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她再好,终究也是不在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妃怒气更大了,“你三岁与当今皇上比诗赋,五岁与众王子皇子比剑术。七岁比骑射,你父王器重你栽培你,十年如一日。到头来你就这么报答你父王和母妃的养育之恩?”

    “母妃,您和父王的养育之恩。儿子不敢忘。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您和父王有需要,儿子这条命随时还给您和父王。只是让我把那孩子养大,也算……”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应随六的脸上,连带着他脸上的清泪都被抽的四散溅开。

    “混账!当初皇上跟你在围场比赛骑射。你腿骨断裂生命垂危。都不见你如此的消沉,一个女人竟然能让你如此的堕落不堪!你长这么大,流过眼泪么?你好好给我醒醒!”王妃真是又急又气。她怎么愿意看到儿子如此的不堪。

    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早就对当今的幼小皇帝不满。取而代之是早晚的事情。所以她也一直暗地赞同夫君培养自己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儿子。目的都是不言而喻的。如今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变得如此的堕落,更多的是恼怒。

    应随六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意思。王妃的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应随六的脸上。

    王妃听到了掌声之后,心里痛了,心里骂道这个傻孩子。怎么不躲开啊!她气的有些哽咽了,她又软下语气,说道,“音儿,听娘的话,忘了那女子,她再好,终究也是不在了,对了,你说那个孩子真的不是你的?”

    应随六不再多说,那被王妃大抽了一巴掌的脸有些红印子,他稍稍的侧过脸,一声不吭。

    王妃无奈,心想着等儿子过一段时间也许就好了,心里的伤,只有时间治得好。

    王妃从帐内走出来,桃夭正恭敬的站在门外等着。

    “桃夭,你随我去一趟宫里吧,跟下人们吩咐好了,这几天守着这里,不准小王爷外出,但是要伺候好了小王爷,让他的身子早点好起来。”王妃说完,便又恢复那高傲大气的风范。

    桃夭听完,马上将工作吩咐了几个下人,便急忙打点一下,跟着王妃进宫了。

    京城里的深秋似乎并不像外面那么冷,大街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除了路旁的叶子变得稀疏了,人们的衣服穿的厚了一点,别的地方到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积羽城的深秋可是不一样了,尤其是这山脚下。

    林简琴穿上了小家伙儿从外面带来的男装,虽然伤口还没有好利索,但是她不放心小家伙儿一个人下山,一定要跟着去。

    娘俩装成了爷俩,一前一后的下山了,来到了杜家送的宅子旁边。

    小家伙儿站在岔路口远远的指着里面说道,“喏,那里虽然看着有些混乱,可是宅子里有着生吉之气,而且这宅子的风水也极好。”

    林简琴看了看那边那些晃晃悠悠的人,蹙了蹙眉头,目不斜视的勾了勾嘴角,说道,“儿子,这些人都是无赖啊,娘就算是有主意,也只能今天赶得走,过几天他们又回来了啊,主要是娘现在是个死人,不能再官府啊什么的地方露面,这事还不能闹的太大啊。”

    小家伙儿嘴角勾起一抹滑稽鄙夷的表情,说道,“我是要靠自己把这宅子弄到手,来给娘调养身子,不用你动手。”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说道,“吹牛皮的小孩子可不是好孩子啊,牛皮也不是乱吹就行,你涨了人家的膝盖高,你能有什么好主意?”

    小家伙儿面露自信之色,很是高傲的扬起下巴,说道,“娘,您怎么能把一个人身材的高低跟他的智商多少作比较?娘,您可是我认为最聪明的,居然能把这么糟糕的问题……”

    “得得得,你别一边拍我的马屁一边损我,你给娘记住了,你玩可以,但是不能玩的太大,不能让官府查到咱们头上,否则娘的一切计划就会被打乱了,娘为什么活着你是明白的。”

    小家伙儿听完了林简琴那几句话顿时吐了吐舌头,他只是说说罢了,怎么能让娘把生死大事都扯进来。

    “娘,您放心,我听您的,咱们现在就去买点东西,娘,您的身体不好,我想弄个小竹篓,我虽然个子还小娘及还小,但是比起同龄人还是很健壮了,最近我又吃的比之前多了。”小家伙儿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那呆萌的摸样就喜欢,也学着他的样子眨巴两下,说道,“也行,咱们就多买点,不过不能存货太多,万一你把那些人轰走了,咱们搬过来,那些东西就成了累赘了。”

