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跟你很相似的感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彻底愣住了,嘴角不自觉的扯动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娘有想法?”

    小家伙儿顿时抱着小肩膀,嘿嘿一笑,说道。“哼哼,娘。你别忘了。咱们俩可是骨血相连啊,再说了,连大个子叔叔那么笨蛋的人都知道你这个毛病。我还能不……”

    小家伙儿竟然一激动把应随六带了出来,他很是抱歉的掩住了嘴巴,等待着林简琴的暴风骤雨。

    林简琴却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说呗,怎么不说了?”

    “你不生气?”小家伙儿问道。

    林简琴抿了抿嘴巴,说道。“为什么要生气。”

    小家伙儿低下头。有些玩味的用小手绞着衣服角儿。说道,“娘。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大个子叔叔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就跟对你的那种很是相似。”

    林简琴沉默不语。

    林简琴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有时候很矛盾,在那个人在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反正时间多。必须要折磨一下他,这样才觉得好玩,反正有时间说得清,可是每当那个人离开了很久都找不到的时候,她又开始抓狂了。

    以前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倘若不是为了争嘴上那么口气,当初在山崖边上,也许就不会闹到后来钻入了别人的圈套里。

    “娘,你是生我的气了么?”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轻轻的拉了拉林简琴的衣角。

    林简琴莞尔一笑,很是温和,说道,“娘,为什么生的气啊,好了,咱们还有事要忙呢,不是么?其实娘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需要你说的那些什么养气的……”

    小家伙儿马上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抱着小胳膊看着林简琴,说道,“娘,你知道么?这世间是由阴阳两气生就而成,自然,人的身体里面便也有阴阳两气,哪一个多了或者少了都会让人体失去了平衡……”

    “等等等……儿子,别给娘讲那么多了,估计娘一时半会儿的也学不会,咱们先把这宅子拿过来,然后,你再帮着娘把那个什么阴阳二气调和好了,咱们去京城!”林简琴急忙说道,不然不知道小家伙儿那好为人师的性格会讲解到什么时候。

    “额,好吧,那咱们赶紧的跟着那些人看看他们今天的情况吧。”小家伙儿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但是老娘这么说,他只能先听从了。

    娘俩很快便装成是买菜的路人,远远的看着那几个人。

    小家伙儿嘿嘿一笑,满脸的得意,说道,“娘,这几个家伙已然被煞气侵蚀了,等着今晚上,他们又该难过了。”

    林简琴还是半信半疑的,只是她心里还有别的事,因为她听路边的人说起了林家的事,所以现在担心娘的处境。

    娘俩吃了些早饭,便随便的溜达,也当做是给林简琴养伤休息了。

    竟然不知不觉的溜达到了林家附近,正在这时候,林简琴远远的看到了一顶轿子徐徐朝着这边走过来,那轿子她是不认识的,可是轿子后面肩上背着个包袱的人,她认得,那是叶其。

    林简琴急忙拉着儿子在一处矮墙下蹲了下来,她觉得看到听说的那些传言是真的,难道老太太真的把娘接回来了。

    接回来也好,虽说喜悦不是外人,可是在娘心里想来,想必也是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有些地方总会觉得不是很自在。现在回了林家,除了有老太太在,也倒是没有什么别的人捣乱了。

    林简琴正琢磨着呢,突然间有个绿衫女子上前给叶其擦了擦汗!

    林简琴眯起眼睛,这才看清,那绿衫女子是绿锦,额,照这么说来,绿锦跟叶其了?恩,这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林简琴看着那轿子缓缓地朝着忠诚侯府的门口走过来。

    林简琴的心里有些纠结,真是想站出去跟母亲团聚,可是这样一来,若是那个隐藏在背后,一直要置当年护送军饷的林家人于死地的人,怕是要出来了,到时候连累了娘,林简琴心里会更难过,当初让南宫长昔帮忙撒了谎,就的演下去,一直到把所有事情都了解了再说吧。

    就在这时候,那轿子停在了门口,有小厮上前拿了板凳,请越思敏下来了。

    越思敏站在忠诚侯府的门前呆了好久,又转过身子看了看远处,似乎她总觉得女儿就在不远处一样。

    “夫人,咱们进去吧,这是风口,吹风多了会着凉的。”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婆子说道。

    林简琴见越思敏往自己这边看,急忙缩回了脑袋,眼泪已经禁不住的淌了出来。

    小家伙儿很是懂事的递上一方小帕子,说道,“娘,别哭,还有我在你身边,我保护你,等咱们办完了事,就回来跟姥姥相认。”

    林简琴有些哽咽,只点了点头。

    她看到娘是如此,想必洛姨那里也会如此,更何况,洛姨应该是自责自己把小家伙儿弄丢的事,林简琴的心里真是纠结的要死了,怎么偏偏天意总是如此弄人,走到了这一步,那个藏在背后的坏人真是该千刀万剐啊!

