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今时不同往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侯爷很是悠闲的端起手边的额茶碗,轻轻的嘬了一口,“嗯。这茶可是比不得以前了哦,记得以前来贵府坐坐,林大人也都是带着老夫来您这里。喝的茶叶那可是林南数一数二的了。”

    老太太抿嘴一笑,“今日不同往昔。若是林家人还在这府里里做主。老婆子又怎么能拿出这粗茶来待老侯爷这等高客。今天的慢待,实在是抱歉了,若是我老婆子还有明天。自然会再拿些好的茶叶来招待老侯爷。”

    老侯爷似乎品出了点味道,这侯爷府不是姓林的做主难不成还换了人?林无尘不是林原道的亲生儿子?

    这边正说着,萧洁梅便气势汹汹的来了。她似乎总觉得今天的这件事有些蹊跷了。她还隐隐的觉得,今天的这件事情怕是会有不可预料的结局,她要保住这个地位。保护她的儿子的侯爵和荣华富贵!她当年嫁给林原道不就是为了这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么?

    萧洁梅走进了屋子。看了看四周。便大声的朝着身后呵斥道,“丝侬。你这是怎么挡拆的?我一天不好好的看着,你们便这样对老太太?给我统统的把这些入不了眼的东西换掉!”

    丝侬低眉顺眼的应了声。马上便指派身边其它的小侍女做事。

    老太太冷笑一声,“我老婆子哪里有这个命让你来伺候?算了吧,用了这么久了。都习惯了,我老婆子怕看到了好的东西闪了我的老眼。”

    老太太一点都不领情。

    丝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停了手。

    萧洁梅低声怒斥,“小蹄子!我的话也不听了?”

    丝侬唯唯诺诺,又要伸手去将老太太的茶杯换了去。

    岂料老太太身边的梅姑姑一把便攥住了丝侬的小手腕儿,面带微笑却在手上用力的,温柔和蔼说道,“小丫头,别让我这老骨头扎着你那小嫩胳膊了,你这丫头长得好看,怎么脑子不好使?这家里谁大谁小还忘了?”

    丝侬急忙缩回手,跪在了地上。

    萧洁梅气得牙根痒痒,她在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最多是鱼死网破,为了让儿子的位置能坐得安稳,她也是豁出去了。

    如今萧皓天躺在病床上不知死活,若是连尘儿也收了牵连,她真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于是乎,她想着趁机给老太太喝下那剧毒鹤顶红,这样一来,老太太死了,也就只能追究她这个恶毒儿媳妇儿的罪名,尘儿便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看着如今的情形,似乎老太太是不让别人靠近了,时间越来越紧迫了,若是喜悦那死丫头再把以前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说出来,恐怕很多事情,便被抖落出来,她不能活了就连尘儿的身世恐怕也会被揭穿,很无疑,整个的萧家也会被牵连了。

    萧洁梅想到这些,心里不禁的觉得恐怖起来,必须要早点下手,只要老太太不在了,什么事都好说了,她突然有点后悔了,当初不应该留在老太太当人质,还想着妄图攀上个什么好事,还怕朝里有人查,早点动手就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萧洁梅马上在嘴角扯了一丝妩媚的笑意,很是恭敬的说道,“儿媳妇儿这脑子真是坏了,竟然还让小奴才替娘换茶碗,儿媳妇儿一定要亲自为娘换新的茶碗,才能显得尊敬。”

    萧洁梅说着便朝着老太太身边走过去。

    孰料,老太太竟然毫不理睬,仍旧笑盈盈的跟老侯爷聊天,倒是梅姑姑,一下子将萧洁梅拦住了,更是恭敬的俯下身子说道,“不劳烦二夫人了,老奴替老太太换,就是了。”

    老太太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句,“还是从始至终的好,不管是人还是东西,那些半截插进来的人或者东西,生来就是给人添堵心的,我这杯子已经用惯了。”

    萧洁梅顿时心里气的难受,明摆着老太太在骂人,这是在说她是个二房是个半路插进来了?

