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来就是个不安的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思敏和淑涟韵面面相觑,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叹气了呢。

    喜悦的眼神中有些复杂的表情。说道,“月姨,现在忠诚侯府空荡荡的了。估摸着老太太会把你和琴儿接回去吧。”

    越思敏则好像是以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一样,说道。“我生来就是个不安的命。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要是琴儿真的能好好的回来。我确实应该回林家了,最起码给她看着小惊鸿也是好的。”

    淑涟韵叹了口气,林家的这些事情了了。她心中的那一丝厌恶也少了很多。只是她心里还压着一半的事没说,照着现在的林家的这个情况,恐怕她也是没必要回去了。

    淑涟韵想起了当年她被派遣到了积羽城的时候。就在断龙石旁见过萧皓天和萧洁梅的事情。不想。现在那二人却是双双离去了,她在王爷车架里见过那时候刚刚在积羽城有些名气的林原道。向来如今,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也不知所踪,虽说皇帖上说是惊鸿岭一战,林家人多半殒命。只是她却有些不相信。

    “娘,你在想什么?”喜悦见着淑涟韵有些发呆,便问道。

    淑涟韵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越思敏则说道,“绿锦妹妹现如今落到了这般田地,真不知道她以后该如何打算啊?”

    屋子里陷入了沉静之中。

    许久,门口传过来一声低沉的动静,“她,她,她要是肯嫁,我就要她。”

    屋里的人,闻声看过去,是叶其。

    叶其脸上有些许的尴尬,可是他的眼神却是无比的真诚。

    淑涟韵和越思敏又是相互一望,真不知道叶其怎么突然有了这个心思。

    只是她们不知道而已,去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叶其第一次见绿锦,便把人家记在了心里,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才一直记在心里,如今绿锦已经成了寡妇,他也是怜香惜玉了,不忍心看着绿锦过的不如意,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口。

    淑涟韵和越思敏两人只是相互的看了看,低声叹了口气。

    就在喜悦拿了湿巾去给绿锦擦额头的时候,竟然发现绿锦的眼角淌出了两行清泪,那泪珠子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了耳朵根子里。

    喜悦似乎知道了,绿锦不是没有醒,是她不想面对现在的这个现实吧。

    喜悦给淑涟韵和越思敏使了个眼色。

    淑涟韵则说道,“叶其,你是姐姐身边的人,也是跟着琴儿那丫头的,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男人,可是就是怕绿锦不乐意啊,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是貌美如花,以前还嫁了个有钱的……”

    没等淑涟韵把话说完,她便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人拉住了。

    是绿锦伸出了手,绿锦那水盈盈的眼睛噙满了泪水,哽咽到,“夫人,您别说了,千万别说了,若是我活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哪头轻哪头重,那当真是白活了。我倒是愿意呢,就怕叶其嫌弃我是个残花败柳了。”

    “不不不,你在我心里面永远都是一朵开得正艳的花儿!能娶了你,那也是我修来的福分!”叶其突然有些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淑涟韵和越思敏相视一望,两人都淡淡的笑了笑。

    绿锦有些羞赧了,手上没有力气,干脆别过脸,不再看屋里的这些人。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了,天气越来越冷了。

    一辆孤独的马车不知疲倦的走在空旷的路上。

    “大公子,咱们要不要歇歇?”楚殇试着问了问马车里的人。

    “不。”马车里的人好像惜字如金,又那么的冰冷。

    倘若林简琴听到马车里那个人的声音,便会诧异吧,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说的话比应随六那个大冰块说话要冰冷,那冰冷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马车便依旧朝着京城的方向赶去,黑夜中,夜色下,一个萧瑟的车影,那哒哒的马蹄声,显得这个夜里更加的死寂。

    风吹的到处都是枯枝败叶的了,小家伙儿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又抬起小脑袋看了看旁边的林简琴,轻声说道,“娘,你身子好些了没?”

    林简琴轻轻的说道,“你这小子,我平时倒是小瞧了你了,你这什么劳什子的运气内里的还真是挺管用。”

    小家伙儿小嘴一撅,说道,“那颗不是劳什子,我学了很久的内功心法,娘怎么能说我是闹着玩,我可是一字不差的按照白云观的那些书……”

    小家伙儿话没说完,自己便不畏外面的凉风,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一提起白云观,娘肯定会想起大个子叔叔的事,他可不想让娘不高兴。

    林简琴瞟了一眼满脸古怪表情的小家伙儿说道,“得了,你这法子还真不错,明天继续给娘治,娘吃着南宫郎中的药,又让你帮着调理气息,还真是恢复的不错,最起码现在随意的说话,不会觉得小腹因为抽凉气而疼得难受了。”

    小家伙儿顿时又骄傲起来,将身上的被子裹了一下,只露着个小脑袋,一脸自信的说道,“那是当然,想当初基元那老道士都说过,他可是历经六十三年都没有学得那书中的心法呢,想必你儿子我,也是天纵奇才啦,哈哈。”

    林简琴撇了撇嘴说道,“天纵奇才?你怎么没算出娘有这么一劫?”

