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是群居的,离群索居久了,总会怀念那些熙熙攘攘的日子。再久了就会变的不是那么通人情了。

    天色晚了,外面街上打更的走过了,那一声声冷清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回荡在空旷的深夜里。

    早上一大清早的,林简琴还没起来呢。便听到了外面有不少人在吵吵嚷嚷的。但是又不像是吵架,似乎在庆祝什么。

    林简琴揉了揉眼睛,推开窗子。正好看到街上的人。

    这些出来摆摊的人,都是这附近的,那些来上货的都是远处的人了。

    大家大声的笑着闹着。

    林简琴仔细的听了听。这才知道。今天一大早的,天刚刚亮,这些摆摊的人才出来。便撞见了在杜家破宅子里住着的地痞流氓。他们一个个盯着熊猫眼满脸慌张的抱着铺盖卷和一些细软。匆匆的离开了,逢人就说里面有鬼。

    大家到不是说不怕鬼。可是还有句俗话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是从此这块地方少了这些收保护费的,对于这些起早贪黑赚辛苦钱的人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很是高兴,自己真是小看了小家伙了,看来今天就可以去杜家宅子打扫一下了,顺便把山洞里能用的东西都搬过来,银子也该过来了,在那守着这两天也是辛苦。

    林简琴转过身,急忙喊小家伙儿起来,“儿子,快点起来了,咱们今天就搬进去,好好的收拾一下。”

    小家伙儿揉了揉眼睛,懒懒的说道,“着什么急,娘,我再睡一会儿。”

    林简琴突然心惊肉跳起来,小家伙儿为什么眼圈发黑啊,他昨天睡得也不晚啊。

    林简琴吓了一身冷汗,急忙摇晃着小家伙儿,“儿子,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啊?”

    小家伙儿就是睁不开眼,说是困了。

    林简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难道是小家伙儿练的那个什么狗屁术法的事?

    林简琴急忙跑去找了小旅店的老板娘,给了些银子,让那老板娘帮忙请个郎中。

    老板娘也是穷苦人,见着同是穷人,很是爽朗的答应了。

    林简琴自己先给小家伙儿搭脉,可是发现小家伙儿脉象平和,没什么事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啊?

    等那郎中来了,查看了一下,也给小家伙儿搭脉之后,说道,“这孩子没什么事啊?”

    林简琴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送走了郎中,林简琴心里有些疑惑和迷糊了,总是在这小旅店让人看出一些破绽也不好,还是先去那杜家宅子吧,反正房契她是有的。

    银子很是听话,听了林简琴的话,马上便退了几步,扭身跑到了林简琴的身后。

    杜家的管家马上上前,很是平和的说道,“来来来,我来抱着小神仙吧,送他睡觉,你们的屋子已经都打扫好了,我还遣人买了些日用的东西,还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林简琴笑了笑,将小家伙儿交给管家抱着,这才走进去了。

    走到门槛前,管家顿了一下,说道,“这位夫人,以后这就是小神仙的地方了,我看着门匾也该换了,等小神仙睡醒了,我再找他讨要一下,换个什么门匾比较好。”

    林简琴没那么多的力气和精力来说话了,就笑着点了点头。

    杜家的管家见林简琴也是很疲惫,便说了几句简单的介绍了园子里的安置,就离开了。

    林简琴把人家送出门口,很是疲惫的坐在床上,靠着床帏歇着。

    小家伙儿那黑黢黢的眼圈,好像是比之前又严重了些,林简琴这会儿也顾不得做别的想别的了,儿子可是她的命根子,她拖着疲惫又病弱的身子烧了些热水,给小家伙儿擦了擦脸。

    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

    银子很是警醒的趴在屋子外,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狗眼瞪得溜圆,看着黑暗中,你若是逆光看过去,银子那双眼睛在黑夜里像极了两颗闪闪发着幽绿光芒的宝石,带着一丝寒意。

    林简琴困倦的睡着了,手搭在小家伙儿身上。

    林简琴身子太虚弱,精神有些疲惫,伤口未愈完全,使得她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

    林简琴手动了动,突然觉得手下一空,她噌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惊醒了,儿子呢?

    林简琴再看看床上,果然是没有惊鸿的影子,她一下子急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蹿到了地上,两步便窜出门槛,“儿子!”

