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以后我既是你娘也是你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惊鸿嘴里嚼着的饭菜呢,听了林简琴的这句话顿时微微的张开了嘴巴,眉毛一抽。“娘怎么变爹?你不是说我爹死了么?”

    林简琴瞪了瞪眼睛,厉声说道,“以后我既是你娘也是你爹!”

    小家伙儿更是纠结了。看了一眼林简琴那严肃的神情不敢多问一句,只是嘟囔道。“爹和娘明明各自独立。怎么到了我家里却是雌雄同体了。”

    林简琴马上瞪大了眼睛追问道,“你在嘟囔什么话?”

    小家伙儿那清纯透彻的双眸似乎比林简琴的更加的无辜,很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什么也没有啊,我有说话么?”

    林简琴嘴角不禁的扯了一下,嘿。这小子。现在居然跟猴一样的精,果然是长大了。

    吃过了饭,小家伙儿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便下山了。

    林简琴在山洞里躺着琢磨着。那次躺在寿康堂的后院里楚殇跪在床前说的那些事情可是真的?倘若应随六和林无尘两人都是被别人骗入圈套之中。然后被计策所陷害,这个阁楼上的人可真是高深莫测啊。

    现在林简琴算是死去的人了。总不能伸手去拿家里的银子,想着自己把林无尘的银钱全部还回去还真是大意了。眼下一定要弄点钱花,把积羽城那些没办完的事办好了,然后便去京城找那个人渣算账。希望应随六那个蠢猪一样的家伙不要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恩,也许假死对于林无尘来说算是个交代,既然什么办法都说服不了让他忘却,也只有这一条路了,他死心了,林简琴便可以安心的去找应随六那个蠢猪了,不知道为什么,林简琴总觉得自己的儿子跟应随六很是相似,可是她怎么想都想不通,惊鸿和应随六有任何的关系。

    其一,应随六这家伙虽然阴冷狠辣不达目的不罢休,可是对她林简琴还是温柔似水怜香惜玉的,所以应该不会发生那种事情吧,第二,当时应随六不是已经跟他爹闹掰了离开了么?怎么也不会半截的出现在惊鸿岭吧,第三,凭着那家伙的个性,若是他做了这件事,他一定会承认的。

    额,为什么总是想着惊鸿他爹是哪个家伙,真是要死了!林简琴呸呸呸的骂着自己的脑子。

    也不知道现在娘和洛姨怎么样了,林简琴叹了口气,看了看趴在一边的银子。

    娘的性格软弱,可是对于林简琴,娘却又是天,她再怕的事情,只要是涉及到她女儿安危的,她绝不含糊,林简琴突然这么做有些残忍了,可是若让别人知道越思敏还有她这个女儿,恐怕后面还会发生不少的事情吧。

    林简琴想着那天晚上山崖边上的事情,再想想楚殇那天说的事情,这背后的人,分明就是想着把当初护送军饷的林家人全部收拾掉!恩,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惊天的秘密。

    林简琴想着,先弄些银子花,然后养好了身体,一定要去查个究竟,惊鸿岭势必要再走一趟了,对了,洛姨家还来了颂雪姨和中原叔叔呢,他们说洛姬村现在有官兵入住,难道这件事真的是有什么猫腻?

    林简琴的脑子里想到这个想到那个,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可怕极了,原本以为刀光剑影的现代社会很是危险,穿越前跟着老爸走南闯北的,见识的多了,没想到在这个信息和现代设备落后的地方,碰到的奸诈之徒更是邪恶,要去一步步的揭开真相,恐怕也是难上加难了。

    可是林简琴总还是想当着应随六的面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当初不该跟他嘴硬的,要是解释一下,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也不会掉进别人的圈套里面了。

    林简琴都不知道自己在那想了到底有多就,反正正出神的想事情,突然银子的两只大耳朵立起来,很是警觉的瞪圆了眼睛看着山洞外,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林简琴一愣,难道有什么人路过?或者,林简琴没敢在想,这时候要是有个捡破烂的过来休息一下,她可是赶不走人家了。

    突然银子摇了摇尾巴,又转过身子蔫搭搭的坐下来,两只耳朵一耷拉,双眼一闭,嘴巴紧挨着地皮,又开始闭目养神了。

    林简琴正纳闷呢,便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了,顺带着说话声,“娘,我回来了,我回啦,这次下山可真是听说了不少的事啊,不过咱们宅子的事情稍微的遇到了点麻烦。”

