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可是你亲生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小家伙儿那清澈的大眼睛看了看林简琴。

    林简琴气得瞪眼了,“大晚上的,能直说么?”

    小家伙儿听完。顿了一下,便哈哈大笑几声,说道。“这世上可没什么鬼啊神啊的,他们看到的都是幻象。娘。我只是把这周围的气息变得紊乱了一些,没什么。”

    林简琴半信半疑,看着自己身边这越来越像是半仙的儿子。说道,“儿子,你说的没有骗娘?娘真不知道你天天的再捣鼓些什么东西。真是的。真是个怪胎!”

    “嘻嘻,我可是你亲生的,你这么说我。你是什么?”小家伙儿似乎很是擅长反击的让人无话可说。说完还的调皮的吐个舌头。眨眨大眼睛。

    林简琴无奈,说道。“你先睡吧,我把这衣服缝制好了。待会儿就睡。”

    小家伙儿躺在枕头上,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便有着均匀的呼吸了。

    林简琴看着那熟睡了的小家伙儿。自己竟然不知道缘由的笑了,想想现在的自己也真是个奇迹,竟然能有这么个活宝一样的儿子。

    有仇必报,这是她林简琴的人生信条,不管是穿越还是重生还是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必须有仇必报,一定要把那个坏人家幸福的人找出来,恩,顺便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下次再见到他,必须要直接说出口,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误会呢。

    外面的风声大了些,树上的叶子早就被那寒冷的秋风虐的体无完肤了,飘落一地,做了来年滋养后世的肥料,可是风吹过树枝的响声还是很大。

    藏娇阁里的丝竹管乐声,声声迷人,声声醉人。

    外面风高夜深,藏娇阁却欢声笑语,胭脂水粉氤氲着每一处角落。

    可是客人们不明白,为什么这藏娇阁的胭脂味儿跟别处的不一样,别处的都是些呛人的刺激的味儿,这里的却是醉人,淡淡的,而且每个姑娘用的香,一般无二。

    当然了,这都是出自林无尘之手了,他把之前琴儿最喜欢的那种胭脂拿来,照着样子去胭脂铺子定做,且说明白了,用香的只能用此香,不用的也不强求。

    最高的那层阁楼上,灯光有些昏暗,只有这里是藏娇阁唯一一个昏暗的角落,栏杆旁的竹椅上坐着林无尘,他淡淡的看着底层舞台上那些扭动腰肢献唱献舞的女人们,突然有一种厌恶。

    楚殇从别处走过来,给林无尘施了礼,便推着林无尘的轮椅进了房间。

    “最近怎么样了?”林无尘那温软阳光般的声音似乎在不久之前连同那个女人死掉了一样,生命里充满了阴冷和安静。

    “大公子,眼下咱们培养了十二名自己的人。”楚殇事无巨细的将一些日常事务报告上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了。

    林无尘点了点头,“王府呢?”

    “这……戒备相当的森严,不过听说王府最近有很大的变动,仿佛是要办喜事了。”楚殇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看了看林无尘的脸。

    林无尘无言,朝着楚殇挥了挥手。

    楚殇离开了,带上门,黑暗中的屋子里只有那如豆的灯光,林无尘孤独的坐在那里。

    “哼,薄情寡义,霸占着琴儿的感情,这才多久,居然又要跟别人成亲了?禽兽!也是啊,有一个禽兽的父王,怎么可能生出一个不是禽兽的儿子,哼哼,真是可笑!”林无尘似乎好久没有说这么多的话了。

    楚殇在门外并未走开,听到了屋里的喃喃自语,他心里有些感伤,大公子的人生就这么被三小姐给毁了,可是究竟有什么别的方法让大公子那心里的伤疤愈合呢?

    楚殇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终究觉得有些冒险。

    楚殇已经私下里找了宁十三娘好多次了,就这样被叫着十三娘,那姑娘竟然也慢慢的将自己原来的名字青菱给忘记了,她现在风头正胜,被藏娇阁捧成了头牌。

    楚殇更是不惜重金聘请了乐师画师来教授她本领,可是那姑娘似乎天生的聒噪爱钱,怎么都学不来林简琴的样子。

    楚殇不死心,但凡对大公子好的事情,他一定要竭尽全力的去做,他干脆把林简琴之前的一举一动都让人写成了册子,让那宁十三娘照着来学,那姑娘虽然有些不解,可是看着楚殇给的丰厚的银子奖赏,她倒是很乐意去做。

    他听着里面没什么动静了,便转个身离开了,这个时候是该给大公子准备饭菜的时候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公子喜欢上吃鸡蛋羹。