    “娘,别伤心了,不然身体会好的慢,咱们怎么报仇?”小家伙儿眨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林简琴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说道,“也好,咱们去茶馆坐坐,大茶馆往往能听到不少的大事。”

    “好!娘,我要吃茴香豆!”小家伙儿顿时高兴起来,他很是喜欢去大茶馆听人家说书的,以前的时候还是大个子叔叔带他去过一次呢。

    两人果然是亲娘俩,一说到吃的喝的,似乎刚才的不愉快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闹着笑着朝着一座茶楼走去。

    刚走到那繁华的大街上,林简琴正在打量着路边的一边绸缎庄,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动脚。

    小家伙儿很是纳闷的仰起小脑袋儿,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林简琴,又朝着林简琴看的方向看了两眼,问道,“娘,你不会现在又想着做新衣裳穿了吧,现在你是‘男人’,不能穿那些漂亮衣裳了。”

    林简琴食指摸着嘴唇,嘿嘿一笑,狡黠的看了看身边的小家伙儿,说道,“娘不是在给自己看衣裳。”

    小家伙儿一愣,但是似乎她瞬间就明白了林简琴的意思了。

    “不行不行,我可不当丫头!我是有小鸡鸡的人。”

    小家伙儿的小脑袋摇得像是个拨浪鼓是的,一看林简琴还在那站着用那狡黠坏坏的眼神看着他,干脆撒丫子就跑了。

    林简琴哪里肯让着小家伙儿跑掉,她现在是扮成了男人,别人不好认出来,可是小家伙儿万一被以前认识的人认出来怎么办?

    林简琴急忙追上去,等跑起来,林简琴才意识到,小家伙儿简直就跟长了飞毛腿一样的,撒欢儿一样的朝前跑。

    要不是看到路边有个卖鸡爪鸭脖的,小家伙儿还不会停下来呢。

    他闻着人家那香喷喷的鸭脖子,看着那摆着整整齐齐的一笸箩,再看看那肉色鲜美的鸭脖子,哈喇子愣是忍不住的往外流了。

    林简琴追的可是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看到了小家伙儿的背影了,突然间他在那站着发呆呢,再一次看过去,林简琴知道儿子为什么那么站着了……诱人的鸭脖子鸡爪子!

    林简琴又想笑又要忍着,迅速的过去,一把抓住了小家伙儿的胳膊,刚想问罪呢,只见小家伙儿很是温和的转过身子,那很是可怜的小眼神看着林简琴。

    “娘,给买个吃吧。”小家伙儿那软萌的带着些许稚气的声音,真是任凭林简琴再有什么天大的事,这会儿也说不出来了,似乎不给他买个尝尝,真是会遭天打雷劈的结果了。

    林简琴心里倒是想着了,自己手里确实有些银子了,小家伙儿给杜家看风水救命治病的也赚了好些银子呢,自己又不打算在这里买房子置地的,其实到终了还是多半会花在吃穿上。

    林简琴故意的仰起头,轻声咳了一声,她这会儿来了兴致,想着看看小家伙儿那萌的让人又喜欢又心疼的样子。

    小家伙儿干脆凑过来,用那粉嫩的肉呼呼的小手拉着林简琴的如葱白的瘦削的手指,碎碎念道,“娘亲,我的好娘亲,给我买个尝尝呗,我保证以后娘说什么都听话。娘亲,您看,我可是亲生的,您赚了那么多钱,其实还不是给我花,我就知道娘最亲疼的就是我了。”

    林简琴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小家伙儿的智商和年龄完全不成比例,她看到小家伙儿那萌的能把人心化了的模样,还是忍着笑,说道,“包括……穿花衣服?”

    林简琴朝着远处的绸缎庄指了指。

    小家伙儿马上撅起了小嘴儿,一脸无辜的可怜样儿,那眼神里尽是可怜兮兮的了,可是当他再看看身边那流油的笸箩里的鸭脖子,他只好点了点头。

    林简琴心里真是笑得要死了,她要不是怕小腹剧痛,早就笑的站不住了。

    于是乎,林简琴给小家伙买了六个鸭脖子外带八个鸡爪子。

    小家伙儿看了看那包裹东西的师傅,又拉了拉林简琴的袖子,“娘,这个只够塞牙缝的,再说了,您不吃么?恩,还有银子。”

    目前来讲,小家伙儿的身边的活物,也只有他娘和那只大狼狗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