阵子她给萧皓天吃的补养的菜肴说了一遍。

    老郎中接着说道,“他本来身子就虚空,还不知道节制,这也就罢了,难道你们这些做家眷和厨娘的人,不知道怎么给他吃饭?”

    萧洁梅一愣,反问道,“老郎中,您此话怎讲?”

    “唉,他的心肝肾脾胃都被伤的彻底了,你这里给他吃的是这样的补养,那么他恐怕不在你这一个房里吃饭吧?啊?唉,深宅大院的纠葛啊……”老郎中不想再多说了。

    萧洁梅噔时心跌到了低谷,她完全傻了。

    花溪发现自己的主子不在这屋里,又听到了老郎中和萧洁梅的一番对话,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主子小夫人也给老爷做过补养的菜肴啊,于是便偷偷的溜出房间,慌了神一样的用尽了力气去找绿锦。

    绿锦在那杂院里跪的时间长了,腿麻了,差点摔倒在地上,旁边看着的仆人嫌弃风沙大便躲到了屋里喝茶了。

    花溪过来之后一把拉起绿锦就跑,她的脸色惨白。

    绿锦有些慌乱,急忙问道,“花溪,这是到底是怎么了?老爷呢?”

    花溪一下子捂住了绿锦的嘴巴,拉着绿锦就往侧门跑去了。

    绿锦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察到了不好,便努力咬着牙的跟着花溪跑。

    站在侧门旁边的阳半夏看到了远远过来的花溪,便主动的打开了侧门,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阳半夏在以前的时候便听了林简琴的吩咐……要保护绿锦的。

    跑出了侧门,绿锦便肚子痛的直不起身子,脸色惨白了。

    “花溪,到底出了什么事啊?老爷醒了么?”绿锦蹲在了地上,脸上没有半点的血丝了。

    花溪急的跳脚的哭喊道,“小夫人啊,咱们赶紧的跑吧,老爷醒了,我还来叫您跑做什么?老爷怕是不行了,夫人能放过您么?您忍着点,咱们快点走吧!”

    绿锦惊呆了,她的富贵日子就这么破碎了,她愣住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花溪哭着喊着说道,“小夫人,咱们赶紧的逃命吧,您救过我的命,我会好好的伺候您的,只求您现在赶紧的跑,不然待会儿夫人让人追过来,可就来不及了!”

    绿锦似乎有意站起来,可是怎么都站不起来,她小腹绞痛的让她有一种要死了的幻想了。

    突然间不远处便有一阵嘈杂的人的呼喊声。

    花溪真是急疯了,拉着绿锦拼了命的跑。

    那些人在后面大声的呵斥呼喊恐吓着,手里挥舞着棒子棍子,像极了凶神恶煞的催命鬼。

    绿锦真的体力不支了,她一个踉跄便侧着倒在了地上,她眉头紧皱,脑门上渗出了豆子大的汗珠子,脸色惨白,表情痛苦。

    花溪大惊,刚要扶着绿锦起来,突然发现,绿锦那浅粉色的裙裾上已经沾满了殷红的鲜血了,甚是刺眼。

    花溪吓呆了,完了,小夫人下面见血了,她的孩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眼瞅着那群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人越来越近了,花溪管不了那么多,竟然使出吃奶的劲儿,半拖半背着绿锦,就往远处拖。

    她感恩小夫人把她从盥洗房带出来,她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是小夫人对她好,分给她吃的穿的,还让她给家里人送银钱。

    她就算是拼了命,也得要把小夫人拉到远处,躲起来。

    突然脚下一歪,她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上,为了不让绿锦摔在地上,她用自己的身子垫在了绿锦的身下。

    花溪的脚痛的浑身都抽搐了,正当她绝望的时候,眼前一双美艳无比的绣花鞋出现了,她抬起头,是一个孕妇,看着打扮倒像是个富家人,长相也很是秀美。

    “这位美丽的夫人,求您救救我和我的主子吧。”花溪头抵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她却不知道,这来的可是喜悦,想当初林简琴可是都交代好了的,只是可惜的事林简琴不能亲眼看着这一幕发生了。

    喜悦朝着身边的侍女挥了挥手,那侍女便上前蹲下身子,很是和蔼的说道,“姑娘,你起来,你扶着你们家的主子跟着我去看郎中吧。”

    花溪大喜,虽然叫上的疼痛让她出了一脑门的汗,但是她跛着脚站起来,千恩万谢的说道,“真是谢谢您了,您好心有好报,奴婢以后会日日求菩萨保佑您的全家,保佑您早生贵子!”

    喜悦微微一笑,眼里的戾气已经看着远方杀将过来的那些奴才们了。

    花溪和绿锦被带走了,喜悦就那么镇静的站着,那一帮人到了她眼前,上下打量一番,虽然看不出什么别的,但是至少能看得出她是非富即贵的夫人。

    “婆娘,你识相的让开点,不然老子废了你!”那男子甚是嚣张,不知道是不是狗仗人势,为虎作伥习惯了的缘故。

    喜悦懒懒的一笑,她现在看见远处的府宅,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初这里面的人都是黑了心肝的,相互的算计着,偏偏她这个最无辜也被卷了进去。

    “婆娘!我们说话你听见没?再不躲开,小心老子让你一尸两命!”另外一个嚣张的男仆挥舞着手里的棒槌恶狠狠的说道。

    喜悦稍稍的侧过了身子,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她的身后唰唰唰的站了将近三五十人,个个都是披戴盔甲手持利剑,动作完美流畅,显然是受过训练的人。

    这帮跋扈的家奴瞬间傻了眼,一个个的胆怯怯的,甭说在说话了,都是吓得往后缩了,这会儿不是比谁能更装横,而是比谁跑的快了。

    喜悦啐了一口在地上,说道,“一群乌龟王八蛋!”

    这时候一辆车子在不远处停下来,车上先走出了小侯爷,小侯爷下车后便很是恭敬的转身伸手扶着车上的人……老侯爷。

    “儿媳妇儿回娘家省亲,那也是常事,为何非要我这个做公爹的过来?”老侯爷嘴里念叨着小侯爷。

    小侯爷只微微一笑并不多解释,“月儿没有多少日子就要生产了,她一直放不下这件心事,其实今天请父亲过来,也算是为皇上做件好事,以免后世流传说咱们的皇上……呵呵,父亲去了就知道了。”

    喜悦拖着笨重的身子给老侯爷行了个礼,笑着说道,“父亲,辛苦您了。”

    “快快快,别拘礼,你现在身子笨重。”老侯爷急忙让身边的人去搀扶喜悦。

    一干人等,就这么到了忠诚侯府的门前。

    虽然林家现在也是侯府,可这也是皇上后来封的,总是比不上慕容家,慕容家那个是跟皇上有亲缘关系的,所以小侯爷站在门前的时候,那些侍卫们格外的尊重。

    小侯爷跟侍卫们说,不用去通报了,只是带着小姐回来省亲而已,那些侍卫也不敢太过反对,只是忐忑的跟着,毕竟最近府里出了不少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