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说话是要有证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姓萧的,你别着急,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呢。”喜悦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当初林家四兄妹陪着义父护送军饷在惊鸿岭遇袭的事,恐怕有别的蹊跷。咱们不知道也就不说了。”

    当喜悦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侯爷心里一紧。他曾经接到了朝廷里的密友的一封飞鸽传书。说是惊鸿岭一事,似乎与某些人的谋反有关,毕竟那些军饷是从积羽城出去的。积羽城所有的有爵位有些权力势力的人都是有嫌疑的。

    老侯爷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件看似是家庭内部争夺权力的小事,不是那么简单了。

    萧洁梅冷哼一声,说道。“不要拿着没了人说事。有你这么说你义父么?你口口声声的说跟琴儿丫头交好,为何提起这件事你一点悲伤都没有,难不成你也在窃窃欢喜?”

    喜悦接着挑衅一样的冷哼一声。“窃窃欢喜的人。是你。因为回来继承侯爵的是你的儿子!”

    萧洁梅心中一紧,难道这大肚婆死丫头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这件事只有家里的老太太知道。再就是天哥和尘儿了,难道被什么人听到了?

    萧洁梅的精神突然的紧张起来。

    “哼哼。怎么?你害怕了?不敢听了?”喜悦看着萧洁梅略有紧张的模样,心里高兴起来,这些不见光的事情。终于要大白于天下,终于能让琴儿憋了好久的气舒坦一下了。

    “你不要乱说!”萧洁梅紧张的说道,“说话是要有证据的!”

    喜悦竟然哈哈大笑一声,问道,“当你知道了琴儿没有死掉,而是活着回了积羽城的时候,你便让人跟踪她?在她和洛姨他们住进了寿康堂后院的时候,你便指使人放火焚烧?你真是够卑鄙的啊,竟然妄想着把人家全部烧死,也就没人跟你儿子抢林家的产业了是么?”

    萧洁梅心里咯噔一下,像是石头砸下来,她觉得这件事似乎没人知道啊,难道是林简琴那死丫头跟喜悦这死丫头见面说了些什么,可是她派人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啊。

    “你有证据么?”萧洁梅冷冷的问道。

    喜悦懒得理会,便接着问道,“你那个相好的野男人,是不是沾了你的光,才进了侯爷府作威作福?这可是忠诚侯府,启容得下那种下三滥的男人进来?真是辱没了林家的名声!你们姓萧的真是脸皮厚到无耻!”

    萧洁梅有些畏惧了,她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是怎么被一个侯爷府的怀了孩子的人听到了耳朵里,喜悦先前说的那些事,她可以否认,可是现在萧皓天就在湘竹园躺着呢啊。

    “你难不成这会儿还在想对策?”喜悦看着那个有些不知所措的中年女人问道。

    老太太这时候缓缓地说道,“是啊,林家的地,都被一些不知道羞耻的外姓人鸠占鹊巢的太久了,唉,我老婆子虽然年事已高,可是也终究找不出她哪里是我们林家的人,躺在这个贱女人的炕上的是姓萧的,她的儿子也是姓萧的,我真是瞎了眼,让她进了林家祸害。”

    老太太的这一席话,让老侯爷听的也是发愣了,居然还有这种事!

    萧洁梅干脆就阴沉着脸不说话了,她不再想理会这些人,要想个万全之策,最多是她自己死去,也不能连累了尘儿的前程!

    喜悦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你的老相好在外面鬼混了个女人,叫做绿锦是吧?你容不下她啊,在她被娶进门的那天,你竟然让人去琴儿的安身之地去报复!阴狠毒辣的贱人!”

    萧洁梅仍旧是不理会。

    喜悦说到这些的时候突然松了一口气,说道,“你不想让你的儿子跟琴儿有任何的瓜葛,在那天晚上,是你跟你儿子说了琴儿失踪的事,是你让儿子去救了琴儿的吧?然后你跟一个陌生人约好了,要让琴儿在你儿子和另外一个男人之间做出选择,因为你知道琴儿不会选择你儿子,对么?”

    萧洁梅听的浑身发颤了,这件事喜悦这死丫头怎么知道的?啊?难道是……萧洁梅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跟一个叫做慕容桐的人相见的时候,被绿锦那小狐狸精看到了!她知道那慕容桐是宫里的人,可是却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何人。

    现在看来,若是她知道那是老王爷的幕僚,也许当时就不会那么做了。

    喜悦冷笑一声,说道,“那个把琴儿要卖了的什么王光棍儿也是你找的人喽?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配活在这个世上么?”

