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如坐针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银子又像是听懂了一般,很是乖巧的夹着尾巴走到了林简琴的旁边,乖乖的卧下了。

    没过多久。这山洞里便弥漫着一阵肉香,林简琴的口水真是要流出来了,要不是儿子在面前。她一准儿就忍不住了,她可是无肉不欢的人。这些日子都没见荤腥儿了。

    银子更是如坐针毡。溜达过来溜达过去的,后来干脆就围着锅转圈圈了。

    小家伙儿似乎很专注炖肉,一边炖肉一边跟林简琴说着在外面遇到的事情。

    林简琴虽然听了林家发生的变故有些惊讶。可是这也都是她很久之前计划好的,也不算是惊奇。当她知道了绿锦还好好的时候,心里也算是踏实了。也算是对她之前说过的话。有个交代。

    “娘,我其实看中了杜家的另一座宅子,那里好像是个贫民窟那种的。最主要的事房子的风水也是相当的好。其实咱们早先是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住着。可是娘,你想想。咱们要是住在僻静的地方,人家坏人一找就找到了。而且还能很好的监视咱们,但是在贫民区就不一样了。”

    小家伙儿一边用勺子翻动着锅里的肉,一边跟林简琴说着。

    林简琴也点了点头。“恩,你说的也有道理,要是什么人都有,但是大多都是三教九流的,到也不失为一个很好地藏身之地。恩,这个主意也不错。”

    “对啊,杜家一开始都没说那座宅子,总是怕上不了台面,我可是跟那个管家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的,娘,最主要的是我看上了那宅子的风水。”小家伙儿很是神气的说道。

    林简琴一愣,“什么风水?你能看得出风水?那你给娘找个风水宝地,娘倒是想当个皇上呢。”

    小家伙儿突然脸色很郑重起来,沉思片刻说道,“娘,当皇帝的命,怕是您没有了,只是当个王妃还是很有机会的,额,对了,其实我还有件事一直没跟娘说。”

    小家伙儿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心事重重的了。

    林简琴一愣,她很少见小家伙儿如此的严肃的。

    “怎么?什么事情连亲娘都不能说?”林简琴目不转睛的看着小家伙儿的脸色。

    “我若是说了,算是泄露天机了,不知道会不会遭报应啊。”小家伙儿很是为难的说道。

    林简琴竟然一改严肃的表情,嗤嗤的笑起来,说道,“那算了,你还是留在心里自己琢磨吧,看你说的,哎,你不会是看书看得走火入魔了吧?”

    小家伙无奈了,那么重要的严肃的事情,怎么从他娘的口里出来,竟然像是个儿戏呢。他对这个娘也是无奈了。

    小家伙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宅子很好,但是有点不好办的事。”

    “什么事?”林简琴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

    “那里住着些杂七杂八的人,杜家虽然是富户,可是对于一些地痞流氓还是真没办法,就算是报告给官府,人被抓了,过一段时间又被放出来,或者那些人的同伙还是回去闹事,久而久之,那些杂七杂八的人便住下了。”小家伙儿说道。

    林简琴一愣,说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睡醒就出门了,那么多糟心的事,你还要那个宅子做什么?人家不是答应了给你一套好的么?”林简琴真是拿这个小儿子没办法了,怎么天下还有这样不怕麻烦的大傻瓜呢?

    小家伙儿顿时一脸委屈的摸样,扭头看着林简琴说道,“娘,这还不是为了您,您的身子就算表面好了,可是内部的调养差得远呢,必须找个有灵气的地方调养,您没发现那些道士僧侣所在之处都是深山后院么?那都是聚集着生吉之气的地方。”

    林简琴还真被这个小家伙儿说的愣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像是从绝龙山摔下悬崖那一次起,身子确实大不如从前,小病总是有,难道小家伙儿所说的是真的?

