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 我从来不对女人感兴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母妃……这个……”应随六现在都说不清,他为什么那么执迷于林简琴那个臭丫头,他是堂堂的小王爷。什么样的女人见不到,可是偏偏在红尘滚滚之中,独爱林简琴那一种。

    “这个也不说了。娘在菩萨面前日夜祈祷,只求你平平安安。可是你怎么跟人家有了孩子。却不回来说,连个口信都不给娘捎回来?”王妃越说越气愤了。

    应随六面瘫一样的尴尬起来,他明明还没娶亲。除了在惊鸿岭被林家的酒下了那种药之后有些记忆消失之外,自认为也没跟谁苟且过,怎么会有孩子。他突然间想起。小家伙儿当初跟基元那老东西要罗盘的时候,曾经开玩笑的说过自己是应随六的私生子!

    应随六心里一顿狠骂,若是在遇到了基元那老家伙。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堂堂一个老男人竟然像个女人一样做起了长舌妇。这种没影儿的事也跟母妃面前嚼舌根子,真是可恨!

    应随六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额头。又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母妃,我的为人您还不清楚?我从来不对女人感兴趣,哪里会来孩子。”

    “不对女人感兴趣。就没孩子?”王妃一直盯着应随六看,似乎她的这个儿子这一会儿突然变成了什么大恶人一般。

    应随六依旧尴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母妃,那都是没影儿的事,您别听别人嚼舌根子。”

    王妃刚才的脸色还算是不急不躁,这会儿却有点急躁了,有些训斥的说道,“我不管别人怎么嚼舌根子,也不管你成亲不成亲,更不管你跟哪个女人鬼混,但是有一条!”

    应随六瞪大了眼睛认真的听着,但是听到王妃的话之后,差点惊厥。

    “你必须把那个孩子给我带回来!你知道娘盼孙子盼的头发都白了,知道么?”王妃鼻中哼出一丝冷气,不再看应随六。

    应随六完全傻眼了,这都哪跟哪,他明明是回来看父王的病情,然后马上回去照顾林简琴那个臭丫头的,虽然那臭丫头有些可恨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可是应随六后来再路上也想了好久,那个臭丫头从来都是嘴硬,在心里一定还有什么事没说。

    应随六万万没想到母妃会来这么一手,看来基元这老家伙这是没少在母妃的面前打小报告,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老杂毛。

    “母妃,请您听我说,您听说的那些绝对是谣传,我真的没有孩子。”应随六的说法显然有些苍白无力。

    王妃狠狠的剜了一眼应随六,说道,“你不要跟我找那么多的借口,这个孩子长相跟你那么相似,你还想抵赖?”

    应随六心里真是恨透了基元那个老杂毛了,不知道他到底给母妃都说了些什么,以至于母妃如此的笃信小惊鸿是他应随六的儿子。

    应随六无奈,干脆就不说话了。

    “你不要以为你不开口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那个孩子的娘已经死了,你不把他接回来养着,难道让他小小年纪流落街头?”王妃的语气很是严肃。

    应随六顿时惊呆了,突然觉得有些腿软,林简琴那臭丫头怎么了?他让沈力赤找最好的郎中啊!

    王妃的那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让应随六有些站不住脚了。

    王妃急忙扶住了应随六,说道,“你虽说一路狂奔但你是骑着马,我前几天就收到了飞鸽传书了,孩子的娘,已经……”

    应随六顿时觉得浑身像是一摊软泥,就那么沉了下去。

    王妃焦急的朝着远处喊道,“来人啊,扶着小王爷休息!”

    远处的仆人匆忙上前,架着有些不省人事的应随六,急匆匆的朝着住处跑去,自然,也有不少的人去请御医或者去做别的伺候的事情。

    王妃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承认有了心爱的女人,听闻这件事居然都脆弱成了这样,还不承认!看来基元说的没错,那孩子真的是有着流家骨血的。”

    流浅浅本来在那边无聊的喂鱼,听到了这边母妃的呼喊,和看到众人急匆匆的过来,也急忙赶了过来。

    “母妃,哥哥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么?”浅浅那清秀的眸子满是焦虑,她的眉毛最是好看,像是风中飘逸的柳叶一样的脱俗。

    王妃蹙了蹙眉毛,说道,“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你先自己回住处吧,我去看看你哥哥。”

    流浅浅撇了撇嘴,秀气的嘴角一勾,傲娇的说道,“哥哥惹了您生气,到头来骂到我身上,哼,母妃就是偏爱。”

    王妃哪里还顾得上跟女儿多说,只瞟了一眼女儿的生气的摸样,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应随六住在厚石苑,被奴才们掺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人请了御医过来了。

    屋里的人也是忙手忙脚,慌了神了,每次小王爷回府,不是出点这个意外就是出点哪儿意外的,这次竟然是昏厥了,众人看着小王爷的面色憔悴,气色枯黄,个个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真的出了什么大事,遭殃的是整个园子的人。

    王妃很是紧张的跟了过来,一进门,顾不得让那些跪在地上行礼的奴才们起来,便直接拉着一个身穿桃粉色长裙的侍女出来,很是着急的问道,“桃夭,音儿怎么样?”

