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五章 财产转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那人一身的风尘仆仆,看到了渐行渐远的林无尘三人。匆忙说道,“老太太!不能放走他们!林家的财产有十之八九在他的身上!”

    老太太一惊,问道。“你不是说那些财产转移到了三丫头的名下了么?”

    “可是我刚才得知,三小姐在……”常叔差点把林简琴失踪的事情说出来。又担心老太太受不了。便接着说道,“前两天由于各种原因,额。不对,是那林无尘把钱拿了回去。”

    老太太心里一紧,“快派人去追!”

    就在常叔没跑了两步。他马上止住了脚步。对面几十个训练有素,装备齐全完整的年轻人个个都是杀气腾腾的站在了不远处。

    常叔瞬间明白了,那些人是林无尘的死士。

    老太太站在门内很惊讶常叔的动作。迈出门槛一只脚。看到了门外不远处的情形。也是冷叹一声气,朝着常叔说道。“由他们走吧。”

    常叔有些内疚的说道,“老奴无能。”

    “不是你的错。是我这老婆子眼拙了,早些发现这些事,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来吧,老侯爷亲家过来了,待会儿咱们做家宴招待。”老太太招呼常叔过来。

    这边,老太太的人急忙的准备着家宴,那边,常叔迅速的带着人把相思阁清理了个干净。

    萧皓天躺在湘竹园里昏昏沉沉,直到外面的动静混乱不堪的时候,他从旁边人的嘴里得知了萧洁梅已死,林无尘去向无踪,绿锦被赶走,更是一口气没提上来,眼珠子瞪的老大,就这么玩完了。

    老侯爷也是见惯了一些事情的,对于家里的巨变到也不是很纳闷,跟老太太聊天的时候,却比之前更显得轻松了些,现在的忠诚侯府,可是没什么人了。

    在席间,老太太很是骄傲自豪的讲起了林简琴给阳半夏和绿锦每人一份食材,来利用食物相克整垮萧皓天,让萧洁梅慢慢的痛苦煎熬的手段。

    “三丫头是个聪明过人的孩子,她若是一下杀了人,想必一定会让姓萧的有所戒备,这也从另一方便看的出,三丫头是个难招惹的人,在她的眼里,一下子让对手死掉,也算是便宜了对手,要慢慢的折磨死对手,这才是她的高明之处。”老太太很是欣赏林简琴。

    老侯爷意味深长的问道,“那如今,这忠诚侯府的主人?”

    老太太不假思索道,“三丫头生了个儿子,让她把女婿和儿子带回来,那外孙子也是有一半林家骨血的,所以,老妇想着给皇上上书一封,求皇上把这侯爷的爵位给三丫头,至于无尘那孩子,老妇只能说他病故了。”

    老侯爷又意义深远的问道,“亲家,其实我还有个疑问,恐怕当年的惊鸿岭之事,确实有蹊跷在里面,而且林无尘一定知道吧。”

    老太太听了这句话,思忖了很久。

    直到最后,老侯爷也同意帮老太太一起上书皇上,将忠诚侯的侯爵颁给林简琴。

    喜悦则是欢喜的很,“这女人做侯爷,还真是头一遭呢。”

    小侯爷慕容彻看到喜悦如此欢心,也会心的笑了笑,可是他也同他的爹爹一样,总感觉当年的惊鸿岭一事,蹊跷的很,不知道将来的忠诚侯府是不是还会有在劫难逃的时候。

    老侯爷也曾询问,要不要侯爷府支援一些财产,老太太婉言拒绝了,她的说法是,穷有穷的过法,富有富的活法。

    待老侯爷一行人离去,忠诚侯府全部动员起来,马上将相思阁查封了,清点了资产,常叔又从其他地方的老部下收来了一些银钱,也算是能支应侯府的日常吃穿用度了。

    常叔跟着府里几十年,他给老太太立下了保证,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侯府恢复到以前的富贵。

    在老太太追问起林简琴和她的大外孙子的时候,常叔只是找了几个借口,说林简琴最近有些事情,出了一趟远门。

    老太太似乎沉浸在刚刚翻身的喜悦之中,也就没有多加询问。

    忠诚侯府又姓林了,可是却冷清了很多,每个院子里都是空荡荡的,老太太在夜晚的时候出来溜达了一圈,已经被关了好久,现在自由了,可是看到家里如此的荒凉和沉静,又有些难过了。

    她跟梅姑姑和阳半夏说道,看看能不能把喜悦的娘和越思敏等人接回来,回来之后任凭她们选个园子,在林家,原本阁是比园的级别高的,当时在林家,也只有养心阁俪香阁和相思阁的,以前她没有太在意越思敏,随便的让人分给她个住处,如今却不一样了,林家的唯一的骨血就是林简琴那丫头和外孙子了。