    当她焦虑万分的冲出门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旁边不远处小屋子里有叮叮咣咣的声音,而且银子还就蹲在那门口,很是专注的看着里面,跟着那里面的动静摇头着狗头。

    林简琴快步走过去,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小家伙儿个子太矮,干脆一手拿着刷锅刷子,一手另外一手摁住锅台,蹲在锅台上,很卖力的刷着锅,在不远处还放着一盘冒着热气的青菜,显然是刚刚炒好的。

    林简琴的眼睛突然就模糊了,氤氲了一层水汽,她那不争气的泪珠子呼呼的像是冒泉水一样的,涌了出来。

    “儿子,快下来,这个不小心掉进去弄伤了。”林简琴急忙上前,要把小家伙儿抱下来。

    小家伙儿扭过脸,让林简琴惊呆了,这哪里是做饭,简直就是去灶膛里玩了一圈出来,脸上但凡有一点凸起的地方,什么脑门鼻头脸颊的,都已经满是锅灰了。

    “娘,你歇着吧,你伤口都没好的完全呢,昨天我虽然迷迷糊糊,可是知道是娘把我背回来的,我今天好多了,要给娘做点吃的,恩,对了,我还是从那个白云观的医术上学的,这些都是很补的膳食。”小家伙儿那水汪汪的清澈的眸子眨了眨,很是天真可爱。

    林简琴那泪珠子好像就从来没断,嘴巴抿着笑,眼睛去湿润的不得了。

    “娘,你以前总是说哭鼻子的不是好孩子,到如今你自己却总是哭个没完没了的,我病了你就哭,我如今好了,你还是哭,唉,果然大个子叔叔说得对,女人真是个神奇的动物。”小家伙儿无奈的摊了摊手。

    林简琴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都什么和什么,明明是她在感动,怎么突然间被小家伙儿说的好像她是个极品奇葩的人,额,怎么着,那个冰块坏蛋居然在背地里教会了小家伙儿这些话!

    小家伙儿那是机灵鬼儿,一见林简琴的眼色不对劲,马上说道,“娘,额,我好想刚才说了点胡话,恩,对了,我是在想书中的故事,娘,你去歇息,我再来两个菜,很快就好了。”

    小家伙儿说完,便扭过身子,虽然有些费力,却也算是能很好的掌控手里的家伙事。

    林简琴无奈,她便懒懒的离开了厨房,坐在院子里,一阵凉风吹来,吹在人的身上,还真是有些打寒颤了,林简琴抱紧了双臂,往厨房里张望了一下,只听得到那屋里叮叮咣咣的,便又垂下眼睑想事情了。

    这都好多天了吧,天气真是一天比一天的冷了,若是下了雪,恐怕再去京城或者去洛姬村寻找一些证据就有些不方便了,不然就先等过了冷时候再说吧,要果真是这样,那么去准备一些过冬用的东西了。

    正想着呢,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一张红彤彤的纸张,是个吹破了的半边的喜字。

    林简琴沉默了片刻,好像是喜悦和洛姨的日子差不多了吧。

    林简琴又陷入了沉思,想起了以前在洛姬村的日子。

    “娘……饭菜好了……”小家伙儿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稚嫩带着些许小小的兴奋,那从厨房门口歪露出来小脑袋,让人看了总觉得有些滑稽。

    林简琴从沉思中缓过来,起身去端饭菜了。

    银子好像也饿了一样,吱嗡吱嗡的在门槛外面一直紧盯着屋里的锅里。

    小家伙儿很是利索的从锅台上跳下来,说道,“来,银子!给你的!”

    瞬间小家伙儿从一个木盆里拿出几个鸡爪子扔出来,银子也是瞬间快如闪电,接连扑倒抓,三个鸡爪子很快就捡到了一起,很是贪婪的吃起来。

    小家伙儿笑嘻嘻的朝着林简琴做了个鬼脸,这才走到水盆便洗手。

    当他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的时候,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林简琴被小家伙儿的冒失的行动也是吓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额,我还以为那盆里是个……”小家伙儿的脸突然的变得通红了。

    林简琴哈哈大笑起来小家伙的脸上则是一种尴尬。

    娘俩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饭,林简琴想起了杜家管家说的那件事,便问道,“儿子,这院子是咱们的了,你打算怎么收拾?还有,那门匾也换一个。”

    小家伙儿一听这个,那嘻嘻哈哈调皮的摸样马上收起了,很是严肃的说道,“我今天得上街买些东西,这宅子的风水极好,我要布一个阵,这样的话,附近山上的生吉之气也能很快的传过来了,到时候娘的内伤也好了,而我呢,也许能突破一下自己。”

    林简琴认真的看着儿子,似乎一瞬间,小家伙儿就长大了,说话思维逻辑,除了那声音有些稚嫩之外,完全像是个大孩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