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你是不是做梦娶媳妇儿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别别,娘,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接着说你的心事,我接着吃我的羊肉,咱们不相干。要我来说,想着那些喜欢不喜欢的真是累得要死。倒不如多想想吃些什么玩些什么。”小家伙儿一边啃羊肉一边朝着林简琴摆手。

    林简琴真是无语了。这么一点小屁孩竟然给她这个当娘的来开导了,其实也是感情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来的时候就如洪水猛兽,走的时候却又是心疼肝疼的。当时没说明白,事后又后悔,想说些什么都来不及了。

    看着那篝火发呆。林简琴竟然有些困倦了。后来依着石头也瞌睡起来了。

    小家伙儿完全就是吃饱了喝足了就会睡上一觉的货,吃完了,连嘴巴都没顾得上抹。只伸手把骨头给了银子。便挨着林简琴眯上眼睛了。

    这娘俩都是心宽的人啊。居然在这里能安然的睡着了,只可怜了银子。见主人们睡着了,它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时的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或者有飞鸟飞过或者有什么突然出没的小动物,银子都会瞪大了眼睛看看。

    就在银子有些打瞌睡了的时候。清脆的鸟鸣声回荡在林子里,这时候的惊鸿岭总是林子再大,叶子也不必枝繁叶茂的夏天了。丝丝缕缕地阳光从那些树木的枝桠罅隙间穿过过来,很是温和的洒在了地上,让这冰凉了一夜的地上,慢慢的有了一些温润。

    林简琴很是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伸稍微有些酸痛的腰肢,懒洋洋的说道,“儿子,起来了,咱们要赶路了,要是待会儿碰见了小溪,就洗洗脸。这眼睛里都长的什么?黏糊糊的,睁不开眼睛。”

    小家伙儿更是懒的要命,只挪动了一下,哼都不哼一声的,继续睡觉了。

    林简琴瞟了一眼,见儿子睡得那么香,还不时的抿着小嘴儿乐上一乐。

    “臭小子,你是不是做梦娶媳妇儿呢啊?能笑成这样?”林简琴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撇嘴说道。

    小家伙儿居然嘟囔道,“嘻嘻,怎么一只烧鸡长了六条鸡腿?嘻嘻,我要统统吃光!嘻嘻,真香,嘻嘻,我要给娘留一只鸡腿。”

    小家伙儿边说边吧唧嘴。

    林简琴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嘴巴一抽一抽的,感情这小家伙儿做梦吃烧鸡呢!还是六条鸡腿的烧鸡!林简琴真是哭笑不得了,果然是做梦!额,想想也很是欣慰,最起码了,儿子还想着给她这个娘留着一条鸡腿啊,得了,让他睡吧。

    林简琴笑了笑便绕着车子走一圈查看了一下,马儿昨晚上也算是吃了不少的草,这会儿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大狼狗银子有些困意了,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的看了看林简琴。

    林简琴摸了摸它那顺滑的狗头,拍了拍说道,“你也算是辛苦了,得了,你上车上去,趴一会吧,哦,别上我的褥子上去,给我弄一被子的狗毛!”

    银子那讪讪的眼神,吱嗡一声很是麻利的上了车子。

    林简琴拿起了小鞭子,坐在了车辕上,不紧不慢的赶着马儿朝前走去,这会儿的路,她还是不陌生的,毕竟之前是走过一次的,虽然那次的经历有些让人厌恶的不想回忆。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正当林简琴昏昏沉沉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声声淙淙的泉水声。

    林简琴醒了个神儿,朝着后面的车窗敲了两声,“儿子,起来了,有泉水,咱们洗洗脸,把该洗的东西都拿来洗洗。”

    小家伙儿一下子起来了,揉了揉眼睛,以前在白云观下面的果园住着的时候,他很是喜欢带着银子去溪水边玩耍,后来没了条件,这才没玩的,但是他爱玩水的性子却没改,睡得迷迷糊糊,被林简琴喊了一声,说是有水,马上就醒过来了。

    “娘,哪里?小溪在哪里?”小家伙儿急着从车篷子里钻出来,大眼睛到处的打量。

    还没等林简琴回答呢,小家伙儿居然一下子蹿下马车,这会儿银子也被吵醒了,见小主人出去了,它也像是跟风一样的跳下了马车。

    “儿子!慢点!”林简琴喊道,可是话音还没落地呢,小家伙儿已然带着大狼狗跑出去很远了。

    接着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欢快的嬉笑声,还有银子那高兴的呜咽声。

    林简琴拍了拍马屁股,马儿嘚嘚的跑起来,很快便到了那小溪边。

    林简琴将马儿栓到了旁边的大树上,让马儿也好好的喝一顿。

    看着溪水从丛林深处缓缓流淌过来,林简琴见着那被阳光照耀的反着细碎的晶莹剔透的银光的水珠,甚是美丽。

    她禁不住的沿着水流往下走了几步,竟然发现了这水中有鱼儿!