    喜悦实在冷静不下,抓起身边侍女手里捧着的茶杯便扔了过去。

    小侯爷急忙拦住喜悦,说道,“月儿,咱们说好的,不要动气,要注意身子。”

    就在这时候,林无尘一脸死灰的模样,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问道,“娘,刚才喜悦的那一番话,是真的?”

    萧洁梅顿时傻了眼,她活着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她的天哥吧,如今自己做的事情就这样暴露在了儿子的面前,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萧洁梅一步上前,抱着林无尘,苦苦哀求道,“尘儿,娘是为了你好啊。尘儿!”

    林无尘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他一直以来认为琴儿只是不够喜欢她,却不知道在他那么辛苦的追求那个丫头的同时,他的亲娘竟然给了那个丫头如此多的伤害。

    他心如死灰,他转身便想走,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拖动那木椅上的轮子。

    萧洁梅用尽了全力的抱着林无尘的身体,大声的痛哭,乞求原谅。

    老太太突然说道,“你是自己搬出去,还是让我这个老婆子把话挑明了?”

    梅姑姑则说道,“老太太,您真是宅心仁厚,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居然还能如此的以礼相待她。”

    “唉,她也是伺候过道儿的人。”老太太叹息道。

    萧洁梅顿时火爆起来,大声嘶喊道,“我凭什么搬走?我儿子是忠诚侯,我是他的娘!我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老太太见了那面目狰狞的女人,冷笑一声,说道,“事到如今,还是不思悔改,那好,阳半夏呢?把以前道儿的血衣拿来,浸润一些血,让你儿子过来滴血认亲!再不然,让你儿子跟萧皓天滴血认亲!”

    老太太的话刚一出口,整个养心阁肃然间死寂一样了。

    萧洁梅绝望的苦笑一声,她为了儿子的前程可是千算万算啊,却怎么也没算的出能有今天的这个情况,老太太果然厉害啊,居然来个两面的滴血验亲,就算尘儿跟林原道不是亲父子,却也能找得出尘儿的亲生父亲,老太太明摆着是要赶尽杀绝啊。

    走了出去的林无尘突然住了手,那木椅停了下来,冷冷的问道,“娘,刚才喜悦说的那些真的是你做的?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琴儿?”

    “呵呵,”萧洁梅已经无力申辩了,她又哭又笑,狼狈至极,“儿子,难道你没看出来么?林原道想着把家产传给那个死丫头啊,娘能让她抢走你的东西?儿子,她若是活着回来,以她的聪明,早晚会除掉娘和你,难道你看不出来?你觉得娘会干等着让她动手?呵呵,儿子啊,你为什么不能体会娘的一片苦心啊?”

    萧洁梅呜咽哭泣着。

    林无尘又是一种心死的冷笑,背对着萧洁梅,说道,“娘,您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可是您觉得我快乐么?你跟舅舅的事情我管过么?我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我傻更不是我看不到,是我不想你过得不快乐!可是你想过我么?!”

    林无尘的说话近乎于吼叫了。

    萧洁梅哭不成声,“儿子,娘错了,娘不该拦着你,可是……”

    门外的母子俩之间似乎一瞬间便横跨了一个永远都消除不掉的隔阂了。

    “既然,你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林家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你还是早点从这里消失吧。”老太太在梅姑姑的搀扶下,站在门口说道,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无奈。

    林无尘突然从轮椅上跪下来,磕头道,“奶奶,不管我到底是谁的儿子,我毕竟跟着爹近二十年,我叫了您近二十年的奶奶,人若现在问我姓什名谁,我还是叫林无尘,您能不能不把我娘赶出去。”

    林无尘乞求道,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他是纠结的,他怨恨老天,为什么给他这样的一个身世,可是他又心疼他的亲娘。

    “哈哈,哈哈哈哈,我才不需要老太婆的怜悯!我受了她二十多年的约束!我才不稀罕她的施舍!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事都跟尘儿无关!要报复要索命的都来找我!”萧洁梅的眼神中掠过一丝绝望和恶狠,当下便朝着门框旁的石壁上撞过去。

    一声闷响,墙壁上瞬间出现一片殷红,那刺目的鲜血缓缓地流下,萧洁梅的身子也软趴趴的顺着墙壁滑落下去。

    林无尘惊呆的瞪大了眼睛,自己的娘就那么在他的面前死去了,一瞬间的事情,他惊呆的连哭都不会了,眼泪都没有。

    楚殇则咬着嘴唇,很是担心的看着林无尘。

    老太太站在门口,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她更像是了了一桩心事般,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林无尘半天才说道,“楚殇,把我娘替我抱过来,我要带着她离开。”

    楚殇很是麻利的将逐渐硬挺的萧洁梅的尸身抱了过来,放到了林无尘的腿上,慢慢的推着那娘俩朝着门外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