    “可是,可是咱们娘俩势单力薄的,也赶不走那些地痞流氓啊,虽说娘的主意会多一点,可是要想着赶走那么多人,还真是有点费劲。”林简琴倒是说的实话,要想着赶人家走,怎么也得有点说法,就算是有小主意,可是总归不能除根啊。

    小家伙儿抿了抿嘴巴,用小手指戳戳另外一只手捞上来的肉片,扭头说道,“差不多了,咱们准备喝肉汤了。”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不再说话,便也不问了,因为她的最主要的关注的,还是那一锅肉汤,先吃饱了再说别的事吧。

    银子似乎也来了劲儿了,紧忙的凑了过来。

    林简琴倒是厚待这条狗,毕竟这条狗跟了她时间久了,又很通人性,基本上有好吃的,林简琴都会分给它吃。

    这山洞口上,两个人一条狗,真是吃的不亦乐乎啊,跟外面那肃杀的秋景似乎很不相匹配,这边热火朝天,那边萧肃冷清。

    路上冷的厉害,可是那一辆朝着北方驶去的马车却一路不停歇。

    刚劲的烈风吹得马车帘子呼啦啦作响,马背上的毛都被吹的露出了皮肤,马儿低着头努力的迎着风走。

    楚殇远远的瞧见了远处模模糊糊的有个镇子,便说道,“大公子,咱们在前面歇歇吧,这已经走了十来天的时间了,就歇息那么几次,我怕这马受不了。”

    林无尘眯着眼睛,许久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可是当楚殇看清了前面那镇子的名字的时候,突然心里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急忙说道,“大公子,要不然咱们再走一段路再歇息?”

    林无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满眼的冷酷和杀气让人觉得有些心惊胆战,他的眸子里何时出现过如此的神情啊。

    楚殇小声的说道,“那是谪仙镇,咱们……还是再走一段吧。”

    “谪仙镇怎么了?又不是地狱,再者说了,就算是地狱,我也没什么需要思量的,你只管到前面找一家客栈休息。”林无尘冷淡的说道。

    楚殇点了点头,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镇静,想着以前林原道带着人从惊鸿岭逃出来便住到了这里,而一切的噩梦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不知道林无尘会不会因为以前的事情而心里难过。

    在楚殇的心里,大公子是个阳光如玉的男人,尤其是大公子对三小姐,可是自从那一天他把三小姐死去的消息告诉大公子,大公子竟然三天三夜没合眼没说话没吃饭没喝水,他被大公子的行为吓到了,从小到大,大公子从来没有那样过。

    这里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楚殇尽量的缩短了在这里的时间,只急忙的找了客栈,安排了食宿,便将大公子背着进了屋子。

    屋子里安静的很,林无尘一直都是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脸色平静,似乎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楚殇心里却打鼓了,越是如此的平静越是让他觉得不安。

    正当楚殇和林无尘在屋子里休息的时候,突然外面的街上响起了一阵锣鼓喧天。

    楚殇见林无尘的眉头皱了皱,却也没睁开眼,便急忙的走到了窗子前去关上窗子。

    突然外面的对话声,传进了楚殇的耳朵里,“啧啧,县丞大人这是娶得第六房夫人了吧。”

    “那是,人家那是立了大功的人,别说娶个小妾,前几天还跟知县大人抢怡红院的头牌姑娘了呢,知县大人还不是照样让给他?虽说他官职低那么一点,可是你挡不住人家朝廷里有人啊。”

    “啧啧,不就是前年帮了给什么王爷的事么?他那是歪打正着。”

    “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们家老爷子当时也是知县大人面前的红人,还跟那县丞唱反调呢,现在你家老爷子还敢么?”

    “嘿,刘山意,你小子说话注意点,别动不动拿我爹说事。”

    下面两个人吵吵起来,楚殇听的出,这两个人显然是多少的知晓一点当年的事情,林原道带着众人从惊鸿岭逃出来之后,便到了这里,老王爷可是一直按兵不动,居然一点都不紧张那些军饷被劫的事情,难道是跟这些人早就谋划好了?

    楚殇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晃了一下,毕竟这种事还是要慎重。

    林无尘似乎也听到了窗外的吵吵声,很是冷冷的说道,“辛苦你去查查吧。”

    “可是公子,我得留下照顾您。”楚殇确实有点不想去,他其实很不想让林无尘一直陷入的太深,可是当时也是为了把林无尘从悲痛欲绝中叫醒,才说出了让林无尘报仇的话,却不想,后来的林无尘竟然因为报仇而活着。

    “不用,我还死不了,你去吧。”林无尘很是决绝的说道。

    楚殇无奈,只好应了声,给林无尘准备了饭菜吃食,这才动身出去了。

    街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跟上次来的时候的冷清截然不同。楚殇很是警觉的看着路上的行人,正好,既然那县丞跟上次的事情有关,不妨趁着家里人多到那县丞府上看看去,打定了主意,楚殇便边走边打听着去了县丞府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