    “儿子!水中有鱼儿!咱们多捕捉一些!留着路上做夜宵吃!”林简琴心情顿时澎湃起来,她是极其爱吃鱼的,看着她那么消瘦,却一个人能吃掉三四斤的鱼,当时被应随六看到了之后直呼谁要是娶了这样的丫头,光是以后过日子的口粮都是个问题。

    小家伙儿一听这个,更是兴奋起来,他跟银子比赛抓鱼可是个高兴的事呢,嘴里答应着娘的喊声,便带着银子朝着那边跑过去。

    娘俩捉的不亦乐乎,银子也是玩的不亦乐乎,更是吃的美美的。

    林简琴又顺着下游走了两步,突然一枚珠钗映入了她的眼帘。

    这珠钗是当时林琳夕出嫁前,买的,林静影当时可是送了林简琴一支一模一样的珠钗!

    林简琴有些失神的捡起了那枚珠钗,拿在手里呆呆的看了好久,想起了楚殇曾经在她躺在寿康堂的时候说的那番话。

    林简琴不禁的心稍稍的抽动了一下,无尘哥哥真的是因为找不到她这个妹妹,而杀了林琳夕那个妹妹?

    小家伙儿正抓鱼玩的开心的不得了,看着这边的林简琴的背影那么挺直着站着,“娘,你在干什么?”

    林简琴收起回忆,转过头,扯出一丝笑意说道,“没什么。”

    小家伙儿已经跑到了眼前来了,看着林简琴手里拿着的珠钗,便歪着小脑袋很是好奇的问道,“娘,你的珠钗不是在包袱里面么?怎么这会儿又在手上了?”

    林简琴哈哈一笑,她每次看到儿子那呆萌的样子总是不由得开心,说道,“这一枚不是娘的。”

    小家伙儿抿起小嘴儿,蹙了蹙眉头,说道,“捡的?”

    “恩。”林简琴点了点头,心里只思忖片刻,便说道,“这是一个故人的,娘不喜欢她。”

    “咦?娘怎么就知道这是那个故人的?这林子里恐怕也没什么常来的人吧?”小家伙儿这会儿的心思已经从那枚珠钗上转移到了裤管旁的溪水中了,那小鱼似乎很是顽皮,总是在挑衅小家伙儿。

    “这是她出嫁前的时候,她的娘找人给打造的,她娘打造了两枚一模一样的。”林简琴淡淡的说道。

    “哦,这样啊,”小家伙儿的心思不在这里,说着便跳着去抓那水里的鱼,“娘,既然你不喜欢她,那等咱们到了镇子上,咱们把这个珠钗换了钱花。”

    林简琴看着儿子那欢快的样子,没再说下去,只拿着那珠钗呆了好久,她本来想着,她既然拒绝了林无尘了,那么人家便也不会再纠缠了吧,可是现在想来却不是,杀人……那是发疯到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发生的?

    林简琴越来越觉得,她之前只是觉得林无尘说话半真半假的,可是现在看来,林无尘怕是真的魔障了一份感情。

    希望走得远远的,去皇城,以后有机会了把娘和洛姨她们也接过来,估计这辈子也不会再遇到无尘哥哥和他的那个楚殇了吧。

    “娘,你还在想什么呢?看我抓了好多鱼啊!”小家伙儿很是兴奋蹦跳过来,手里拿着用一根树枝串在一起的鱼,有些鱼儿虽然被穿过了身子,还是在挣扎。

    林简琴这才将那珠钗放进了贴身的荷包里,看着儿子那欢快的样子,说道,“天啊,你这一小会儿抓了这么多?”

    小家伙儿很是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我现在的手法可是厉害的很,只要我看上的鱼,还能让它跑了?”

    林简琴轻轻的在小家伙儿的鼻梁上刮了一下,说道,“走了,赶紧的上车,咱们最好在天色黑之前走过最茂密的那块林子,娘以前可是在那边经历过可怕的事情。怕是有劫匪呢。”

    听林简琴这么一说,小家伙儿马上严肃起来,朝着银子叫了一声,这一人一狗的就朝着马车的地方跑过去。

    林简琴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过去。

    娘俩就连太阳正中了吃午饭都是在车上解决了,一直走着。

    当林简琴看到了当初那个曾经跟着父亲驻扎过的地方,那些被砍断的火烧的树干早已变成了枯柴,那些新冒出来的树丫已经有了一人高的时候,有一种桑沧感。

    小家伙儿正在车上翻看以前从白云观借来的那些书,不经意间看了娘亲一眼,见到娘的脸色不好,这才朝着四周看了看,见着一处似乎被祸害过的树林,那地方也真是险要之地了。

    “娘?你当年到过这里?”小家伙儿轻轻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