    小家伙儿愉快的点了点头,娘俩便朝着街上走去。

    小家伙儿之前跟应随六走在路上,那绝对都是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大的长的风流潇洒倜傥,小的呆萌可爱俏皮,这会儿再出来,林简琴早就想好了,娘俩的脸上可是抹上了不少的草木灰,这下走在路上,还真没什么人看了。

    林简琴嘟囔着,“这俗话真是厉害啊,一白遮九丑,现在只不过就是涂上了点草木灰,居然都没人多看一眼。”

    小家伙儿倒是很自在,以前和大个子叔叔走在路上总是被人看,这会儿没人看了,很是轻松。

    按照小家伙儿的要求,娘俩除了买了些日常吃的,还买了八面铜镜,一些朱砂一些黄纸。

    娘俩买完了这些东西,便找了个僻静的破庙,小家伙儿不够高,只好劳烦林简琴将那些黄纸铺在一张落满灰尘的桌子上。

    林简琴瞅了瞅刚过她膝盖高的小家伙儿,马上噗嗤的笑了。

    小家伙儿努着小嘴儿不高兴的说道,“娘,你在笑我,哼,等我十年,我一定长的比你高!”

    笑着的林简琴顿时止住了笑意,嘴角勾起一丝尴尬,嘿,这小子还真会说,再过十年,他肯定长的比他娘高啊。

    正在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那信誓旦旦的样子的时候,只见小家伙儿很麻利的从别的地方搬来一个木头板凳,放平稳之后,小家伙儿赫然爬到了那桌子上。

    林简琴还没问小家伙儿接下来做什么呢,人家已经很认真的蹲在桌子上,一手提笔一手摁住那黄纸,聚精会神的写字了。

    当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那认真的摸样,视线转移到那黄纸上的时候,满额头冒黑线了,这都画的什么东西啊?

    难道传说中的鬼画符就是这么个画法?

    见小家伙儿一直屏气凝神的认真样儿,林简琴竟然觉得这件事好像很严肃,只默默的看着,当她突然发现小家伙儿的额头上渗出汗水来的时候完全惊讶了,不就是写几个字么?在这冷飕飕的破庙里,怎么会出汗啊。

    那老大眉头紧锁,半天才抬起头,环顾这四周的几个弟兄,说道,“你们确定是有人捣乱,可是老子怎么觉得那情形就跟真的一样!?”

    众人一听顿时吓软了腿,这要是老大也支持他们,那一定还能逮住个捣乱的,没想到老大都吓成了这样。

    “大哥,你不会是被吓怕了吧?”

    “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是为了你们担心!娘的,要是真的有鬼来了,找的也是你们,老子可是没杀过一个人!”那老大竟然诟骂道。

    众人一下子被老大的训斥声给噎住了,这算什么事啊,感情自己这么多年来替大哥卖命,在大哥的心里自己的位置竟然是如此不堪。

    这时候老大走到水井旁边,洗了一把冷水脸,便朝着众人说道,“赶紧的收拾一下,今天去收保护费了。”

    大家伙这时候的心思已经各自有了各自的想法了,老大如此的对待大家,看来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大一定会舍弃大家,自己保命。

    众人听了老大的招呼,当下也没说什么,虽说心中各自有想法,终究也还是没有表露,各自的洗了脸,便带着朴刀,跟着大哥出去晃荡了,收保护费之后每人能分到一笔,这是往常的规矩,没人会傻到在临走之前选择不要这笔银钱。

    就在这些人走出大院的时候,窝在不远处一个草棚子里的林简琴母子俩远远的看着这边的动静。

    “儿子,你那几个破镜子和烂黄纸当真管用?”林简琴很是将信将疑,她这会儿似乎不是光为了要这宅子了,更有心思在小家伙儿所谓的术法上。

    小家伙儿洋洋自得的说道,“那是自然,娘,我告诉您,这可是只有聪明过人的人才学的会的,我这是天生的聪明。”

    林简琴撇了撇嘴说道,“娘只是知道你小小年纪食量过人。”

    小家伙儿顿时便扁了扁嘴巴,哼唧一声,说道,“娘,我总觉得你跟别的人不一样,不过我要跟你说,我这个学来的东西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林简琴听完小家伙儿这个牢骚,差点就把什么封建迷信的话说出来了,可是她马上意识到,在这个时空的这个年代是不是没有封建这个词语,不行,要是说出来还会被小家伙儿追问什么事封建迷信,干脆,不说话。

    小家伙儿看了看林简琴脸上的神色的变化,接着不满意的说道,“娘,你每次心里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就是不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