    那侍女急忙施礼,这才回答道,“王妃宽心,御医正在给小王爷搭脉,不过刚才奴婢搀扶小王爷,伺候他躺下的时候也简单的摸了一下脉,初步估计是劳累过度,加上突然受惊,身体和精神双重打击,这才晕了的。”

    王妃两手相互的攥着,焦虑的走来走去的,突然想起了什么,“桃夭,你这次给我去办件事。”

    桃夭很是恭敬的跪在地上说道,“请王妃吩咐。”

    “去宫里走一趟,看看新月公主那边的情况,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我一定要给音儿把这件事早一点办了,省的总是提心吊胆的,也要让他赶紧给王爷府开枝散叶!不能总是由着他了!”王妃似乎下定了决心。

    桃夭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担忧,“王妃,您不怕小王爷再……”

    “他敢!他要是再跟我玩失踪,我让他这辈子也甭想出王府。”王妃又急又气的。

    桃夭只好低头应了差事,准备着等御医诊断完了,便进宫去。

    应随六惊厥过去之后,似乎心里没那么紧张了,他居然看到了林简琴那臭丫头身穿一袭白色的纱裙,像出落凡尘的仙子,朝着她莞尔一笑,便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应随六坏坏的一笑,这臭丫头什么时候便的如此娴淑文雅了,但是无论她刁蛮任性泼辣也好还是温婉贤良淑德也罢,就是说不清楚的喜欢,便满心欢喜的朝着她跑过去。

    等了这么许久,真是担心死了,还以为这臭丫头会躺上三年五载的呢,他的秋波剑也是千古难寻的一把好剑,那臭丫头竟然能这么快的好了?

    虽然有些纳闷,但是满心的欢喜足以让应随六昏了头,他抑制不住内心喜悦的朝着一身白衣的林简琴狂奔过去。

    眼见着就一把将那臭丫头抱在怀里,却不料眨眼间,身前竟空无一物!

    应随六焦急万分大声的呼喊,“林简琴你个臭丫头!你在哪!”

    ……

    “快快快,摁住他!”

    “小王爷您快醒醒!”

    “音儿,你醒醒啊!”

    屋子里乱成了一团。

    应随六胡乱的踢蹬踹一通,终于惊醒,他满脸的虚汗,眼神惊恐,面色憔悴,就像是病入膏肓的样子。

    御医转身去旁边的桌子上配药方子,桃夭挥了挥手将下人们遣散,只留下王妃和小王爷在帐内。

    “混小子,你还不承认在外面有了女人?娘巴不得你早点成家立业,虽说对方不一定门当户对,可是娶个侧室还是可以的,更何况人家给你生了个儿子!”王妃嗔怒的说道。

    应随六两眼呆滞,并没有理会王妃的说道。

    “音儿,既然那女子福薄,也是她没有这个命吧,现在娘想让人把那个孩子找回来,然后你按照你爹爹的意思,和新月公主成亲。”王妃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主意的。

    应随六已然目光呆滞,他青色的下巴上胡子茬茬一片,脸色蜡黄,看着真是让人担忧。

    “音儿,娘跟你说话,你听到没?”王妃刚才还在和气的说着,见应随六始终没有回音,便有些急躁了。

    应随六微弱的说道,“我此生,非她不娶。”

    王妃听完马上就急了,“就算娘能帮你再父王面前说话,容得下她身份的微贱,可是她福薄啊,人都死了,难不成你还要娶个死尸回来!”

    “儿子说过!非她不娶!”应随六声音很低,却倔强无比。

    王妃那丹凤眼一番,气的噌的一下站起来,捏着帕子指着应随六,气得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混账!”

    应随六依旧是目光呆滞,似乎周围的一切跟他没关系了。

    王妃气的团团转,“你知道么?你父王给你安排好了那么多贤良淑德貌美如仙的女孩子,都是出自名门望族,你怎么就……”

    “儿子此生只为她活,原本想带她回来,好生的和她过平常人的日子,将她的儿子视如己出养大成人,可是,可是这一切都成空了,她竟惨死在儿子的手里,儿子对不住她,自此,这一生不再娶。”应随六的眼角趟出了两行清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