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微服出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圣上,请您小心些,还是让奴才前去探路。万一这园子里有什么机关……”

    “可笑!一个柔弱女人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弄的个什么机关?”皇上很是生气的甩了衣袖,朝着那院子大步走过去。

    汤剑见劝说无果。为了保证皇上的安全,只能加快脚步。好去前面探路。又打发了几个侍卫前面搜查。

    这一行人进了宅子里,竟然发现院子里一个人影儿都没有,皇上有些诧异了。可是他每每走过垂花门的时候总是觉得这宅子里的气息比着外面要清爽宜人的多,没有外面的浮躁和喧嚣的气息。

    汤剑是习武之人,进了这个门更是感觉到这里的气息确实与外面不同。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若是想找这样气息空幽的地方,怕只能是深山幽谷之中。

    当这些人很是纳闷的看着院子里的一切的时候,突然一池子的海棠花映入了眼帘。这都是初冬季节了。怎么还有海棠花?!

    不光汤剑。就连见识过不少珍奇的皇上也是诧异的很,突然觉得这不是一般的宅子。更是对那个女子和小孩产生了一种好奇和丝丝缕缕的畏惧。

    一行人又朝着里面的园子走去,只是这会儿皇上没有了先前的不屑。每一步都迈的格外小心,生怕会突发什么事情,汤剑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真怕这宅子有什么蹊跷伤了龙体。

    前中后的三个院子都是温暖如春,气息浓郁让人神清气爽,心情舒畅,皇上竟然说道,“汤剑,不如今天朕就在这里歇息,反正朕也是微服出巡。”

    “这……圣上,万一这院子……”汤剑当然要思虑周全一些,万一那看似貌美倾城却泼辣无比的女子,再带着那个神秘的古灵精怪的小孩子回来了,施展点什么诡术,他可是付不起这个责任。

    “就这样吧,朕已经决定了,你也知道,皇都哪里有这么冷,不知道这积羽城怎么会如此的冷,这院子里的空气又好,温度又好,朕就在这里休息了。”皇上说完不等汤剑在说什么,便转身进了一间屋子。

    汤剑无奈,只好部署一下,让这些侍卫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天暗了下来,汤剑按照之前的准备,在这夜里要去查探一番了。

    伺候皇上用过晚膳,这些侍卫们也都忙碌起来,这积羽城的官家怕是都会被背地里查探一番了。

    这边紧锣密鼓的,不光查这些,还要查找到那个泼辣女子,这让汤剑的压力有些大,他自认为自己训练出来的兄弟们,也都是本是过硬的人才,不知道怎么就折在了那个女子的手里。

    天色暗下来,这边便分出去了不少的人开始行动了。

    天色暗下来,果园里的小家伙儿也闲不住了,娘还在木床上躺着,虽说这里还有些用的,可是毕竟很久不来,最起码了,晚上风冷还是需要写被子之类的,小家伙儿又在担心了,他和娘把那坏人打趴下,是在自己家门口,这要是有救兵去了,岂不是白白糟蹋了他的八卦聚灵阵?

    小家伙儿抿了抿嘴儿,看了看外面的夜色,朝着银子喊了一声,银子很乖巧的跑过来。

    小家伙儿像是跟一个朋友说话般说道,“银子,帮着我照看娘,我回城里一趟,我的阵法怎么能用来养别人?还有,我要买些吃的用的,恩,你不用担心的,我已经备下了竹篓。”

    小家伙儿生来便不是个普通的人,这让他背着些东西,根本就不在话下了。

    银子似乎很明白主人的话,吱嗡两声,用那深沉的眼睛看了看小家伙儿,便用前爪扒拉开了木门。

    小家伙儿很是高兴的说道,“谢谢大银子给我开门,恩,你在家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小家伙儿说完话,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银子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苍白的女人,眼神中有一丝凄厉,他舔了舔自己的后腿……救林简琴的时候被地上的石子划破了,然后继续呆呆的看着主人。

    林简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颤抖起来,嘴唇发青了,一直在小声的嘟囔冷。

    银子急的团团转圈,嘴里吱嗡着,它不能离开,离开了万一这里来了别人怎么办,可是它不离开又没办法找小主人。

    银子眼中突然一亮,一下子窜到了床上去,紧挨着林简琴坐下去,它的毛很是温暖,过了没多久,林简琴竟然也不发抖了,脸色有些淡淡的红润了。

    银子一动不动,一直到两个时辰后小家伙儿归来。

    小家伙儿见到了床上的场景的时候先愣了一下,后来好像发现了问题,便朝着银子竖起了大拇指,“来,好样的银子!给你只鸡腿!”

