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娘,今天我想花点银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娘,咱们这园子虽然是杜家给了房契,也被我弄成了人人不敢靠近的鬼宅。所以为了不受到别人的打扰,咱们不管黑天白夜,还是大门紧闭。至于那门匾,有没有都是一样。既然娘觉得写着杜家俩字不好看。那咱们就把它摘了劈柴烧火吧。”小家伙儿说话很是冷静。

    看着小家伙儿那低头蹙眉冷峻的样子,林简琴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那个人。

    林简琴心里稍稍的紧了一下,但是马上说道。“恩,你说的也对。”

    吃过了饭,林简琴便拿出了毛笔宣纸。在上面随便的写写画画。其实原本她是想着写个计划的,想着画一张图,这样就可以把从老王爷来积羽城那时候开始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都罗列起来。找出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破绽。

    小家伙儿噔噔的跑过来。说道。“娘,今天我想花点银子。”

    林简琴看了看小家伙儿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琢磨着这孩子刚刚吃过饭,怎么就又开始犯馋病了。难道又想着去买些吃的,真是到了无肉不欢的地步了。

    “你要多少?”林简琴边说边从腰间佩戴的荷包里拿出了一些碎银子。

    小家伙竟然撇了撇嘴巴,说道。“娘,真小气。”

    林简琴很是疑惑的看了看小家伙儿,心里想着,这些足够买上三五斤的猪头肉,拿回家拌凉菜吃了,怎么的还叫小气。

    “娘,给我拿那张一千两的银票吧,也不知道够不够。”小家伙儿后半句话喃喃自语一样的说道。

    林简琴真的是被小家伙的这句话给吓着了,惊愕的看着小家伙那满脸的镇静,很是无奈的问道,“你拿着这么多钱做什么?”

    “娘,钱乃身外之物,花出去的就是钱,花不出去的事遗产,还不是留给我?再说了,其实我这次是办正事的,没有点钱,真的不行,谁家的玉石能拿着那么点碎银子买得到?”小家伙儿活脱脱的有点哲学老夫子的摸样了。

    林简琴被小家伙儿这一顿说辞给气坏了,“买什么玉石?娘有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以后还要上京或者去惊鸿岭,怎么能随便就花了?”

    “娘,不然算是我借你的,我很快能还给你的,嘿嘿,娘,我知道你是最疼爱我的了。”小家伙儿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软硬兼施,各种大道理的讲。

    林简琴也是无奈了,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变成了滚刀肉一样了,这性子到底是像谁啊。

    林简琴不放心小家伙儿一个人出去,正要说要同行监督呢,小家伙儿却很有礼貌的说道,“娘,我还小,哪里能拿那么多的银子上街?您陪着我去吧,真是辛苦您了,对了娘,我马上就把您的那身男人行头,我的那身女娃子行头拿出来,这样咱们就不会被人家认出来了。”

    没等林简琴说什么话呢,小家伙儿已然消失在眼前,跑着去柜子里拿衣服了。

    林简琴真是无奈了,这小家伙儿真是调皮到家了。

    娘俩打扮好了便出门了。

    林简琴有意无意的跟小家伙聊天,其实她心里想的是能远远的看看洛姨和喜悦的孩子,要是能平安的生下来那就最好了,这都好些天了,还有些思念娘了,不知道她回到忠诚侯府是不是过的好一点了。

    “诶?娘,咱们去那边看看那个卖玉石的。”小家伙儿拉着林简琴朝着一个玉石小摊位走去。

    林简琴虽然在穿越前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见过不少的稀罕之物,玉石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件过不少,可是真正的说着东西的好赖,她也没什么标准,也不是多么在行,再看看手边上着小家伙儿,那见到了玉石的眼睛简直就发亮了。

    林简琴扯了扯小家伙儿的手,说道,“别乱买啊,你能识别的出来好坏?要是一千两银子买个赝品水货,可是哭死了。”

    小家伙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娘,您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我虽然不懂的玉石的品节,也没有学过这种知识,可是我能凭着气息感觉的出来,这玉石是不是有生吉之气的。”

    娘俩虽然嘴上说着,但是脚底下的步子却没有放松一丝一毫,说话完了,就到了那摊位前面。

    林简琴看过去,这摆摊的人,戴着一顶破毡帽,一直低着头,眼神似乎有意的躲闪过往的行人,只盯着他面前的那点东西。

    这人一身的青色粗布衣裳,长得有些瘦削,兴许是怕冷,两手插着袖筒蹲在地上。

    小家伙儿走过去,蹲下去看了看。

    林简琴本来就没打算买,想着小家伙儿也就是心里突然的新鲜了,看看也就算了,最多再买点玩的回去。林简琴突然想着骂白云观的那些老道士了,没事弄那么多烂七八糟的什么书,老道士们不自己研习,反倒是让她林简琴的儿子像是中毒一样的看那些书上了瘾。

    那个戴着破毡帽的男子也不说话,只看着小家伙的手。

    小家伙儿摆弄了半天,抬头问道,“这个多少钱?”