    梅姑姑微微一笑说道,“还是老太太睿智,这要是东西吧,虽然是新的,用着不顺手,毕竟呢东西还听话,没准时间长了,也就好了,人可就不同了,人家要是揣了坏心思,那可是要咱们家破人亡啊。”

    梅姑姑和老太太这一唱一和的,让老侯爷听出了点道道。

    老侯爷本是个不愿意多搀和别人事情的人,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更何况龙椅上的那位总是防备着他,他更加的不愿意跟任何人闹别扭或者走的亲近了。

    可是这次牵扯到自己的儿子儿媳,他也不得已的要搀和这一下了,若是真的能成功,也算是给儿子拉了个臂膀,倘若朝中龙椅上的那位哪一天不高兴了,他这个远支的表哥也是逃不过去的。

    萧洁梅登时有些不高兴了,有些忍不住了,说道,“娘既然不愿意让儿媳妇儿伺候,那儿媳妇儿也就不多此一举了,怕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再碍眼惹了娘的不高兴,今天老侯爷来了咱们府上,儿媳妇儿还是早些张罗饭菜吧。”

    喜悦一直站咋旁边听着,心里的怒火早就喷发了,要不是小侯爷一直拉着她的手,空怕她早就跟萧洁梅对骂起来了。

    老太太却不冷不热的说道,“我老太婆可不敢劳烦你,也不敢认你么心思歹毒的人当我林家的儿媳妇儿,”老太太看了看身边的梅姑姑,说道,“还是找个可靠的人去做饭吧,免得老侯爷受了我连累,被人下了药,我可是这辈子都洗不干净了。”

    萧洁梅气鼓鼓的,却又不敢指责老太太。

    老侯爷似乎听出了门道,疑惑的问道,“这可是皇上亲封的侯府,怎么还能有人在这里乱来?下毒药?”

    老侯爷边问着这些话,便看了看萧洁梅。

    这让萧洁梅终于忍无可忍了,很是气愤的说道,“娘,您这是有多么恨我,在外人的面前也这么指桑骂槐的?”

    喜悦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萧洁梅,大声质问道,“指桑骂槐算是给你脸了,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早就够你死上一百遍一千遍了。”

    萧洁梅那是惧着尊卑长幼,才对老太太还算客气,可是喜悦这个丫头,她萧洁梅从来就没正眼看过,不就是三房的那个受气包子的一个下人的女儿么?若不是大房当初的奸计,这死丫头怎么可能攀上侯爷府的高枝儿,这话也是奇怪,那慕容家的小侯爷不是要死了么?怎么的,就活了过来!

    “嘿,你眼里有没有长辈啊?你这么跟我说话?”萧洁梅虽然心中怒气冲天,恨不得一把撕了面前那个大肚子婆的死丫头,可是毕竟这旁边还坐着老侯爷和老太太呢。再说了,喜悦那死丫头的肚子里可是怀了慕容家的孩子,她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跟人家同归于尽的。

    “哼,你也有资格当长辈?你若是拿着我们当晚辈,且不说我了,我这人身份低贱有自知之明,就说琴儿,你害了她多少次?”喜悦不说则已,一说便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了。

    萧洁梅气的嘴唇发抖,指着喜悦,却又不能让喜悦那噼里啪啦的嘴巴停下。

    “当初月姨和喜悦回到了林家的时候,你让他们住到了畅春园,那是什么人住的地方?你心里恐怕比我明白,你还叫人在那里种下了数不清的桃树,你这是诅咒她们娘俩不死么?”喜悦说的唾沫星子乱飞,心情颇为激动。

    “虽说给月姨和琴儿指派佣人的是大夫人,可是应宿那个贱婢是你的人吧,她接二连三的给畅春园找事,也是你的主意吧,你是不见人命不罢休啊?”喜悦说的激动,有些面目狰狞了。

    小侯爷马上拍了拍喜悦的肩膀,将她揽在怀里,小声的说道,“别急别急,父亲会为你做主的。”

    “你还不止一次的让潋滟跟踪我吧?以为我是傻子?以为我不知道?后来大夫人让琴儿替嫁的事,眼瞧着没你什么事,哼,那天可是你房里的人在外面值班,把那贼人放进来的也是你吧?”喜悦气呼呼的说道。

    “月儿,你看,你现在跟我在一起不是挺好的么?这些事咱们就不提了,你不要动怒,伤了咱们的孩子。”小侯爷有些紧张的说道。

    喜悦这才扭过头,很是欣慰的说道,“谢谢夫君对我的一片关爱,让我对活着有了希望,也感激父亲,您赐给我一个如此疼爱我的夫君。”

    小侯爷的脸上洋溢着笑意,老侯爷也笑了笑,他的心里却一直在想着,看来这儿媳妇儿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伙同老太太把这个萧洁梅给办了,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即便他在积羽城有些权力,可是没有铁证如山,总是凭着这两人的口舌之说,也是有些难啊。

    就在这时,萧洁梅奸佞的笑了笑说道,“丫头,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说了这么多,可是有什么证据?”

    喜悦冷冷一笑,说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就算嘴上不承认,心里也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报应早晚会来。”

    “这些不用你教训我!”萧洁梅恶狠狠的说道,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找准了机会,让着死丫头一尸两命!让她知道祸从口出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