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外面情势危急,畅春园里林无尘刚刚才吃过饭,打算要休息片刻。他已经做了决定,等收拾好了,便跟琴儿的娘。他曾经的三娘辞别,他要去京城。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报仇;湘竹园里则是期期艾艾了。萧洁梅有些崩溃的坐在没有半点清醒意识的萧皓天的身边,哭泣不已,不时地询问一下有没有把绿锦抓回来。

    养心阁里却已经走动起来了。老太太此时此刻,兴奋的很。

    阳半夏则将一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着那一刻的到来了。

    喜悦在这府里也算是生活了一段时日。对府里的情况也算是清楚。带着自己的夫君和公爹直接朝着养心阁走去。

    “小姐……我们还是去通禀一声吧,不然咱们府里招待不周了,怕会让老侯爷笑话。”突然一个萧洁梅的心腹男仆紧张的在喜悦的身边说道。

    喜悦停下了脚步。翻了个白眼儿。很是不屑鄙夷的问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怎么招待不周?奶奶健在,只是身体不好。不适宜出来迎接,我公爹和夫君岂能挑这个理?倒是你这做奴才的失了分寸吧?”

    那男仆看到喜悦的眼神儿。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用袖子擦了擦脑门的冷汗,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说道。“那,小的去告知夫人一声,也好出来迎接侯爷。”

    喜悦眼见着养心阁就在眼前了,心里暗自骂道,死奴才,你这会儿再去报信,怕是早就晚了,便鄙夷一笑,说道,“也是啊,好久不见二娘了,那行,你去吧,我们都在养心阁等着她,让她好生的打扮一下,我还记得以前三小姐给她买过什么螺子黛的……”

    喜悦如此这么说,也是为了羞臊萧洁梅的人忘恩负义。

    那男仆见喜悦终于松了口,马上转身就跑,这可是大事,小侯爷带着喜悦回来省亲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老侯爷也来了,偏偏还是在萧老爷的小夫人逃跑的节骨眼儿上,而且这个时候忠诚侯府的男主人林无尘还病歪歪的在畅春园呢。

    这男仆越想越不对劲儿,后来干脆就变成了撒丫子的使劲儿狂奔起来。

    没成想,到了相思阁的时候,却发现没人,问了园子里的下人这才知道夫人去了湘竹园,陪着萧老爷呢。

    男仆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忠诚侯府里,这件事都是不言而喻的,可是让外人拿出去说三道四的那就坏了,要是被有些什么心思的人拿到了朝里说话,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这男仆虽然不知道林无尘的身世,只是觉得那萧老爷是二夫人的娘家哥哥,但是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觉得出来,这二夫人和着娘家哥哥之间的关系绝非寻常。

    他顾不得擦一下脑门的汗了,又是一路狂奔的去了湘竹园,那里本来是大夫人所生的二小姐住过的,只是后来大公子成了这家里的当家人,二夫人便肆意的将大夫人等死对头用各种手段打压死了,就连大夫人以前住的俪香阁现在也被二夫人改成了下人们居住的场所,后来萧老爷的小夫人娶进来,就被安排在了湘竹园。

    那男仆进了湘竹园,只见一片沉寂,急忙拉着站在门口的一个人问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怎么样了。

    那人只能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反应,好像里面的人一直在哭呢。”

    那男仆再也顾不上很多了,几步便跑进去了,跪在地上说道,“夫人,喜悦小姐回来了。”

    萧洁梅先是一愣,接着便骂道,“她回来做什么?老娘真好堵心,她自己倒是找上门来了。”

    萧洁梅虽然不是喜悦的亲娘,可是对外来说,也是喜悦娘家人的长辈,若是能找出什么莫须有的原因收拾喜悦一下,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二夫人,跟喜悦小姐一起回来的还有小侯爷和老侯爷。”那男仆打断了萧洁梅的话,自知道自己唐突了,急忙跪在地上不敢再多说话了。

    萧洁梅一愣,有些晕乎了,她刚才一直在咒骂绿锦那个小狐狸精,一直在心疼萧皓天的病情,突然来了这么一件事,似乎有些懵了。

    “他们到了哪里了?”萧洁梅有些慌张,她总觉得今天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二夫人,那些人已然快到了养心阁了。”那男仆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更是不敢抬头看。

    萧洁梅一脚踹过去,大声骂道,“老娘养你做什么?怎么发生了事情,这会儿才来通报?”

    “奴才也想早点跑过来,可是那喜悦小姐总是说着各种原因的不让奴才过来啊,她是主子,奴才实在是不敢违背啊。”那男仆说的倒是实话,可是萧洁梅哪里还听得进这个去?心里一想便觉得,一定是养心阁有人走漏了风声,不然为什么这次来得如此气势汹汹,还直接朝着养心阁去了呢?