    梅姑姑应了声,承诺尽快的把这件事办好。

    当老侯爷带着儿子儿媳妇儿回到了侯爷府的时候,便让人好生的把喜悦送回了休息的园子里,而留下了小侯爷。

    华灯初上,任凭这么多年了,侯爷府一直低调,父子俩站在前厅的茶室。

    “彻儿,我觉得林家的水很深啊,不知道林原道是不是跟朝中的两个党派之争有关系,你虽然宠爱那喜悦,可是你也要顾忌着咱们慕容家的将来,我这么多年来都是如履薄冰的,你以后可不要……”

    “爹爹,您放心吧,孩子知道怎么办,喜悦就是个直爽朴实的性子,她没有那么深的心机,这也是我宠爱她的原因。”小侯爷慕容彻很是认真的说道,“况且她对我有恩,若不是她辛苦的照料,我怕是,呵呵,不能像如今这般陪伴父亲左右了。”

    老侯爷点了点头,突然间,抬起头来问道,“那个南宫长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慕容彻微微一笑,说道,“南宫郎中是个神医。”

    老侯爷点了点头,还是嘱咐道,“等孩子降生,也不要他总是在侯府走动了。”

    小侯爷慕容彻点了点头。

    父子俩又聊了一些关于一封从朝廷里来的密信的事情,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很黑了。

    喜悦刚到了休息的地方,便见着侯爷夫人带着竹薰在等待。

    “娘……”喜悦有些纳闷的走上跟前,她不知道婆婆为什么这个时候在她的院子里等着。

    侯爷夫人见喜悦平安回来,那一脸的焦急也消失了一半,急忙上前拉着喜悦的手,上下的看了看,说道,“你呀,都是要生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注意身子?真是担心死我了。”

    喜悦憨实一笑,说道,“看您紧张的,没事的,我娘说她生我的时候还在给别人洗衣服呢。”

    喜悦在这里心情愉悦的另外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侯府的主子们,从来不因为喜悦的身份低微而看轻了了她,多半也是小侯爷宠溺她所以旁人才会如此敬待她吧。

    “那不一样,不管怎么样,你以后不能这么跑来跑去的了,不然我可是让她们把你看管起来哦。”侯爷夫人摸着喜悦那硕大的肚子,笑着说道。

    喜悦嘿嘿一笑,急忙问道,“娘,我今天让人救回来的那个女人呢?”

    “你呀!自己都什么样了,还担心别人?那女子还有她的丫头,在你娘和你月姨那里,她们俩说什么都要亲自的守着,我也是拿她们没办法。”侯爷夫人一副慈眉善目的和蔼笑着说道。

    喜悦有时候想着自己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难道是祖坟冒了青烟?竟然遇到了这么好的夫君,遇到了如此和蔼的婆婆,好像之前娘跟她说过的……女人的生死冤家就是婆婆,每个女人的婆婆都是个很恐怖的人,到现在她甚至都觉得娘是在说谎了。

    “那好,娘,您先回去吧,这么晚了,早点的歇着。”喜悦说着便看了看侯爷夫人身边的竹薰,说道,“竹薰辛苦你好好的照顾娘。”

    竹薰急忙作揖道,“奴婢不敢让少夫人如此的说,奴婢会很好的照顾老夫人的。”

    “嘿嘿,当年啊我嫁过来的时候,我可是从某些人说起过你哦,很机灵。”喜悦调皮的笑着说道。

    竹薰一愣,她只不过是侯府的一个丫头,怎么可能被什么人说过,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少夫人嫁过来那两天,一个自称是基元道长徒弟的人来过府里找侯爷夫人的,而那个小“道士”则是林简琴装扮的。

    喜悦却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们赶紧的回去吧,待会儿天色更晚了,路不好走。”

    侯爷夫人和竹薰离去了,喜悦便让身边的丫鬟送着她去看绿锦了。

    绿锦虚弱的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似乎很是痛苦。

    淑涟韵和越思敏见喜悦挺着个大肚子来了,急忙上前去搀着。

    “你身子都这么笨重了,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走动啊,也不知道珍惜自己啊。”淑涟韵和越思敏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开始唠叨起来。

    喜悦无奈的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女人,说道,“我这不是高兴的厉害么?今天算是做一件让人痛快的事,嗯,等琴儿回来了,我一定好好的给她说一遍。”

    不说则已,一说倒是勾起了越思敏的伤心事了。

    淑涟韵急忙将话茬拉走,问道,“我只是知道你和小侯爷今天去林家,还请了老侯爷去?到底是什么事?”

    喜悦也看出了越思敏的伤心表情,便急忙的将今天在林家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个遍。

    听的淑涟韵和越思敏直说解气。

    说完之后,喜悦叹了口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