    林简琴听到了外面小家伙儿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回了一声,说道,“赶紧的进来说吧。”

    小家伙儿一进门,马上把背在肩上的东西拿了下来,林简琴已经是看的目瞪口呆的了。

    小家伙儿似乎没有意识到娘的惊讶,兀自的将身上挂着的东西也都一一的卸下来。

    半天,小家伙儿一转身,看着惊讶的林简琴的面孔,也诧异了,急忙问道,“娘,您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嘴角禁不住的扯动一下,瞪着眼睛指了指地上放着的那一堆的东西,磕磕巴巴的问道,“这么多……都是你……自己……拿回来的。”

    小家伙儿瞪着眼睛很是惊讶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有什么不妥么?”

    林简琴瞪大了眼睛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娘要是能把这些拿回来,也是气喘吁吁的了,你是怎么做到拿了这么多东西的?你才这么大一点啊!”

    小家伙儿这会儿似乎明白了林简琴之所以诧异的原因了,便很是自豪骄傲的说道,“哼,那是自然,我是谁的儿子?啊?我的娘是谁?我这是天生神力。我……”

    “得得得,别说那么多废话!到底是谁帮着你拿回来?”林简琴嫌弃的撇了一眼,问道。

    小家伙儿马上耷拉下脸,一脸的垂头丧气,撅着嘴巴说道,“这都能被娘看透了啊?”

    林简琴突然噗嗤的笑了起来,其实小家伙儿自己拿不动这么多,倒是能让别人给送过来,也算是动了脑子了,可是这家伙儿装的有点过头了,居然说是自己扛回来的,任凭林简琴怎么都不能相信了。

    “咱俩谁聪明?”林简琴突然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嗤嗤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那落魄的小模样笑的难受。

    小家伙儿仍旧耷拉着脑袋,小手儿捏着衣角,只把眼皮抬起来看了看,撅着小嘴儿说道,“娘聪明。”

    林简琴更是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说道,“算了算了,我怕是再问上两句,你就哭了,不过我儿子还是最聪明的,因为,娘就算是能拿得回来,却也没东西可拿,娘可没那么大的本事,能靠着看点书忽悠这么多好吃的。”

    小家伙儿噔时就急了,撅着小嘴儿叉着腰,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说道,“才不是忽悠,娘,我都郑重其事的跟您说过多少次了,这是正儿八经的术法!”

    林简琴捂着嘴巴笑了笑,说道,“得了,你学的都是正儿八经的,你这东西到底怎么拿上来的啊,还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宅子有什么问题啊?”

    小家伙儿见林简琴收住不再打趣他,这才摸了摸银子的狗头,抚着那顺滑的狗毛,拖着银子坐到了林简琴的身边。

    “杜家的管家,非得给我送这么多的东西,我都说了好多遍不要的,没办法,人家就非得往咱们家塞。唉。”小家伙儿那唉声叹气的样儿,让林简琴看了真是哭笑不得了,好像说的人家杜家那些东西必须送给他,这样才能发大财行大运一样。

    “啧啧,照你这么说,人家不把这东西送给你,还能发霉长毛啊。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定是你跟人家要的吧,哼,娘还不知道你想的什么?”林简琴虽然嘴里不饶人,可是心里却美得不得了,因为她知道儿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小家伙儿刚才挂在脸上的傲娇一下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撇嘴说道,“哼,娘你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还非得说出来?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也不让我耍威风,儿子还不是看着娘身子虚弱想着能多给娘弄点好吃的补上一补?”

    小家伙儿说完便气呼呼的撅起了嘴巴。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那气呼呼的模样,咯咯的笑起来,好一会儿才说道,“好了好了,娘跟你保证,下次在遇到这种事情,娘一定会拍你的马屁,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啊,怎么样?”

    小家伙儿嘴角一勾,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说道,“说得好听,下次你又不知道想到什么馊主意了。”

    日子是苦了一些,可是活的却也有滋味。

    银子原本老实着呢,可是从小家伙儿回来之后,便一直徘徊在那一堆东西的旁边,嘴里不停的吱嗡两声,再看看那堆东西,再看看那边闹着玩的娘俩。

    小家伙儿朝着那边大吼一声,说道,“银子!给我过来,你要是敢偷吃羊肉,我就吃狗肉!”

    银子吱的一声,像是被踩了脚丫子一般,急忙躲开那堆东西了,眼神里全是委屈的神情。

    林简琴便朝着银子招了招手,“过来,来这边,待会儿咱们都分着吃。这些日子你也受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