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你松开手,我媳妇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边刚走到了香满楼的门口,还没迈出门槛去呢,那边打骂声传了过来。

    “这都什么玩意!还值这个钱?”刚才那个在吉祥如意饭馆争吵的客人大骂着。而且骂得越来越难听。

    只见洛中原急忙走过去说道,“大哥,你快去看看吧。嫂子要生了!”

    颂雪听完这话,急忙朝着人们说道。“不好意思啊。大家,今天的饭咱们不收银子了,你们吃完了。径直离开就行了。”

    那找茬的却一把拉住了洛秦川的胳膊,说道,“找的借口还挺新鲜啊。你们这开饭店做什么?干脆搭个戏台子唱戏得了!我刚才吃的这饭里面有一根头发!你得给我赔钱啊。”

    洛秦川已经是火急火燎的了。这时候果然后面的小屋子传来了洛青丝的叫声。

    “大哥大哥,我赔好不好,你松开手。我媳妇儿……”

    “我松手你不就跑了?你们这种人我见得多了。给钱!”

    林简琴真是气得看不过去了。她摁了摁假胡须。又把帽子压低了一些,几步跨过去。大声骂道,“你们家人不长头发?不掉头发?人家都答应了赔偿你。你还是死不要脸的胡乱揣测!不要脸的很啊,哼,你这是见了饭里有头发就不依不饶的了。要是皇太后的头发掉到你碗里,那都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林简琴这句话骂出去才发现,那男子居然是以前在这附近的地痞,只是今天这打扮没让林简琴认出来。

    “哼?皇太后的头发那也是头发,她的头发掉到了我的碗里,我自然找皇帝说去,你别跟我在这扯淡,以为拿皇太后那老太婆吓唬我?我可跟你说,小子,你别不知道好歹找我的茬,我可是官府里有人有靠山的!”那男子果然是嚣张的很。

    小家伙儿拉了拉林简琴的手,说道,“娘,我自然会对付他,你别多说话了,不然漏了咱们的底细,万一待会儿招来官兵可就不好了。”

    林简琴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想想,上次小家伙儿就是因为给那慕容桐施了法,才导致的小家伙儿昏睡两三日,这次可不能那么做了。

    “不用,我虽说功夫不怎么地,但是今天必须教训一下这畜生!”林简琴似乎下定了决心,她不为别的,只这流氓拦着洛秦川不让走,林简琴就想收拾他了。

    “小子!看你年纪轻轻弱不禁风的,还喜欢强出头啊,行,等爷爷把这边料理了,不会少了你的份儿!”那男子很是凶煞的说道,看来他今天就是找茬的,有备而来。

    洛秦川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听着小屋子里洛青丝的喊声,他已经是快发疯了。

    颂雪急忙将客人们遣散了,洛中原急忙上前帮着洛秦川脱身,不料那地痞很不客气,朝着洛秦川和洛中原的脸上便是各自一拳。

    这时候洛秦川一个趔趄退到了后面,他虽然很想跟面前这个找茬的人干架,可是洛青丝的事更让他揪心,他便连爬带跑的朝着小屋子跑去。

    洛中原一下子拉住了地痞的腿,没想到那地痞似乎真的不怕出事,用足了力气朝着洛中原蹬了一脚过去。

    林简琴冲了过去,伸脚便拦住了那地痞的招式。

    “嘿?有两下子就敢出来惹事,也不看清了爷爷是谁?!”那地痞被林简琴激怒,说着便劈头盖脸的打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一道黑影从众人头上闪过,那地痞已然沉闷的倒在了地上。

    林简琴正想着反击了,却突然见到那地痞倒在地上,脖子上汩汩的往外冒血,像是殷红的喷泉,在这寒冷的时候,那血似乎还冒着热气。

    林简琴一慌神,完了,这不就是出大事了么?反正这人是死在了吉祥如意门外,跟秦川叔他们没关系,现在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哪里还管得了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就在同时,小家伙儿朝着周围看了一圈,已然发现了香满楼里面坐着的那位面若冠玉,却又器宇轩昂的男子。

    娘俩匆匆的跑走了,只剩下很多围观的人在那边指指点点。

    “汤剑,跟这里的知州说一句,光天化日还有这样的地痞,他有何面目见朕?”年轻男子的语气中透漏着一股让人生寒的威严。

    “小的这就去。”那侍卫很快便出了香满楼。

    就在看热闹的众人还没明白过怎么回事的时候,官府里已经有人来了,知州大人居然亲自来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竟然是慌慌张张满脸恐惧的来的。