    “你快去畅春园,让尘儿赶紧的去养心阁!”萧洁梅很是坚定的说道,再怎么说,她儿子可是皇上钦定的忠诚侯府的侯爷。

    待那男仆离开之后,萧洁梅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形容枯槁颜色憔悴的萧皓天,有些担心的说道,“天哥,不知道这次是不是躲不过去了,我心里好乱。”

    说完这些,萧洁梅便马上收起了眼泪婆娑,说道,“丝侬,走!去养心阁!”

    丝侬点了头,转身嘱咐了两个人留下来照顾,剩下的人,则紧随着萧洁梅朝着养心阁去了。

    整个忠诚侯府简直乱成了一锅粥了,只有畅春园里,似乎很是平静,就好像这个院子不是这个府里的。

    满院子的萧萧落叶,有些淡淡的凄凉。

    “侯爷……”那个男仆跑的有些气喘吁吁了,“侯爷……”

    腿有些发软,连站稳都没站稳就跪下了,喘着粗气,一脸的焦急。

    楚殇问道,“文石,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屋里指挥着仆人把他所需要的东西收拾的林无尘却没听到院子里的对话,他这次既然要走了,就有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本来,他就打算好了,就算是拼上性命,也要为琴儿报仇,因为琴儿是替他挨了那一剑。

    他每每将一个物件拿在手里,就会想起一段或喜或悲的小故事,他都小心翼翼的把那些东西放在了贴身的包袱里,他要带着这些回忆,不管天涯海北不管生死殊荣,他都要带着这些回忆,这些回忆就是他后半生的希望了。

    “那件衣服也给我拿过来吧。”林无尘指着一件有些旧了的女孩子的长衫说道。

    那仆人愣了一下,说道,“侯爷,这个衣裳是女人家的,不是您的。”

    林无尘很久没有笑了,此时却突然抿了抿嘴,似乎他又回到了记忆里,说道,“那不是我的衣裳,胜似我所有的衣裳,那是心爱人的衣裳,有了它,便可以每天想着她。”

    下人有些不明白,可是主子要这件衣裳,他便急忙给递过去了。

    林无尘拿在手里,他记得很清楚,这可是又一次琴儿淋了雨之后,他送给她的衣裳,他很喜欢看着小丫头穿着这件衣裳嬉笑调皮的样子。

    院子外的楚殇听了文石带来的消息也感到了很是震惊,这可是牵扯到忠诚侯府存亡,牵扯到,大公子前程的事情,他打发走了文石,自己则急忙跑进了屋子,将刚才的事情的主要意思说了一遍。

    林无尘大惊,他不喜欢自己的娘,可是毕竟是安格女人给了他生命,用心的把他抚养大,他憎恶那个男人,可是同样,是那个男人给了他生命,他不想见,却不能不见。

    他知道,慕容家可是皇亲国戚,比他这个什么狗屁的忠诚侯也是尊贵的多,若是喜悦那丫头因为要报仇,把一些事情捅开了,那么这忠诚侯府内的人,恐怕除了老太太,全部都得死。

    林无尘马上将手里的包袱递给楚殇,厉声道,“你拿好了这些,咱们马上去养心阁。”

    楚殇打开了房门,一阵卷着枯黄落叶的风扑面而来,风里的些许尘土,弄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楚殇推着林无尘的木椅车,急匆匆的朝着养心阁走去。

    甬路上的砖石仍旧如同往昔一样的整齐,只是路边的花花草草却枯萎了,那路边的梧桐树上,一枚瘦果在迎着猛烈的秋风挣扎,它好像不甘心就这么被吹落,路边的花坛里只剩下那些色彩艳丽的秋菊了。

    养心阁里面的场景,和这路边的肃杀比起来,更要气氛紧张了。

    虽然养心阁外守着的人都是萧洁梅派的,可是在小侯爷那人侍卫的刀剑之前,这些人也顿时软了下来,很是识相的站在院子里,等待着发落,就好像他们已经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似的。

    “亲家母,老夫可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听孩子们说您的身子骨不好,今日一见,却如此硬朗,嗯,难道亲家母有什么说不出的苦衷不想见老夫?”老侯爷面带微笑,可是话里的语气却不像他脸上表现的那么和善了。

    老太太微微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虽然这些日子她的衣食住行都被萧洁梅限制着,可是她那生来的气质和风范,却是粗布衣裳粗茶淡饭赶不走的,老太太微微一笑说道,“我这个老婆子不被人待见了,想着我是碍眼了,也就让我在这里多多的休息了。”

    话虽是夸奖,可是老太太在说多多休息的时候,拉出的长音和那语调,似乎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