    这藏娇阁的林无尘虽然孤寂可是他还活着,陪着老王爷的那位则没这么好的福气了。

    眼瞅着从在街上跟人吵架已经快六个时辰了,慕容桐在老王爷的住处汇报了一些地方官员的事情,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了。

    他刚刚走进屋里,突然闻到了一股子胭脂香味儿,那猥琐的眼神顿时闪亮起来,刚才的睡意全无。

    旁边走上来一个地方官员,很是低俗的说道,“慕容大人,这是您白天看上的那个妞,小的不才,给您弄来了,还请您及时行乐,在王爷面前替属下多多美言。”

    “哈哈,你如此的孝敬,我自然是不会忘了你的好处,嗯,你的事我记下了,等着有机会了,一定在老王爷的面前说说你的事。”慕容桐的眼神哪里还顾得上看这个官员,一直往屋子里瞟。

    那官员也很识趣,说道,“那属下就不耽误慕容大人的好事了。”说完便弯腰退下去了。

    慕容桐的腿都软了,浑身都燥热起来,以往讨好他的人,知道他好这口儿,便经常送些美人儿过来,事情好办很多。

    慕容桐走进屋子里,几步便跑到了窗前,这才发现,那女子虽然都被装扮好了,但是手脚捆着,嘴巴也被堵着。

    虽然女子由于气愤而导致面容有些不平静,但是看得出,这女子绝对是个美人儿。

    慕容桐那有些淫荡猥琐的粗手轻轻的抚摸过那女子的脸蛋,“啧啧,这小脸蛋儿,比那刚拨了壳的鸡蛋还要嫩,啧啧,嗯,小美人儿,你别怕,你只要好生的伺候好了爷,我会让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的。”

    那女子的面色更是狰狞恐怖起来,她可是个农家女子,清誉比性命还要重要呢,她使劲儿的扭曲着身子,可是任凭如此,也抵挡不住慕容桐那双老手的逼近。

    不知道怎么的,那女子突然挣开了捆绑的绳子,蹿下床榻便要逃跑。

    慕容桐一惊,眼睛里掠过一丝阴狠,一手便将那女子拉过来,可是不晓得那女子竟然没站稳,一下子撞倒在了床脚处。

    慕容桐连忙拨了衣裳,突然觉得心中悸痛一下,待他再看那美丽女子时候却觉得那是一堆白骨!他惊叫一声,浑身发颤起来,再定眼一看,那女子依旧是那女子,只是昏死过去了,他心中突然有些诧异,怎么会有这等幻象?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他觉得五脏六腑像是翻林倒海一般,马上刚才心中的那股子刺痛又一次的袭来,他满脑门的汗珠子。

    他咬着牙,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无奈声音太小,似乎没人听到,其实不然,刚才的那位官员为了成全慕容大人的美意,就跟慕容桐的贴身侍卫说了这件事,大人行乐,他们在旁边自然是不妥当的,于是乎都去门外远处了。

    当慕容桐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拉开了门之后,一声闷响,他倒在了地上再也睁不开眼了,他若是知道自己白天得罪了一位不该得罪的人,让他死的如此的痛苦,恐怕他也不会那么想着表现自己的威风了,按说他阳寿是到今年不假,可是原本他是还有俩月的活法,最后会安乐的死在家中寝室的。

    就在积羽城杜家笸箩宅子附近小旅店的小家伙儿突然食指动了一下,他醒了过来。

    林简琴还在缝制衣裳,突然见儿子醒了,问道,“咦?这还没睡多一会儿啊?做梦了?”

    小家伙儿眼睛还迷糊着呢,半睁开眼睛,喃喃说道,“没事,就是死了个人而已。”

    林简琴听完手里针一下子给扎进了布料里,额,幸亏不是扎在手上,死了个人,小家伙儿居然还能这么镇定!

    “儿子,你没做梦?”林简琴倒是被小家伙儿的一句话给说的精神起来了。

    “没,就是白天纵狗行凶,抢我鸭脖子的那个拍马屁老男人死了,额,娘,我很困,我继续睡了啊。”小家伙儿说完马上躺了下去,又接着睡着了。

    林简琴看着儿子睡得安详,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这杀人于无形的什么术法?若是如此,白云观的基元老道士怎么没学去两招?

    虽然有诸多的疑问,可是无人能回答,也只能是疑问了。

    林简琴看着自己手上那件越来越有型的衣裳,会心的笑了笑,突然间想起了娘给她做衣裳的情形,现在也不知道娘好不好,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疼那个软弱却温和的娘了,在想着洛姨的身子,应该是日子差不多了吧,喜悦呢?嗯,也该差不多了,她真的很想去看看这些亲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