    知州大人对他身边那个一身玄色衣服的面目严肃的男子很是畏惧,那男子又在知州大人耳边扔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进了香满楼。

    众人被驱散了,这里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可是这些看热闹的人已经开始了谣传了,有的人杜撰着当时杀了地痞的是老天爷,有人却说是浪迹林湖的侠客,还有些人对知州大人的行为分析,这积羽城一定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

    林简琴拉着小家伙儿马不停蹄的离开了事发地,后来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到底是什么人在那个时候下手的?

    母子俩一路上绕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弯儿才敢回家,生怕再被什么人尾随了。

    眼瞅着就进了家门口的胡同里了,林简琴终于舒了一口气,说道,“不行不行,我这脾气一定得改,今天差点出大事。”

    “恩,小不忍则乱大谋。”小家伙儿符合说道。

    虽说这是初冬了,可是林简琴那连带着被吓的一路狂奔躲闪,脑门上已然渗出汗珠子来了,转头看小家伙儿的时候突然发现小家伙儿,气不喘脸不红,跟没事人一样。

    林简琴还是纳闷了一下,想着,没准是自己身子虚弱的缘故,便不再多想,拉着小家伙儿的手,朝着家门走。

    “娘,恐怕这好地方,咱们住到了头了。”小家伙儿脚下走着,嘴里说着。

    林简琴听完愣了一下,住了脚步,扭头问道,“为什么?没人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娘还没收拾好出门的东西呢?再说了,不是你说的要在这里练功夫的么?”

    看着林简琴那一脸的惊愕,小家伙儿的表情也有些郁郁,淡淡的说道,“这是个好地方,我现在的功夫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了,只是,这两天总觉得心里不安,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现在练的不够深厚,自己给自己估算前程,总是模糊,看不出来。”

    林简琴看着儿子那期期艾艾的模样,刚才的焦急一下子冷了下来,蹲下身子,安慰道,“没事,估计是今天的事吓着你了,别说你了,娘看到那男人的脖子被人剌开个口子,呼呼的冒血,也是吓坏了。”

    林简琴说着便小家伙儿揽进怀里,以示安慰。

    突然间小胡同里卷过一阵阴冷的风。

    小家伙儿机警的环视四周。

    林简琴见状,又抱了抱小家伙儿,“儿子,来,娘抱你回家。”

    母子俩走了没有三五步的路,便只觉得眼光所到之处,闪电般的划过几道影子。

    林简琴顿时毛骨悚然了,难道是那地痞的帮凶,可就算不去细想,凭着那地痞的功夫,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劲的同伙,难道是那个在香满楼突然出手杀死地痞的人?

    林简琴的心里在做着挣扎,同时她眼睛已经在旁边打探,原本以为是甩掉了那些尾巴,没想到被人家跟踪到了家门口,儿子刚才还说了不对劲儿呢,这下倒是应验了!

    两个蒙面的黑衣人很是霸道的站在林简琴母子面前,手中倒是没有什么兵器,想来对付林简琴这种弱女子也是用不到什么兵器利刃了。

    小家伙儿噔时机灵起来,一下子从林简琴的怀中挣脱了。

    林简琴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这次是惹了什么人,还是说是想着杀光了林家护送军饷的所有人的幕后主使人派来的杀手?

    林简琴用胳膊把小家伙儿揽到了身后,低声说道,“儿子,快跑。”

    林简琴不认为这两个黑衣人是来玩的,想着拖延时间,让惊鸿先藏起来,今天这件事看来有些凶险了。

    小家伙儿果真就蔫巴巴的往旁边的柴禾垛躲了过去,那边上平时都是些这里的住户积攒的柴禾,杂物之类的。

    那两个黑衣人似乎对小家伙儿没什么兴趣,就那么看着小家伙儿走开了。

    林简琴这才放心的质问道,“怎么?你们当真要赶尽杀绝?惊鸿岭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

    就在林简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两个黑衣人虽然面色依旧冰冷,可是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丝惊讶。

    林简琴见对方不肯说话,便接着说道,“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只是任凭你们功夫再好,老娘也不会束手就擒!宁可站着死,绝不趴着生!”

    林简琴说完便左手出掌,右手握拳,伸出右脚,实实在在的扎好了马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