    小家伙儿马上说道,“娘,其实我是观望您的气息的,只是没有看的太清楚,想必我的能力还是有些不够,不过我相信,我对那术法的学习会越来越多的,以后您就等着我好好的养活您吧。”

    小家伙儿的话虽然说的有点大了,可是林简琴听着却十分的喜欢,虽然不知道这孩子他爹到底是谁,可是怎么着也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现如今又对她如此的尊敬,她也算是很欣慰了。

    娘俩说了些别的话,无非就是斗斗嘴,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小家伙儿便勤快的起来,去溪边打水,给林简琴洗漱,然后便开始煮饭,俨然是长大的一个孝子在伺候病重的娘亲。

    银子则很是威严的坐在洞口,一直观望着远处的一草一木。

    林简琴试着自己坐了起来,小家伙儿看到之后大叫道,“娘!您别动啊,我来帮您穿衣服!”

    没想到小家伙儿居然在瞬间,已经站在了林简琴的面前。

    林简琴的衣服穿到了一半,便僵住了,并不是因为她的胳膊或者身体哪里有什么不舒适,而是小家伙儿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实在让她惊呆,试问,就算是练了几年轻功夫的人也不敢就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这么快的速度到她的眼前吧?

    小家伙儿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惊人的速度,看着呆愣着娘亲,他很是心疼,焦急的说道,“我都说了不让您动的,你偏不听我的,现在是不是哪里疼了?”

    林简琴还是愣神在儿子这快如闪电的动作回忆之中。

    小家伙眨了眨大眼睛,突然面部表情有点抽搐,紧接着便听到,“噗~”的一声闷响。

    额,林简琴被熏得差点背过气去,狠狠地骂道,“臭小子!你偷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能造出这么难闻的屁来?比发霉长了青毛的臭鸡蛋还要难闻啊!哎呀,你快躲开啊,哎呀,赶紧的,扇子呢扇子呢啊?熏死我了,真是活不了了!”

    小家伙儿满脸的尴尬,急忙拿起一面木板子,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着林简琴那边忽闪起来。

    外面的风吹,里面的木板子忽闪,林简琴不冷都不行了,紧闭双眼,裹紧了被子,头发像是乱草堆一般了。

    小家伙儿拼命的扭着小身子,扇了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问道,“娘,臭味没了么?”

    林简琴心有余悸的只睁开一只眼,哭丧着脸说道,“儿子,娘不会被这小腹上的伤疼死,也会被你这臭屁臭死,再不然就是被你的大风扇死。”

    小家伙儿尴尬一笑,马上便人畜无害的微微笑道,“娘,我这就把饭弄好,咱们吃饭,过两天我就去杜家问问宅子的事情。”

    林简琴总算是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没把你娘饿死,这件事是最妥当的了。”

    饭菜虽然不是很盛丰,可是小家伙儿的初次手艺都献上了,纵然是炒野菜,林简琴也是吃得有滋有味的。

    银子蹲在娘俩旁边,一个劲儿的吱嗡,坐地不安的,那眼珠子在桌子上的饭菜里瞟过来瞟过去的。

    林简琴瞥了一眼银子,说道,“你别叫了,这是菜团子,你吃了也还是饿,等着吧,惊鸿待会儿出去找杜家,顺便给咱们弄点牛肉回来,给你解馋。”

    银子那纠结的羡慕饥饿的眼神儿瞬间变得兴奋起来,似乎听明白了林简琴的话,便老老实实的在地上趴着,大嘴巴就贴在地面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小家伙儿则问道,“娘,你确定咱们现在就去杜家询问宅子的事?”

    “恩,你说的也对,冬天就到了,在这山洞里确实不方便,既然他们家的宅子僻静,又是白白的得来的,不要白不要。”林简琴咬了一口菜团子说道,“对了,惊鸿,顺便给娘买两套男装回来,以后咱们娘俩出去,你叫我爹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