    银子很是兴奋,当它站起来的时候,后腿一软,差点摔倒下去。

    小家伙儿的心也跟着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银子很是细细的吱嗡一声,便窜到了地上,很是享受的吃着小家伙儿赏给它的美食。

    小家伙儿又拿出了些东西,煮了粥熬了药,一直折腾到很晚,林简琴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儿子好好的在身边,不远处还蹲着大狼狗银子,这才放心下来。

    “娘,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去过那院子了,哼,想着占我的便宜,门都没有,娘,我只在那院子的一角撒了泡尿,放上了一个铜镜,那院子的气息就完全收拢了。还有,娘,咱们在这里将养几天,然后去洛姬村或者京城吧。”小家伙儿很认真的说道。

    林简琴无力说话,只看了看小家伙儿,她这会儿意识清醒了,可却觉不出来这身子还是自己的,浑身麻木的很。

    夜深了,小家伙儿偎依在林简琴的身边,挨着床沿儿上睡着了,银子则很负责任的趴在门口,警醒着外面的动静。

    这果园子倒是偏僻,一连几天,都没什么人路过,再者说了,现在天气冷了,很少有人来这边走动了。

    小家伙儿终于让杜家的管家帮忙买了一辆马车,便紧接着收拾了一下行礼,带着林简琴赶路了。

    娘俩在这积羽城是呆不下去了,那天的黑衣男子功夫很高,要是一下子来的太多的人,这下真是跑不掉了。

    这一路上真是走的辛酸,遇到了不少的稀奇事,幸亏小家伙儿很是机灵。

    林简琴的病情也有些好转了,当初离开积羽城的时候,林简琴还想着把银子留下,让银子去找洛姨去,也好不让它跟着奔波,可是小家伙把银子赶走,只要一上马车,银子便会追上来。

    如此的往复,小家伙儿都心酸了,跟林简琴说道,“银子是铁了心的跟着咱们,咱们又何必伤了狗狗的心?”

    就这样,银子才一路上跟了过来。

    好再越往京城的路上走,气温明显的要升高一些。

    走了一些时日,娘俩终于远远的看到了正在官道不远地方的谪仙镇了。

    “娘,那里安全么?”小家伙儿这一路上可真是遇到了不少的三教九流的奸猾之徒,现在真是做点什么事都的提防着了。

    林简琴看了那边一眼,说道,“不去怎么知道?再说了,看着这镇子的名字还是挺稀奇的,恩,咱们去看看,低调一下就行了,咱们不住店,找个农户人家住两天就行了。”

    小家伙儿很是赞同,便赶着马车进了谪仙镇。

    这个镇子里的人倒是很朴实,林简琴只说是投靠亲戚的,找了个贫穷的人家住下了,那家里只有老爷子夫妻俩,林简琴干脆给人家叫了爷爷奶奶,这一下子,气氛温暖了很多。

    林简琴是个伶俐的人,小家伙儿又是个爱耍宝调皮的家伙,很是让老两口喜欢。

    老爷爷是个吹糖人的,每天都是吃完了早饭就出去摆摊的;老奶奶虽然上了年纪,可是耳聪目明的,还能给富人家浆洗一下衣裳,虽然收入少,但是日子还算是过的去。

    林简琴正坐在院子里跟老奶奶聊闲话呢,老爷爷便推着木车回来了,叹息道,“唉,不知道又出什么事了,这街上啊又是一堆堆的官兵,很是凶啊。”

    “有时候有些事只是一种缘分,毫无预兆,比方说遇到你的大个子叔叔;有时候有些事没有什么理由,没有什么踪迹可寻,比方说娘现在真的有点想念你的大个子叔叔……”林简琴眼神似乎有些呆滞,看着那烧的很旺的篝火。

    “有时候有些事还有些可遇不可求,有就珍惜,没了也就没了吧。”小家伙儿一边嚼着羊肉,一边学着林简琴的口吻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简琴怔了一下,“臭小子,你这是说给娘听的?”

    “是啊,娘,其实我觉得,大个子叔叔还是在乎你的,你也在乎他,只是你们相互都不肯放下面子,维护自己那点小小的自尊。说得冠冕堂皇的什么体面,其实,唉,散开了,倒是彼此相思如苦,何必呢?”小家伙儿突然间一副世外仙人的样子。

    林简琴被小家伙儿说的真是嘴角抽搐了,这么大的小屁孩懂什么,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调调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