    这会儿旁边都没人,那男子也不含糊,直接说,“这个数,你若是要就拿走,不要就放下吧。”

    小家伙儿看了看那年轻人,总觉得那年轻人有些不同于一般人,但是一时也说不出来。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手里摆弄的那个土了吧唧的几块玉石,很是惊讶的喊道,“这么个玩意儿就要五两银子?”

    林简琴那惊讶的架势简直就是能把卖东西的年轻人给吃了。

    谁知林简琴的话音刚落地,那年轻人伸出手拦住了林简琴想要接下来说的话。

    “不,是五百两。”那年轻人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子阴森森的冷意。

    林简琴听完,简直就是要哭笑了,半天说道,“你怎么不去直接抢钱?就这点东西……”

    “好吧,成交!”小家伙儿突然说道,眼神很是严肃。

    林简琴真是又急又气,拉着小家伙儿的胳膊就走,没成想小家伙儿居然跟林简琴相反方向的打坠儿,就是蹲在地上不肯走。

    “臭小子,几两银子也就算了,那么多,买这么几个破石头!”林简琴不由分说,上去便要抱起小家伙儿就走。

    那戴着破毡帽的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看着俩人吵架拌嘴,干脆就蹲在地上还是盯着他的东西,生怕被人抢走了是的。

    小家伙儿像个机灵的猴子,很快便从林简琴的胳膊下逃脱了,说道,“娘,那玉石真的是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你今天早上做好吃的,就是想着蒙混我?”林简琴才听不进去小家伙儿那十句话九句半都是忽悠人的话呢。

    “不是!那玉石肯定是从帝王墓穴中出土的,生吉之气那是天下难的啊!”小家伙儿果然也焦急了。

    林简琴愣住了,倒不是因为小家伙儿的这句话,而是因为那戴破毡帽的人居然在听到了小家伙儿的话之后,脸色慌张,卷起地上的破毛皮就要走。

    小家伙儿见林简琴愣着,急忙跑过去拉着了那人,说道,“叔叔你别走,我是真心要买这东西的。”

    林简琴再一次打量了那个男子,难道小家伙儿说中了他的什么心事?

    岂料那男子一把将小家伙儿推开,埋头就跑,脚步越来越快,恨不得瞬间消失。

    林简琴见状很快便追上去,再怎么着,她也是会些简单功夫的,一下拉住了那男子。

    “你怎么跑?”林简琴盯着那人的眼睛看着。

    “这小子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在跟他做交易岂不是找死?你放开我,省的咱们动手脚,伤了和气。”那男子一把扯开自己的袖子便要走。

    林简琴一把拉住那男子,说道,“你我不相干,不认识,这是银票,你拿好了,东西是我的了。”

    那男子显然是有些诧异,可是手里的东西被林简琴一把抢过,同时林简琴已经把银票塞进了那男子的怀里。

    那男子只顾着再压低了帽檐儿,很快便消失在小巷子里。

    小家伙儿愣是看的有些纳闷了。

    看着林简琴拿着那破毛皮包裹着的玉石走过来,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问道,“娘,我刚才要买,你死活都不肯,这会儿怎么上去抢人家的东西?”

    林简琴得意的笑了笑,很像是老林湖的样子,说道,“臭小子,没看到刚才那男人的面色变得多快?很显然你说中了他的心事,他一开始的时候眼神都不敢看咱们,更是说明了你猜得对,这人八成是个盗墓的,怕出事才会这样,照这样看来,这些小石头也值了这些钱。”

    小家伙儿瞪着那清澈的眸子,半天才说道,“原来娘还懂得人家的心思。恩,大个子叔叔说了娘就是个小仙子变得。”

    小家伙儿说完这句话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又说多了,一下子捂住了小嘴巴,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看了看林简琴。

    岂料林简琴没生气,只剜了一眼小家伙儿,狠狠的骂了一句,“他说的话你倒是都记住了,我说的就都当成了耳旁风?你跟他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